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风暴前幕,唐朝布筹

    张耀曾亲自走出审判席,走到了唐朝面前进行完例行问话后返回坐到审.判.席上。

    目光再次回落唐朝上,张耀曾开口问道:“证.人唐朝,请您陈述您与被.告.人的关系。”

    正色看向张耀曾,唐朝答道:“兄弟,十多年的兄弟。也是主仆,十一年前被告跟随其兄一起甘愿为我的奴仆,但是我选择了与他们做兄弟。更是家人,十余年的感,我早已将他视为家人。还是上下属,因为我是三.军.总.司.令,他曾经是西京卫.戍.区.司.令。”

    兄弟、家人!当在场的大约两百名听众听到这样的话时,发出了一阵嘈杂。穆海威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伏在被告席栏杆上抽搐起来。

    敲打两下法.锤,制止住喧杂。重新将目光投向唐朝后,张耀曾重新发问道:“安西共和国最.高.检.察.院提起诉.讼的起.诉.书中,说你知道被告.谋.私.自.组.织.非.法.团.体、.谋.叛.乱、背.叛.国.家和滥.用.职.权,请问你知道吗?”

    微微点了点头,唐朝答道:“知道。”

    “那么,请你将你所知道的,如实说出来......”

    如何接到当时的军.统.局汇报,如何部署和掌握到穆海威犯.罪.罪.行的经过,唐朝用了五分钟时间快速说完。

    话音微一停,唐朝对张耀曾使了个眼色后,突然转首扫视了一下听众席,最后将目光又一次落到伏被.告席、哭得全颤抖不已的穆海威。

    朗声正色,唐朝说道:“虽然我知道被告人.谋.叛.乱。但主要责任在我与穆海林。是我们没能给他足够的关,尽职尽责也尽人地教导好他。被告人从西北军成军之初。便跟随在鄙人边。

    十年奋战,用他的鲜血、用他的青、用他无数的功勋帮助我、也帮助全.国.人.民、全华族人民实现了以族群为根本、异域建立新国家的目标。在此,我仅一个普通公民的份,恳请法庭给予其从宽判罚。”

    “哄......”

    听众席上,再次爆出一阵嘈杂声。

    所有听众的眼睛里充满了奇怪的目光,一起投向唐朝。穆海威闻言,也突然抬头,一脸鼻涕夹杂泪水地望向唐朝。

    “老板,我对不起您、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您原谅我......”穆海威盯着唐朝看了大约五秒,突然大哭着嚎叫出来。

    和蔼地笑着,唐朝对他说道:“好了,老四。我知道你后悔了。是我和你大哥没尽到责任。才让你走上歧途。但是国有国法,现在如果还是在唐家堡,家规我可以随意修改。

    可是这国.法。不是老板不想直接将你从这里带出去,实在是老板不能破坏关系到国家和民.族大命运的国.法。如果我的提醒,不被法庭采纳,还请你别怪罪老板才好。”

    “老板,不用......真的不用......我知道您原谅我了,就足够了。真不用您还这样自责......”

    “肃静、肃静......”

    眼见法庭大乱,张耀曾不敢再让唐朝与穆海威如此继续下去。因为他听那言、观二人之间那眼神,已然感觉泪水要不受控制了。

    穆家人与唐朝的感,全世界都知道。此时二人如此真意切的交流,任谁看了能不为之动容。

    用法.槌制止住喧杂,张耀曾强控制心,正色看向唐朝:“证人,无论你居何止、官至何位,请不要在法.庭上说与本案审理无关的事。现在,该向您询问的都已询问完,请您退席吧!”

    微笑着转头对向张耀曾,将方才放到证人席前方小台上的军帽重新戴起,唐朝敬了一个军礼后转走出了被告席......

    《西京事.变主.谋当.庭诚心悔过》,第二天一大早,安西以及欧洲其他国家的主流报纸上,首先刊载出了这样一篇被誉为华族第一神笔----安西著名记者杜文静的这样撰写的这样一篇文章。

    穆海威的当.庭悔过,唐朝的大度与伟人怀,迅速成为欧洲各国、尤其是安西国内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一个伟大的领.袖,能够对于曾经用至深却在最后背叛他的人做出那样最公正的评价和对待,能够在最后时刻选择了原谅背叛者并且将最大责任归罪于自己。如此这般的怀,使得支持、戴和拥护唐朝的人更加趋之若鹜、为之疯狂。

    唐朝这样做真实的原因,只有唐朝自己内心底里最是清楚:真原谅穆海威了么?没有,也不可能有。

    可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马上要开始的政.治.大风暴,只能用穆海威事件来暂时遮住媒体、国民对打击、惩治半年以来处处与执.政.政.府作对的、以共.和.党为首的反.对.党那件更大的事来。

    同穆海威这样一个在政治上单纯到了几乎可以用盲目来形容的军人相比,唐朝心里很清楚的是共和党那些家伙,才是真正可能对致公党政.权形成根子上致命威胁的。所以,开释一个穆海威,换来一次大清洗一般地政.治.风暴,是值得的、是最小代价下换来最大利益的选择。

    穆海威,最后被以七项罪.名,判.处监四十八年六个月、剥.夺.公.权终。该案其他从犯,盛世才被判.处监四十年、剥.夺公.权终。其他几个从犯,最少的也最终被定.罪、判.处了三十年以上的监并且剥夺了公.民.权.利。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当一个人在其三十出头的时候,判了三十多年的监。那他这一生,都将注定很难再有脱离牢笼、兴风作浪的机会了。

    根据安西宪.法的规定,类似此类谋.反、叛.国.者案.件涉.案.人。除非在未来某一天唐朝或者继任的总统发布理由十分充分的特赦令。否则,他们在监狱里表现得再好、再做出可能的任何贡献。也将不列入减.刑、国会大.赦、监外执行以及监.外.就.医的资格。

    玩弄法.律于股掌之间,唐朝此刻才真正体会到自己手上的权利给了自己这样一个特权。这个国.家的法.律.体系,是在按照唐朝的思想去建设的,自然最有利于唐朝的想法与构设......

    “报告......”

    坐在办公桌前,看着这个叫杜文静的女孩写的即有真意切、更多煽渲染的文章,唐朝突然听到了唐家国的一声报告声。

    当唐朝抬头看向门口时,唐家国带着石瑛以及廉政公署其他四个副局长走进了办公室。

    放下手上报纸,淡然一笑,唐朝对石瑛说道:“石兄。怎么样?那些该死的家伙,这一昼夜中你清扫掉了多少?”

    面无表,净若止水,石瑛将一份文件走到唐朝面前放下后说道:“报告委座。共和党中.央.常.委.会二十一名成员。全部被查实存在诸如玩.忽.职.守、徇.私.舞.弊、买.官.卖.官、受.贿.行.贿的罪.行,全部被我们抓起来了。

    民主党方面,按照您之前的要求。我们也将重点的十五个中常委中的十二人全部逮捕归案。不过在民主党方面,我们的行动组意外查到了一些比腐.败更严重的罪证。民主党副总裁高知蓬,竟然是法国报机关的长期联络人!”

    “什么?”闻言面色惊诧一闪而过,唐朝迅速转为冷笑着问道:“堂堂安西共和国敖德萨市市长、国会众议院议员,居然是法国人的报人员吗?”

    “报告......”

    不待石瑛回答,门外又是一声报告声。

    声落下时。唐家虎正步走进了唐朝的办公室。

    一见到是石瑛已经站在唐朝面前,唐家虎马上快步走上前、与石瑛亲地握手中一脸感激地说道:“石署长。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您的廉政公署为我们军局提供的报太及时了,就在昨天夜里,顺着高知蓬这条线,一夜之间我们军局联手安.全.局在全国范围内,破获了法国人藏在我国境内的七十三处报站。

    哈哈,只找一夜之间,我们便逮捕了多达四百二十一名法国报人员和其外围人员。这一次,法国人在我国的报组织,彻底被一网打尽、全军覆没了。”

    言语稍一停,唐家虎转头看向唐朝:“父亲,我恳请您,为石署长和参与抓捕高知泰的人记一次集体特等功。他们的报,让我军局与安全局,一次收拾掉了法国人设在我国境内的全部报网络。”

    闻言重重点了点头,唐朝微笑着说道:“确实该记功,不过这记功的事,我一个人说了还不行。这个功劳到底有多大,还得国防委全体委员、军.委全体委员一起开会后确定。”

    言语略顿,唐朝盯住石瑛。

    面色变得异常肃穆,唐朝说道:“只是这些还不够,石兄,我希望在接下来的两到三个月时间内,你们廉政公署与安.全.局通力合作。共.和.党、民.主.党、自.由.民.主.党和社会民.主.党,这个四个政党,我希望在三月到四月之后,永远地消失在我们这个国家。”

    郑重点了点头,石瑛说道:“委座放心,只要他们敢贪.赃.枉.法,做出违背法.律的事来,我就必然会在安.全.局大力支持下,将其全部抓起来。不过......”

    “不过什么?”

    石瑛迟疑一下,唐朝立即追问。

    也不含糊,石瑛立即说出了他的疑虑:“不过在那四个政.党之中,许多成员只是普通的商人、百姓。没有任何权利,就不可能存在任何违.法的况。

    即便有些人做的生意不是很合.法,也不归属在我廉署追查之下。所以,我建议您让内政部警.察总署,也加入到这次的大行动中来。只有那样,才能实现您现在这样一个既定目标、将那四个政.党彻底连根拔起。”

    “这个你放心吧,不只是警.察总署。”淡然冷笑着,唐朝成竹在地说道:“唐宽和楚宣他们两个,已经在今天早上来过我这里。现在警.察、海关,以及交通部公.路.管.理.总.局、执.法总.局、财.政.部税务总署的税警总局已经联动起来了。

    相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任何有违法.律的行为,都将受到我们这次大联动的严惩。你们廉政公署方面,只需要给我逮大鱼、逮在官场上混迹的大鱼就可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