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二次西征,战火重燃

    伴随着唐朝一道道命令传向各处,驻扎在中亚地区的穆海林麾下那些四国骑兵部队先行动起来。几百年来,这些中亚人从他们祖先开始就饱受俄罗斯人欺凌。

    唐朝发兵第一次西进,让他们找到了复仇的希望。如今,二次西进,唐朝的三个“杀”字,让他们重新燃烧起了复仇的怒火。

    乌拉尔,一接到唐朝命令,哈萨克骑兵第一旅的少将旅长乌尔塔拉克立即跑到了正在这里巡视的穆海涛面前。

    “亲王下,委座的命令下来了!我们第一骑兵旅,要求第一个冲过边境线去攻打萨马拉那里的俄军第三十八师,请您批准。”乌尔塔拉克说完,眼睛满是期盼神色盯住了穆海涛。

    微微点了点头,穆海涛说道:“我知道,乌尔塔拉克,你们这股劲已经憋了太久。我许你的第一骑兵旅做为先锋部队,现在就向萨马拉进军吧!我带来的装甲步兵旅,跟你们一起去。”

    “谢谢亲王下!”

    乌尔塔拉克得到许后,立即转奔回他的军营。一跑回到哈萨克骑兵第一旅营房区,看到营房区内早已在听到一级战备军号声后,集结起来的士兵们。乌尔塔拉克面露亢奋色,直走上营区大礼台上。

    “我的哈萨克雄鹰们,我们展翅翱翔的时候来到了!”对着话筒一声大喊,将营区嘈杂制止下去,乌尔塔拉克继续朗声扫视着围过来的士兵们说道:“卑劣的俄罗斯人。三百年来一直欺凌着我们的哈萨克民族。今天,我们终于有了再次一血前仇的机会。

    感谢安拉派来了他的使者,我们伟大的唐朝委员长。感谢安拉,派来了他的儿子,我们伟大的穆海林国王。是他们给了我们哈萨克民族重新站立的机会,也是他们,给了我们今天向那些卑劣的俄罗斯人索还血债的一切。

    兄弟们。你们说,我们要怎样做才能报答唐委员长?我们该怎样做,才能不愧对我们在俄罗斯人欺压下含恨九泉的祖先们呢?”言至最后。变作问话,乌尔塔拉克问完,眼睛再次巡视于面前密密麻麻的人群。

    “杀光那些卑劣的俄罗斯人。为我们的同胞报仇......”

    “杀光俄罗斯畜生,为唐委员长效忠、为穆海林国王尽忠......”

    人群众一些低级军官们先爆出喊声,随后,整个骑一旅营房区内,山呼海啸般呐喊声响彻天际。

    待部队军心打振,士气迅速被点燃后,乌尔塔拉克才大声下达了命令:“巴尔塔的独立骑兵团,立即全体出发,你们的目标是佩斯特拉夫卡那里的俄军第三十八师一个团......

    巴耶夫,带上你勇敢的士兵们。去塞班里耶夫尼,将那里俄军第三十八师那个团给我全部在六个小时内杀光吧......”

    若儿巴吕斯,带上你的兄弟们,去给我在七个小时内攻下罗夫耶维尼亚克......”

    一连串地命令自乌尔塔拉克口中发出后,他麾下五个团中的三个。在各自团长带领下很快便欢呼着冲出了营区、一路向北冲去。

    又过了半个小时后,当唐朝配属给穆海涛私人的装甲步兵警卫师第二旅赶到后,乌尔塔拉克则带着剩下的两个团,也向着萨马拉方向急速行军......

    在乌拉尔如此,在阿克托别、库斯塔奈、克孜勒扎尔、克列库、塞梅伊和你死克门五个地方,从上一次战争结束后就一直守护在边境线上的哈萨克其他几个骑兵旅也在几乎同一时间接到了穆海林全线出击的命令。复仇怒红熊熊燃烧着奔向俄罗斯境内。

    而此时,在俄国境内,一些地方上的军队官佐们还在犹豫中。他们不知道当女沙皇被杀死后,唐朝会做何举动。但是若谁说唐朝不会采取行动来报复,他们是绝对不相信的。

    可是他们之中许多人,已经对那个被中国西北军打垮的苏.维.埃没有了任何感。更何况,莫斯科传来的消息只是社会党发动了政变,并不是布.尔.什.维.克死灰复燃呢?

    正是籍于这些原因,当哈萨克骑兵杀进俄罗斯国土时,许多俄罗斯军队还举行欢迎仪式。结果,当无数个乌尔塔拉克骑在战马上冲入他们的军营后,俄罗斯士兵连拿起武器还击的机会都没有,一天之内边境线上的十二个师就被杀没了大半、余部全部都做了俘虏......

    与南线相同又不同的是,兵出唐努乌梁海的徐树铮中路军三大兵团,从一进入俄罗斯国境开始就与拥护高尔察克的十八个师撞到一处。

    舒申斯科耶,一座山顶上。

    徐树铮看着从望远镜看了看对面大约七、八公里外那片白桦林中的俄罗斯军队后,转会头面带冷笑地对后站着的蒋鸿遇说道:“静庵兄,这次你的一个兵团,要迎战的可是至少十个师、十五万多的敌人呐!怎么样?有把握在一天之内,把对面那些杂种全给我消灭吗?”

    看了徐树铮一眼,在冯玉祥起家时就跟在冯玉祥边。一投入唐朝麾下,就被送入西北军事学院第一期深造的蒋鸿遇,脸上浮现出了唐朝式的嗜血冷笑。

    “区区十五万人,一个昼夜内,不用等其他兄弟部队赶来,拿不下他们你就拿下我!司令,您就下令命令吧!”话说完,蒋鸿遇盯住了徐树铮。

    “好,蒋司令,我现在命令,你部全线对敌开战。二十四个小时内,给我全歼对面之敌!”军人的血,从不喜啰嗦,徐树铮果断地大声下达了命令。

    接到命令后,蒋鸿遇迅速转起了电话:“我命令,集合所有火炮,对准地面敌人的炮兵阵地和一线阵地,给我进行地毯式轰炸。同时,空军第十三旅,全部战机升空,对敌人阵地展开侦察并进行轰炸。特种兵第十三旅为总预备队,其他各部给我顶到一线去!”

    “咻咻咻......”

    “轰轰轰......”

    炮弹,在蒋鸿遇命令下达后仅仅几分钟后,拖着长音呼啸着飞向了对面白桦林中俄军阵营中。炮兵集群第一轮轰炸还未落下帷幕,天空中那些银色的战机,又在俄军头上撒下密如蝗雨般的炸弹,将那片白桦林顷刻间变作一片火海、成了人间炼狱。

    负责带着十八个师来抵挡中队的,是高尔察克童年好友、加里宁洛夫斯基上将。

    当中队炮火轰炸一展开,他就意识到了况不妙。侧面看向他的参谋长彼得耶夫,加里宁洛夫斯基惊恐地说道:“彼得耶夫,你说中国人是不是又要跟我们玩炮火轰炸,不派人上来了呀?”

    彼得耶夫举着望远镜,从坑壕指挥所窗口依然看着远处中队方向,对他回答道:“中队现在已经习惯了以炮火来轰炸上很长时间,空军也跟着轰炸一段时间后,再派士兵冲上来打扫战场这种战术。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的上将同志,他们绝对不会只轰炸不派兵的。”

    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加里宁洛夫斯基说道:“那就好,只要中国猪派兵上来,我们的士兵还是有机会可以将他们挡在这里三天、等到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那个家伙的兵团完成集结,不怕抵挡不住那个徐树铮。”

    俄罗斯人做着布柳赫尔、也就是不久前刚刚从中国南方回到俄罗斯的加仑将军能够背水一战、抵挡住徐树铮的美梦。只可惜这美梦,很快就被击碎了。

    当持续两个小时的狂轰滥炸,将几万发炮弹和三、四千颗炸弹扔给俄罗斯人后,蒋鸿遇与几个旅长通过一翻电话后,转对徐树铮大声说道:“报告司令长官,两个小时无盲点轰炸,敌军至少有两万人被歼。现在,标下想派陆上部队展开攻击,请批准。”

    “你是兵团司令,你做主!”端着望远镜,根本也不看蒋鸿遇,徐树铮直接将指挥大权再次推还蒋鸿遇。

    得到这样许可,蒋鸿遇底气更足了。回再拿起电话,朗声发出命令:“我命令,各部炮兵散点寻找敌之重点目标进行轰击,装甲步兵第一旅在前、摩托化步兵第二十一旅和山地步兵第十旅居中,特种兵第十三旅居后,全线出击。空降兵大队,登机待命!”

    同唐朝的话说,西北军的多兵种战术一旦形成,即便遇上十倍于我之敌,只要战术使用者没有失误,那么胜利也必将属于我西北军。

    对于这一点,为第一期西北军事学院走出来,却一直都没有真正扬眉吐气过、只在潜心研究唐朝种种新战术、战法的蒋鸿遇来说他是坚信不移相信的。

    而他的坚信,只在二十分钟后,就让加里宁洛夫斯基和彼得洛夫的美梦开始化为泡影。

    最先在炮火掩护下冲至俄军阵地前的,是装甲步兵第一旅第三团第五营、曾经参加过第一次西征作战的“阿赛达耶英雄营”。

    刚刚从西北军事学院毕业,曾经在第一次西征时还是这个营一名排长的张万云,带着他的士兵乘坐着装甲步兵车一冲到与敌人相距不足五百米距离上,立即让全营四十五辆装甲车、五十辆步兵车上的火炮、重机枪对敌人阵地上倾斜出一阵弹雨。(本站..com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