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寺岗谨平的玉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寺岗谨平舰队刚出海没有多久,三艘中国潜艇就是提前运动到了他们的前面埋伏了起来,晚上九点整,第四舰艇舰队下属的这六艘潜艇就是在夜sè中对寺岗谨平的舰队发动了鱼雷袭击!

    rì`本海军搜刮了所有战舰,才凑出来的六艘驱逐舰加入到夜袭部队中,其中的一艘驱逐舰在中国潜艇发动鱼雷袭击的第一瞬间就是发现了中国潜艇的踪迹,鱼雷jǐng报的声音迅速传遍了整个寺岗谨平舰队。

    得知发现中国潜艇的踪迹,寺岗谨平没有丝毫意外,这些都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舰队自从出港的那一刻起就会被中国人发现,前方等着他的就是中国海军的大量战舰,潜艇不过是第一波而已。

    尽管已经知道危险重重但是他没有其他选择,他必须去,死也得去!

    那些三艘中国潜艇发shè了鱼雷后就是急速下潜,然后进行躲避即将到来的rì`军深水炸弹,他们甚至都没有时间去看鱼雷是否有没有取得命中。

    急速下潜后,声纳兵紧张的听着海水中的所有声音,不用多救就是传来了一声爆炸声,舰艇里的声纳兵耐着住心中的激动:“命中了,有一枚爆炸了!”

    他的声音落下后不久,潜艇就是突然就是剧烈的震动起来,rì本人的反击来了!

    海面上,武藏号看着后方的一艘驱逐舰腾起的巨大水柱没有任何表,反而是传令道:“继续前进,编队航向改为280!”

    虽然面临着潜艇的攻击,不过寺岗谨平并没有太多的纠缠,反潜作战的那艘驱逐舰匆忙扔下一连串的深水炸弹后就是迅速脱离跟上了编队。

    反正那些潜艇发起第一轮攻击后也就不能够给寺岗谨平的舰队造成第二次攻击了,潜艇的速度摆在那里,别说水下航行,就算是水面航行也是追不上他的舰队。

    前方的中国海军主力舰队的拦截才是最让他皱眉的事

    夜间随后的数个小时里,尽管寺岗谨平多次改变航向,但是依旧被多艘中国潜艇以及驱逐舰等发现,随后又是连续遭到了高达三次的鱼雷攻击,一次是潜艇的攻击,而另外两次则是中国的驱逐舰高速靠近后发shè鱼雷,这个过程里就连武藏号也是被命中了一枚鱼雷,导致武藏号航速有所降低,另外一艘驱逐舰则是在前出侦查的时候被中国的一支巡洋舰分舰队在短短五分钟内被击沉。

    晚间十二点,寺岗谨平绕了好几个大圈后终于是冲过了中国海军由潜艇和雷击部队组成的拦截网,此时寺岗谨平的舰队已经是伤痕累累,而在他们的正前方是中国海军第一战列舰的三艘战列舰和四艘大型巡洋舰。

    此时这些中国的主力舰排成了一个标准的T字头横队,全部主炮已经转向了左舷!而寺岗谨平的舰队这个时候正成竖队的一字队形向前!

    晚间十二点二十分,冲在最前面的武藏号距离中国海军编队已经只有三万三千码距离,炎帝号、黄帝号以及颛顼号主炮陆续进行了齐shè,于此同时武藏号的前面六门主炮以及陆奥号上的前主炮也是进行了开火还击!

    这一场几乎是自杀式攻击的海战由此正式展开!

    晚间十二点三十分,中国海军的四艘大型巡洋舰也是进行开火,他们的火力并没有对准武藏号,因为凭借武藏号的厚实装甲,大型巡洋舰上的十二寸炮弹打中了武藏号效果也不大,还不如干脆打陆奥号这艘一战末期建造服役的老式战舰呢。

    随着双方主力舰的大口径舰炮陆续开火,隆隆炮声在唐津半岛北部持续不断的响起,燃烧弹的火光和炮弹击中后爆炸的火光几乎是传出了二三十海里之外。

    凭借着T字首的优势,第二机动舰队的第一战列舰队几乎是发挥了全部火力,三艘战列舰的二十七门十六寸舰炮和四艘大型巡洋舰的三十六门十二寸舰炮几乎是每一门都对准了寺岗谨平的舰队。

    寺岗谨平在海战刚爆发的时候就是发现己方舰队处于了T字位的下竖位,按照正常道理来说这种阵位对于他而言是极为不利的,但是考虑到武藏号的后主炮原本就摧毁没有修复故而无法发挥出战斗力,因此舰艏对敌的方式对于武藏号来说反而是正确的,一方面可以发挥出它仅剩的六门前主炮的火力,同时因为正面迎敌减少了武藏号的着弹面积。

    所以他并没有选择更改阵位,而是继续向前攻击!

    除了这种选择外,也和他的任务有关!

    这是一次自杀式的攻击,寺岗谨平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去!

    而在海战刚爆发的那一刻,当他发现前方竟然有这中国海军的主力舰队对他的舰队展开拦截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次海战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生还的机会!

    就当寺岗谨平发起自杀式攻击的时候,在东京里。

    裕仁天皇和一大群军政大臣们齐坐一堂,在座的诸公一个个都是面sè沉重!

    山本五十六沉着声道:“刚才我已经收到了寺岗谨平将军的电报,舰队已经发起玉碎进攻了!”

    玉碎!

    这个具备了浓厚rì`本军方特sè的词汇曾经多次出现在rì`本的战争历史上,而几乎每一次这个词汇出现的时候都代表了局势已经到了最为危急的时刻!

    第一次中rì战争的时候,防守旅顺的rì`本关东军就是发来了玉碎的词汇,那一年的战争rì`本丢失了旅顺和台湾,虽然勉强保住了朝鲜但是依旧进行了长达十年之久的卧薪尝胆,试图恢复实力并战胜中国。

    然而第二次中rì战争,1931年的汉城的第一军、元山的第二军都是先后喊出了玉碎这个词汇,结果rì`本在朝鲜的数十万大军死伤数十万,余者尽数被俘,此战让rì`本丢失了朝鲜!

    今天的第三次中rì战争,在新加坡、在菲律宾、在琉球的rì军也是先后向国内发挥了玉碎的电报,随之而来的就是以上诸地一一丢失。

    如今,寺岗谨平在进攻之前对国内发挥了玉碎进攻这四个自己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rì`本的镇国支柱大rì本帝国海军已经是jīng华尽失,再无能力保卫rì`本本土了!

    尽管海军要发起自杀式攻击的事先前诸位都已经知道,但是现在真正听到海军的最后一丝jīng华也即将葬送的时候,心中的那种悲愤感觉依旧是布满了心头让众人久久都无法说话。

    陆军大臣阿南愄几此时此刻站了起来:“海军的百万同仁为了帝国存亡大业所流的鲜血将不会白流,我陆军已经是在九州地区集结了重兵,势必要把支那人一举歼灭赶下海!”

    然而这话刚出,海军大层米内光政却是冷哼一声:“把支那人赶下海,说的轻松,如果我得到的消息没有错,在过去的三天里陆军在九州方面的作战部队里已经伤亡不下十万人了吧?我倒是想问陆军在九州还有多少可战之士?”

    阿南愄几狠狠的看了米内光政一眼:“你说出这样的话,莫非是想要对那些卑鄙无耻的支那人投降不成?”

    他不等迷光内政反驳他的话就是转头对裕仁道:“陛下,我陆军在九州还有二十万jīng锐部队,在四国还有三十万部队,在九州和四国我们还有高达一百万以上的本土**!如此百万大军必定能够抵挡得住支那人的进攻,只要我们把支那人的登陆部队拖在九州,不让他们寸进半步,长期下去支那人必定无法支撑庞大的军费消耗,从而主动退兵!”

    “荒谬,支那既然发动了对九州的登陆,难道你以为拖住他们三五个月就能够让他们息兵?还有就算真的如此打算,但是我们怎么支撑这三五个月?国内的各大城市已经是尽数遭到了大规模轰炸,没有大炮,没有子弹你准备怎么抵挡支那人的进攻?还有,支那人已经言明如果我们不投降的话,他们就会对我们继续进行核弹的轰炸?如此一来国内化为一片废墟,民众十不存一,如此我们还有战的必要吗?”

    外务大臣东乡茂德毫不客气的说着:“局势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我帝国将士不勇武,不是帝国国民们没有继续战下去的决心?而是已经没有了这个必要,我们已经战斗过,尽管不愿意承认,但是我也得说:我们输了,输的很彻底没有哪怕一丝反败为胜的机会。如此况下,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体面的结束掉这场战争,而不是让每一个国民的鲜血都流尽,让每一寸国土都遭到轰炸!”

    一时间里,rì`本高层的主战派和主和派是你一句我一句,开始了激烈的争锋,其中还参杂了部分向美国投降的言论。

    不过这个言论现在已经是没有多少市场了,在中国登陆九州之前,rì本方面还企图和美国达成和平协议,以放弃整个南太平洋甚至中太平洋的代价来换取美国的停战,同时让美国帮他们在南太平洋战区两百多万陆军jīng锐给运输回国,并争取美国的支援以对抗中国。

    但这只是rì本人的一厢愿而已,一方面是美国人和中国一样是希望rì`本能够无条件投降的,而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国的核弹影响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