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唐委员长有所动作了

    望着被自己逗得有点嗔怪撒模样的黄慕兰,唐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入眼唐朝如此得意张狂的样子,黄慕兰知道自己上了这个家伙的恶当,顿时又羞又气。

    “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黄慕兰脸若寒霜地瞪视着唐朝。

    “有啊!”唐朝轻松自若地笑道:“开个玩笑,调节缓和一下咱们之间谈话的气氛,你不觉得这对我们接下来的交流会起到促进作用吗?”

    “哼!谁跟你交流!”黄慕兰冷着脸别过去,不再多看唐朝一眼。

    “呵呵,随你的便,如果某人没法完成任务,就是对某人的组织不负责任。”唐朝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悠然自得地把两腿抬起搁在沙发中间的茶几上,体半靠半坐,嘴里叼着抽了一半的雪茄,哪有半点一方政府领袖的样子,实足像个纨绔大少。

    唐朝这话明显直指黄慕兰的软肋。弄得黄慕兰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对。

    “那你说吧,我听着。”黄慕兰气乎乎地起走到唐朝所坐的那张长沙发重重地坐下来,半侧着子,以侧面对着唐朝。

    “黄小姐,你得搞清楚,现在是你在求我,不是我求你!”唐朝见状脸色忽沉,甩脸子说道:“别以为我对你有点兴趣,你就给老子登鼻子上脸的,给老子坐好!把脸转过来!”

    面对唐朝喜怒无常的行事风格,任是黄慕兰机灵聪慧过人,此时此刻也不由有点茫然无措。

    强忍着心头的羞愤之,黄慕兰缓缓将体转过来,直面眼前这个让她根本没法琢磨得透的大军阀头子,一滴晶莹的泪水从她那双有点木然的美眸中溢出,顺着眼角滑落下来。

    “不准哭!”唐朝将双腿收起,像是大丈夫在训斥小媳妇似的。冷着脸沉声说道:“一名坚强的.共.产.党.员,这么点委屈就受不了了?你难道忘了自己曾经在党旗面前宣过的誓言?”

    黄慕兰抬手用手背拭去眼角的泪水,低眉顺眼地面对着唐朝,泣咽着做了几次深呼吸,勉力使自己变得镇静一些。

    这个万恶的大军阀大资本家,他竟然也知道党员入党是在党旗下宣誓的形?他甚至还说了他对马列主义有着深入的研究,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好了。我知道你现在应该是你们党中央特科成员之一。”唐朝还真不怕把黄慕兰吓倒,直指中.共的核心机密。“中.共特科目前应该是化名伍豪的周恩来先生在全权负责,我不想跟你们所谓的中央领导有任何形式的接触,我只希望能通过你,与周恩来先生建立起一条秘密联络通道。”

    见黄慕兰言又止的模样,唐朝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我如果真要对付你们。你们在上海的人没有一个能有机会逃生。你今后只需要老老实实当好交通员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你心!”

    “我凭什么相信你!?”黄慕兰勇敢地直视着唐朝。

    “因为你没得选择!”唐朝淡然一笑,“机遇与风险,往往是并存的。”

    深深地凝视着唐朝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黄慕兰最终没能敌得住唐朝那双仿佛刺透人灵魂的星目,别过脸去。

    他是怎么知道中央特科这个秘密机构存在的?而且还知道特科是周恩来先生在负责?他究竟知道党的多少秘密?他值得我信任吗?

    黄慕兰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她知道,即算她不主动跟组织上取得联系,组织上也会派人来跟她联络。搞清楚西北政府和国民党之间的秘密协议内容,对党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诚如唐新华所言,他现在的确给了她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随时随地跟在他边,能接触到很多以前不可能触及的机密报。这对她完成组织上交给她的任务,极为有利。

    但是,风险也是同样存在,万一唐新华让她看到的全是假报,是用来误导党的决策,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是真的成了对党最大的罪人。百死也难赎其罪。

    黄慕兰现也想通了,唐新华想利用她来钓鱼的可能并不大。夏曦是党的高级领导,他的价值比她大得多。或许。唐新华知道的那些党的机密,就是从夏曦这个叛徒嘴里知道。

    不行。我必须要活着把夏曦已经向西北政府叛变这个重要报想办法传递出去,否则这个叛徒的存在,一定会给党带来巨大的危害。

    为了组织,为了党,只能牺牲我个人的荣辱。

    “我答应你。”黄慕兰幽幽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呵呵,是不是想尽快把夏曦投敌叛变的报送出去?”唐朝仿佛一眼就看穿了黄慕兰的心思,微笑着望着黄慕兰。

    “不想!”黄慕兰毫不犹豫地矢口否认。

    “真的不想?”唐朝乐呵呵地笑道:“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多的复杂心思,不要老是把别人想得那么坏,把自己想得那么好。你如果真不想,可别怪我不给你机会哦!”

    “你能给我什么机会?”黄慕兰白了唐朝一眼,“你不是说过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必须随时都在你的视线之中吗?”

    “传递消息没必要非得通到接头的方式吧?”唐朝摇头笑道:“看来你们中.共地下党的特工培训还不到家啊!你可以通过无线电台,没有无线电台,也可以通过向广播电台插播寻人启事之类的广告形式。

    除此之外,你还可以通过在约定的地方张贴告示,或者找几家报社刊登一则声明什么的。总之,方法多得很,就看你会不会动脑筋。”

    是啊,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想不到呢?黄慕兰用一种相当复杂的眼神望着唐朝,实在琢磨不透这个坏家伙究竟想玩什么花招。

    接下来的时间,唐朝给黄慕兰好好地上了一堂特工培训课,让她充份意识到自己距离一名真正合格的地下特工有着多么巨大的差距。

    不知不觉间,黄慕兰对唐朝不再有先前那么强烈的敌意,她现在已经对这个传奇般大军阀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她非常想深入的了解,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外界传闻唐新华是个好色之徒,家里姨太太都娶了好几位,但是,处实地的黄慕兰知道,这个传言根本不属实。最起码,她与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长时间,他根本就没对她有过任何侵犯行为。

    黄慕兰被唐朝带离了军统上海分部的秘密监牢,于隔正式出任唐委员长的贴秘书。

    一时之间,黄小秘在西北政府所有军政要员的眼里变得炽手可起来,其当红程度,甚至都超过了杨永泰杨大秘书长。

    黄慕兰采用了唐朝教给她的办法,很快就在申报上刊登了一则用暗语写下的报,把夏曦叛变投敌的报及时发送出去,落款还用上了她特有的代号“金鱼”。

    谁也不知道唐委员长是怎么想的,居然弄了人女.共.产.党.当贴秘书,而且还经常带着她出入各种公众场所。即算这个女共.党确实长得天香国色,但杨永泰、唐宽、楚宣等人心里都明白,这绝对不是最重要的理由。

    要知道,在这之前,杨永泰等人不知道给唐委员长介绍了多少美女,比黄慕兰出落得更漂亮的大有人在,但这些美女没有一个能让唐委员长动心松口。

    自从把黄慕兰弄到边当秘书以后,唐朝对中.共的事都不怎么衷了,除了将大部分心思放在浦东新城的开发方面,其他时间都用于陪宋三小姐郊游、逛街,谈风花雪月。

    偶尔,唐朝也会把呆在上海游玩的张学良叫过来谈天说地,把个张少帅侃得晕头转向,把唐叔视为天人。

    孙传芳果然一如历史上描述的那样目光短浅,只顾保存实力,对吴佩孚提出的联手对抗国民革命军的建议权当耳边风。

    眼看着吴佩孚的部队在湖南被北伐大军打得节节败退,江西的孙传芳所部也同样没有好果子吃,只是现在后悔,已经有点回天乏术了。

    随着北伐的国民革命军攻占江西,势如破竹地向浙江进,上海的地下党策划组织的工人运动,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唐朝显然还是不想插手北伐革命这潭混水,对.共.产.党.领导的上海工人武装暴动,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你们不在西北租界闹事,不在浦东新区煽风点火,在别的地方,怎么着就怎么着。

    在国民革命军与北洋军阀部队打成了白化局面的紧要关头,西北政府突然发表一则公开声明,从即起,西北海军太平洋舰队,将对所有进出中华.民.国沿海港口的所有船只进行严格检查。

    凡是运往中华.民.国境内的所有军火武器,不分轻重,一律查没收缴。

    这个声明一经发布,顿时让那些一直在中国从事军火贸易的各国洋商们叫苦不已。

    谁都知道,西北海军号称亚洲第一,对此就连素来目中无人的本海军也表示沉默。

    西北政府此举,无疑是要独占整个中华民国的军火市场。各**火商们自然是纷纷向自己的领事馆递交抗议书,强烈要求政府保护商人们的合法权益。(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