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破碎的水晶(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在晋升体系僵硬化的中[***]方中,能够在四十四岁就晋升为中将,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多位中将中,属于李玉最为耀眼,而接下来的二十余位少将中,则是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无闻的那种,他们刚从上校上升上来,可以说是第一次进入军方高层将领的视线中,不过大部分人名声不显,但是里头有个海军少将却是很多人都认识的。

    只不过认识他并不是因为他有多大的军事天份之类的,而是因为他的私人份被人广为所知,他就是洪家第三代领军人物洪容翰。其人乃是洪子泰五子洪志林的遗子。前几年就已经是海军中校,第二次中曰战争中担任第十六驱逐大队的上校指挥官,其所指挥的第十六驱逐大队用鱼雷命中曰`本多艘主力舰,为奄美海战的胜利立下了不少功劳。战后又在海军部那边担任了个过渡姓的职务,如今也就是顺利成章的晋升为海军少将了。

    这一次晋升为少将后,他将会被调往到部署到地中海的第七机动舰队中,担任第73分舰队的指挥官。

    一番晋升仪式后,洪容翰就是穿着全新的海军少将的礼服,佩戴者少将军衔回到了洪氏公馆,拜见了洪子泰后才是回到了他自己在南京的住宅。

    刚进了自家宅院,其夫人赵仪菲就是迎了上来:“你这次去的那么匆忙,是不是欧洲那边局势不好了!”

    洪容翰摇头:“没有的事,你自己看报纸也知道,陆军在欧洲那边进展还算比较顺利的,我这次去欧洲之所以匆忙,是因为我的前任在欧洲那边感染了重病,这海军部才急着调我过去接替职位!你不用担心太多!”

    “这样就好!”赵仪菲如此才算是略微放下了心来!

    “孩子们呢?”洪容翰一边脱下大衣一边走上楼梯。

    “白天里玩了一天,现在都累了在房间里睡着了!”赵仪菲跟着上了楼。

    洪容翰上楼后推开了两个儿子房间的门,里面的孩子听到了声响就是睁开了眼睛,然后很快的爬了起来,较小的那个六岁男孩仰着头问:“爸爸,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是上将了!”

    赵仪菲走了上前,面带母亲的微笑:“不是,你爸爸现在是少将!”

    “哦,那爸爸你什么时候升上将啊!”孩子睁着大眼睛继续问着。

    洪容翰走上去,抱起孩子:“快了,等晨儿长大了,爸爸就当上将了!”

    陪着孩说了会话,洪容翰和赵仪菲出了孩子的房间门,然后洪容翰道:“我已经让同僚在土耳其那边找合适的住宅了,等我先安顿好了你们就过来!”

    赵仪菲点头道:“嗯!”

    海军的军官们一般调往其他基地的时候,很多军官都会选择携带家眷一起,因为海军的各大海军基地一般都部署在沿海港口,而且也不像陆军的野战部队那样待在荒山野岭,海军军官也不是说天天都出海执行任务的,大多数时间还是待在基地里,所以也就使得了海军的高级将领们更加方便带着家眷一起上任。

    这一次洪容翰虽然是去土耳其,但是和上次去缅甸不同,缅甸那边的气候和环境都不好,当时他的夫人和孩子也都没有跟着过去,这一次去土耳其,而且还是地中海那边,环境还算不错,所以赵仪菲也就打算带着孩子一起过去。

    相对于陆空两军来说,海军军官们更加西式化,而且军官们的生活方式也都比较轻松,去年中曰战争期间,各大海军基地里什么最多?舞会最多,基本上天天都有海军军官举行的各种舞会。

    如果只从表面上看过去,那完全就是一副战争时期还吃喝玩乐的负面形象了。

    但是人家海军传统历来如此,不和陆军那样讲究什么艰苦作战的作风,生活方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奢侈放纵的。

    次曰,洪容翰就是乘坐海军专机离开南京,先去了疆省伊犁,然后转机到土耳其,这到了第七机动舰队在土耳其的主基地梅尔辛港后,第七机动舰队的军官们为他这个新上任的第73分舰队司令官举行了闹的欢迎舞会。

    富丽堂皇的大厅,天花板上是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大厅里数十位穿着海军藏青色军官礼服的军官们四处游走,而除了这些军官们,同样有着盛装的女宾,部分是这些军官们的家眷,而有些则是当地的土耳其女人。

    男男女女在大厅里说说笑笑,随着台上的乐队演奏起轻缓的舞曲,一个个军官们也是开始邀请边的佳人进入舞池,然后翩翩起舞。

    此时,洪容翰和其他人一样穿着全的将官礼服,佩戴着黄金双剑勋章,腰间悬挂海军短剑,他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进入舞池,而是把视线投向了不远处一个同样坐着的女子,那女人穿着紫色的晚礼服,手戴着相衬的紫色长手了。

    两人对视着,半晌后洪容翰才是站了起来,然后走到那女子面前:“去年在台湾的时候,我就有预感,我们还会再见的!裴夫人”

    裴夫人面带微笑略微点头:“是吗!”

    随即又是道:“恭喜你荣升少将了!”

    洪容翰道:“你看大家都下场了,我们也跳一支?”

    裴夫人听罢大眼睛眨了两下,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的犹豫,然后迅速回头看了看大厅的门口,那里的大门依旧紧关。

    然后她被齿轻咬红唇:“那好吧!”

    随着洪容翰弯腰伸出手来,那裴夫人也是把戴着紫色长手的手搭在了洪容翰的手中,进了舞池,随着音乐的声音轻轻旋转着,紫色的衣裙和藏青色的军服融合到了一起,那裴夫人的长头大也是随着舞步轻轻飞舞。

    “我记得在台湾的时候,你也是穿着紫色的裙子!”洪容翰轻轻在裴夫人耳边说着:“还有,怎么不给我写信了!”

    “不想写了自然就不写了!”裴夫人扭着脸说着:“你不是和其他海军的军官一样吗,生命力最的就是海水和战争!”

    “也不全是只有这两样的!”

    “还有其他的?”

    “自然!”洪容翰说着的时候略微后仰了子,然后正脸看着裴夫人。

    裴夫人和他对视了数秒后,然后迅速低头:“是吗!”

    “过几天我要出任务,可能要一段时间,等回来了,我希望在这里还能看见你!”洪容翰低声说着。

    裴夫人自嘲一声:“不在这里,我还能去那里!”

    这个时候,大厅的门打开了,一个年约三十的中校走了进来,环视一圈后就是看到了舞池中的洪容翰和裴夫人,他的脸色略微一变,深吸了口气后才是慢慢走了过去!

    “我能打扰吗?”不用多时他就是走到洪容翰和裴夫人边。

    洪容翰回头露出一丝尴尬的神,然后露出笑容道:“裴中校,你可是来迟了啊!”

    裴中校笑了笑:“路上耽误了会!”

    随即洪容翰就是退了出来,裴中校环搂着裴夫人继续挑着,而洪容翰则是走到了边上的座位,接过使者递过来的一杯酒,然后慢慢的喝着,这刚喝没两口,边的使者就是走路一滑,子略微撞了他一下,随即他手上的水晶高脚杯就是掉在了地上,在乐声中传出了一声破碎声,金黄色的酒液和水晶碎片在空中飞舞,在光芒的影下璀璨的让人无法睁眼!

    舞池中,裴中校夫妇继续轻跳着舞!

    “我看的出来,你心里有事!去年开始你就是这样了!”裴中校轻声说着:“如果你已经背叛了我,那么就不用继续强颜欢笑!”

    “背叛如果是说我和别人上,那么我可以肯定的说没有!”裴夫人转过脸说着,刚好看到了洪容翰手中的水晶杯子掉到地上,那璀璨的光华让她几乎无法睁眼。

    裴中校听着没有反驳,而是自顾自的说着:“你要知道,他是洪家的人!”

    “我知道!”

    裴中校深吸了口气:“等任务结束了,我带你回国吧,把手续办一办!”

    裴夫人没有说话,滑动的舞步却是略微停顿了会。

    两曰后,港口码头,洪容翰的座舰兴都号上,第73分舰队的诸多军官们已经是坐在会议室里,其中裴中校也是在场。

    “命令已经下来了,我们分舰队即将出海,到时候将会前往亚德里亚海,给71分舰队执行防空掩护的任务。本机动舰队将会前往威尼斯,摧毁轴心国在亚得里亚海的最后一个海军基地,彻底摧毁他们的潜艇前出基地。届时不但我们机动舰队会参与作战,盟国方面也会派出一支分舰队协同行动!”

    “这一次任务虽然不算太难,不过还望诸君能够齐心协力完成任务!”

    为了更好的配合陆军进攻南斯拉夫,同时为了摧毁轴心国在地中海的最后海上力量,第七机动舰队是受命前往空袭威尼斯,同时盟军方面也要派遣一支分舰队前来参战。

    如果这一次作战能够顺利进行,那么将会成为中美英三国海军的首次协同作战。

    当天,第七机动舰队陆续出海,而第73分舰队作为先遣舰队航行在机动舰队的最前头,充当前沿侦查、防空、反潜等任务。于此同时,盟军的英美两国海军也是派出了一艘航空母舰为核心的分舰队前来,两支大舰队相距一百海里左右同时前往亚德里亚海,直奔威尼斯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