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七章 政治体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顾维钧道:“我那是老毛病了,总统也是知道的,不碍事!”

    “顾老可是我国外交的顶梁柱,可要珍惜体,事务忙可也不能累坏了体!”陈华天说着:“前些时候,朝鲜那边给父亲送来了一些老参,我去向父亲讨要一些来,让顾老也补一补子!”

    顾维钧哈哈摇头笑:“我可不敢夺总统所好!”

    实际上这些话都是场面话,顾维钧为中国近十几年来的头号外交家,深得陈敬云的信任,权势在政务院里可算得上前三号人物,边那里会缺什么深山老参啊,但是现在大家表明的只是一个态度而已,说实话,顾维钧还是很享受陈华天的关心和吹捧的。.

    两人略微谈了两句后,顾维钧道:“德国的豪斯总理还没那么快到,我先给你介绍几个人!”

    今天这种场合,虽然说是专门为了豪斯总理具备的欢迎舞会,但是对于南京的诸多权贵而言,这是一个联络人际关系的好机会,平常时候很多人可是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见到顾维钧或者陈华天的。

    而今天陈华天来了,顾维钧也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介绍几个人给陈华天认识,其中有几个交比较好的工商界人士,另外也有几个他比较看重的后辈官员。

    陈华天笑了笑点头,随即就是带着洪紫萍和顾维钧走了过去,开始了拉拢人心之旅。

    “这是天津友邦公司的新任总裁肖信先生!”顾维钧开始介绍着。而此时,一个着昂贵西服的中年男子也是面对陈华天道:“见过副院长,一直都想见一见副院长,今天总算是有机会了!”

    陈华天面带微笑道:“肖先生领导的友邦公司可是我国国防事业的一大支柱,尤其是你们的新式105毫米坦克炮,可是让我们的T18坦克威力上升的一大截啊!”

    随后又是一个老年男子走了过来,顾维钧继续道:“这是江南造船集团的董事长郭太琼先生!”

    这一个接着一个介绍,能够出现在今天这个场合并且并顾维钧亲自介绍的,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超大型企业的负责人,这些负责人绝大部分都是职业经理人,可不是那些混吃等死的财团家族子弟。

    当这些工商界的人介绍完了后,又是有五六个文官体系的人走了过来,顾维钧一一介绍。

    “这是财政部的新任税务司司长毕全雄,之前他在担任经济发展司任职的时候,可是立下了大功,把上海的税收硬生生的提升了十三个百分点,而且提出了不少税务改革方案!”

    陈华天对这个毕全雄也有些印象,这个人是属于中国财政体系里的杰出三代角色,虽然人只有四十来岁,但是前几年就提出了不少改革方案,在经济发展司任职期间更是因为成绩卓越,被破格调任到财务部任职税务司司长一职,算得上已经是半只脚踏入了政务院高层体系当中了。

    中国官员的任职是专业姓非常强的,就算是传统官僚大多数也都是有一技之长而且普遍局限在所擅长的领域里任职,这种况在中层以下更为普遍,比如说某个市政斧当中的主官工商的工业委员会会长,是很少说会被调任到某个县去当什么县长,或者当提拔当市长之类的,他的晋升途径绝大多数机会还会是在工商体系当中,比如提拔到省工商司、财政司等部门任职,很少出现跨行业发展。他们中那些年轻有位的年轻官员,奋斗目标就是进入中央部门中任职,比如经济发展司、工商部、财政部等部门,而当上了这些部门的头头,也就是等于直接进入内阁了。

    实际上,当陈敬云选内阁成员的时候,就更为注重候选人的特长的,他绝对不会因为所谓的资历就提拔一名官员进入内阁的,考虑内阁成员的时候更多考虑的还是他们的特长,要不然这几年内阁成员也不会陆续出现专业学者、企业高管的人称为候选人并进入内阁的了。

    在1945年的今天,公务员和政治家更是两个区别甚大的两个群体。简单来说,政治家比如那些普选出来的市长、又比如那些掌控省立法和财长大权的省议员们,又或者是国会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员们,再加上内阁成员,这些都可以称之为政治家。而其他政斧机构里办理具体事务,不靠选举产生而是由上级直接任命的官员,比如省税务司、省警察司等部门里的就都是公务员。

    1945年的中国政治体系实际上是相当复杂而混乱不堪的,首先中国是实行的一党政治,也就是说国内以及各省议会里,绝大部分都是中国社会党的党员,再加上极少数的无党派人士。在中国除了中国社会党外,没有第二个合法党派,一些反对派都只能是在地下活动。

    但是尽管是一党制,不代表着选举的时候就没有竞争了,而这就是所谓的党内竞争。中国的一党制只在选举陈敬云为总统的时候才会出现全员投赞同票的事,至于其他议案,尤其是关乎到一些经济、地区就业等重大问题的时候,照样闹的沸沸扬扬,议员当场打架扔高跟靴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尽管是一党制,但是却因为选举以及利益等诸多因素,导致在中国社会党内形成了诸多子派系,这些派系没有什么正式名目,但是在重大议案投票的时候却是会四处拉拢为自己以及自己选区的利益而奔走,如果硬要定型的话,那么中国社会党内,存在着在经济政策以及民生事项上较为开放的明煮派,同时也有着对经济政策较为固执的保守派,然后还有坚决叫嚷着华夏民族高于一切,喊出止华夏民族和其他种族通婚的民族激进派,然后还有地域地区的斗争,比如长三角地区的议员一直都是珠三角地区议员的死对头,双方为了争夺国会拨款以及项目等斗了几十年了。

    所以讲,表面上看中国是一党制,但实际上是党内有党,在重大问题上保持一致,但是在细节问题上却是分歧众多。这个问题是连陈敬云都解决不了的,因为不管怎么样,陈敬云都不可能否认他建立的中国是一个民`主资本主义的国家,既然有了议会,有了选举就不可能避免党派的出现。他现在所做的就是尽量融合这些人,让他们在重大问题上依旧保持一致,比如说:支持自己,支持自己的儿子!

    至于其他问题,争就争吧!

    过去的数十年时间里,中国也是逐步开放了县级普选,市级普选,也算是初步完成了从党政再到民政的转化,不过省级的省长级别,却是依旧遵从中央政斧提名两名到三名候选人到该省,由该省议会进行投票选择,尽量选择对该省有利的候选人。也就是说,内阁政斧对省长有提名权,而省议会有任命权,如果省议会不满意候选人,则可以全部否决,中央再另行提名候选人。当然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如果发生了的话,调查局第二天就得上那些省议员的家,随便扣上一个叛国反党之类的帽子就能把你给抓走。

    议员的司法豁免权只对警察等政斧执法机构有效,但是对于调查局不管用!调查局可以针对国内除了陈敬云之外的任何人进行调查,并且可以以要求配合调查的名义带走任何人,哪怕是副总统、政务院院长,国家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当然用的绝对不是抓捕名义,而是配合调查,至于抓捕权限制就比较大了,对于普通小角色那自然是想抓就抓,但是对于级别高的官员就需要陈敬云的特批,而涉及到军政高层,尤其是国会两院议员、内阁成员、国家军事委员会成员的时候,就得需要最高法院批准逮捕令了。

    但是逮捕令没有,不代表调查局对你没办法了,先是以一个配合调查的名义带走你就够让你受的了。如果还嫌不够话,调查局还有那让它闻名于全国,让人谈之色变的拿手好戏:各种方式的暗杀……调查局的特工可不单单用来对付敌对国间谍,暗杀同样非常好用。过去多年里,一些影响力太大,不好直接抓捕的人有非常多就是被调查局给暗杀掉了。

    从权利来说,调查局比监察部里由总统特别任命的特别检察官权利还要大,特别检察官那可是调查涉案的任何人员的,但是他们只有调查权,没有抓捕的权力,调查后会把结果直接移交司法部抓捕,并由最高法院审判。

    简而言之,中国现今的政治体系是相当模糊的,一党不像一党,多党不像多党,唯一可以比较好形容的,那还是读才模式下的资本民`主体系。

    在这种政治体系下,官员要想上位,获得陈敬云的信任是至关重要的,不管是要踏入高层当一省之长还是想要进入内阁,都必须陈敬云点头才行。

    这种权利在未来就会延续到陈华天或者陈敬云的另外几儿子上来,所以很多年轻一代,自问还可以再活好几十年的官员们大多数也已经是开始站队,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选择了陈华天。

    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已经证明,没有那个继承人可以拍着脯说自己一定能够笑到最后,中途倒台的可不少,再加上有特殊利益关系的人也不会选择陈华天。陈华俊乃是另外陈敬云的几个儿子可都有不少的支持者。

    很明显,眼前的比全雄就是看好陈华天,并试图和陈华天发展良好的关系,一方面他实际上也是属于顾维钧的后辈,要不然也不会被顾维钧亲自引见给陈华天了。、

    而顾维钧和多数军政高层大佬一样,他个人是效忠于陈敬云,虽然心里头对于陈敬云要把为止传给儿子有些不满,但是也不会反对,他选择信任陈敬云,相信陈敬云的选择和以往的选择一样都是正确的。所以他才会向陈华天考虑,并向给介绍自己的后辈。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