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公然打日本政府的脸

    对于唐委员长的预见能力,蔡锷已经不再引以为奇_泡&书&见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唐委员长将这种预见力归结为多方报信息的收集、分析和推测,蔡锷和蒋百里等人也深以为然

    德国战败,西北军总参谋部早有1917年中旬的时候就已经作出了准确的判断也从这个时候开始,总参军局、军统两大报组织派出了大量的优秀特工,进入德国及德国控制的地区

    德国海军不甘心失败而采取的“彩虹行动”,西北军总参谋部也在行动开始之前就发现了苗头,并有针对的做了大量工作,为后打捞德国公海舰队的主力战舰,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海军,不仅仅是中国.军队的短板,同样也是西北军的短板西北军制订的大陆军和大空军发展方略,蔡锷和蒋百里自然是深表赞同,但他们也知道唐委员长心里似乎还有个大海军梦因为唐委员长多次在闲聊的时候对他们说过,要彻底打败本,必须要有一支强大的海军,甲午之耻,必须由我们这一代中国.军人来洗涮,琉球群岛、台湾必须由我们这一代中国.军人收复回来

    随着德国投降,西北军的报部门全力以赴,将早就圈定好的德国在各个领域的尖端科研专家、工程师,一个不落地绑回西京同时对德国的各大造船厂进行暗中收购移民总局则在行政院的大力支持下,与报部门密切配合,把大量的德国技工和技师,高薪聘请来西北政府辖下的各大工厂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德国因战败而引起的巨大失业率,为此也获得了德国魏玛临时政府的好感和支持

    蔡锷、蒋百里等人心里很清楚,唐委员长这么做,既是在为将来进攻苏维埃俄.国做准备,同时也是在针对本作战备

    进攻本,想想,蔡锷和蒋百里都会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不过唐委员长说暂时只是把本军队从远东地区驱逐出境,没打算趁机与本全面开战,让蔡锷和蒋百里多少感觉有点遗憾

    总参谋部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计算如果西线的苏维埃俄.国不捣乱,西北政府与俄罗斯帝国组成的联合军队,完全有可能在将军驱逐出境的同时,顺势将被本占领的朝鲜半岛打下来继而可以将本在南满的利益全部占了

    既然唐委员长没打算跟军大打出手,想来这里面定有我们还没有琢磨透的另类玄机蔡锷和蒋百里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委座,随着我们的‘陇右柴达木迪化工业带’建成去年我们西北政府的钢铁年产量已经突破了五百万吨大关,煤碳也突破了一千二百万吨,就工业能力而言已经具备了本一战的基础”蔡锷问出了心中的疑虑,正色说道:“虽说我们没有海军,但是借助俄罗斯帝国太平洋舰队,加上我们从德国雇佣的那批德国海军官兵,采取特种部队奇袭的战术,夺取并控制几艘本海军的主力战舰,并非不可能我觉得……”

    “松坡啊,现在还不是时候”唐朝微笑着摇头打断了蔡锷的野望“我们跟本早晚必有一场决定两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大战但不是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国际政治气氛都被和平笼罩着,这个时候打大战,必然会引起国际社会的遣责

    小鬼子现在都不敢跟我们动手,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的,毕竟他们现在的份是侵略者但要他们就此退兵,他们也绝对不会甘心的通过一场局部战役,灭掉他们两三个师团让他们知道我们西北军的厉害就可以了

    打战,总是要死人的,我们的将士们的生命,可比小鬼子精贵多了我们现在的准备还不够充份,我需要用加先进加精良的武器来装备我的士兵,所以,暂时忍忍,我向你们保证,绝对有让你们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的那一天”

    说完,唐朝从书桌上的雪茄盒里摸出一根雪茄,先烘烤着,再点燃,深深地抽了两口,话题一转,问道:“我想畅卿应该跟你们讲了,我打算对‘庙街事件’的责任人,166团团长宋哲元,公开表彰和记功,并将166团扩编为166师小鬼子受这么一刺激,肯定得狗急跳墙,以我军目前在滨海地区和阿穆尔地区部署,能不能撑得住?”

    “陆航二师已经在海兰泡、斯沃博德内、斯科沃罗金诺开辟了三个野战机场,在天气充许的况下,随时可以对46师各部队进行空中支援**泡!书*”蒋百里肃然答道:“如果让军先动手,被他们包围的46师各部在开始的时候可能会相当被动,但以46师的装备和储备的弹药基数,坚守待援,最后实现中心开花,全歼进攻的军,绝对可行只是这一仗打完,46师的伤亡损失会比较大”

    蔡锷这时从随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远东军事地图,在书桌前摊开,指着地图上的红蓝箭头和线路详细介绍道:“1918年8月,军以第12师团为先头部队,总兵力为步兵一个旅团,一个骑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一个工兵大队,于8月11在海参崴登陆其派遣军司令部于8月18登陆,进而在海参崴建立了入侵俄.国西伯利亚的桥头堡和指挥入侵部队的大本营,其总司令官荒木贞夫”

    “这个荒木贞夫,是不是你、方震、闰农三人同期毕业的那个?”唐朝若有所思地问道:“我听闰农说过,好像就是一个叫荒木贞夫的家伙顶替了他的第三名”

    “没错,就是他”蒋百里在一旁点头答道:“荒木贞夫非常狡猾,也很擅长抓住战机他趁着当时我军在西伯利亚地区大举进攻苏维埃红军的机会,动用了军第12、7、3总计三个师团的优势兵力,兵分三路对俄.国远东地区发起进攻一路从海参崴出发,沿乌苏里铁路线北上,直伯力;另两路从北满出发,一路沿中东铁路西进直指赤塔,一路经哈尔滨佳木斯沿线,合围伯力

    进攻赤塔的那一路军其目的并非是跟我第15军抢夺赤塔,而是控制中东铁路北满路段当时15军已经作好了迎战军的准备,但没想到这股军在距满洲里二十公里处就不动了等杨虎城明白过来军已经把苏俄在北满的护路军队全部消灭了

    总参谋部接到15军的战通报后,马上作出了战略调整,在已经占领并控制的海兰泡分兵,46师继续东进45师和47师南下进入黑龙江省,与军争夺北满铁路的控制权截止目前,我军和军各有所得,而且两方人员属于犬齿交错的复杂局面,我中有敌敌在有我

    值得一提的是,荒木贞夫集中优势兵力合围伯力的战术思想非常成功,两路军沿铁路交通线作战,进攻度极为迅9月5.军先头部队夺得苏俄军用列车一辆,该军列由伯力开出,车上装满炸药,原为破坏铁路桥梁阻挡军的攻击度,结果反被军缴获

    军随即搭乘该军列闯进伯力当时苏俄在伯力的守备部队总计一万余人但指挥不统一配合不力,加之警惕不高,给军以可乘之机,致使军轻易地占领伯力,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作战物资其中有火炮五十多门,步枪、手枪九千多支机枪三十多,客货车三百余节各种炮弹子弹十多万发,作战舰只三十余艘军用地图几万张

    军就是用这些枪支弹药补充了部队,用缴获的火车、战舰从铁路、水路向庙街、库页岛等地发动了的攻势 出兵不到两个月,军便占领了当时的滨海州、阿穆尔州大部、萨哈林州现在的哈巴罗夫斯克边区的大部和库页岛,控制了黑龙江、乌苏里江的水上航道,达到了预期的作战目的,以后便转入战略防御阶段

    目前,军第3师团和第12师团,驻守在滨海洲、阿穆尔州和萨哈林洲等地,第7师团驻守北满铁路和我国的黑龙江省本政府和军部都认为战事基本结束,所以命令派遣军往本国内运回大部分山炮、重炮,解除预备役和后备役的召集,减少兵员,把部队改为准平时编制

    去年发生的庙街事件,我西北军表现出来的强硬和强大,这才让本政府意识到,西北军根本就不是北洋政府控制的军队,是以一面通过外交手段企图讹诈,一面重在国内组织预备役和后备役,扩编部队,作好跟我军作战的准备”

    “我就说小鬼子怎么突然改子了,也学会了用嘴巴喊抗议这一手原来是他们发起战争的准备工作不足啊”唐朝恍然大悟地嘲笑起来:“外交抗议,原本我以为只是我们北洋政府的专利,呵呵,想不到小鬼子也跟我们来这招抗议,抗议,抗议有用,还要国家军队干嘛”

    “弱国无外交,北洋,就那德行”蔡锷叹声笑道:“不过,小鬼子也学会这招了,我感觉咱们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

    “就是就是”蒋百里也点头附和笑道:“这要是换作北洋军队,小鬼子老早就直接动手了,哪会光外交抗议就抗议了差不多半年委座,有个事我得跟您承认错误,我擅自作主,让166团宋哲元部把北洋驻扎在庙街的那个团和吉黑江防舰队收编了”

    “收了就收了,没啥大不了”唐朝一脸的无所谓笑容,摆手说道:“正好咱们可以组建一支江防舰队先练练手到时候我让阿娜斯塔西娅给高尔察克下道命令,从她的太平洋舰队调几艘大舰充实一下,连排水量一千吨以上的舰只都没有,太丢份了”

    “如果让帝俄的太平洋舰队帮着牵制一下军的战舰,必然可以很大程度地降低46师的战损”蔡锷若有所思地正色说道:“委座,目前包围46师的军部队,威胁最大的就是在黑龙江江面横冲直撞的本军舰的舰炮”

    “没问题,我呆会儿就给阿娜斯塔西娅打电话”唐朝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她的太平洋舰队虽然没有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但巡洋舰和驱逐舰还是有那么几十艘,内河舰队有巡洋舰和驱逐舰就足够了,保证压着小鬼子的军舰不敢动弹”

    “帝俄远东方面军司令谢苗诺夫,与军交往甚密,委座对此人,咱们还是得多防着点”蒋百里显得相当郑得地说道

    “开战之前,我会让阿娜斯塔西娅安排帝俄内务部的人请这位白俄将军回阿娜斯堡来喝茶的”唐朝微笑着点头说道:“今天把你们俩位请过来,就是想把这些不稳定的因素都清除掉以最快的度,打一场漂亮的歼灭战,要打得小鬼子从此以后都不敢打远东大陆的主意”

    “第18军冯玉祥部已经从伊尔库茨克秘密东进”蔡锷指着军用地图上西伯利亚铁路沿线说道:“我之所以没动驻赤塔的第14军,就是想给军第7师团造成一个错觉,这一仗不打则已,一旦开打,我要把荒木贞夫手里的三个师团全部吃掉”

    “嗯军事上的事,你们二位说了算,我只管当好你们的后勤部长”唐朝神态轻松地点头笑道:“对你们的军事指挥才能,我还是比较放心的这两年,我们西北军打着你二人的招牌,可是着实挖了北洋陆军不少墙角呵呵,我估计,现在段祺瑞肯定想把方震这位前保定军校校长吃了的心都有了”

    “不是我和松坡招牌好而是西北军在委座的领导下已经成了当今中国.军人最向往的军队”蒋百里可不敢当着唐委员长的面居功自傲,正色说道:“我们西北军福利待遇好,装备先进,训练科学,根本就不是国内那些军阀武装所能相提并论的,举凡是心存立志从军报国愿望的血青年加入西北军是他们最佳的选择从北洋陆军里挖人,我实在是不想看着那么多的好苗子被北洋军队的军阀习气和作风一天天污染变废了”

    “诚如委座曾经说过的,我们中华.大地从来就不缺乏优秀的军人,只是以前没有一个能供他们良好成长的环境和平台而已”蔡锷点头说道:“当年我一手推动的那场护国战争,已经让我深深地看透了当前我国.军队的种种弊端和害处多亏了委座当年出手相救,给锷一个重报效国家的机会,不然,锷一定是死不瞑目”

    “呵呵,松坡啊,你跟方震就别替我歌功颂德了”唐朝乐呵呵地摆手笑道:“跟你们聊过之后,我这心里也有底了,你们赶紧分头去准备,我待会儿就安排外交部的发言人,就‘庙街事件’,召开闻发布会,明确表示我西北政府的态度和立场”

    “是委座”蔡锷和蒋百里同时起,敬礼后转离去

    第二天,西北政府外交部发言人顾维钧,在西京外交部闻发布厅里,面对台下三百多名国内外闻记者,痛快淋漓地代表西北政府,对近段时间本政府就“庙街事件”不断提出的抗议作出明确回应

    巴黎和会,让顾维钧这位北洋政府外交官深深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尽管他当时并没有代表中国政府在《梵尔赛和约》上签字,但既成的事实还是让本得到了德国在山东全部权益

    回国后得知段祺瑞政府准备在《梵尔赛和约》上正式签字,顾维钧愤然提请辞职,这时候早就对他密切关注的西北政府马上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对西北政府,顾维钧当然不会陌生,他有时候甚至会怀疑这个西北政府根本就不是中国人创建和主持的政府但事实证明,西北政府,从里到外,从来就没有半丝西方列强的影子处于傍徨无措的顾维钧稍作考虑后,答应了西北政府的邀请,正式出任外交部副部长,兼闻发布官

    顾维钧上任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亲眼见证了在西北政府的强力干涉下,苏维埃俄.国不得不签下了那份同样向征着耻辱的不公平条约《西京和平协议》,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强权外交是一种何等爽快的享受

    今天,再次站在外交部闻发布厅的主席台上,着深色修唐装,戴唐委员长像章的顾维钧显得格外意气风发

    “各位来宾,记者朋友们,大家好”顾维钧面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笑容,对着主席台上的麦克风,声音非常宏亮,中气实足:“今天,我代表西北政府,正式就去年九月发生在远东地区的‘庙街事件’,对本政府作出回应

    在这之前,我先向大家宣布一份西北边防军总参谋部的嘉奖令:兹有西北边防军第五集团军16军46师166团宋哲元部,为维护我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维护我海外侨胞的人格和利益不受侵犯,面对本侵权者的暴行,进行出正义的军事制裁

    经西北人民最高军事委员委员长批准,特授予166团集体二等功一次,授予166团一营营长吉鸿昌个人一等功一次扩编166团为166甲种师,晋升原166团团长宋哲元任准将师长,晋升原166团一营少校营长为166师620团上校团长所有原166团官兵,军衔一律上调级此令西北人民政府,西北人民最高军事委员”

    顾维钧话音刚落下,台下的国内外记者团顿时炸开了窝,本政府要求中国政府严惩凶手,赔偿损失,西北政府今天公开对“庙街事件”的当事者进行立功表彰,晋职嘉奖,这明显是要跟本政府对着干啊

    “我抗议强烈抗议”记者群里面一位本记者愤怒无比地大声叫嚷起来:“西北政府这是对我大本帝国的严重挑衅,所引起的一切后果,必然由你们支.那人全部承担”

    “顾部长,我是英国《环球时报》的特约记者安德森,阁下宣读的这份命令,是不是意味着西北政府将向本宣战?”一名材高大的白人男子将手高高举手,用流利的中文大声问道

    “现在不是答记者问的时间,安德森先生,你的问题,我呆会儿再回答”顾维钧微笑着点头为意,继续说道:“请大家安静,下面,我代表西北人民政府,西北人民最高军事委会,严重警告本政府,不要试图挑战我们中国人的底线

    外兴安岭以东的一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是我国的固有领土,苏维埃俄.国,俄罗斯帝国,已经正式将这块土地归还中国,由我们西北政府代管因此,我们西北政府有权在这一百二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行使中国人的主权,对于未经西北政府许可,擅自踏足这片土地,侵害我国权益的本军队,西北政府郑重要求你们,必须在三内无条件撤离否则,我们西北政府将不排除实施武力驱逐的权利”

    “哗……”台下的记者们又一片群哗然

    “武力驱逐”这四个字从顾维钧嘴里斩钉截铁般说出来,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这相当于是变向的战争宣言

    刚才那名本记者不吭声了,脸色显得格外的

    “顾部长,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到两年,和平是全世界所有国家共同关心的问题贵政府单方挑起战争的行为,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为这是贵政府在向所有渴望和平的国家公然挑衅?”英国记者安德森看起来格外的义正辞严地问道(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