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全力发展的大西北

    整间餐车,因为旅客谭建平言辞里对唐委员长不敬,而引发众怒**泡!书*

    谭建平被内务部的人拖走的时候,上、脸上被至少十名以上的其他乘客用他们还没吃完的餐碟盘子砸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打死这个南方佬”

    “就这号杂种也敢议论唐委员长,揍死他”

    “我看干脆枪毙”

    “……”

    义愤填膺的乘客们纷纷站起来发表他们的“高见”

    陈国良当然没再加入凑闹,而是显得很专来的扣下谭建平的同伴庄文斌,取证问口供

    从庄文斌的说话口音,陈国良判断对方很可能是西安人,而且庄文斌刚才出言阻止谭建平不要乱说话,说明他知道唐委员长在西北人民心目中是绝对不能随便任人谈论抹黑的

    “庄先生,在你开口前我需要再次郑重地提醒你,作伪证,通敌,在西北是非常严重的犯罪”陈国良的眼神相当凌厉,语气也格史上严肃,无形中对被变相审问的庄文斌形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庄文斌掏出手帕拭了拭额头直冒的冷汗,犹豫了大约一分钟,然后艰辛地点了点头,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道:“我知道陈组长,有什么要问的您尽管问”

    姓名、别、年龄、籍贯、户籍所在地、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一系列行公事的讯问路后,庄文斌说出了谭建平的来历

    “我跟他并不算很熟,我们是一起在酒泉车站上的这列火车聊天的过程中才得知我们曾经都在上海交通大学念过书,算是校友,也因这层关系而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谭建平说他毕业后就去了广州工作,好像是一家英国洋行,主要经营缝纫机和纺织机械他说这次来西北,是洋行派他出公差,来考察西北出产的型缝纫机,顺便进一批货运回广州卖

    或许是我跟他聊得比较投机谭建平跟我说他是国民党党员,问我了不了解国民党是个什么质的政党,然后跟我说了很多跟国民党有关的事,说什么只有孙中山先生才能救中国,言语间似乎在影西北政府是不合法政府是帝国主义分裂中国的桥头堡……”

    “很好庄先生,你提供的口供很有价值”陈国良打断了庄文斌的交待,将记事本收起来,站起显得很地在庄文斌的胳膊上拍了拍,微笑着说道:“这个事件很可能涉及到国民党特务潜入我们西北从事间谍活动,属于重大案件,我想我们可能需要换个地方继续刚才的谈话

    请放心,我们内务部,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放走任何一个坏人还望庄先生理解,配合,支持我们的工作请跟我走一趟”

    说完后,陈国良双手抱拳朝餐车里的其他乘客拱手一圈,朗声说道:“对不起,刚才打扰诸位的雅兴,在下职责在,还请诸位见谅今天是唐委员长的大婚庆典是我们西北人民的大喜子,同时也是一些不法份子企图实施谋搞破坏的好机会

    刚才那名来自广州军政府的国民党特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明目张胆地公然抹黑我们伟大领袖唐委员长,已经是我们全体西北人民的公敌为此,等会儿可能还得麻烦一下诸位,录份口供作个旁证,我们内务部是绝不会利用职权胡乱抓人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伟大领袖唐委员长教导我们的行为准则麻烦各位了,谢谢”

    “伟大领袖唐委员长万岁”一位年约五十来岁的老者站起来振臂高喊起来

    “伟大领袖唐委员长万岁”包括陈国良在内,餐车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跟着这位老人家狂地喊起来

    这其中还有几名看起来像是来自中亚四国的游客,只有丽斯这位美国女记者是例外

    陈国良喊完口号后,冲庄文斌右手虚引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紧随在庄文斌的后,似押非押地将人带去了列车上的乘警办公室

    丽斯从始至终都在一旁仔细地观察着这起发生在列车上被定为“间谍案”的突发事件,她听到了谭建平激昂愤慨的议论,也看到餐车里绝大多数乘客对谭建平产生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憎恶,看到了这些乘客一齐高呼万岁口号的烈场面

    凭丽斯从事记者工作多年的经验和眼力当然能看得出这些乘客里既没有托,也没有半点做作,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谁要是对伟大领袖唐委员长不敬,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跟你作斗争

    中国西北王唐朝,他的光辉形像,已经深入西北人民的心了丽斯掏出记事本,写了这句话

    从刚才的事件,丽斯还发现一个惊人的现像,那就是西北各地似乎到处都有西北政府的特工人员就这么一列并不怎么起眼的餐车里面,竟然隐藏了三名内务部的特工

    丽斯很难想像,刚才坐在她对面的那位看起来文质彬彬且很有绅士风度的陈先生,居然会是西北地区谈虎色变的内务部特工如果不是陈国良自报份,丽斯会认为他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西北政府的普通公务员

    在列车快到终点站西安车站之前,陈国良果然带着几名乘警,分别对餐车里其他乘客录了一份比较简单的口供,就连丽斯也没有例外

    除了乘客的个人资料,然后就是指证那名来自南方的国民党特务在公众场所抹黑唐委员长,抹黑西北政府

    以丽斯对西北政府现行法律法规的了解,她知道,那名思想激进的南方人,估计是难以活着离开西北政府的监狱了

    到达西安后,丽斯并没有在这座城市里展开暗访,而是搭乘西安客运站的那种由西北自行设计制造“长安”大巴公交车,深入到了西安附近的县城乡镇,走访那些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平民百姓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丽斯想起这句出自中国西北王唐朝的名言,对这个年龄只有三十五岁的领袖级男人感到了深深的叹服和好奇

    没经过调查,丽斯很难想像,曾经是中华.民.国经济发展最落后的西北地区,已经基本解决了上亿人口的温饱问题

    正中实施中的“村村通”交通工程,把唐委员长提出来的那句“要想富先修路”理念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和展现

    最让丽斯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些在广东、浙江等东南沿海省份乡村里生活得极为穷困了倒的前清秀才、贡生,这些被中华革命党、国民党、进步党等政治团体视为腐儒酸秀才,属于被打倒歧视对象的旧时代文人,在西北地区,却被视为深受政府重视的“知识份子”,是战斗在农村最前沿帮助老百姓扫盲识字的乡村教师

    在东南沿海省份乡村号称土皇帝的所谓土壕劣绅,在西北地区几乎绝迹了,政府用各种工业技术从他们手里换取了大量的土地然后分给没有土地的农民农民们则通过“农村合作社”和“农技站”等政府机构的扶持,办起一个个集约化的大农场,为城镇建设的“菜篮子工程”增砖添瓦

    而那些曾经最抠门最吝啬的封建地主们,则通过开办的各类工厂,将他们世代积累下来的财富不断地增值再增值,纷纷搬离世代居住的偏远乡村,变成生活在大城市的城里人

    在这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丽斯的足迹走遍了陕西、青海、甘肃、蒙古等山区乡村将她采访到的众多资料收集整理,变成了一本纪实类小说《东方奇迹》,在美国出版发行后,很快在欧美各国畅销卖,让丽斯生平第一次登上了美国最著名的杂志《时代周刊》的封面

    对于活跃在西北各地乡村明察暗访的国内外记者,唐宽主导的内务部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只要这些记者们不胡编弄造,而是据实报道,内务部的特工基本不会干涉记者们的自由但是,如果有记者想通过导的方式收集那种对西北政府不利以及有损唐委员长形像的负面资料,对不起,无孔不入的内务部特工会第一时间将该记者请进内务部喝茶

    自跟阿娜斯塔西娅大婚以来,唐朝很难得的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

    与本政府的谈判,唐朝并没有太为难小鬼子,只是着小鬼子把青岛和其在山东的权益交出来,由西北政府代管,并没有触碰本政府在南满的利益

    被西北军打得没一点脾气的本政府,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西北政府的要求,从青岛撤兵将山东拱手相让也不知本内阁存的是何种居心

    以杨永泰为首的智囊团,深入地分析了本政府此举的意图,这是迫于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华.大地掀起的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国运动形成的强大压力,面对越来越大的反浪潮,本政府不得不把青岛这块烫手的山芋暂时抛掉既然西北政府想要,那就干脆大方点,反正你们西北政府在中华.民.国的老百姓眼里也不是什么好鸟

    青岛到手,唐朝哪还管北洋政府和南方军政府是啥反应,一声令下,西北军东海舰队和海军陆战队,正式成立,驻地青岛和威海卫

    俄罗斯帝国太平洋舰队里的那些战列舰,唐朝一艘也瞧不上眼现如今世界各国的海军老早就进入了无畏时代,俄罗斯帝国太平洋舰队现役的那些无畏舰,已经是被淘汰的二流战舰了不过,作为训练舰,勉强还能用上两三年,为了中国海军的未来,唐朝咬了咬牙,用猛虎轮式步战和鹰式战斗机的技术,跟俄罗斯帝国政府换来了两艘无畏舰、二艘轻巡洋舰和十二艘驱逐舰由来从德国雇佣来的三千名退役德国海军,既当兵又当教官,搭起了中国蓝水海军的架子

    尽管是左手交到右手,但毕竟是两国政府之间的军事交易,面子上的功夫该做还是得做得到猛虎轮式步兵战车和鹰式战斗机的俄罗斯帝国政府,对这幢交易也是乐于得见反正型无畏舰已经在海参崴的造船厂铺设笼骨,暂时帮帮中国亲家也是应该的

    1920年7月14爆发的直皖战争,以吴佩孚、曹锟为首的直系军阀,很轻松地在五天之内完败了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成功地夺取了北京政府的统治权直系主政的政府一改段祺瑞之前的执政理念,刚上台就派出了以吴佩孚为首的军事代表团,出访西北政府进行友好访问极大程度地改善了北京政府和西北政府前段时间的冷战交恶局面

    对西北政府从本人手里夺回青岛和山东的权益,曹锟代表中央政府表示欢迎

    唐朝的格,素来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既然曹锟主动示好,唐朝也非常大方地把山东还给了中央政府,只要求保留沿海的几个港口城市作为海军基地这么一来,西北政府和北洋政府又重回到了蜜月期

    孙文领导的南方军政府见此局面,也非常老实地选择了沉默没再给西北政府添乱

    这么一来,唐委员长的子自然也就过得相当的悠闲舒服了今天在西京陪陪秦兰心、宋紫薇、何紫菱,明天飞去阿娜斯塔堡陪陪女沙皇和两位姨姐姐偶尔还会带着家眷去欧洲各国皇室串串门,拉拉关系

    好子真是过得飞快,历史的车轮眨眨眼睛就滚到了1924年

    自从取得了远东地区和青岛的实际控制权后唐朝就在着手准备西北政府的第二个五年计划

    1922年7月,西北政府第一个五年计划胜利完成后,所取得的丰硕成果,让西北人民的小子过得回火红了

    俄罗斯帝国在西北政府的大力帮扶下,已经将乌拉尔山以东,除去一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西北政府控制区,其他所有地区,包括北冰洋沿岸地区发展得过了沙俄最强盛时期的沙皇时代

    土地改革,工业发展体制,劳动法的颁布,最低社会保障的实施,让西北的苏俄布尔什维克根本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女沙皇阿娜斯塔西娅陛下,在俄.国人民的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也越来越神圣不可侵犯

    考虑到俄罗斯帝国没有一个出海口,唐朝也很大方地把海参崴租借了一半给俄罗斯帝国太平洋舰队作为驻地,两国现在都迫切需要发展远洋海军海参崴、青岛、威海三个军港已经成了两国海军经常搞军事演习的轮训海军基地

    俄罗斯帝国太平洋舰队的那些老式战舰,经过不断地改造,升级,已经基本上可以肩负起保卫出海口和海岸线的海防重任

    当然了,唐朝也不会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拿过俄罗斯帝国共享,小心无大错,底牌只有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成为真正的王牌

    有了格尔木军工基地不断输出的各种科技成果,唐朝完全有理由相信,西北军,不论是大陆军大空军,还是远洋海军,都将越来越强大西北军在海上发挥出来的力量,已经开始让本海军感到了严重的威胁因为西北军的东海舰队,所有舰只的动力系统全都改装成了内燃机系统,装配的三万五千功率和五万八千功率的两款大型船舶专用柴油机,取代了原来无畏舰的三涨式蒸汽轮机

    海参崴、青岛、威海三大军港的扩建和改造工程,于1922年6月底全部完成三个地方各建立了一座拥有二十四个大型船坞的造船厂,来自德国、美国和前俄.国的五万造船工人和工程师,带领着十万名中国船舶学徒工,可以同时开工七十艘大型海轮

    直系主政的北洋政府,从上台开始就加紧了跟西北政府的各种合作,自然也放开了往西北移民的控制,加上这些年中原各地天灾**基本就没断过,大量的灾民把北洋政府搞得焦头烂额,还不如让这些流民和灾民去祸害唐华的西北政府

    西北政府往蒙古、北海、滨海、库页岛大规模移民是从1921年初开始的,这个时候的西北政府控制的人口已经接近一亿两千万,差不多占了中华.民.国人口总数的四分之一还要多转移两千去西伯利亚远东地区,当然不是问题

    这次移民也是缓解一下西北政府的人口压力,反正现在每天都有大量的难民和灾民往西北控制的陕西、甘肃、蒙古等地转进

    西北政府的移民管理局,对移民有着比较严格的管理办法凡是申请进入西北地区的移民,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律先在移民集训中心呆上三个月,认真学习西北政府各向法律法规,顺便对他们进行初级的职业技能培训

    这种类似集中营似的移民集训中心,管理虽然严格,但是吃得饱穿得暖睡得踏实远远不是北洋政府开办的难民营所以相提并论的,因此,基本上所有的难民都能遵守服从集训营的管理极少数不听话的刺头,要么是南方派来的国民党特务,要么是本人发展的间谍,等待他们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截止1923年年底,从河南、山东、河北、湖北、湖南、安徽等地迁往蒙古、北海、滨海、库页岛等西北地区的移民,足足过了四千万人既加强了西北政府对西伯利亚及远东地区的控制,又极大程度地缓解了北洋政府面临的财政压力

    没办法唐朝答应了曹锟,每一个移民,西北政府支付两华元八千万华元,相当于差不多一亿现大洋,这笔钱有一半被吴佩孚用于巩县兵工厂的改造升级,以及洛阳的城市建设

    由于大量的技术人力资源迁入,西伯利亚远东地区的工农业生产发展得加快所有移民到这里的平民百姓人人都在家里挂上了唐委员长的画像,搬上了唐委员长的长生牌位因为他们不仅有了土地收入也是大把大把的,消费能力十足,直接带动了这些地区的经济繁荣发展

    这些地区的原住民俄罗斯人,同样享受到了经济繁荣带来的红利,内心中的那一点点不满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去

    老百姓其实都很简单,谁给他们带来好子,他们就会拥护谁统治阶级之间的斗争,距离他们如同到澳洲那么远

    说到澳洲,就不得不提一下唐朝在澳洲和南美洲的投资这些投资全是来自“军人基金”除了将西澳大量的铁石、铜矿控制在西北国际矿业总公司名下,还在智利、秘鲁两国控制了五座铜矿、三家铝土矿至于在巴西成立的巴西分公司是把那里的本移民妒忌得发狂

    因为,西北国际矿业总公司巴西分公司,控制的铁矿资源集中在“铁四角”地区和巴西北部的巴拉洲,拥有博佩贝铁矿、卡潘尼马铁矿、卡拉加斯铁矿等,保有铁矿储量约40亿吨,其主要矿产可维持开采近400年另外,这家分公司还拥有数量众多的铝土矿、铜矿和森林资源等等

    现在,唐朝已经在有计划的封存国内的多个矿区,除了煤矿和少量稀土矿铁矿、铜矿和石油的开采量都在渐减产

    有了从俄罗斯秋明大油区到迪化铺设的油气大管道,加上克拉玛衣石油城,近五十年以内,唐朝都不计划再动有中国境内的一滴石油

    在格尔木重工业城支持下,西北政府在包头已经建成了一座世界上最大的钢铁集团,1923年4月一期工程竣工后,其年产钢铁的能力达到了一千两百万吨其技术指标甚至都过了美国的匹兹堡

    大量的冶金配企业、石化配企业在西北政府治理的各个地区有如雨后笋似的,遍地开花这些大部分都是民营的企业,必然给西北的大发展注入加强烈的催化剂无论是工业,还是农业,都将受益非浅

    工业企业从立项到投产是需要不少时间,另外,基础配工程的建设同样需要时间这些企业真正能起作用的时候都将是第二个五年计划的中期阶段

    各省各特区铁路支线的全面建设,使得西北的钢铁企业对标准钢轨的生产严重供不应求

    活人哪能让尿憋死唐委员长二话不说,挥手着支票向别向美、德、法、英等国订购数量庞大的标准钢轨就是唐委员长素来瞧不上眼的本也没放过

    中国西北王的财富,比我们要多得多,这是小洛克菲勒和小摩根曾经在唐委员长的婚宴上说过的原话作为当今全球最有钱的人,唐委员长深受欧美各国广大资本家的烈欢迎(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