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各方风云动

    ( )    军号嘹亮,军歌震天。

    这临时大军营里,分别来自迪化、星星峡、阿勒泰、伊犁、喀什、阿克苏、莎车七大军分区的七支参阅部队,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人人都觉得自己的部队才是这个世上最优秀的部队。难得有机会让大家齐聚一块,不比他个高低好坏出来,岂不是太可惜了。

    如此一来,所有的官兵全都飚着一股子劲,力求把自己最好最强的一面展示出来。

    唐朝在穆海林、胡全忠、白瑞良、杨飞霞、巴尔达夫、齐大魁、朗措的陪同下,去每个参阅团都转了一圈,看到和听到的,自然都非常满意,军容整齐,气势威武,大大超出了唐朝对这次阅兵的期望值。

    虽说与后世中国陆军没法相比,但比大学生军训结束时举行的那种阅兵绝对强出不止一筹。

    对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这支军队,唐朝还是比较有信心,有成就感的。

    好吃好喝好穿好住的供着,每月的军饷按时按额领着,官兵们若是不好好cāo练,不拼命争取上进,简直是太不起回疆人民最敬的唐大帅了。

    本着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宗旨,唐朝命令穆海林等人,趁着距7月1rì的建军典礼还有几天,抓紧分分秒秒再接再励狠狠cāo练,争取让所有的参阅官兵界时能以最佳的jīng神面貌迎接这具有历史意义的盛况。

    心里有了底,唐朝的心自然非常好。很难得的没给李居朋、周兴霸他们这帮人的rì常训练加料加菜,早cāo结束,唐朝就对他们放了羊,踏着轻快的步伐,悠哉游哉地走进了西北军军部大楼。

    这座大楼,自然是沿用了原新九师师部大楼。

    除了换了块牌子,其他地方基本没动。

    对唐家堡的建设,唐朝大方得没边,可对自己办公的场地,吝啬得连兰心她们都颇有微辞。

    西北军部大楼,雏鹰学校办公大楼,第一师师部大楼,三个不同职能的重要部门,全都挤在同一栋楼里面,唐朝美其名曰这叫资源共享。

    为了确保7月1rì的盛典不出任何差错,伊丽娜负责的军处,秦兰心统筹的军统,这段时间全都在满负荷工作。

    唐朝前脚刚进他的司令部办公室没一会儿,伊丽娜后脚就跟进来堵住了司令有的大门。

    这间办公室里,秦兰心亲自帮唐朝设计了一间小巧jīng致的书房。

    房内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纸墨香气,左右两侧靠墙摆着两座高高的书柜,柜门嵌着玻璃,透过擦得锃亮的玻璃可以看到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各式琳琅满止的善本图书。

    靠窗边摆有一张书桌,桌上文房四宝一应俱全,此际,唐朝正站在书桌前,手中摆玩中一个造型jīng致的元朝青花瓷瓶。

    换上了西北军新款女式常服的伊丽娜,看起来更加英姿飒爽。

    “大帅,据我得到的可靠报,秘事处处长唐宽,已经到了迪化。”伊丽娜边说边从手里的文件夹里取出一份报,双手呈交给唐朝。

    唐朝闻言后眉头微皱,轻轻将手里的元青花放回原处,接过文件一边看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地问道:“唐宽?那个老袁手底下最大的特务头子?他来干什么?”

    “据职部分析,他应该是想见见大帅悲。”伊丽娜推测着说道:“袁大总统归天之前,唐宽曾经给xīn jiāng站下过密令,凡是发生在xīn jiāng的所有事,不分大小,都要定期整理成文向他汇报。大总统归天后,唐宽再次亲自对秘事处xīn jiāng站下令,严密关注大帅对大总统归天之事在公开场所,以及私人地方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言论和举措。”

    “秘事处,可以说是老袁jīng心打造的一个强力报组织。”唐朝随手将文件放在桌面,然后打开办公桌上的那盒jīng制的雪茄盒,从中取出一支,擦燃火柴来回在茄衣上认真的烘烤着,“这个组织,我想应该算是老袁的私人势力,只为他们老袁家服务,而非属于北洋zhèng fǔ。”

    说着,唐朝将雪茄点燃,轻轻地吸了一口,在书桌后的高背皮质转椅坐下来,缓缓说道:“现在老袁归天了,袁家这棵参天巨树轰然倒塌,自然是树倒胡狲散,唐宽如果还想继续维持秘事处的正常运转,就必须找一个既有实力又财力雄厚的合作者。伊副处长,我想,唐宽应该属于对老袁绝对忠诚的心腹死士吧?”大总统信任唐宽,更胜于信任大公子袁克定。”伊丽娜点头答道。

    “北洋的新闻喉舌传闻老袁是死于尿毒症,呵呵,我猜测,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猫腻。”唐朝将雪茄塞进嘴里,轻咬着深深吸了两口,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继续说道:“凭唐宽秘事处的行事风格,我想他应该察觉到了什么,如果老袁之死真的有人为的因素存在,那么下手之人,是绝对不会放过像唐宽这类对老袁死忠的心腹。”

    “大帅,照您这么分析,唐宽此番秘密来疆是避祸?”伊丽娜秀眉微皱着喃喃问道。

    “避祸只是其一。”唐朝伸手往面前那个水晶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相当自信地笑道:“我想他最终的目的,是想跟我合作。关内的那些北洋都督们,想置他于死地的大有人在,只有我这个来历神秘的xīn jiāng督军,与他没有任何利益方面的冲突和私人恩怨。”

    “大帅,听您的意思,是想跟唐宽见面谈谈?”伊丽娜若有所思地问道。

    “先晾晾他再说。”唐朝淡然笑道:“本大帅rì理万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见就能见到的,等过了西北军的建军庆典再说。”

    “是!大帅,职属知道怎么做了。”伊丽娜拿出一支钢笔请唐朝在那份报上签好名,然后放回文件夹,立正敬礼,转往办公室外走去。

    抬眼望着伊丽娜渐去的婀娜背影,唐朝将雪茄塞在嘴里轻咬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走到办公室门边的伊丽娜,刚将门拉开,迎面碰上了手中拿着厚厚一叠文件的秦兰心正朝这边走来。

    二女在错而过的那一刻,都不约而同将脚步停了下来,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彼此都没说话,面无表地抬脚继续往自己的方向走。

    秦兰心走到门口,不由得又转头朝正下楼的那道丽影盯了一眼,低声嘀咕了一声:“狐狸jīng!”然后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而进。

    唐朝这会脑子里正在琢磨着该如何给伊丽娜一个合理的定位。从近半年来她的表现来看,应该说对他还算是忠诚的,工作能力也非常出sè,似乎对她以前服务的组织已经没有了归属感,军处在她的打理下井井有条,已经将触觉伸进了关内诸如上海、天津、北平、武汉、成都、南京、广州等大型城市,一个隐形的谍报网络业已悄然成型。

    唐朝坐在那想得是那般的入神,以至于连秦兰心进来也没察觉到。

    唐朝此时的神,落在秦兰心眼里,那就有点变味了。

    “督军大人,人都走了,您需不需要再将她叫回来呢?‘秦兰心似笑非笑地调侃着问道’眉梢眼角醋意实足。

    近半年来,她跟唐朝之间的感与rì俱增,对唐朝了解得越多,她心里就越崇拜她的男人,尽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当初答应将她媒正娶娶进唐家大门并没有兑现,但她却并没因之怪他。在外人眼里,她和他已经是名符其实的夫妻了。

    也不知是私心作怪还是其他原因,反正唐朝在尾给兰心讲了许多新常识新理论,但偏偏新女xìng女权运动方面的内容唐朝从来都是只字不提。

    在这个时代,稍稍有点地位和份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秦兰心显然也就没指望过她的男人将来只属于她一个人。

    但见到自己心家的男人心里在想着别的女人,换谁也高兴不起来。

    “谁走了猾唐朝很快便回味过秦兰心指的是谁,抬眼瞅了兰心一眼,体往后舒适地一靠,淡然说道:“你是指伊丽娜?”

    “除了这个狐狸jīng,还能有谁啊!哼哼!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还要看着锅里的。‘秦兰心皱着她那漂亮高的鼻头声嗔道。

    唐朝不由得被兰心吃醋的样子逗乐了,笑道:“你这是吃的哪门子飞醋啊。”

    “我说督军大人,您就别不承认了,你那点心思别人不知道我难道不知道。你想多找几个女人来侍候我是既理解,又支持,说了让你把紫薇和紫菱俩丫头收了,你偏偏还装正人君子。伊丽娜这阵子老是有事没事往你这跑,你俩之间要是没发生点什么,说出去谁都不信。”“别人信不信,我管他的。”唐朝一脸无所谓地笑道:“伊丽娜来我这,都是公事,我和她从没谈及过除公事之外的任何私事。”

    “那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她知了。”秦兰心将手头上的资科重重地往桌上工放,声嗔道:“你自己说过最喜欢制服惑了,还真在办公室里做那种事最刺激了。”

    唐朝故意拿鼻子做出用力嗅动的样子,叹然说道:“哟!好大的酸味几啊,丫头,你这大清早的喝了多少醋啊!”

    “你讨厌!”秦兰心跺着脚杏眼圆睁着嗔不依。

    唐朝顺手将她一拉,坐在他腿上,搂着她的细腰,在她俏脸上用力亲了一下,笑道:“行了,傻丫头,没你想像中的那回事。”

    “真的?”

    “真的,我保证!”

    秦兰心焉然一笑,伸手轻轻在唐朝的脸上摸了摸,声说道:“那人家就信你一回。”

    “什么叫就信一回啊!你应该不论何时何地,永远都相信你的男人。”说着,唐朝不知不觉地将大手抚上了她坚丰满的部。

    部传来的酥麻感觉,让秦兰心躯为之一颤,吟一声,“别,别这样,大白天的万一被人撞见了羞死人了。”

    “我这儿,除了你,谁敢不敲门就往里闯啊!”唐朝脸上带着一种惩罚地笑容,探手攀上了她衣服里面的两座玉女峰。

    “坏家伙,脑子里整天就想着这些羞人事。”秦兰心子一软,躺倒在他怀里。

    “如果某个小丫头不想,她这里的两粒葡萄怎么这么快就硬了呢?”唐朝邪邪地一笑,一边在她部捻捏着,一边低头在她柔软温湿的樱唇上轻轻吻着

    “别!别这样,好老公,你坏死了,不理你了,别碰那里,人家来是有正事跟你说。”秦兰心被唐朝吻得浪语连连喘不已。

    “哦?!什么事?”听她说有正事,唐朝压下心头的yù念,没再作进一步的举动,将体正了正,搂着她的腰肢坐好。

    “杨省长发来电报,迪化总商会的会长杨绍功邀请了一部分关内的商界人士来疆,准备想让他们一块出席7月1rì的盛典。外来人员的名单已经传过来,希望我们审核一下把把关。”秦兰心一边飞快地将上的军装扣好,一边说道。

    “都是些什么样的角sè?”唐朝语气淡然地问道。

    “基本都是兰州、西安一带家财万贯的大商人。”秦兰心拿起桌上的一个文件夹,从中抽出一张写满了名单的文件,正sè答道:“我让人查了查,这份名单中值得关注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杨绍功家里的南洋远亲,姓楚,单名宣,字卫齐。当初因响应孙文的号召,特意从南洋回国投资实业,曾经在南京的临时zhèng fǔ担任过商务部副部气

    孙文领导的二次革命失败后,孙文等一干首脑扔下手底下的人逃亡rì本政治避难,让很多专程从南洋归国支援祖国建设的海外华侨心灰意冷。楚宣在上海的英租界躲过风头后北上去了天津,与当时在天津隐居的梁启超有过较深的接触,但不知为何楚宣没有跟随梁启超去云南。

    西北航空货运公司在关内开设的第一个货场就设在天津。十天前杨绍功搭乘‘天山二号’飞艇去天津运货,回来的时候把楚宣带来了迪化。回来后杨绍功在迪化jǐng察总局替楚宣办理了临时份证,亲自当保人。”

    “呵呵,孙大炮他们那些口头革命家,确实伤了不少从海外归国投资的国同胞的心。”唐朝喟然长叹了一声,“这个楚宣既然担任过南京临时zhèng fǔ的商务部副部长,说明此人应该算是一个人才。这样,你安排人对他进行全方位的调查,先确定他与孙文的革命党,或者梁启超的进步党有没有瓜葛。”

    听得唐朝作出指示,秦兰心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拿笔记录下来。她现在专门随带着一个笔记本,用来记录唐朝的重要指示和讲话。这个习惯,还是在唐朝的言传教下,潜移默化的成果。

    秦兰心现在既是军统的常务负责人,又是唐朝的机要秘书。对唐朝再三强调的一些细节,非常重视。

    “除了楚宣,另一个人是谁?”唐朝一边抽着雪茄一边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