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谋定而后动(求推荐,收藏)

    ( )    到目前为止,此次迪化之行,取得的成绩,已经超出了唐朝的预期很多。

    还是袁大脑袋这张虎皮好使,杨增新也果然像历史上所记载的那样,对老袁是还是比较拥护的。www..

    姑且不论杨增新是为公还是为私,也不论他的政治主持如何,唐朝只看重一点,只要能保证xīn jiāng现在的稳定和平局面,能埋头发展工商实业,修生养息,无论什么人敢于来破坏它,都可杀!

    唐朝此刻脑子里根本就没什么政治觉悟,更不惧革命党将来会找他秋后算帐。老子连孙文都没放在眼里,哪会把这些小鱼小虾当回事儿。

    真理和公道,从来只是存在于大炮的shè程之内。

    政治理念也同样如此,只要你的炮火威力够猛,shè程够远,能把所有反对者轰成渣,黑的也能变白的,反的也能成正的。

    “政”字,本来就是“正”和“反”的组合。

    唐朝嘴角浮现一丝yīn狠的笑意,轻轻点了下头,“鼎臣兄,这个忙,兄弟帮了!这样,你我呆会儿大吵一场,弄个不欢而散,让都督府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咱俩讨崩了。到时候,我相信云南来的那位特使肯定会求见老哥你,鼎臣兄只需把这些人全都引到一个地方,剩下的事,就交给小弟的人来处理。”

    “此计甚妙,甚妙啊!”杨增新抬手在自己腿上拍了下,心中对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就居高位的北洋悍将不免又高看了一节。

    于是,一场由唐朝亲自导演的好戏,在都督府开镜上演。

    书房里突然传来的大骂声和怒吼声,把外面的仆佣和侍从都惊得不轻。

    “杨鼎臣,得罪了大总统,就是欺君犯上之罪,当心满门抄斩,诛连九族!”唐朝脸sèyīn沉,气势汹汹地摔门而出。

    “混帐东西,黄口小儿,拿了鸡毛当令箭,耍威风耍到本都督面前,瞎了你的狗眼!现在是民国,共和了!满门抄斩,诛连九族,你能吓得了别人,老夫才不吃你这一!”杨增新从书房里冲出来,站在门口指着唐朝的背影破口大骂。

    一戎装的李寅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大步流星来到杨增新面前,眼中满是诧异惑然之sè,“大都督,何事惹您生这么大的气?怎么回事?”

    杨增新余怒未消,yīn沉着一张老脸,咬牙切齿地说道:“姓唐的小子说他只给本督三天时间,要么把从云南来的杨查交给他,要么他带大军围了都督府!真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

    “什么?!他知道杨特使的事?”李寅顿时大惊失sè。

    “不仅知道,而且是专为此事而来。”杨增新叹然说道:“本督的这个云南老乡,给老夫惹来天大的麻烦了,唉!唉!唉!”

    说完后,杨增新顿足连叹三声。

    “大都督,标下心中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李寅眼见着机会难得,虎目中不住异彩连连。

    “你是不是也想劝本都督效仿云南的蔡松坡、唐继尧反对帝制,起兵举义?”杨增新老眼中杀暗藏,脸上却是不动声sè地问道。

    “大都督,袁世凯跟rì本人秘密签定卖国的二十一条,为了满足他的个人私yù,不惜断送民国共和的大好局面,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复辟帝制,必将惹得天怒人怨,全天下人共唾之!”李寅义愤填膺地宏声说道:“大都督乃国之宏股栋梁,xīn jiāng是我中华民国之xīn jiāng,是五族共和之xīn jiāng,断然不可逆天下之大势,成为洪宪帝制之附庸。标下以为,大都督应马上致电袁贼,劝戢野心,严惩罪魁,以谢天下。”

    “兹事体大,急不得,急不得,容我三思,容我三思。”杨增新连连摆手,唉声叹气地转走进书房,将门关上。

    李寅这此却是心中大定,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杨大都督今rì之反应,效之前些rì子松动多了。应该再联络几位同仁志士,一齐给杨大都督烧把火,只要xīn jiāng举义,必然全国震惊,更能激发全天下反袁义士的无穷斗志,推动其他各省都督全都站出来高举反对旗号,将国贼袁世凯赶下台,请孙先生回国主持大局。

    书房里,杨增新从门缝里看着李寅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地离去,无声地冷笑连连,老眼中尽是yīn森的杀机。

    督府东花园,是前清时期修建的官署园林,历经几任巡抚、总督的改造修缮,早已不下于江南一带的苏洲园林。

    园内,亭榭数处,回廊几曲,群卉杂植,荷池葡架,错落有序,布置整宜。

    茂林轩,位于东花园南端,此际,这座占地两亩有余的江南园林,成了唐朝及随行jǐng卫营的临时驻地。

    进都督府之前,唐朝算是见识了这个时期的迪化,市政建设和环境卫生是多么的不堪入目。

    临街店铺到是很多,但上规模有风格的建筑却没瞧见几幢。是以,对到城里逛,唐朝严重缺乏兴趣。

    唐朝不想动,郎鹰及其jǐng卫营的其他小伙子们自然也不敢擅自离队。更何况唐朝回来的时候跟他们交待了,所有人随时待命,呆会儿有任务。

    郎鹰原本想借着去请津商八大家的老板这个理由,带上几个关系要好的兄弟一块出去溜溜,找个窑姨儿乐呵乐呵,结果话刚到嘴边,就被唐朝堵了回去。

    没办法,郎鹰只得在安排好茂林轩里里外外的jǐng戒哨位后,老老实实地在唐朝边呆着。

    不是唐朝不想给手下兄弟放放假散散心,而是现在还真不是大意的时候。

    在都督府前跟俄国驻迪化的领事赞参会面的节,现如今还在唐朝脑子里枥枥在目。万一那位少校武官盖纳扎诺夫弄出点什么妖蛾子出来,吃亏的肯定是唐朝。

    毕竟,唐朝现在可还没作好跟老毛子叫板的准备。

    如果盖纳扎诺夫非得想办法弄到样枪,就不知这个老毛子会从哪方面下手?

    唐朝站在一处回廊的栏杆边,眼睛盯着池中的游鱼,脑子里却在琢磨那位俄国驻迪化领事馆的参赞武官。

    凭老毛子现在有工业基础和军械设计能力,只要让他们想办法搞到样枪,他们百分之一百能复制出一把功效与tcc13差不多的新式冲锋枪来。

    另外,tc1915半自动步枪,以老毛子的工业能力,同样可以在得到样枪稍加改良后实现量产。

    如果俄国在一战中后期,换装半自动步枪和全自动冲锋枪,有没有可能在十月革命的时候,以及接下来的俄国内战,让红俄和白俄拼得更凶一点呢?死的人更多一点?

    这时候的唐朝,自动忽略了换装了武器的俄罗斯帝国会在一战战场有什么出彩表现。而是想到怎样才能让俄国人内斗得更残酷一点。

    现在距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还有差不多两年时间,离尼古拉二世全家被杀还有将近三年,只要把xīn jiāng稳定下来,好好利用这两多年近三年的时间,到时候一定可以给新生的“苏俄帝国主义”一个大大的惊喜!

    老子怎么着也得把罗曼诺夫王朝的血脉保持下来,不然又如何让那些残存下来的白俄jīng英份子聚集起来,名正言顺地跟红俄对抗。

    得马上着手在俄国境内安插眼线实施布局了,再拖下去就有点晚了。

    投资经商,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理由。津商八大家不是都将其商号分员开到俄国境内去了吗?嘿嘿,本大帅大力扶持几家,争取把分号都开到圣彼得堡去。

    想着想着,唐朝的嘴角不由挂起一丝怎么看都有点邪恶味道的微笑。

    在都督府正式接受了北洋陆军部的委任,并兼任了南疆镇守使,郎鹰他们对唐朝的称呼也都跟着变了,“大帅”,一个顺口的称喟,很符合唐朝现在的份和地位,唐大老板很喜欢。

    堂而煌之地暂住于督府东花园里,而不是避开众人耳目隐藏行踪,这是唐朝和杨增新秘密商量后的结果。

    按唐朝原本的计划,只要跟老杨达成协议,可以安排曹明礼准备筹建南疆镇守使驻迪化联络处,兼北洋陆军新编第九师迪化兵站。自己则带人趁夜悄然出城,连夜离开迪化。使那些惦记他的有心人全都摸不着东南西北。

    但如今得还杨大都督一个人,人家老杨大大方方地把若大个xīn jiāng差不多都交到你手里了,请你帮忙杀几个无关紧要的小毛贼,于于理这个忙都得帮啊!

    其实唐朝心里很清楚,就算自己不帮杨增新这个忙,老杨过段时间也会自己动手把这些只顾其政治目的而无视社会动不安,企图把xīn jiāng也卷入战火的革命党人全杀了。

    但是,比较崇尚yīn谋论的唐朝,下意识地觉得这事明着看是要他帮忙,实则有可能是杨增新在用这些个革命党人的xìng命来试探他这位新上任的南疆镇实使。

    杨增新纵横官场这么多年,其城府肯定是相当的深沉。很多事,往往就是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细节,而导致全局崩盘。

    当今天下,赞成袁大总统称帝的毕竟还是占少数,北洋那么多的统军大将现在明里暗里都有反对帝制的迹象,谁敢保证这位来路神秘的唐师长就不会存点其他心思呢!

    现在的xīn jiāng,还离不开杨增新这位大都督,那么多的回疆王公贵族还需要杨大都督亲自出面分而治之。这些政治上的工作,唐朝就算骑上八匹马也赶不上老谋深算的杨增新。

    所以,必要的牺牲是必须的。

    心存妇人之仁,是成不了大事的。该狠的时候就必须狠!

    当然,最主要的因素,是唐朝心里对这些革命党人缺乏好感。中华民国,之所以最终败亡,坏就坏在从建国开始就政治分裂,动不动就武力相向,大打出手。而之所以会形成rì后各路军阀武装割据的局面,就是孙大炮没带个好头。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