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冷血的郎鹰

    ( )    仿佛是被唐朝表现出来的强大自信所感染,郎鹰紧绷着的那张长条脸,首次浮现出一抹宽心的笑容。

    下意识地,郎鹰将目光投向那艘巨大无比的飞艇。

    为铁骑盟的斥候jīng英,郎鹰自然也算得见多识广。郎鹰知道现在有种可以在上天的机械叫飞机,也听说过比飞机大无数倍的被称之为“空中巨无霸”的飞艇,但亲眼看到实物,却是生平头一次。

    眼前这艘飞艇,带给郎鹰震撼的并不是它庞大的躯,而是从它从空中俯冲而下时喷shè出的强大得堪称恐怖的凶猛火力!

    这时的他,甚至在想,如果多几艘这样的飞艇,骑兵集群发起冲锋哪怕冲得再快再猛,是否能抵挡得住这来自空中的杀戮?

    “唐先生,这种能从空中进行攻击的飞艇,我们现在有几艘?”郎鹰忍不住望着唐朝问道。

    唐朝目光陡凝,紧紧地盯着郎鹰那双充满了野xìng的狼眼,不冷不地问道:“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多几艘这样的飞艇,哪怕我们在人数方面没有黑风寨和牛家组成的联军多,却可以利用飞艇强大的空中攻击力,jīng心挑选一处开阔地形设下埋伏,到时候肯定可以将来犯之敌一举全歼!”郎鹰显得有点兴奋地解释道。

    “飞艇目前属于唐家堡的最高军事机密。郎鹰,你目前的级别还不够资格知道这些。”唐朝望着郎鹰,淡然笑道:“不过,你能从这次偶然的遭遇战看到空中打击的强大威力,说明你的战术思维不错,有点远见。你,很不错,我看好你的将来。”

    “多谢唐先生夸奖。”郎鹰立正,目光坚定的平视着唐朝的盯凝,“对不起,唐先生,请原谅在下唐突,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在下甘愿请罚!”

    唐朝抬手轻轻在郎鹰肩头拍了两下,摇头笑道:“算了,不知者不罪。以后注意点就行了。没有规矩,成不了方圆,为唐家堡的一员,我的要求是每个人都要懂得什么是恪守本份。不多说了,在这也耽搁了不少时间,这里就交给你处理,我希望你能将这里的痕迹都清除干净,最好能做到让黑风寨和牛家的人以为这一百多号人马全部神秘失踪,而不是被人消灭于此地。”

    “是!唐先生。”郎鹰郑重地点头答道。

    唐朝相对满意地颔首为意,转目朝远处的尸堆残肢扫了一眼。

    也不知是谁说的,第一次杀人的人都会有种恶心呕吐的感觉。但唐朝这会儿却没有感到半丝不适应。

    要知道,唐朝不久前杀的可不是一两个人,而是最起码有五十以上的人和马,惨死在飞艇的12.7MM航空机枪扫shè之下。这些人和马匹的死亡,完全算得上是唐朝一手为之。

    极目远眺了一阵,唐朝手搭凉棚,抬头看了看天空。

    沙漠天空上的曜rì,肆无忌惮地渲泄着它无尽的威力。

    尽管是冬季,但这片沙漠里的黄沙却依然散发着恼人的炎,反映着阳光的耀目眩眸,沙砾就像被烧熔的黄金,沸腾滚滚地流动着一道道刺目的光波。

    远远望去,辽阔的沙地,或是斜铺成波纹,或是堆集似丘岗,或是深陷如谷地,或是平展若水镜。

    无数亿万颗沙砾不停变幻着相异的形状,或聚或散,在瞬息之间,展现着截然不同的面貌。

    沙漠,处处充满诡异的险恶,是常人眼中“死亡之地”的别称!

    沙漠是静止的。

    至少在这一刻的表面,它是静止的。

    郎鹰这时已经带着手下弟兄,用马鞭和刺刀指挥着黑风寨的那批俘虏,动手挖坑填埋他们的同伴的尸体。

    地上的血渍,早被黄沙吸渗得干涸成块。稍许一碰,即散成碎片,一把黄沙盖过,所有的血迹都消失无痕。

    唐朝没兴趣再多作停留,带着伊丽娜一前一后登上飞艇。

    “唐家堡一号”缓缓升空,跟着慢慢地调转航向。

    这时,地面上忽然传来一波接一波的排枪声响。

    唐朝下意识地拿起望远镜看了看,随即便将望远镜递给伊丽娜,不置可否地轻轻叹息了一声。

    原来郎鹰他们一帮兄弟,在威着黑风寨的俘虏挖了两个大坑,等这些活着的俘虏将所有的尸体都扔进一个埋尸坑里填埋完毕,他们这几十号幸存者却幸运不再,被郎鹰他们全部赶进了另一个大坑里,凡是稍有异动的立即被当场击毙。

    至于那些乖乖听话跳进坑里的那些胆小鬼,同样也没能逃脱死神的亲吻,被郎鹰他们当成猎物全部shè杀,然后填埋。

    于是乎,这片沙丘地带,凭空又多出了两个不大不小的新沙丘土堆。

    郎鹰他们在对杀戮现场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带着缴获的没有受过伤的战马,几乎是每个人都牵管了五六匹马,扬起滚滚黄雾,朝苍龙岭方向一路狂奔。

    这一切,唐朝和伊丽娜在飞艇上都看得真真切切。

    “郎鹰这小子够心狠手辣的。”唐朝望着地面上远远朝飞艇方向追过来的那队骑兵,叹然说了句。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伊丽娜到时有点不以为然地点头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心不狠,手不毒,到时候死的肯定是自己。不过,郎鹰这个狼崽子这次的杀xìng确实大了点。”

    “狼崽子?呵呵,这个称呼我觉得到是适合郎鹰的。”唐朝打趣地笑道。

    “他本来就是狼崽子。这在苍龙岭又不是什么秘密。”伊丽娜权不当回事地笑道:“郎鹰是个孤儿,没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他是被穆老爷子从一个狼窝里的捡回来的,当时估摸着他已经有五六岁了,不人不狼的,足足被穆老爷子调教了三年多才将他上的狼xìng和野xìng慢慢磨掉。”

    “照你这么说,郎鹰岂不是被母狼当成狼崽养活养大的?”唐朝很是意外地问道。

    “嗯,这小子就是吃狼nǎi长大的,所以骨子里有着狼的xìng格。”伊丽娜点头说道。

    唐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我总觉得这家伙有点与众不同,伊丽娜,郎鹰的这个郎姓,估计也是穆家老爷子替他取的吧?”

    伊丽娜如数家珍地答道:“郎鹰为什么没跟着穆家姓穆,我也曾好奇过,后来问过穆老太太才知道,穆老爷子将郎鹰从狼窝里带出来的时候,郎鹰的脖子上系有一块玉佩,这块玉佩的背面,刻着一个‘郎’字。估计是郎鹰的父母给孩子留下的唯一物品,所以就让他以‘郎’为姓。”

    “没想到郎鹰的世这么可怜。”唐朝感慨地叹了口气。

    “还不都是被这个乱世给祸害的。”伊丽娜语气显得很是平淡地笑道:“真要说起来,在回疆大地,郎鹰这小子还算是比较幸运的了,比他更悲惨的孩子、家庭,多得数不胜数。”

    “要想让这些人间悲剧不再发生,唯有从根本上将现有的社会制度推翻重来。”唐朝忽然显得心事层层地喟然长叹,“只不过,想要改变,太难,太难了。”

    “老板,大清朝不是已经被推翻了,我怎么觉得现在的世道,比大清朝没垮之前还要更加糟糕啊!”伊丽娜很是不解地问道。

    “唉!这是因为以革命之名,实行投机之举的伪君子太多了。”唐朝感慨万千地叹道:“所有的革命者都想分享胜利果实,他们都在算计着各自的利益得失,稍不如意,就武力相向,大打出手。中华大地如果不能出现一位强势的铁腕领袖,这种混乱的局势必然还将持续更长更久。”

    “老板,袁大总统当了皇帝,也不能解决吗?”

    “老袁?呵呵,他确实有此能力和手腕,可是,这位大总统已经被帝王梦蒙弊了心智。他逆时代的cháo流而行,不懂得如何顺应民心民意,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唐朝淡然笑道:“等着看吧,我敢保证,我们这位洪宪皇帝,在位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必亡!”

    “老板,你不是袁大总统的人吗?怎么不如此不看好这位新皇帝?”伊丽娜惑然不解地瞪大美目望着唐朝。

    “正因为我是大总统的人,所以我才了解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内幕。”唐朝没办法跟伊丽娜说实话,只能忽悠道:“中原各省的局势完全不同于回疆,皇权帝制在那些地方是极为不得人心的,袁大脑袋最不应该的是,没听蔡锷将军的建议,抢在rì本人的前面出兵青岛收复失地,搞得现在反而要跟rì本人秘密签定那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这么一来,势必导致众叛亲离,离心离德。就连他自认是嫡系的那些北洋大员们也将纷纷举起反帝倒袁的大旗。用不了多久,中原大地必将战乱四起,烽火连天。”

    “老板,既然你说这是大势,那在我们回疆,是否也会受到影响?”伊丽娜秀眉轻挑,目含深意地看着唐朝问道:“以老板的实力,我想,您肯定不会甘心只在唐家堡当个山大王这么简单吧?”

    “呵呵,你别看杨增新现在给袁大总统摇旗呐喊,闹得欢,只要等全国各省的都督全都打着‘护法倒袁’旗号,行武力割踞之实,这位xīn jiāng都督保证也会跟着响应。”唐朝有成竹地笑道:“只要等这个时机一到,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新书冲榜,求收藏、推荐!!拜托各位大大了。

    ;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