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善意的谎言

    ( )    站在飞艇驾驶舱前,望着地面上这队剽悍的骑兵呈单列纵队,井然有序,在雪地里有如一条黑sè的巨蟒如飞般蜿蜒滑行,唐朝不住点头赞道:“强将手下无弱兵,穆大当家的,你的这帮兄弟都不错。如果训练得当,加以时rì,完全可以成长为以一挡百的jīng兵悍将。”

    “承您贵言,老板。”穆海林一脸平静地接话道:“我们虽然被人称之为匪,但每天都要花上两个时辰按着老毛子哥萨克骑兵的骑兵cāo典进行cāo练。属下这些兄弟,一个个都称得上大漠草原上顶天立地的好汉。”

    唐朝有点意外地看了穆海林两眼,“我好像记得你说你在北洋军队里干的是步兵和炮兵,没干过骑兵吧?”

    “属下那帮兄弟当中,有兄弟俩曾经当过哥萨克骑兵。”穆海林连忙解释道:“这俩人是哈萨克斯坦人,因得罪了当地的贵族被俄国zhèng fǔ通缉,在伊犁北疆那一带四处流窜了好些年,四年前他们所在的马帮跟另一伙老毛子马匪火拼,被我无意中遇到救了他俩一条命,从那以后,他们兄弟俩便跟着我一起讨生活了。这兄弟俩虽然嗜酒如命,但一马上功夫确实了得,不服不行。”

    “老毛子的哥萨克骑兵,的确当今世上最jīng锐的骑兵。”唐朝轻轻点头说道:“只不过,当装甲战车在欧洲战场出现的那天起,也就意味着曾经辉煌无敌的骑兵将逐渐走向没落。”

    “骑兵怎么可能会没落?!”穆海林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问道。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向前发展,事物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唐朝抬手在穆海林胳膊上拍了拍,笑道:“记住,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就好比我们现在乘坐的飞艇,这要是搁十几年前,如果有人跟你说能带你上天飞,我相信你肯定会说不可能。”

    “难道这就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穆海林似懂非懂地喃喃问道。

    “能说出第二次工业革命,说明你位大当家的还算有点见识。”唐朝对穆海林竖了竖大拇指,笑呵呵地说道:“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必然促进人类文明的进程,要不了几年,这样的飞艇,也将被更先进的飞行器淘汰。”

    “不管这个世界怎么变,我穆氏一族誓死追随老板之心,绝不会变!”穆海林神格外庄重地立下誓言:“安拉真神在上,如违此誓,让我穆氏一族不得好死,永世不得翻!”

    入耳穆海林立下如此重誓,唐朝多少也有点感动。

    唐朝看得出穆海林应该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对于穆斯林兄弟立下的誓言,唐朝觉得还是应该给予重视的。

    “既然你有此决心,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唐朝眼神如刀直向穆海林的两眼,语气极为严肃地说道:“忠于我,我可以保证给你们穆家一份天大的荣华富贵,但如果你们背叛我,那么请你务必记住刚地的誓言,安拉真神在上,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安拉作证!”穆海林眼神异常坚定地捂说道。

    唐朝也抬右手学着穆海林的样子捂着口,一字一句地说道:“安拉作证!”

    “老板,需要属下做什么,您尽管开口。”穆海林第一次正式向唐朝请命。

    “暂时没什么事,等我想到了再跟你讲。”唐朝控制着飞艇在唐家堡的天台平稳地降落,用缆绳把飞艇定位系好,然后领着穆海林下了天台,往内城走。

    “对了,老穆,你今天怎么会突然想到独闯断魂峡?”唐朝边走边问:“你真不怕死?”

    “当然怕,但怕也没办法。”穆海林苦笑着答道:“我是这一代的族长,前往断魂峡探秘,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和使命。这段时间因为袁大总统登基称帝之事,xīn jiāng的各方势力也都风起云动,铁骑盟很早就被xīn jiāng都督杨增新盯上了要求收编,偏偏我曾经欠过伊犁革命党首领杨瓒绪一个人,杨瓒绪要我跟他一块起兵讨伐杨增新,为这事,我头大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决择。

    刚好老板你今天在唐家堡用近百门重炮放二十一响礼炮为新皇登基祝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把也给惊动了。您想想,断魂峡里千百年来一直没有人迹,突然间有人在断魂峡里面放礼炮搞庆典,岂不意味着断魂峡的千年魔咒有了打破的可能!反正早晚都得闯断魂峡,不如今天借新皇登基的滔天气运试试运气,结果还真让我蒙中了,遇上老板您了。”

    “靠,谁说老子打炮是给袁大脑袋庆贺啊!”唐朝在心里暗自腹诽着,却没法跟穆海林明讲,只得顺着穆海林的话点头说道:“新皇登基当然要恭贺,只不过,咱们这位洪宪皇帝,好像不怎么得人心啊!这天下跟他作对的人太多了,就连那些北洋近臣也都一个个yīn奉阳违。”

    “老板,您跟袁大总统……”穆海林偿试着问出心中的疑惑。

    “真要算起来,我跟大总统可以算是合作关系。”唐朝脑子急转开始编瞎话,“我帮大总统找金矿,袁大总统把这块盆地全部卖给我。”

    “原来这里是袁大总统的秘密金库啊!难怪会把唐家堡修建得跟军事要塞一样易守难攻!”穆海林恍然大悟地连连点头。

    “除了替袁大总统守住这儿的黄金矿脉,我另外还有个秘密任务。”唐朝将声音压低,神神秘秘地说道:“暗中监视xīn jiāng都督杨增新!一旦发现杨增新有何异动,马上通知京城派兵过来将他拿下!”

    穆海林压根就不觉得唐朝是在忽悠他,反而信以为真,认真思量了一会儿,正sè说道:“老板,既然您负监视杨增新的秘密使命,我觉得我可以答应接受杨增新的收编,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驻这么一支部队,将来肯定可以策应老板完成任务。”

    唐朝装模作样的作思考状,背着手原地来回走了好几轮,这才止步望着穆海林说道:“嗯!这事可行。不过,在接受收编的时候多长个心眼,别到时候让人给一锅端了。既然杨增新抛出了橄榄枝,咱们就如他所愿。这样,老穆,谈条件的时候,尽量争取在若羌北邻的鄯善县驻防,最好能要个地方守备团的编制。”

    “老板,为何要选择鄯善那个穷县?我觉得若羌比鄯善富足多了。”穆海林惑然不解地问道。

    “呵呵,为什么选鄯善?这就是为什么我是老板,你是部属的区别了。”唐朝得意地笑道:“若羌,发展畜牧业和农业还凑合,要搞现代化重工业,那就不够看了。而鄯善县,那里的地下埋藏着丰富的煤、铁、钠硝石、石油和天然汽!在别人看来那里一无所有,但在我眼里,却是遍地黄金!因此,我不管你找什么理由,花多大代价,必须给我将鄯善的驻兵权弄到手!这也算是我对你个人能力的一次考验。”

    “是!老板,属下保证不让您失望!”穆海林信心实足地昂首说道。

    唐朝拉着穆海林在书房的茶几边坐下来,看着唐朝亲自端茶倒水,让穆海林很是坐立不安,想搭把手吧,却对这儿一无所知,什么东西放什么地方,根本就不清楚。

    “老板,我觉得您应该找几个使唤丫头在边侍候您。”穆海林双手接过唐朝递来的茶杯,一本正经地说道:“像泡茶这样的小事也让您亲自动手,您让我这当下属的于心何安啊!”

    “是啊,这唐家堡,是该添点人气了。”唐朝将手中茶盏放下,叹然说道:“老穆啊,你可能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死气沉沉地鬼地方都快憋疯了。添人的事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总之一句话,让整个唐家堡处处显得有人气,有生气。”

    “放心吧,老板,明天我就把人给送过来!”穆海林拍着脯打保票。

    唐朝端起茶盏轻轻喝了一口,“老穆,我是这么想的,整个唐家堡所辖领地,共有三千八百九十六平方公里土地,约合五百八十四万四千余亩地。其中绝大部分是水土肥沃的大草原,我没打算把这里当现代都市来发展,而是想把这当成将来所有跟我们一块打天下的伤残兄弟和死者遗属的主要安居地。当然了,我会给你们穆家留一块最好的地,也算是圆你祖上的宿愿。”

    “海林在此多谢老板!”穆海林站起来向唐朝鞠了一躬,然后正sè望着唐朝问道:“老板,听您刚才话里的意思,您是打算养兵,练兵?”

    “那些所谓的革命党虽然终结了大清朝,同时也把中华大地弄得四分五裂,战乱不休。”唐朝神sè愤然地说道:“逢乱世,手里有兵才是硬道理,枪杆子里出政权,有枪就是草头王!实业救国,科技兴国,是我最大的理想,如果手里没兵没枪,我创建的基业势必被权势阶层侵吞罚没,所以,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家园,我们必须掌握军权!”

    “这个世道,只要有钱,想养多少兵都行。”穆海林有成竹地望着唐朝笑道:“老板,既然您替袁大总统保管着这里的秘密金库,我想,钱对您言,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呵呵,没错,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唐朝傲然点头答道:“只要是我的兵,我将给他们最好的武器装备,最高的军饷,最好的福利和待遇。伤残有人管,老了有人养,在我的地盘,军属烈属家庭,地位与专家学者等同。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在我的地盘绝对是一句话,我要让所有血男儿都以为军人保家卫国战死沙场为最高荣誉!”

    “老板,我穆海林,就是您的第一个兵!”穆海林神激动地站起来,立正,对唐朝行了个北洋军队的军礼。

    “老兵穆海林,本大帅就收下你了!”唐朝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穆海林回了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礼。

    二人相视而对,跟着同时发出痛快的哈哈大笑。

    “老板,您还有什么需要交待的?”穆海林正sè问道。

    “来rì方长,今天先这么着,你赶紧回去把你的事都处理好再说。”唐朝摆手说道:“苍龙岭地理位置不错,易守难攻,我建议可以考虑将苍龙岭留着,作为唐家堡的前卫基地。回去后,把山寨里所有老幼妇孺都迁唐家堡落户,凡是来的,我按人头分给每家每人十亩地。”

    “老板,那我先替苍龙岭所有老少爷们和娘们谢谢您了!”穆海林郑重地对唐朝鞠了一躬。

    “行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先回去吧!我还等着你给我把使唤丫头和老妈子弄过来呢!”唐朝笑呵呵地推着穆海林往外赶。

    一直把穆海林送出最外面那道城门,唐朝这才让小猫将城门重新关上,骑马回到城堡内城。

    “今天是个好rì子,今天是个好rì子,好rì子……”或许是有太久没跟人接触了,今天跟穆海林的意外会面,让唐朝心格外愉悦,嘴里一边哼着小调,一边通过卧室里的那道暗门,往基地里面走。

    “老板,看来你心不错。”小猫似乎学会了察颜观sè。

    “是不错的,你老板我今天人品爆棚,有个能力不错的小弟,哭着喊着要投奔我。”唐朝得意洋洋地笑道,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板。”小猫适时地提醒道。

    “这个自然。”唐朝看来还没得意忘形,点头说道:“该心有戒心我肯定会保留,不过,穆斯林立下的誓言,可不是一般人随便发的牙痛咒,我能感觉到穆海林还是很有诚意的。”

    “老板,告诉你个好消息。”小猫没再说什么消极话来影响唐朝的好心,而是锦上添花地说道:“人造仿生皮肤明rì凌晨一点完成最后一道工序。按现有进度,到明天中午十二点,可以为十六名武装机器人换上人造仿生皮肤。”

    “哈哈!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唐朝兴奋地说道:“小猫,我等着看你的杰作。”

    “老板,对这些武装机器人,您也别抱太大期望。”小猫如实地说道:“他们看起来像是人类,但毕竟并非真正的人类,全是金属骨头架子,受材料限制,关节的灵活度没法达到完美要求,动作非常僵硬,跟传说中的僵尸差不多。”

    “能这样就很不错了,我又不指望他们真的当保镖,能在内城站着,远远看去能唬弄唬弄外来人就行了。”唐朝倒是很知足地笑道。

    “也不能说是唬弄,毕竟真动手的话,连老板您也不会是它们的对手。”小猫呆板地说道:“作为一支秘密的终极武装力量,它们还是完全合格的。”

    “拉倒吧,如果真要轮到让这些武装机器人动手,估计我在这个世界也差不多混到头了。”唐朝撇着嘴说道:“不说这个了,小猫,我需要一座年产钢铁三十万吨左右的钢铁厂以及一座总装机容量二十万千瓦的火力发电厂,需要什么设备和配件,你帮我准备一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估计明年下半年就能用得上。”

    小猫提出疑问:“设备不是问题,但是,老板,你从哪去弄这么一大批产业工人和技术工程师?”

    “我cāo,大不了老子先办职业技术学校,所有的工人老子全部自己培养!”唐朝咬牙切齿地发狠道。

    现在只要想到人口问题,唐朝就会觉得脑袋发炸,因为就地方治理和民政管理而言,素来以技术型人才自居的唐朝基本上是一窍不通!

    ;

重要声明:小说《西北之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