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杨都督慌了(求推荐,三江票)

    ( )    时间回到三个小前,迪化都督府东花园议事厅。

    曹明礼双手微微颤动着,将手中电文呈还给坐在主座太师椅上,一副老神在在表地杨增新。

    一深sè长袍马袿打扮的杨都督,看似随意地接过电文,随手搁在一侧的茶几上,用茶杯将电文纸压着。

    “曹师爷,苍龙岭铁骑盟,何时并入断魂峡里的唐家堡,成为唐家堡民团的一份子?”杨增新神淡然地问道,喜怒丝毫不形sè。

    “两rì前。”曹明礼心念电转,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斟词酌句地小心答道:“就是袁大总统登基的那天。”

    “哦?”杨增新老眼中闪过一丝异sè,“这么说起来,断魂峡的千年魔咒,真的让人打破了?”

    “回大都督,是的。”曹明礼微微欠为礼,不卑不亢地说道:“听我们穆大当家的讲,断魂峡的千年恶咒,是被当今天子洪宪皇帝陛下得天独厚的滔天气运给强势镇压了。”

    提到洪宪皇帝陛下的时候,曹明礼还不忘抬起双手朝京城所在的东方拱了拱。

    杨增新出科举,是旧时代的官员,对于君臣之道,恩义为报的思想,还是很认同的。

    曹明礼此举,无疑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

    “新皇登基,天下归心,万民臣服。”杨增新轻捋下巴花白的山羊胡须,微笑着说道:“看来你们对当今天子还是很拥护的了。”

    “中华大地数千年的皇权思想,深入民心,又岂是那些不成气候的革命党闹腾出来的所谓共和割舍得了的!”曹明礼太义凛然慷慨激昂地说道。

    杨增新深感慰然的叹声说道:“要是在中原内地,多一些像曹师爷这样明事理晓忠义的人,这天下就太平了。只可惜,已经有好几个省的都督公开通电反对大总统登基称帝,战火已经无可避免,不知又得有多少人家园被毁,流离失所。唉!最终受苦的还是穷苦百姓啊!”

    “大都督,依老朽拙见,只怕咱们回疆大地,想伺机作乱的,也是大有人在。”曹明礼正sè说道:“像婼羌的牛家,就是典型的例证。”

    “对婼羌知事牛百初(百初,牛富民的字),我还是知道一点。”杨增新不置可否地淡然说道:“牛家祖上好几代都有人在阿克苏道为官,民国成立已经好几年,但我听说牛家庄园里还是实施大清朝的那些规矩。不过,要说牛家勾结前清遗老企图复辟大清朝,我觉得这事还有待查证。曹师爷,据本督所知,苍龙岭穆家,与牛家可是不共戴天的百年世仇。”

    “大都督明鉴,以穆家和铁骑盟的实力,是不可能对付得了婼羌牛家这样的百年望族的。”曹明礼很是冷静地说道:“牛家以三千之众进犯苍龙岭,如果牛家没有图谋,为何会养这么多的乱兵?”

    “断魂峡唐家堡能将三千多来敌全部灭掉,岂不兵力更为雄厚?”杨增新老谋深算地望着曹明礼微微一笑,“若是按曹师爷刚才的逻辑,唐家堡所图,岂非更大?”

    曹明礼沉吟了一会儿,咬牙作了一个决定,肃然说道:“大都督,听我们穆大当家的讲,唐家堡,是当今圣上的人。”

    “此话当真?”杨增新脸sè大变,随即又平复过来,沉声问道:“你刚才之言,可有凭据?”

    曹明礼摇了摇头,正sè说道:“直接凭证老朽没有,但是,老朽知道,如今的断魂峡里,已经建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城堡,不,确切地说,是一座军事要塞。我们大当家的说了,那里面不仅有203mm口径的要塞炮数门,还有150mm口径的重榴炮数十门,马克沁重机枪上百,还有能载人上天的飞艇。袁大总统宣布帝制的那一天,唐家堡所有的炮位都鸣放了二十一响礼炮。

    除此之外,刚才那份电文老朽留意到,除了都督府,还提到了陆军部。据老朽所知,一般人也没可能会用这种军用无线电台,能将电文直接发到都督府和陆军部,用的还不是明码,这说明唐家堡的人必定掌握了都督府和陆军部的密电码。大都督,试问,如此大的神通,老朽想不出除了当今圣上,谁还有此能力!”

    “咝!”杨增新闻言后,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

    正所谓,自家事自家知。杨增新是文人官僚,讲究文治,对当今民国内地军阀割据和军人**极其反感。

    现如今,xīn jiāng的内乱、外患基本平息,杨增新已经开始着手实行弱兵政策,分别对陆军、新军和巡防营实施裁并,其目的是为了防止军人干政,以维护xīn jiāng的稳定。

    部队裁员,按说应该走jīng兵路线,但是,杨增新却反其道而行,根本就不注重发展和整顿军队,对xīn jiāng驻军的一些不良现象持放任不管的态度,使得现在的xīn jiāng军队兵额不足,吃空饷严重,军纪散涣,缺少训练。

    带兵军官抽大烟,吃空饷,杨增新明明知道,却是睁只眼闭只眼。

    这导致了xīn jiāng驻军大多数军营里,平时顶多只有三成的官兵呆着,其他七成不是被带兵军官吃了空饷,就是放去外面当雇工挣钱去了。

    对军队的装备,杨增新也是能省则省。这使得xīn jiāng驻军的装备极差,军服也是极为简陋。枪支基本上是单发老筒、英制来复枪、俄制旧枪,少有新式的五发弹仓步枪。甚至有些部队还装备了冷兵器时代的刀和枪。

    按说,凭xīn jiāng的交通条件,杨增新完全有能力也有渠道练出一支jīng兵,可是我们这位大都督就是不练,理由是老子不求人!更不会去求英、俄等洋夷!

    就这样的兵力,就样堪称垃圾的装备,听得曹明礼说断魂峡的唐家堡民团居然拥有这么多的重炮和重机枪,杨大都督没当场晕过去就算他老人家心理素质构强了。

    以杨增新对民国现行陆军编制的了解,配备了这么多的重炮和重机枪,那断魂峡里面岂不藏了最起码十万雄兵啊!

    不说那些重炮了,单凭那一百多重机枪,就足以把xīn jiāng现有的驻军全都给收拾了。

    当然,这是心事,是机密。

    对外,杨大都督还是宣称有三万多jīng兵,训练有素,武器装备jīng良,加上杨大都督持政以来连续对外作战都获得胜利,对内平乱也是手到擒来。无形中,杨大都督战无不胜的军事实力和铁腕手段,不仅对整个xīn jiāng产生了极大的震慑,就连内地的那些大小军阀们也摸不清xīn jiāng都督的军力底细究竟怎样。

    若是让这些内地的都督们知道xīn jiāng都督根本就是外强中干,估摸着他们早就把大军开赴xīn jiāng,将这块中国最大的地盘给抢了。

    杨增新现在真的觉得大感头痛了,而且还有点后怕。

    如果唐家堡真的跟袁大总统有关,这是否意味着这位未来的中华帝国的洪宪皇帝,多年前就已经对xīn jiāng着手布局?不然的话,为什么都督府这几年从来没收到过跟断魂峡唐家堡有关的半点报?

    要知道,杨增新执政xīn jiāng以来,对进、出xīn jiāng的人和物管理极为严格,所有进出都有详细记录在案,对违物品的分划近乎苛刻。

    另外,杨增新在xīn jiāng全境有无数的眼线和耳目充当秘探,对各县官员上发生的大小事都了如指掌,断魂峡的传说到是听得多了,但偏偏就从没听人提及过唐家堡!

    可是,唐家堡为什么要挂个民团的名份呢?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完全可以让陆军部给个陆军师的编制啊!

    这里面肯定有隐,又或是袁大皇帝对我拥护他登基称帝的某种肯定?

    显然,袁大皇帝早就高瞻远瞩,并非常重视xīn jiāng的战略地位。

    如果xīn jiāng也跟着关内其他都督一起反对帝制,没准唐家堡里藏着的大军已经兵临迪化城下了。就凭迪化现有驻定的兵力和装备,简直没法跟人家抗衡啊!

    杨增新头一次对自己实施的弱兵政策,产生了怀疑。

    现在唐家堡打出民团的旗号,或许是在暗示我,他们并不想跟我作对,也不会插手xīn jiāng的政务,这很可能是一种姿态,是在表明他们的立场。

    英明的袁大皇帝知道xīn jiāng存在着很多不安定因素,所以暗藏了一支伏兵在被回疆各族人民视之为鬼域死地的断魂峡里,也只有袁大皇帝才有这么大的能手和手笔。没准现在的断魂峡在辛亥革命之前就已建设成藏兵的秘密军事要塞了。

    想通了可能存在的各种环节,杨增新不由暗暗轻吁一口长气。

    “曹先生,老夫想找个时间在都督府设宴,请唐家堡的主事人来迪化一起共商xīn jiāng的民生大计,以尽地主之宜,不知曹先生可否替老朽带个话?”杨增新对曹明礼越发显得客气起来。

    曹明礼当即有种受宠若惊之感,赶紧将刚落座的半边股站起来,作揖拱手,“大都督这是看得起老朽,老朽自当甘愿为大都督效劳。”

    “那就有劳曹先生了,老夫静候佳音。”杨增新含笑点头,端起了茶几上的那杯快冷了的茶。

    深明人世故的曹明礼,哪能不知道是杨大都督在端茶送客,急着听回信,因此,曹明礼不敢多留,立马请辞告退。

    出了都督府,曹明礼这一路上整个人都有点懵懵懂懂,他想不明白,仅仅才离开苍龙岭两天,穆大当家的怎么就搞出如此天大的阵仗来了。

    xīn jiāng都督,这放在以前,那是曹明礼只能仰视,不可接近的封疆大吏。

    曾几何时,曹明礼会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一天在都督府跟大都督深切恳谈,而且大都督还对他礼遇有加。就连做梦都没梦到过。

    曹明礼心理很清楚,这不是他们老曹家祖坟冒青烟了,而是因为断魂峡里那个他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神秘唐家堡!

    听杨大都督临别前话里的意思,他似乎也相信了唐家堡跟当今天子,中华帝国的洪宪皇帝有着不可示人的秘密关系。

    没想到我曹某人临老了还有机会成为天子近臣边的幕僚!回过神来的曹师爷,顿觉得jīng神抖擞,神采非凡,甚至还有种久违了的亢奋。

    于是乎,感觉自己突然间年轻了十几岁的曹师爷,哼着小曲,朝迪化城藩后大街最著名的那座怡chūn楼悠哉游哉地踱了过去。

    二更到,求推荐票和三江票。

    每本书只有一次上三江的机会,在下恳请各位大大拿出您手里的三江票,看在新人不易的份上,拉兄弟一把。

    ;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