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浦东开发点将宋子文

    中国西北军再度整编,当在唐朝许和授意下,整编计划公诸于世后没几天,全世界都为之一震。一个团三个营,5千人。一个旅三个团,2万人。一个师就要达到8万人。

    英国《泰晤士报》在整编计划公开后,第一时间发表社评:“中国西北王的这次整编,将全世界军事体制彻底改变。他的这次改革,让从前一名团级军事主官,就可以去率领一支兵员与世界其他各国一个旅相等的军队。

    政治上,对正向河南与湖北边境地区的中国南方政府不敢再有下一步行动。军事上,解决了长期困扰世界各**队的一个大问题,他用最少的金钱,最有效的使用了有限的军官资源。

    经济上,虽然看上去中国西北军此次整编,兵员由从前的百余万猛增至三百万。但是其所承受的军费人员开销上不多反而会微有减少。

    在外交上,唐朝通过这次的整编,使其可用军队成为真正实际意义上世界第一。世界各国,无论哪个国家甚至是多个国家联合起来,也必然在外交上因为其军事实力而无法再与之抗争......”

    放下这份报纸,唐朝抬头看了看被急招赶来、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宋子文,冷笑一下说道:“这些西洋的记者和评论人,好像要洞穿我心思一般啊!呵呵,这样正好,让他西洋各国看清楚一个很重要的现实。

    我每个地区只放一个陆军师加一个空军师,但是他们要敢不老实。我派出去一个旅,就能打垮他们一个军。对西洋人来说,他们以后绝对不敢有半分妄动了。而对蒋中正来说,就他手上那些军队,还不够我三分之一兵力打上一个月的。”

    点了点头,宋子文说道:“新华你这次如此雷厉风行的改革军制、整扩编军队,相信蒋中正调到河南边境的那些部队。用不了几天就得乖乖撤走。除非,他想被您这发兵彻底打垮。”

    “哈哈......”爽朗一声大笑,唐朝晃着头、得意地说道:“蒋某人要不撤兵。等到上海出现什么变故的时候,我就让他顾上前面、后面被人捅开后庭花。”

    愕然看了唐朝一眼,宋子文嘴巴张得老大。惊讶的重复了一句:“后庭花?”

    依然晃着脑袋,唐朝吟诵道:“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微一停顿,唐朝脸上浮起冷肃神色,冷冷地继续说道:“蒋中正若真敢惹我西北军,我就爆了他的后庭,让他知道陈后主为什么亡国。不惹我。他们怎么打怎么打去,我是不会轻易参合到内战中去的.”

    坚决不打内战,宋子文很清楚他这位三姐夫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着这个原则。但此刻,唐朝脸上那冷肃神色也告诉他,不是唐朝不打。只是没被到让西北军出手的时候。

    经过这次整编,西北军大批新式军械装备给了整编以后的陆军21个师。坦克、摩托车、卡车,加上那些一旦上了战场完全对蒋介石那些新军阀们的部队可以形成压倒攻击的枪支和火炮。真若是唐朝动手,宋子文相信,绝对超不过半你,浩的北伐就要结束。

    见宋子文怔怔而思。唐朝面色回复平静,轻敲了下桌子将他心神吸引回来。

    “叫你来,不是为谈这些的。”在宋子文目光重新落到唐朝脸上时,唐朝淡笑一下:“西北、中原、西南和北方各地,现在经济、工业、商业、教育和科技上,都已经相对开发的很好。但是上海,一直是我西北军政府开发商的一个不足点。

    你来我这,你三姐一直想让我给你个好差事。而以你的能力,就算直接让你当我西北军政府的财政部长,做与在南方政府那里一样的高职位也没什么问题。可是你该知道的,毕竟老蒋和一些反对我的势力,最近一直因为我任用郎鹰的事,在绞尽脑汁的舆论攻击、诋毁我。我倒不怕他们诋毁,乃至谩骂。但为了大局,也只能委屈了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只要跟着委座,子文没什么委屈的。”宋子文边连连摆手,边说道。

    不委屈才怪!唐朝看着这个内弟,心里很清楚。他说不委屈,宋家从商转政,为的就是高官厚禄然后再用权利去让其家族更加显赫和富足。

    现在宋子文在南方政府还未正是辞掉财政部长,就是怕来了西北军政府没有再那边得到的权利大,不能让他们向权倾朝野、富甲天下目标继续前进。

    说不委屈,鬼才会相信。只是他现在不能确定到底在西北军政府,唐朝能给他个什么好职务,在拿南方政府任职做筹码与唐朝玩心计而已。

    知其言不由衷,唐朝也不想戳破,更不想再多做寒暄。

    对宋子文笑了笑,唐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主意:“现在其他各地军政上,都已经有合适的人。各地全面政局和经济,都已经相对稳定。直接给你财政部长是会招来仇视我的那些家伙们诋毁,所以,只有一个上海,是你最好的向天下人证明你的试金石。”

    “上海?”

    听到唐朝这样说,宋子文又微微愣了一下。

    稍一思索后,宋子文露出惊喜之色:“新华兄,你是想让子文去做上海总领事?还是......”

    想得美,驻上海总领事还不可能给你!唐朝看着宋子文那欣喜神色,心里却又自己的打算:上海总领事馆实际上是西北军一个外交兼顾报的双层机关,怎么可能交给宋子文这样一个在南方政府还没辞职的人去掌管?

    就算又宋美龄那层关系。但与曾世成相比,唐朝更愿意深信曾世成。只有真正可以完全相信的人,才可能不在掌握了上海总领事馆以后,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让自己办起事来被掣肘和担忧许多。

    心中如是想,唐朝浅笑一下,说出了真实目的:“曾世成现在在上海总领事馆干得很好,上海又是我西北军政府外交上的最前沿。虽然知道你有能力接手。并做得更好,但是暂时还是不要换走曾世成的好。”

    微微一停,唐朝继续说道:“内地和其他地方。各项都已经基本达到我预期目标。西北军政府向要开源,现在看用的地盘也就只剩上海的浦东、崇明岛两处。我属意,让你去组建上海浦东开发区管理文员会。你去做主任委员。”

    “啊?”再是一愣,宋子文听明白唐朝用意以后,不由得低头思索起来。

    浦东开发区?这是个什么机构?与财政部长比,哪个权位更大?哪个能给宋家带来更多实惠?宋子文脑袋里盘算起这些来。

    看到宋子文低头狐疑而思那副样子,唐朝立刻就猜出了他心里想着的什么。狗的革命,狗的为国为民。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对于宋子文这样一个商业世界出来的政客来说,那些都只是个口号,当不得真的。

    知其思,晓其念。唐朝用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索:“浦东的地理位置决定那块地方真要搞好了,完全可以以弹丸之地与内地一个大省相比。让你去,我是看好你再经济、商贸、外交上能力的。当然,在官职和待遇上,也不会亏待了你。

    行政院副院长。你就先以这个份去搞出个浦东开发区筹备委员会,现在那个规划管理会就直接并进你的筹委会中去。各机关人事任命权、行政管理权、土地管理权,全都由你做主,只需要直接对行政院负责。

    财政权利,西北军政府直拨你所需要全部开发资金。等到开发区建起来以后,给你与其他各省同样的地方财政管理与运用权。怎么样?”

    行政院副院长?唐朝一说出给宋子文这样一个名头。宋子文脸上重新露出了欣喜笑容。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名头呢?那可是仅次于杨永泰、楚宣等人的职务啊!与在南方政府财政部长那个职务相比,实际上等于唐朝直接就让宋子文再晋一级。

    再加上三权下方,唐朝更说明了等到管委会建立起来以后,给予地方财经自主权。那也就说,唐朝这是要将浦东作为宋子文一片国有私管、小独立王朝所在地了。

    至于如何开发,宋子文家传商业头脑,根本不用担心有可西北军政府强大资金支持后,在那片土地上搞不出一座新兴大城来。

    欣喜得连连点头,宋子文在唐朝说完后,马上爽快的大笑着说道:“感谢新华兄的信赖,感谢新华兄的栽培。子文一定用最短的时间,将浦东变成上海第二个外滩,变成西北军政府新的一个财税重地。”

    “你也别高兴太早,更别这样信心满满。”语风一变,唐朝打断宋子文的拍手保证,面色一沉继续说道:“对你再商业、外交和政治上的能力,我是不做半分怀疑的。但毕竟上海现在已经有了外滩,加上英国、法国和公共租界,商业环境都已经很好。所以你要想用浦东区抢夺那些地方的商人,还是很有困难的。

    还有一个重点,我西北军政府一直以来就在奉行民生、民安、民富原则。浦东的基础建设现在在进行,却远远达不到我所希望的。要搞,就要搞出一座百姓愿意定居、商人敢于投资、民众安居乐业的新城镇。

    教育、文化、科技、医疗,这些没有工业、商业在表面上重要。但要有梧桐树,才好招来更多的金凤凰。商人也好,官员也好,去了浦东首先我们就该考虑的是生活保障、子女教育等等问题。而这些,恰恰是子文你能力上不足之处。”

    唐朝边说,宋子文边点头。唐朝说的这些,宋子文很清楚都是关键点。浦东虽然自从落入西北军政府手上就一直在搞建设。但那里毕竟离上海市中心还有一些距离。如果想让商人们离开上海中心地带去那里,子女教育、生活保障这些问题,必须先搞起来。

    见他连连点头,唐朝稍停一下后毅然满面地说出了最后一个决定:“现在浦东规划办的林徽因,对那里况熟悉,就做你的副手之一吧。让她负责行政、外联、工人们以后肯定会成立的工会和对外宣传那些事。以她的能力,再有你的督导。应该是你很好的在只方面的助手。”

    微加思索,唐朝又说出了第二个人选:“茅以升建的那座桥,现在应该也快收尾了。在基础建设、路桥建设、交通和规划上。茅以升做你浦东开发区负责只方面的副手。

    张嘉璈在西京也呆了有些时间了,一直赋闲着。这一次,让他跟你去浦东。在商界。相信你也知道他是有很高影响力的。让他做你第三个副手,帮你处理下财经、招商、外贸、工业上这些事,你感觉可以吧?”

    林徽因、茅以升、张嘉璈,宋子文听完唐朝所说这三个人,虽然知道可能是唐朝派到他边监督他、防止他真的从一开始就把浦东搞成宋家独立王朝的人。但是这三个人的能力和学识,尤其是张嘉璈的商业呼声,让宋子文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连连点头中,宋子文说道:“新华兄指派此三人相助,的确让子文更有信心用最短时间将浦东变成西北军政府一个新的财税重地了。”

    见他不反对,唐朝才将最后一个人选问题说出来:“其他方面。能帮好你的我是不犯难。只是这个教育、文化、科技上,你那可有好人选?”

    并没有完全搞架空,唐朝这样一问,宋子文中的唐朝并非只用他的能力,不让他有半点自行用人的意思。

    心里高兴。宋子文稍一思索,马上说出了一个人选:“震旦大学马相伯,现在在上海浮现,也有一年多了。若是意马先生来帮子文处理教育、文化、科技只方面的事务,愚弟想应该绰绰有余、事半功倍。”

    “马相伯?”听到这个名字,唐朝有种似曾听过的感觉。但是一时间。却像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看到唐朝重复其名时惊疑神色,宋子文知道唐朝对马相伯并不了解,马上介绍起来:“马相伯是丹徒人,十二岁到的上海。精通法文、拉丁文、希腊文、哲学、神学、数理和天文等学问。前清同治九年,得了个神学博士学衔。”

    “神学博士?他是天主教徒?”听到这里,唐朝打断了宋子文的介绍,面带疑云地问了一句。

    点了点头,宋子文答道:“是的,马先生是天主教徒。但是他并不是一个故弄玄虚、唯神论者。前清光绪二年,因自筹白银2000两救济灾民,反遭教会幽“省过”,愤而脱离耶稣会还俗,但仍信仰天主教。

    此后他开始从事外交和洋务活动,曾先后去本、朝鲜、美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国。本维新、高丽守旧,在对照中使他深受启迪,认识到国家富强之术,在于提倡科学,兴办实业,屡屡上书前清朝廷献策,都似泥牛入海。光绪二十五年,马先生见前清根本不接受其献策,辞官回家著书立说去了。”

    “满清鞑子,耽误了多少有志青年的大好青啊!”在宋子文端起茶碗浅酌一口茶空当上,唐朝接回话继续叹息着说道:“依你说,这马先生还真是前清留给我们的一个宝贝。至少,他是儒者却非腐儒,他搞洋务却非激进。”

    “是的,马先生支持洋务,但并不支持当初康梁等人硬变法。”放下茶碗,宋子文继续介绍其马相伯来:“光绪二十八初冬,南洋公学发生“墨水瓶事件”,学生集体退学。蔡元培先生曾介绍部分学生向马先生求学,他遂于次年租用徐家汇老天文台余屋,以中西大学堂“的理念,创办震旦大学院,自任院长。

    “震旦”为梵文,“中国”之谓,含“东方出,前途无量”之意,由其创办的震旦学院是第一所国立大学。他曾号召:“革命救国,必自研究近代科学始;研究近代科学,必自通其语言文字始。有通外国语言文字,以研究近代科学而为科学救国准备者,请归我”。

    马先生亲编《拉丁文通》、《致知浅说》等教材亲自授课,实行学生自治。马先生的门生中,于右任、邵力子、李青崖、徐朗西等人想必新华都知其人吧?”

    “于右任的恩师?”唐朝听得真切,盯着宋子文问道。

    对视着唐朝,宋子文点了点头:“是的,于右任当年讽刺前清朝廷弊政,遭满清朝廷追缉时逃会吴淞。马先生闻讯,当时曾经亲自驾舟将其接回校园掩护,才让于右任部长未被满清鞑子杀害。”

    “这么说来,他们之间不只有师生,马先生更是于右任的救命恩人咯?”

    “正是如此。”

    “行了,浦东交给你,你也无须再介绍下去了。”唐朝坐正起,果断的右手轻拍桌面:“一会你就去找于右任,让他陪你一起到上海去请他这位恩师加恩人。浦东主管教育、文化和科技方面,你的副手就由这位老先生老做吧!”

    “是。”

    宋子文说完起离开,唐朝连忙挥手让他停住,望着他郑重其事的说道:“你的管委会班子是定了,但是,我要你到浦东之后搞出一个比‘新疆速度’更快的‘浦东发展速度’。3个亿是昨天我跟行政院商议后,可以再一年内给你的全部资金。这些钱砸下去,我要一年后,浦东半年就把这些投资给我收回来。怎么样,能做到吗?”

    “啊?”唐朝这样的死命令,让宋子文呆立当场。

    三个亿,西北军政府有钱这是天下共知的事。可是为了浦东,竟然一下可以扔出这么多,倒着是让宋子文彻底被钱砸得一时间有些晕头转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