第430章 双刃齐发,德法将遭殃

    闻言体微微一颤,杜月笙连忙低头急声道:“委座明查,那些家伙都是脱离帮会的人呀!您说的那些人我知道的,他们都是跟着一个叫孙泰的人,欺师灭祖、自立门户的人。真的、与我们三鑫公司、与我们青红帮没任何关系了。”

    知道怕就好!眼见他那副模样,唐朝收回肃穆神色,露出微笑后说道:“那好呀!既然不是月生兄的徒子徒孙了,那我看就要清扫国内治安咯?”

    “必须、我支持您”

    根本不给他继续多说马话,唐朝转头冷眼盯向唐宽:“抓盛世才是大事,国内的治安稳定更是大事、直接关乎到全体国民基本民生的大事。唐宽,我给你二十天时间,让你的警.察总署给我在这二十天内,对全国范围内来次大梳洗。所有涉.黑的社团,全给我收拾掉,能保证完成这个任务吗?”

    闻言立即站起,郑重一个军礼,唐宽朗声正色道:“委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哎!这就是这个民族的共呀!对外敌,永远那么良策无多。对同胞,永远那么凶狠果猛!

    面对唐宽的表现,唐朝第一时间想到这个深层次的问题,也同时下定了一个决心:绝对不再给安西国内的华族任何内斗的机会,称霸欧洲、将是讲华族斗勇愫最好吸引走上正轨的因。

    要称霸,想要屹于不败之地,必须先让敌人彻底丧失平等对抗的基础。

    想到这里,唐朝对杜月笙和司徒法棠说道:“二位老兄,尤其是月生兄。如果我现在将德国的诸多止你们进行的地下贸易放开,你们认为多久能够让德国变成第二个英国呢?”

    听此言。面色大惊。杜月笙看看司徒法棠、司徒法棠也是愣愣地反盯着他,谁也没能立即作答。

    倒是何紫菱。这个时候突然开口:“如果杜大老板和司徒老板全力从各处调精干力量,新华,估计最多只用一到三年时间就可以做到。”

    转脸看向何紫菱,唐朝怪笑着说道:“哎,我说你哦!你现在负责的是咱国内的安全工作,怎么还知道属于人家军局的该负责的事呢?不对呦,很不对呦!”

    “人家没有......”

    “父亲,您错怪阿姨了!”

    何紫菱撅起嘴,焦急地想要抗辩时。唐家虎抢先开口:“父亲,是这样的。由于军局如今从高层到基层,需要的人数太多。而管理层次上,许多都是揠苗助长式地提拔起来的。所以母亲大人十天前找到了何阿姨。恳请她在完成安全局工作后。多来帮助下我们这些晚辈。

    关于德国经济、科技、国防等方面的报,是何阿姨为军局中层干部进修班讲课前,做为资料我通报给她的。阿姨只是在帮助军局教育新干部。没有干涉更没如您所说的来参与军局的事务。”

    “哦、哦,原来是这样!”

    恍然大悟,唐朝却没有给何紫菱赔礼的意思,直接对唐家虎说道:“对外的报工作,很需要经验。我知道你们军局现在的上尉以上军官负责人中,许多之前只是准尉甚至士官。这样的突击提拔。确实存在太多的隐患。

    这样,我看敖德萨军事学院、伏龙芝军事学院和国防大学新一期的新生名单里。有许多都是曾经从事过特种侦察、敌后侦察和潜伏任务的老特种兵。给你们军局个特权,一会去找张孝准,从里面优先让你们军局选拔干练的新成员加入。

    同时,你们也该办几所专业报学校了。这样,一会我亲自下道命令。你紫薇阿姨这次在英伦战役中至关重要的一击,功足以抵罪了。第一所报专业学校,就让她来做总教育长吧!

    涅槃小组里,许多犯错被发配进去的老报人员,除少数继续负责训练新成员之外,也全部调到报学校去担任教官。你们军局,再从现在的中、高层里,抽调一些经验足、思想、理论与实际都优异的人去担任教官。

    系统化、正规化、酷刑化的培养和选拔新成员,以后做为你们军局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具体的,你们也都不是外行,你再去多问问你母亲,相信不用我心太多。你何阿姨这边工作也够多的了,再有一个月也该回家老实给我安胎了.....”

    “不、我不......”

    唐朝话还没说完,那厢何紫菱就大叫起来:“我不要学姐姐一样,整天介被你关在指定范围内。锐气越来越少,想的事越来越像个家庭妇女。我不要那样的生活、我坚决不干!更何况,安全局不同于军局,许多基础的建设还在关键时刻,我不回家被你软!”

    几个在场的人闻言,都强忍着想笑却不敢笑。

    看到尤其是杜月笙和司徒法棠憋笑憋的那副难受样,唐朝转头冷冷地、装出生气地样子说道:“不许胡闹,也不看看场合。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医生们本来是让我这个月就把你扔回家里去的。现在还让你工作,是了解你的格并且对你最大的宽容了。

    国家重要,工作重要,老子的孩子更重要。你继续胡闹,我不让你休产假,直接马上免了你的职务!”

    “你、你、你......”

    一手指着唐朝,何紫菱气得直跺脚,却没敢继续说出什么来。她很清楚此时的场合,确实她失礼在先。而且唐朝所说的话,她内心里也早就同感。

    国家再重要,那是整个华族、全国人民的国家。工作再重要,此时的安全局,从高层到中层都由绝对忠诚于唐朝的人在长掌管,何紫菱也不需要如过去那般事事亲历亲为乃至于先士卒。

    与这些相比,一个亲生骨。国与家之间的权衡。何紫菱内心深处一直也是家庭更重要,唐朝最近这段时间来。天天晚上跑到秦兰心房里去听孩子心跳声,也更让所有人知道这个伟大领袖也开始知道家庭不比社稷轻多少。

    对丈夫的了解,让气急的何紫菱很快泄气、嘟着嘴坐回到了沙发上。

    唐朝看着她,见她没有继续胡闹,才重新转头对杜月笙说道:“月生兄,我们言归正传。我决定了,从明天开始德国的一切运全部对你们放开。无论是逍遥丸,还是军火。什么能够最快地从德国吸金,你们就给我做什么生意。

    收入比例上。国家占四、你们占六。最多三年,我最多给你们三年时间,我要看到德国人因为没钱而使其国防、科技、经济等诸多方面,只能同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一样来依赖于我安西。

    月生兄。三年时间。你敢保证做到我期望的地步吗?”

    “只要委座鼎力支持,属下又信心可以做到。”杜月笙说这话时,脸上隐隐露出了几分得意神色、侧目瞟了一眼司徒法棠。

    他的心思。唐朝很清楚。当初给四大佬划分地下交易市场的时候,欧洲是归他们淞沪三巨头的,司徒法棠主要负责美洲地区。他现在这样,无非就是在暗示司徒老先生:你三十万成员的忠义堂,再次被老子踩了一脚......

    可惜,杜月笙想错了。

    唐朝没理会他的表现。转而对司徒法棠说道:“司徒先生,德国这块蛋糕很大。这头肥牛因为长期以来我们对他的保护。实在太肥了。想要宰他们,必须两把刀双刃齐出。所以这次,在德国的地下市场开放事上,我希望您也参与进来。

    您的忠义堂在欧洲没有分支,可是美国那些黑手党却有。按照月生兄进货的价,我给您让利两成,做为你通过美国黑手党向欧洲进行地下贸易的利润。您看,可好?”

    “谢谢委座、太谢谢委座,我代表三十万忠义堂兄弟,谢过委座如此大恩......”

    唐朝话音一落,司徒法棠马上深鞠躬、重施礼道谢起来。

    淡然一笑,唐朝摆了摆手,示意他停止如此重礼:“不过有件事我必须丑话说到前头,这次是三鑫公司和华美公司一起出手进入德国的地下市场。而华美公司那边,还需要经过美国黑手党中间转手一下。

    我不希望、更不许两大公司和你们的合作伙伴之间,在所有相关产品上给我搞什么价格竞争,更不希望你们为了利益去同室戈。美国的转手人,也不得借机去侵袭三鑫公司既有的欧洲其他市场,一经发现、立即停止供货,且要追责严惩......”

    没有人多问什么,唐朝在这样一个时候,一面对法国开始采取反击、一面开始筹谋对德国进行金融掠夺。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兄弟、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唐朝和顾维钧经常说的道理。所以,很快便纷纷告辞、离开了总统办公室......

    “好了,还生气呢!”

    人都走了,唐家国也知趣的走出去、回到了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去。林徽因这一整天,都在为唐朝交代她的另外一件事在外面奔波,也不在办公室内。赵一荻,应该正在按照唐朝的指令,乔装后钻进了学生中间代替唐朝去调研新一代学生们的思想与流向不在办公室里。

    所以唐朝起绕过办公桌,走到了何紫菱面前。

    缓缓坐下,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时,嘴上说道:“当着杜月笙和司徒法棠两个外人的面,我说了你两句,你不会生气个没完吧?”

    “人家哪敢呀!”躲了一下,何紫菱将体向沙发另一边边缘躲去,逃开了唐朝的大手。

    尔后阳怪气地说道:“在家里您是一家之主,您是丈夫、是我们的天。在这个国家您是领袖、伟大的领袖,不许任何人抵触的英明领袖。我只不过是您的一个陪衬、一个附属,哪敢跟您生气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