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行动代号:飞鹰猎熊

    第288章 行动代号:飞鹰猎熊

    何健加入到溃逃大军的同一时间,天空上,马占山坐在一架运输机临时改装而成的指挥部专机上,拿着远程无线电话大声问道:“三十五团、三十五团,你们的百姓都送走了没?”

    “报告师座,还有最后大约五百名乡亲,最迟二十分钟后全部送上车。”远程电话里传来了不算很清晰,却能够让人听得明白的回答。

    放下无线电话,马占山露出了憨憨地笑容:“妈个蛋的,唐生智你个老匹夫,老子把百姓撤完的时候,就是你的三个军被打残的时候。”

    话音一落,他马上对副官说道:“立即给委座去电报,告诉他,豫南地区一百七十万百姓已基本全部运空。我部请求,在半个小时后对敌展开短促反攻。大约在四个小时后,全师后撤到正阳、新蔡、桐柏一线,请委座批准……刚刚抵达叶卡捷琳堡前司指挥部的唐朝,听通讯副官念完马占山的电报后,立即说道:“给马占山回电,告诉他穷寇莫追。百姓一撤完,不让他的第六师去给我追击。两个小时内,第六师全部给我退守到正阳、新蔡、桐柏一线。他马占山要是敢恋战,以违抗军令论处。”

    通讯副官飞快地记录完,转离去。

    也是刚刚从西京非到叶卡捷琳堡,就任前线总司令部政治部部长的张孝准,皱着眉头走到了唐朝面前。

    “委座。那个马占山,可是咱西北军事学院里出了名的不按规矩办事的学生。您怎么就放心让他去接管第六师,他要真跟您这玩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那一来,可是要给您的护民让省计划带来很大危害呀!”忧虑说完,张孝准目不转睛地盯住了唐朝。

    不用唐朝回答,蒋方震微笑着将一杯咖啡递给张孝准:“闰农兄,你认为委座会不清楚马占山个吗?别忘了。马占山可是委座在二期生中确定的三十六个重点培养对象之一。若是委座不了解他的个,你认为委座会将他列入其中吗?”

    西北军事学院一期生中,郝梦龄等人当初就是唐朝先确定了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如今才能都成了各处军长、师长,主力干将的。

    西北军事学院二期生生员基础上,许多从黄埔军校跑回西北的人。都被送进去二次深造。可以说当初能被唐朝选中,派到黄埔军校去学习的那些学生,也都算是唐朝看重之人。但是二期生重点培养对象的三十六个人中,黄埔返西生却只占了十二个名额。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作为西北军事学院的总教育长,张孝准当初曾经当面问过唐朝确定那些人员名单的原因。唐朝只对他说了八个字:忠诚国,勇谋兼备......

    忠诚,自然是指对唐朝有足够的忠诚,才会让马占山等人成为重点培养目标。国,以唐朝的保准。反帝反封建、反分裂反内战都是基本标准。

    勇者,往往都是血男儿,会干出些出格的事。却不会因为血,影响到前两个基本因素。谋者,张孝准很清楚唐朝真正标准是。未必一定要有战略思维,未必一定能够擅用谋诡计。但是,必须要有战场上应变极强的临阵型谋略,且要过人。

    马占山在西北军事学院深造的时候,张孝准也刻意关注过他。的确是符合唐朝八字标准的学生,所以他一毕业。唐朝马上就将他派到卫立煌部下去做旅长,张孝准当时也是投了赞成票的。

    虽然知道这些,但张孝准还是说出了另外一个顾虑:“当初马占山,可是在进攻河南的时候干出过拒绝受降、赶杀败军的事。委座,您现在给他如此一个机会,我真担心他再干出一次那样的事来呀!”

    淡然一笑,坐到椅子上,唐朝说道:“那一次子玉兄的部队,整体大崩盘。马占山是看到了大局以后,才敢那样去做的。可是这次不同,如今的唐生智,不是当年的吴子玉。唐生智此次说是出动了六个军,实际上只是他其他九个军暂时未完成装备更换。

    马占山对这些清楚着呢!湘鄂联军许多动向,都是他派侦察兵越境去侦察来的。河南就他一个陆军师,就算有一个空军旅、两个宪兵师可以给他支援,闰农兄您认为马占山会敢去想带着不足五万人中,有三万人都是新兵的部队去灭掉人家唐生智四十八万大军的梦吗?”

    “还有一点,就是马占山自从上次拒绝受降、驱杀败军事件以后,委座连续两个月只要一跟他通电话、往来电报就是训诫不断。他很清楚委座的格,这是给他改过的机会了。若是再犯这样的错误,他前些天自己都说过,可是不想上军事法庭呢!”蒋方震接话说完,也坐到了唐朝边的椅子上。

    听完唐朝和蒋方震的话,张孝准算是暂时打消了顾虑。

    走到唐朝对面,张孝准用手指着面前的沙盘将话题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上:“委座,现在伏尔加河西面的五国叛军总兵力,经空军侦察后已可以确定大约是一百四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人之间。而在这里,塞夫曼耶德,应该就是高尔察克的总指挥部。”

    将子向前探了探,唐朝看了看沙盘,再看了看张孝准:“闰农兄有何高见?不会是想让我派咱们的特种兵,对至少有一个军保护下的高尔察克执行斩首行动吧?”

    摇摇头,张孝准说道:“非也,属下以为,特种兵出动很难取高尔察克的首级。先不说其边二十四小时跟随着的楚旺捷卡列夫那一个军,单是骑警卫旅。战斗力也不可小觑。我们不可能派出去一个团以上的特种兵,去执行斩首计划,因为那样必然会被洞察到而失去突击基础。

    即便我们的斩首行动以一个特种兵团去执行,委座您也不会愿意让两千多特种兵兄弟去冒被四、五万俄军精锐围攻那样的危险。所以,属下的想法是,我们不再地面下手,就在空中炸掉高尔察克的指挥所。”

    说话间。张孝准的手已经指到沙盘上,伏尔加河东岸西北军空军集群的五处机场上所在位置上。

    微笑着点了点头,唐朝说道:“我也想到了可以用空军去炸高尔察克的指挥所。不管炸不炸死那个杂种,对我们都是有利的。首先,如果炸死了高尔察克。搞不好五国联军直接土崩瓦解。炸不死他,只要把他的指挥部端掉,对其军心、士气也是个极大打击。”

    重重地点了点头,一直未开口的王士珍这时也表态道:“委座和闰农这个想法,我方才也一直在想。之前是因为找不准高尔察克的司令部在哪里,现在我们找到了,最小牺牲下最大的战果,也只有空军能实现。所以,我同意委座和闰农的想法。”

    “顾品珍,你是参谋部长。说说你的看法。”王士珍话一说完,唐朝就将椅子侧了下,望着正在一侧对着墙上地图端详着的顾品珍问道。

    闻声回首,先对唐朝一笑,顾品珍坏坏地说道:“我赞成委座和张部长的想法。但是我想补充一个建议。嘿嘿,咱们的陆航兵马上就要去莫斯科,何不再此次空中斩首计划里,让那几个刚组成的陆航团去实战演练下呢?反正老.毛.子也对千米高空的目标无能为力。”

    对他投去赞许地一笑,唐朝说道:“不错,看来把你扔到西南。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一根筋想问题的顾品珍了。”

    话一停,唐朝马上回头对向蒋方震:“我命令,空军第十二师、第七师继续对河西俄军进行压制轰炸。

    空一师、空五师、空九师与李明扬陆航第一旅、王俊陆航第二旅以及三个集团军全部陆航飞行部队,组成暂编飞行兵团,对塞夫曼耶德地区展开持续四个小时的盲打式轰炸。此次行动,代号‘飞鹰猎熊’,由于韬负责全权指挥……二十分钟后,在叶卡捷琳堡北面、东面的三个机场,三百六十架轰炸机和三百六十机战斗机发出的螺旋桨轰鸣声,让守在河岸阵地中的西北军将士们军心为之大震。许多将士们到达前线已经三、四天,却一直不见俄军来反攻,也未接到唐朝发动攻击的命令。

    如今那些牛哄哄、委座的至尊宝贝之一的空军大兵们大规模出动了,许多士兵都认为,建功立业、发动总攻的时刻到来了。

    可惜很快当他们知道了各师、旅配备的陆航部队,也被调去执行一次叫做“飞鹰猎熊”计划后,刚血沸腾起来的心有迅速冷却下去

    于韬,西北空军第一批飞行员。当初他是第一批开上西北自行生产出来飞艇的也,也是第一批驾驶着中国人自己制造出来的战机,翱翔在祖国天空上的人。

    如今,他已经从一个逃难的穷学生随着空军一起成长,经过西北空军指挥学院三年的高级班深造后,变成了手握重兵,唐朝十分信任和倚重的西征军空军集群总指挥。

    登上指挥专机,一坐到沙发上于韬马上就对面前的副官说道:“各部现在况如何?我不担心我们的三个师,我只担心那些陆航兵。他们的况如何?有上报吗?”

    “报告总指挥,前总司令部直属两陆航旅一完成集结,随时待命。”翻着手上一叠文件,副官快速的报告道:“三个集团军总部和军级配属陆航部队,也已完成集结,并与前总直属两旅合兵一处。各师、旅陆航兵,大约还需要十分钟,也可完成集结,随时升空。”

    皱了下眉头,于韬说道:“基层陆航兵怎么集结速度这么慢?他们这个样子,能做到委座要求的五分钟集合、十分钟登机、十五分钟出动吗?我真怀疑他们,真怕委座白对他们费心血。”

    “报告总指挥,陆航兵全部完成集结。请指示。”就在于韬发出质疑的感慨时,一个作战参谋从飞机内的电讯室中探出了头,大声喊完后露着半个子等待于韬命令。

    丝毫不怠慢,于韬听到这个最新报告后,立即起了可以连通所有被指定参加“飞鹰猎熊”计划部队的大功率无线电通讯器.

    “各部队注意,各部队注意,我是于韬。我现在命令。空一师、空五师、空九师歼击机旅立刻升空,抵达目标上空后立即展开火力压制。三师轰炸机旅,及各陆航部队待命。”

    于韬命令一出。半分钟不到,三百六十架战斗机呼啸着在三个机场直冲云霄。于韬乘坐的指挥专机,也随之从叶卡捷琳堡南郊临时军用机场飞上了天空。

    整齐的队列。三百六十架战机钻上云霄,当于韬专机也飞到天空上时,他们已经迅速的完成了三架一组、九架一阵、二十七架一个编队的三三式锋矢飞行队列。

    闪电般地向着塞夫曼耶德飞行中,于韬着通讯器,让通讯参谋接驳到了一个频率上后开口说道:“高建峰,高建峰,我是于韬,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报告总指挥,空九师九一零一号机长高建峰听到,请指示、请指示。”

    通讯器扬声机里传来有些嘈杂。高建峰的回答后,于韬露出了笑容:“行了,老高,你就别跟我客、玩那些虚的了。你是老飞行员了,一会到了地方。你做好表率。记着,你们的攻击重点不是地面上的建筑物,而是侦察定位到的敌人火力点,明白吗?”

    “放心好了,咱又不是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不过我说咸鱼胚子,你为啥不让咱们打地面建筑物啊?我想不明白。请回答。”

    九一零一,从编号上九已让人一看就清楚,高建峰驾驶的那架歼击机是空军第九师第一号飞机。高建峰是跟于韬一起从陕西逃难逃到新疆,加入到西北军中的。两个人,是发小、更是小学时的同学。

    于韬如今已官拜西征军空军参谋部主任、空军集群总指挥,肩膀上扛着两颗大金星了。可是高建峰却因为只有小学文化,几次考空军军官学校都没考上。最后还只是凭着战功,才被保送进入迪化空校深造以后,才晋升到上尉。

    然而作为与于韬相同的西北空军第一批成员,高建峰这个上尉,平时见着空九师师长、也是第一批空军成员的宁远,都敢不管场合的上去就是打闹。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格,虽然其飞行技术和经验绝对一流,却遭到了许多人妒忌,一直未再得到晋升机会。

    听着老同学、老战友那粗鄙的回话,于韬只是无奈苦笑一下:“叫你怎么打你就怎么打,谁让你走是嘴巴上没把门的,不然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至少也该是个师长了……不跟你唠了,我到目标上空了,咸鱼胚子,我俯冲到五百米去扫能更准些,你同意吗?”通讯器中再次传来高建峰的声音,变得十分急促。

    “不行,保持高度一千米,立即展开攻击。”于韬对着通讯器一声略带斥意的命令后,马上对侧通讯参谋使了个眼色。

    通讯参谋迅速地将频率重新接驳到指挥频率上,于韬第二道命令发了出来:“全体歼击机上的兄弟们听好,对着已确定所有敌军地面火力点,展开十分钟密集火力打击。轰炸机集群,全体升空。陆航兵集群,全体升空。飞鹰猎熊计划,全面展开……我的天呐!中国人哪来这么多飞机呀!”

    地面上,一个坐在机枪碉堡中机枪手位置上的俄军老兵仰望着天空,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西北空军战机发出一声感叹。

    就在俄军老兵感叹声落下时,他后阵地中连接到各处的扬声器里传出了团长的命令:“同志们,把所有轻机枪全都调转枪口,对向天空。只要中国飞机到了一千米以下,全体进行盲打扫……崩崩崩……高度降低到一千两百三十米高度,高建峰一声令下,九一零一号战机对着地面上那个俄军老兵所在位置打出了一串子弹。

    “哒哒哒……体四周都是石墙、整个人藏掩体内的俄军老兵,也不管天上的中国飞机是否进入到一千米以内。一扣扳机,也是以串子弹打了出去。

    同时开火,结果却是完全不同。俄军老兵轻机枪平也就一千两百米有效程,仰一千米已是上限。他的一梭子子弹,连九一零一战机的边都没擦倒,就掉回地面上。

    可是高建峰战机上打出的子弹,却迅猛地将俄军老兵藏的机枪碉堡笼罩在一片泥土翻腾之中。因为碉堡只能容纳下两个人,俄军老兵根本没有躲闪的机会,口、前额连中三枪倒毙在碉堡内……咻咻咻……轰轰轰……轰炸机群飞抵到了目标地点上空,于韬一声命令出口,三百六十发炸弹拖着长音落向地面。连成一片的剧烈爆炸声,让地面上有如遭遇到了强地震一般猛地震颤起来。

    许多俄军士兵见到那些炸弹落下时,纷纷仰头看着方位还想逃避。可惜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些炸弹一落地,不是只在某一点形成爆炸点。唐朝在这次西征中,第一次为空军装备了特斯拉最新研究出来的一项成果——集束炸弹。

    正是这种新型炸弹,在三千多架直升机飞抵塞夫曼耶德上空后,迅速将下面方圆三公里范围内全部笼罩在了火海之中。(未完待续)RQ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