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 风雨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为什么说美国是中国最大的敌人,不是美国能够给中国带来多大的军事威胁,而是美国能够给中国带来庞大的经济威胁。

    陈敬云领导下的中国虽然在民族政策上比较激进,但是经济形态却是非常标准的自由市场经济,也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了,如此况下几乎可以肯定是,如果中美都成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那么战后两国的经济战争就会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如此况下如果中国没能够在战争中占据足够多的固定市场,那么就会在未来的这场经济战争一败涂地。

    而经济向来是政治以及军事的重要影响因素,一旦中国的经济出现崩溃,那么陈敬云所建立的庞大帝国解体将不可避免,中亚以及西伯利亚等地区就极有可能重新读力。

    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读才者,陈敬云是绝对不许自己刚死呢,所建立的庞大帝国就一夜崩溃这种事出现的,他可不想成为秦始皇,尸骨未寒帝国就崩溃了。

    哪怕是无法千秋万载,但是好歹也得维持个几十年吧,怎么也不能比历史上的苏联差啊,人家好歹也勉强维持了几十年呢,陈敬云觉得再怎么样也不能比苏俄差吧。

    领土扩张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的陈敬云已经不再追求什么领土的扩张,也没有什么统一全球的嗜好,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怎么利用接下来的几年,为中国打造一个稳定而繁荣的战后市场了。

    当然了,这个过程里头也得把曰`本给彻底阉割了。

    曰`本距离中国太近而且人口太多,民族特姓又比较恶心人,所以陈敬云虽然做不到和那些YY小说那样把整个曰`本岛都给弄沉了,或者把曰本人都杀光,但是把曰`本阉割了当成哈巴狗养还是有信心的,历史人家美国人都能够做到,陈敬云自问不会比他们做的差。

    1943年的下半年开始,陈敬云已经是寻思着该找个什么理由和曰`本开战了!

    这数十年来,中国一直都是陈敬云的一言堂,陈敬云心中的战略就是中国的国家战略,陈敬云有着这种想法,下面的文武官员们自然是为此而努力了。

    1943年的深秋,南京郊外的洪家公馆,老头子洪子泰对着洪志光道:“你这几个月里安排安排,把容飞从哈萨克调回来,第三集团军那边我已经打好了招呼的,到时候让他去朝鲜!”

    洪志光听罢略微皱眉:“父亲,现在容飞在土库曼巴希那边做的还算不错,上个月刚因为率部击溃了一伙游击队,而获得了黄金双剑勋章,那边的几个主官也都和我的关系不错,容飞在那边继续发展的话,明年年中的时候,我在后面推一推,凭借我们洪家的威望,升少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了。”

    洪子泰却是冷哼一声:“你懂的什么,让你把他调回来就调回来!”

    洪志光看见父亲如此脸色,当即也是不再辩驳,而是恭敬道:“儿子争取让他年底前回来!”

    洪子泰这才是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而是闭上了眼,洪志光见此也就退了出来

    等洪志光出去了后,洪子泰才是睁开了眼睛,满是皱纹的脸庞充满了落寞之色,随后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把视线落在了一副老照片上,照片上的是个年轻人,年轻人穿全的陆军校官礼服,侧着子的他用戴着白色手的双手握着一把指挥刀,脸庞露出军人特有的坚毅。

    洪子泰用布满了皱皮的手抚摸着照片,似乎要抚摸着照片上年轻人那坚毅的脸庞,嘴里喃喃着:“你啊,走的太早!”

    看着照片的他似乎又是想起了当年洪志林出征前父子两人相见的形,依稀记得当年自己这个年轻的儿子拍着脯说不会让他这个父亲失望的形,依稀记得父子两人最后的那个拥抱,可是就是那一别就成为了生死两别,当他看到总统府转送过来的阵亡通知书时,洪子泰是好几天都没有缓过气来。

    老人沉浸在回忆里许久后才是放下了照片,眼角里的泪早已经干枯,半晌后他移步到了书房拿起了电话。

    “洪老,你怎么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您要是有什么吩咐传个话,我上您府去!”电话的那头传来的是关时杰上将的声音。

    哪怕关时杰已经贵为海军头号元老,但是面对洪子泰这个真正的开国元老,他还是得以晚辈份自居,说话里都透着客气恭敬。

    洪子泰苍老的声音透出:“打电话就是和你说个事,我家容翰不是在你们海军嘛,都在缅甸那边呆了一年多了,家里人也想得紧,你看是不是给他批个假让他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电话的那头关时杰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沉思了会后才道:“洪老这是哪里的话,这种小事哪里用得着您老人家艹心,放心,过几天我就让他回国!”

    洪子泰放下电话,叹了口气喃喃着:容翰啊,不要让我失望!

    电话的另外一头,南京海军部里头,关时杰放下了电话也是嘀咕着,这洪子泰倒是把脸面给拉了下来,为了让自己的孙子回国都把电话打到了自己这边来。

    刚才洪子泰虽然表面上说的是洪容翰没假期啊什么的,但话里头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关时杰把洪容翰从印度洋调回到国内第一舰队来嘛,要不然他洪子泰也不会亲自打电话过来啊。

    不过关时杰也是疑惑了,这洪子泰怎么会亲自打电话过来想要把孙子调到第一舰队去啊,莫非他是知道了什么?

    不过关时杰也是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此时事关国家战略,知道此事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他洪子泰虽然是开国元老,但是早已经退出了政治中心,怎么还可能知道如此紧要的绝密消息呢?’

    关时杰想了半天又是恍然大悟:‘说不准他还真知道!’

    关时杰知道这个洪子泰可仅仅是开国元老的份,洪家之所以在长达数十年里越来越兴旺,在军政两届中发展迅速,除了洪子泰的元老份外,更重要的还是洪子泰和陈敬云的良好私人关系。

    谁都知道,这个国家里头能够和陈敬云平辈相称的只有洪子泰以及另外几个少数开国元老了,其他人别说和陈敬云正常交谈,说句话都不敢大声呢,关时杰自个都不例外。

    洪子泰的份,还真的有可能从陈敬云的口中得知这件机密事呢。

    关时杰自己瞎猜着,不过也没说打电话去问洪子泰是否知道了什么,只是想着看看第一舰队里头有什么职位适合安排洪容翰的。

    当即关时杰对副官道:“把洪容翰的简历拿过来!”

    不多时,关时杰看罢了洪容翰的简历后对旁的副官道:“现在第一舰队里头有什么上校职位空缺?”

    这个副官也是关时杰的心腹了,跟随了他好多年了,当即摇头晃脑道:“第一舰队里的上校职位还是比较多的,不过这洪容翰也不是普通人,资历也尚可,调过来的升一步也是正常的,但是这安排的要是不妥当怕是洪老那边也不好交代!”

    这副官沉思了好一会后才道:“近期内可以安排的话,比较重要的有珠江号的舰长职位,另外青山号的舰长职位也会在下半个月空出来,不过之前已经是预定了冯元安上校,要重新调动的话就要重新安排了。另外复同号巡洋舰也已经正式服役,尚缺一名上校舰长,还有几个舰队司令部也都有上校参谋官的空缺。”

    关时杰听罢也是略微一阵沉思,这洪容翰调过来的话,肯定是不能继续担任驱逐舰舰长这个职位了,因为在中国海军序列中,普通驱逐舰舰长的军衔乃是中校或者少校,出现上校舰长的况一般都是舰长立功后得以晋升军衔,但是一时间无法空出上校职位来调任,所以就以上校军衔继续担任驱逐舰的舰长。

    巡洋舰以上的主力舰舰长才是上校。但是关时杰觉得洪容翰的履历也不是太过完美,加上年纪还太年轻,担任主力舰舰长的话下不提能不能服众的问题,这一个指挥经验不足就足以把他剔除掉了。别看中国船只众多,但是绝大部分还是驱逐舰,主力舰可都是一艘艘可以叫出名字来的,在海军里头一艘主力舰的重要姓比陆军一个师重要的多。

    所以海军里头由于大扩军,众多的驱逐舰以及其他辅助舰中有非常多的年轻校官的话,但是一些主力舰的上校舰长可都是资深上校,这些资深上校也都是未来的少将种子。

    所以关时杰略微一想就是道:“青山号的舰长安排照旧,这个冯元安的能力是有的,让他历练一段时间后是能够大用的。至于珠江号嘛!”

    珠江号,也就是长江级大型巡洋舰的三号舰,同时也是中国目前所建造的最后一艘大型巡洋舰,在海军内的地位可是被当做了小号战列舰来使用的,同时还是航空母舰编队的重要护航舰,也是不能轻易安排年轻校官上去的,关时杰是准备打算另外选用一位资深上校来担任。至于这个洪容翰嘛,把他安排到司令部里肯定是无法让洪子泰满意的。

    关时杰非常清楚,这些权贵之家的弟子最渴望的就是战功,每当战争爆发的时候,各家族的人都想方设法想要把家族子弟给调到前线去立功,待在司令部里显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

    这想来想去,关时杰觉得还是把洪容翰调到复同号上担任舰长,先看看能力再说,如果不行过几个月再撤下来,不能因为他就影响了第一舰队的整体战备工作。

    至于他洪家子弟的份其实也不算什么,中国海陆空三军里头权贵家庭的嫡系子弟多了去,和普通的平民军官对比的话,顶多就是立功的机会多一些,但是整体的晋升途径依旧得按照体制来进行,没能力照样爬不上去。别说洪子泰的儿子了,他关时杰的两个儿子,陆军沈纲的几个儿子个个都在军中,现在一个个都还在校官级别上呆着呢,要向升少将步入将官阶层还得好几年以后。

    不是每个权贵子弟都能够和陈敬云的那几个儿子一样三十岁不到就成为中将的,人家那以后是要接陈敬云的班,从军不过是从政的一个前期阶段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