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要多防着点

    有唐朝不遗余力的金元政策支持,穆海林不仅超额完成了原定的招兵任务,而且还招来了三万四千多人在婼羌安家落户,等待务工、务农等工作分配。

    通过这次征兵行动的成功,唐朝也算是深有感慨。不论是什么年代,只有你有钱,就不用担心没人!

    这年头中原各地到处都是兵荒马乱天灾**,要是让人们知道在xīnjiāng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哪怕是踏遍千山万水,也会不断有人投奔过来。

    面对越来越多的移民,如何确保唐家堡的安全,确保基地的秘密,也是唐朝首要重视的大问题。

    唐家虎、唐家顺等十八位义子义女,在1915年的最后一天,正式入住唐家堡,交由兰心、紫薇、紫菱三人负责照顾。

    从1916年1月1rì开始,唐朝亲自传授给义子义女们唐家三十六式秘技中的最基础的前六式,同时也由兰心指导他们学习文化课程。

    在接下来的近两个月当中,郎鹰和穆海林又陆陆续续送来了四批总计五百七十三名孤儿,年龄最小的才三岁,最大的刚满十五岁。

    为此,唐朝特地在唐家堡开设一所童子军校,命名为“雏鹰军校”。校长由唐朝亲自担任,秦兰心、宋紫薇、何紫菱分别兼任教官。另外从军属当中挑选了一批jīng明能干的妇女当孩子们的保姆。

    在军校选址的问题,唐朝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就用目前供穆家人暂居的唐家堡,将东南西北四个堡区,改为生活区、学习区、训练区三大

    穆家的人,除了年纪大了的长辈留下来,后辈子弟基本都被穆海林以各种理由调至婼羌城里分别担任各种不同职位的管理xìng工作。

    穆海霞,穆海林安排她当了正在筹建中的穆氏棉纺厂的厂长;

    穆海威,穆海林征得唐朝同意,被任命为婼羌县jǐng察局局长;

    张登科,是唐朝亲自向都督府提名,被杨增新正式任命为婼羌县县

    如今的唐家堡,不再是一个多月前完全对外封闭的唐家堡。就连断魂峡也更名为“一线天”。

    在进峡的入口,唐朝特意找人立了一块两丈四尺高的石碑上面的“一线天”三字还是唐朝特意请杨增新专程过来留下的墨宝。

    对迁入唐家堡的移民唐朝目前实施严格的控制,除非是西北边防军的军属,或者有在西北边防军服役的两个以上的官兵作担保,否则根本就进去了。

    即算这样,唐朝堡每天都有少则一两百,多则四五百的入选移民拖家带口来此安居。

    面对人口rì益增涨的唐家堡,唐朝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哪怕是督军府里的工作再忙,唐朝也得挤出时间亲自过问。

    唐家堡,已经被督军府划分直属迪化管辖的省管县城。

    这不是唐朝提出的要求而是杨增新主动提出来的。因为唐家堡已经成了为全疆经济建设提供强力后勤供应的生产基地。源源不断的机器设备,各类生活必需的rì常用品,特别是大量的军需物资和武器装备,使得原都督府里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唐家堡对整个xīnjiāng的重要xìng。

    为了确堡基地的安全,唐朝已经开始命令小猫将基地上面两层的生产区和仓储区进行适当的修整,把一切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科技痕迹都清理干净。这样即算将来万一被人发现,这里也不过是一座工业链相对完善,但规模不大的加工制造基地。

    与此同时,唐朝还命令小猫派出一支工程机器人队伍从地底往阿尔金山以东挖掘出一条能容车辆通行的通道。为核心基地的转移提前作准备。

    阿尔金山的东面,就是柴达木盆地。

    刚穿越来这个时代的那会儿,由于小猫控制的那座维修舱不具备远行的功能,唐朝只能选择听从小猫的选址,将基地建在现在的位置。

    其实要按唐朝的本意,他更愿意将基地建在柴达木盆地。因为唐朝知道,在后世,柴达木盆地里有一座在全国不怎么出名,但却规模极基庞大的重工业城市--格尔木!

    相比基地现在所处的断魂峡谷地,格尔木及其周边地区,拥有的多种蕴藏量巨大矿产资源、农业资源,远比现在的唐家堡富足多了。

    唐家堡的地理位置,注定了这里不适合发展成重工业城市。而要想与西方列强争夺这个世界的话语权,没有强大的重工业体系,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

    综合这一个多月的考察和调查,唐朝最终得出结,迪化、婼羌、鄯善都不适合当成重工业城市来建设,但却可以走石化和轻工业发展路线。以前,他是有点自以为是,想当然了。

    在河西走廊和柴达木盆地的选择上,唐朝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和反复权衡。

    从交通和人口资源这两大要素而论,河西走廓肯定比柴达木盆地占有明显的优势,但是,河西走廊如今是有主之地,要想占为己有,就必须挑起战争。要么将张勋伯的甘军赶走,要么将之收编,不管哪一条,都意味着与北洋zhèngfǔ走上彻底决裂的**武装对抗之路。

    就xīnjiāng目前的军事、经济基础而言,唐朝还不想如此明目张胆地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关内的各大军阀和政客的视野之内。低调做人,高调做事,闷声发大财方为可持续发展之王道。

    深挖洞,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十二字方针,现在变成都唐朝的整体战略思想。

    河西走廊不能碰,但青藏高原上的柴达木盆地却可以任由唐朝取夺。

    这时候的柴达木盆地,跟唐朝刚穿越过来时所在的罗布泊并没太大的差别同样都是地广人稀,有些地方甚至方圆几百里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但是,柴达木盆地有个最大的优势,其周边地区的人口资源比婼羌地区密集多了。而且,处于盆地中心位置的格尔木距西宁城也不太

    将来若是控制住了西宁,等于将兰州也置于眼皮子底下。随时都可以向关中平原进。

    当然,这个极为耗时耗力的大工程,唐朝现在只是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毕竟xīnjiāng的经济建设离不开基地的支持。只有等第一批产业工人经过实践作培训出来,让基地一、二层里的众多机器设备和科研设备充份地发挥其蕴藏的先进生产力,把所有的工程机器人都解脱出来,方是启动基地战略转移的那一刻。

    界时可以修筑羌-格尔木-西宁-兰州的铁路大动脉还可以另建一条羌-迪化-哈密-星星峡的主干道然后以这两条大铁路为主干线,辐shè整个xīnjiāng、青藏高原、河西走廊。形成一个以格尔木为中心的重工业区,以鄯善为中心的轻工业区,以羌-焉耆为中心的大牧区。

    只要没有太多的外来干扰,唐斡完全有信心在一战结束后,完成这个宏伟计划中最重要的交通部分。

    大量繁琐的工作,使得唐朝现在变成一台高速运转的jīng密机器,每天除了四个小时的深度睡眠,其余时间都被各种各样的事务占得满满

    西北航空货运公司有了西北工商银行提供的巨额贷款,前期的机场、仓储中心等基础设施建设也已经启动。

    遍布全疆的那四十多座新兵训练营,除了必要的军事训练和文化教育,每天都要抽出两个小时参加地方建设。唐朝希望能通过这种军民共建,把西北军是西北人民的子弟兵这个理念,渐渐地潜移默化,直至在回疆各族人民脑子里根深蒂固。

    对蔡锷将军发起的护国战争,唐朝在跟京城的北洋官僚暂告决裂后,命令报部门抽调jīng干力量潜入四川境内,对护国.军和北洋军都给予严密关注。

    不得不说,老袁在大局观方面远比陆军部、外交部的那帮官僚强太多了。

    尽管唐朝和杨增新通电宣布xīnjiāng-dúlì,反对帝制,维护共和,但老袁并没有一怒之下电令甘肃都督张勋伯出兵攻打xīnjiāng。而是命令秘事处派人秘密入疆,暗中与唐朝和杨增新接触,明确表示,只要你们不武装对抗中枢zhèngfǔ,蒙疆范围内你们想怎样折腾就怎样折腾。

    唐朝当然看得出这是老袁在玩拖刀计,想以此来稳住他和杨增新,好集中全力先把蔡锷的护国.军解决掉。只不过,既然你老袁愿意和谈,而且还表示出相当的诚意,唐朝自然也不会傻到主动去捋老袁的虎须。

    你老袁需要时间,老子比你更需要时间。

    从二月初开始,护国.军和北洋军在四川卢洲一带展开激战,一直打到三月六rì,北洋军损失惨重,但护国.军也同样元气大伤,护国.军亦因弹药不济,人员疲惫,分路撤出纳溪至叙蓬溪护国镇一带有利地形休整。

    三月十五rì,蔡锷乘北洋军大多数官兵厌战,物资补给极其困难之机,集中主要兵力分三路反攻纳溪。

    十七rì,担任主攻的右翼赵又新梯团从纳溪以东之白节滩发起进攻;中路顾品珍梯团在正面牵制敌军;左翼刘存厚部攻占江安,保障主力侧翼安全。

    十九rì,护国.军全线突破北洋军前沿阵地,歼敌一部。至三月底,陆续收回失地。

    四川的北洋军伤亡巨大,无力继续作战。双方很有默契地选择停战,形成对峙僵持的胶着局面。

    战争,打得就是钱,拼的是双方的财力。

    中华帝国初定,连根基还浮在空中没有着地,财政赤字越打越打。眼瞅着袁大皇帝派了这么多的重兵,打了两个多月,也没将云南护国.军这等叫花子部队剿灭,南方各省的都督们都开始暗自盘算起各自的小心思。

    袁大皇帝敢是个空架子啊!北洋陆军的实力根本就没有他们想像中的强横。既然你连云南蔡锷和唐继尧都解决不了,那更不要提分兵来对付我们了。于是各省的都督们纷纷开始造反。

    趁着袁大皇帝集中jīng力跟云南护国.军死磕的这段时间,xīnjiāng的各方面建设全都是顺风顺水。特别是第二次征兵扩招后,西北军的新兵人数已经超过了十八万。

    西北边防军八个师,总计满编十四万六十余人,全部就位。多出的那部分唐朝当然舍不得放他们走,组建了三个工程建设兵团。既可以支援地方上的生产建设,又可以充当预备役。

    唐家堡作为省管大县,不仅部署了一个师的野战部队,而且还驻扎了两个团的工程兵部队。

    为了维持唐家堡的稳定,唐朝毫不犹豫地对唐家堡全境实施军管。这么一来,唐家堡看上去更像一座大兵营。

    一线天的谷道,唐朝并没有安排人手进行拓宽因为谷道两侧全是悬崖峭壁全部靠人力来施工工程量实在太大。只是让工程兵部队将在峡谷里修了一条直通苍龙岭的水泥公路。

    这条公路唐朝完全采用后世一级公路的标准,反正也没多长,前后加起来也不到十公里。二十四米宽的路面,绝对够得上双向八车道,只是进入一线天谷口之后的路段弯道多了些。

    由于现在的产能,根本没法为部队提供大量的机动车辆,无奈之余,唐朝只得给西北边防军各师备配数量庞大的马匹来加强部队的机动能力。

    如此以来,现阶段西北边防军的八个常备师基本上变成了轻装骑兵师。

    好在从小生活在回疆大地的各族男女绝大多数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骑术对他们而言属于家常技能,不然的话,新兵训练营还得增加一个骑术训练科目。

    唐家堡土地肥沃,林海浩瀚,水草丰盛,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使得这里成了一处极为理想的练兵之地。

    在经济和工业建设方面,唐朝基本没作什么投入,因为唐朝实在不想大力发展工业造成的环境污染破坏了这处与世隔绝数千年的世外桃源。

    不过,在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唐朝那叫一个大手大脚,根本就不知道啥叫节约。

    马路,全修成了水泥路面,住宅,全都是风格统一的四合院结构。反正这里地皮多的是,而且不用花钱。

    丰富的畜牧资源,为部队官兵提供大量的牛羊、牛羊nǎi。从关内采购回来足量的小麦面粉,蒸出来的白面馒头让那此穷苦出的牧民和农民每天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感觉这里仿佛就是传说中天堂,王道乐土。

    充足的饮食和营养,让全体参训官兵的体素质,个比一个强壮结实。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就使得这些新兵完成了从普通的贫民百姓,向准职业军人的转变。部队的士气和jīng神面貌,每天都在朝更好的方面迈进。

    又是一天的清晨,天刚蒙蒙亮。

    料峭的北风,还在肆意地散发着严冬的寒气。

    苍龙岭通往唐家堡的这条宽敞平坦的水泥马路上,已经有不少着担赶着驴车,前往唐家堡赶集的人影往一线天方向匆匆而行。

    买买提驾着他家的那辆驴车,驮着满满一车羊皮和羊,悠哉游哉地哼着回疆民间小调,随着稀落的邻里乡亲不急不慢地赶着路。

    临近一线天入口处,一阵整齐而有节奏的脚步声,隐隐从谷里传来。

    脚步整齐沉重的踏地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响亮。

    赶路的行人开始纷纷往两旁让路,不过,没有任何一个人显出惊慌失措的害怕模样。

    “爷爷,听这脚步声,怎么没有苍龙岭山脚兵营里的那些当兵的cāo练时那么震耳?”坐在驴车上面的一个十三四岁的维吾尔族少年,趴在羊皮堆上伸长脖子朝前瞅着,显得很是好奇。

    “克里木江,我的孩子,爷爷今天带你来,就是让你长长见识。”买买提将驴车赶到路边停下来,显得有点老态龙钟,不过那双老眼却显得炯炯有神·“现在出cāo的这些兵,可不是苍龙岭那些成年壮汉,他们年纪最大的跟你差不多大,最小的听说只有五六岁。”

    “安拉在上,爷爷·您说的是真的吗?这么小的年龄怎么可能当兵呢?”克里木江像个小大人似的问道。

    “爷爷怎么会骗我最的克里木江。”买买提扬起鞭儿,赶着驴车沿着公路边的辅道继续往前走,“他们是唐家堡童子军,是生活在唐家堡里的所有孩子们最向往的地方。听说,他们的首领就是唐大帅亲自担任。”

    “爷爷,克里木江也要当童子军,您不是专门给唐家堡的皮货收购站送皮毛货吗,您能不能让他们跟唐大帅说把克里木江收下当一名童子军呢?”

    “我的孩子·爷爷可以找人试试·不过·爷爷可不敢向你保证。”买买提将驴车一边往前赶一边说道:“听唐家堡的人说,童子军挑人可严格了,只要被选中,应征的这户人家就可以申请成为唐家堡的正式居民,而且还能免费得到二十亩耕地,或者牧场。”

    这时候,一队长长的,队形排列得非常整齐的童子军,排着两列纵队·个头由高到低,踏着整齐的步伐,随着带头的长官喊出来的口令,不快不慢地小跑着从一线天的谷口均速出来。

    童子军们个子最高的也就一米六左右,最短的还不足一米,男孩都赤.着他们那还不算结实的上,女孩穿着一个紧的背心,下都穿着颜sè款式相同的墨绿sè军裤和帆布军鞋。

    每人都背上都背着一个黑sè的看起来沉甸甸的帆布背包。

    从队形和人数看,差不多是一个加强连。

    待这列队伍接近了·带队的赫然是现在xīnjiāng大督军唐朝。

    经过买买提边的时候,唐朝一边跑步一边主动地打了个招呼:“买买提大叔,您老早啊!”

    唐朝的话刚落,后的童子军们齐声吼道:“买买提大叔早上好!”

    “唐大帅您好您好!孩子们你们都好都好!”买买提显得有点受宠若惊地连忙将驴车停下来,向唐朝躬行礼。

    “唐大帅,你可不可以把我收下当一名童子军?”克里木江毕竟还是个孩子,自然没有他爷爷买买提那么多的顾虑,稚气的脸蛋上充满了期盼之sè,向着跑过去的唐朝的背影大声喊道。

    “当然可以啊!童子军的大门,随时都向回疆各族所有的少年儿童敞开着。”唐朝边跑边回过头来朝克里木江随和地笑道:“少年强,则中国强!”

    “少年强,则中国强!”童子军们齐声吼起。

    “少年智,则中国智!”唐朝又喊出一句。

    “少年智,则中国智!”

    “少年dúlì,则中国dúlì!”,“少年dúlì,则中国dúlì!”

    “少年进步,则中国进步!”,“少年进步,则中国进步!”

    “少年胜于欧美,则中国胜于欧美!”,“少年胜于欧美,则中国胜于欧美!”

    “少年雄于地球,则中国雄霸地球!”,“少年雄于地球,则中国雄霸地球!”

    童子军队伍顺着马路越跑越远,慢慢消失在克里木江那双满是切激动之sè的眼里。

    这是唐朝第二十四次带着童子军出早cāo。

    只要唐朝人在唐家堡,哪怕事再多,也会坚持亲自带队,领着童子军们出早cāo,负责越野。像这样每天必练的早起负责越野,从童子军校成立的那天起,就成了他们必修功课之一。

    根据孩子们的年龄,体素质不同,负重重量,也从十五公斤,十公斤,五公斤不等。

    越野的距离,也分八公里,五公里,三公里,三个档次。

    至于其它的训练科目,像俯卧撑,蛙跳,仰卧起坐,四百米障碍跑等等,每天都足以让切营养充足,餐餐都能吃得油光鸦满面的童子军们折腾得筋疲力尽。

    别以万这样就完了,在童子军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文化课会穿插着进行。因为唐朝亲授的唐家秘技“军统版二十四式”,能让所有的孩子们迅速的恢复消耗掉的体能。

    在唐朝的练兵理念中,不管是什么兵种,骑兵也好,步兵也罢,哪怕是炮兵,炊事兵,后勤兵,体能都是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同样的,有了好的体能,文化更不能少,否则凭白浪费了大好的体素质。

    只有如此严格地将童子军们从小训练,才能使他们将来能成长为经过千锤百炼的jīng钢!个个都能独挡一面。

    尽管唐朝已经决定将核心基地迁往格尔木,但唐朝依然希望能将唐家堡建议成一座以军人军属为主的“军人城”,而且要为整个唐家堡地区营造出一种军民鱼水的良好氛围。《》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