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严傲云(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深冬时分的南京彷佛和北方一样冷,外出的人们一个个都是穿着厚重的衣服,南京总统府以西约一千米外,耸立南京最为著名的一家饭店,南京共和饭店

    1941年时的南京,从经济地位来说并不算太重要,远不如上海对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巨大,经济活力甚至不如广州和天津,而工业上也和中国的那些著名工业城市相比较,南京之所以还保持着一线经济城市的活力,主要还是因为南京靠近上海,同时又是环长三角铁路、京平铁路的交汇点,加上长江的因素,使得了南京具备了比较优越的交通便利

    单纯从经济来说南京或许不算太强,但是南京从来都不是以经济强市的印象出现在世人眼中的,自从辛亥后南京就是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城市存在的,辛亥时南方联军想要攻克南京,南北内战期间陈敬云和袁世凯都想要拿下南京,其中目的不是因为南京是多么重要的经济重地,甚至连他的交通地位都只是次要的,人家之所以那么看重南京,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他的政治意义,而这些东西也许说起来没有什么实际作用,但是对于当时处于内战中的中国而言,谁控制了南京几乎就是代表了谁控制了南方势力

    中国大城市何其多,但是能够被国人认可并当时做首都的城市只能是有两个,一个南京,一个是北平

    作为一个很纯粹的政治城市,南京的政治范围浓厚,相对于而言经济和工业就要差一些,尤其是工业制造业就是非常少,陈敬云是要常年住在南京的,自然不希望自己住的城市变成一个灰蒙蒙的雾都,所以就是严格控制了南京市区以及南京周边的工业,除了建国初期从福州搬迁过来并建设的一部分工厂外,此后就很少增加大规模的制造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

    从某种方面来说,陈敬云不希望南京出现太多工厂,太多工人,泛长江三角那么大,在长江三角地区发达的铁路网以及公路网下,那里建工厂不是建,犯不着挤到南京来,要是南京工厂林立,环境都还是次要的,这万一陈敬云要是搞砸了让底下人弄出来什么大罢工然后起义啊什么的,那个时候不就倒霉了吗

    从陈敬云自利益角度出发,假如那天自己真成了万人厌弃的人,无数工人都喊着自由要把自己赶下台的时候,自己肯定是要镇压的,哪怕是把整个工业城市芜湖烧成火海也在所不惜,烧光了城市就重建,烧光了工人还有无数农民排着队进工厂呢但是假如南京也爆发无数工人暴~动的话,那么陈敬云处理起来就会麻烦很多,所以他宁愿南京发展慢一些,也希望保持南京的‘纯洁

    最好就是作为一个非常纯粹的政治城市来建设,经济不用太发达,工厂不能太多,人口一般般也就行了

    尽管陈敬云是把南京作为政治城市来建设的,不但没有扶持甚至压制了一定经济的发展,但是南京作为现今的中国首都,依旧有着其他城市所无法比较的优势,如此的南京在经济上虽然无法比肩上海、广州等,但是依旧可进入前五之列

    而且南京还拥有众多的大型企业的总部,中国十大银行中,民营银行和国有银行加在一起,有六家银行的总部都设立在南京,比如国内第一大银行华夏银行,又比如国内第二大银行,国有控股的交通银行,其他的四家中有三家在上海,比如东南银行,剩下的一架华兴银行则是在天津不过总部归总部,实际上这十大银行里包括华夏银行在内,核心业务都是在上海展开的除了银行业外,很多大型企业的总部也是设立在南京,东南钢铁、同奎药业、海洋石油、太平洋航运、招商局航运、福杭汽车、三石化工等一大批大型企业的总部都是在南京当然那了,他们和那些银行一样,总部虽然是在南京,但是核心业务实际是广布全国的

    对于它们这些全国甚至是已经涉足到国外投资的跨国企业来说,总部在那里只是一个精神上的象征,并不会对他们的业务造成太大影响

    南京的实体经济不算发达,但是他们的服务型产业却是非常不错,南京别的不多,就是饭店多南京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同时也是十分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拥有的豪华饭店数量比上海还要多,在这些豪华饭店中,最为出名的当属于南京中央饭店

    这饭店单单从名字听上去就已经彰显了它的特殊地位,在国内,一些具有政治含义的词汇一般是不许被作为商业用途,更不用说公司名字了,比如公司的名字前面用‘中国’‘中央’这些词汇都是需要审批,而且99.99%都不会通过以中国开头作为公司正式名字的,目前中国就两家企业,一个是财政部下属的中国交通银行、第二个就是资源部下属的中国大庆石油,他们都是国家完全控股的企业,这也不是国家控股的企业就一定能够获得中国二字的开头了,比如同属于财政部下属的全安保险公司,作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资产也不少了但是依旧无法获得中国二字的前缀

    中央二字也大体如此,目前在各种企业或者行政机构中,用到这两个字的只有两家,第一家自然是国家掌控经济命脉的中国中央银行了,而第二家就是这个南京中央饭店了

    不过这个南京中央饭店可是正儿八经的民营饭店,但是谁都知道南京中央饭店不简单啊用上和中央银行相同的中央二字不说,你看看人家的位置在那就可以感受到他们的不同凡响,南京中央饭店就刚好政务院各部院楼群的对面,距离政务院民政部的大门只有正对面的一百米,距离总统府的正门刚好就在南京中央饭店的右对面

    周围地带中,全都是各种各样的政府办公楼,他们是周围唯一的一家私营建筑

    也许说到这里的时候,人们就会疑惑了,如此重要的地点怎么会有一所饭店呢,而且以陈敬云怕死的个,怎么会许外人在这里开个饭店了

    好吧,这南京中央饭店实际上并不是外人开的饭店,而是陈家的产业,说的严格些是陈敬云送给长女陈薇的嫁妆南京中央饭店的前是南京政府招待所,当时只是为了方便外来官员来南京时有个住所,见陈敬云的时候也不用跑那么远,所以这个招待所也就建在了政务院建筑群的正对面一开始是民政部兼管,后来这个招待所规模越来越大,而更悲剧的是每年耗资越来越大,因为这是政府招待所,所以那些官员来住的时候都是免费住的,吃的还是山珍海味,而且还得供应外国使节往来,还常常举办外交或者行政形势的宴会,而这些经费可都是得民政部来负担,如此对于民政部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虽然他们也想过向过往的官员收费,但是政务院的那一群老头子们最终还是拉不下这个脸面,三十年代初期由于沉重的财政负担,他们一咬牙直接宣布把这个招待所私营化,反正他们是不准备继续往里头贴钱了

    虽然说是要私营化了,但是这饭店也不是什么普通的饭店,不但地理位置紧要,而且还得安排众多政要进京时的住宿问题,同时偶尔还要接待外国来使,所以陈敬云干脆就自己出钱收购后,本来是改名为南京饭店的,后来发现名字已经被抢用了,加上这个饭店的确特殊了些所以就干脆用了南京中央饭店作为名字正式营业

    说是对外营业呢,实际上基本不接待普通人,只接待军政要员,外国使者,普通人的话想要进来住其实也是可以的,提前那么两三个月预定,那么就可以在这里享用一顿饭餐,再舍得花钱还可以住一晚

    当然想住南京中央饭店,钱只是最基本甚至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份,人家南京中央饭店表面上是接待任何客户的,但前提是你到得了人家大门口啊,从,外面的普通市区要想到南京中央饭店的门口,至少得经过三到检查站,没点份连个通行证你都弄不到还去个的南京中央饭店啊

    如此的饭店实际上盈利并不算多,毕竟谁都知道这是陈家产业,而且还在总统府对面,那些贪官们也没谁敢在这里一掷千金的,估计花的爽快了第二天反贪污的调查人员就上门拜访了利润虽然不算丰厚,但是胜在稳定,加上地位特殊所以也算是一个优良的资产,对于普通商人来说,如果能够买下这里,天天让他们倒贴钱都可以啊,为什么?就因为南京中央饭店里住的那些权贵啊,如果能够依靠饭店和这些共和国的核心权贵建立良好关系,那么年年亏几十万都是无所谓的,人家不在乎这点

    当然了这是外人的想法,而对于陈家来说,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资产,柳河基金旗下类似的饭店十几家呢

    数年前,陈敬云长女和沈纲的五子成婚,这对于外人看来或许是一场政治婚姻,但这实际上不是,陈敬云对两个儿子要求严格,甚至为了他们安排的政治婚姻,但是对自己的这个长女陈薇却是疼至极,支持她挑自己喜欢的男人,没权没势不要紧,这些陈敬云都能给他,甚至他喜不喜欢陈薇都无关紧要,陈敬云有一百个信心保证这个男人能够真心真意对陈薇好,哪怕这种好只是表面这一切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薇德喜欢他

    陈敬云甚至都做好了准备,哪怕是陈薇找个一头长发,看似颓废至极窝囊废的艺术家他都认了,可是他没想到,陈薇竟然喜欢上了沈纲的五子,那小子比陈薇还小了一岁呢这两个人瞒着双方家庭谈了半年后才被发现,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举行婚礼,沈纲自然是哈哈大笑的庆贺自己成为了陈敬云的亲家结婚的时候,陈敬云除了给陈薇送去了高达数千万之巨的成长基金外,还把这家南京中央饭店当做了结婚礼物送给了他们夫妇

    这样一家如此特殊的饭店,即便是严傲云也才住了两次而已,他可是经常往来南京和上海的,在南京的时候由于订不到中央饭店的房间,只能住其他的酒店,而这一次他是作为陈敬云召见的人而来,也不用说去订房间,总统府秘书处那边已经提前为他在南京中央饭店安排好了房间,午夜时分当听他抵达南京后,就是在凌晨时分入住南京中央饭店,休息了半夜后,第二天上午,养足了精神的严傲云带着自己的公文包和一个只有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一起离开了饭店,然后开始步行前往总统府

    严傲云看着边的这个年轻人似乎只有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但是这份可不低,总统府秘书处的二等秘书,这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能够达到的位置,当即是主动攀起话头道:“韩秘书,这一路上课是辛苦你了!”

    韩秘书露出看似憨厚的笑容:“严先生太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的本质工作,实际上本来今天还轮不到我来接你呢,一开始是我们处长要来的,不过半道上他另有要事所以才让了我来!”

    严傲云听到这话,心中暗惊: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为了需要燕井邝这个秘书处处长亲自来接的人?自己还没有那么重要吧!

    直到今天为止,严傲云实际上都是低估了自己的作用和份地位,福乐电气作为国内第一大企业,军方最重要的国防承包商,中国扩军的坚实盟友,可以说福乐电气对于军方而言是非常重要的而严傲云虽然不是福乐电气的主人,他只是一个在福乐电气拥有极少量职位配股的职业经理人

    现代中国里职业经理人制度早就已经成型,基本上中国现在所有的大型甚至中型企业的经营工作都是由职业经理人进行,昨天福乐电气内部的高管会议里头,全都是职业经理人,可没有一个大股东

    大型企业中,股东有着董事会,他们可以任命高管职位,但是股东们绝大部分况下不会直接担任重要职位,陈家产业那么庞大,但是陈家子弟现在已经很少出现在旗下控股企业中,基本都是在柳河基金里头工作,剩下的一部分干脆就是从事公益事业,换句话说就是混吃等死

    在建国初期和二十年代大名鼎鼎的陈氏兄弟,号称早上打一个喷嚏中国就要发生经济地震的他们早已经退出了各大企业的实际经营,目前全面打理柳河基金的工作

    在一些大型企业,尤其是股权极为分散的大型企业中,职业经理人的作用就更为明显了,比如同奎药业这个股份极为分散的中国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药业研发生产企业,为了垄断全球抗生素市场,经营同奎药业的职业经理人们甚至都敢雇佣杀手对国外的抗生素研究进行阻拦,死在他们手中的外国病理化学家可不在少数假以时发展下去,这个同奎药业迟早得有一天变成类似保护伞公司的那种存在

    如果说中国在见过初期和二十年代还处于家族财团的模式,那么二十年代末期开始并经过了三十年代的发展,中国的经济体系已经发展为了企业财团模式,这些超大型企业的股份相当分散,而这种况也就让职业经理人的作用越来越明显,而职业经理人的薪资也是越来越高

    严傲云担任福乐电气总裁,除了拥有部分职位配股外,还有高达每年一百二十万华元的薪资

    陈敬云要扩军,这离不开福乐电气的配合,要想得到福乐电气的良好配合,那么就需要福乐电气的经营团队的配合,要不然陈敬云叫他过来南京做什么

    只是严傲云有些低估了自己的作用而已

    跟着韩秘书一路到了总统府,经过了检查后到了总统府的那栋三层小楼内的一间侯客室内,韩秘书道:“严先生请稍候!”

    严傲云道:“韩秘书你忙,我一个人等就可以!”

    韩秘书笑了笑:“这事的确多了些,你先喝茶我到外头处理几份文件,等下回有人过来叫你的!”

    韩秘书出了侯客室脚步沉稳的不如了秘书处的办公室,然后向上头回报了严傲云已经到了后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里头,然后没有任何停顿就是翻开了桌面上堆积得两寸多厚的文件,然后拧开了钢笔开始在文件上写着

    韩愈清和秘书处里的其他人不一样,他出广西的一个贫寒农村家庭,幼时他那父母虽然大字都不认得一个,但就是认定了读书才能够让他们的儿子出人头地的死理,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完全施行小学初中免学费,韩愈清虽然凭借优秀的学业获得了奖学金得以免除学费,但是书籍和生活的花销依旧让家中承担不起,初中那会他的父母为了供应他的书杂费,把周围村子里的钱全都借了一遍高中、大学那会韩愈清更加努力,不但获得了文人学科里极难获得的奖学金,而且还是全额奖学金以及生活补助,要不然以他的家庭连书费都是交不起的高中时期他就开始四周兼职,保持着优秀学业的同时半工半读,愣是凑足了钱还清了初中时期借别人的钱

    大学时期的他也算是开始真正的一鸣惊人了,频繁的活跃于各种活动中,刚上大学就已经加入了国社党,大学还没有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提前到民政部实习,金子到那里都会发光了,在民政部工作一年后,他被民政部的次长举荐到总统府秘书处就职三等秘书总统府秘书处是什么地方,已经是中国官场中公认的高官储备基地,从秘书处走出来的年轻官员的升迁速度都是非常快速,甚至有人戏称秘书处就是明朝的翰林院

    进入秘书处后按照正常时间表,他应该是需要三年左右才能够升职到二等秘书,再历练一到两年后就会被分配到各地方政府任职,然后就是一帆风顺往上爬了,但是韩愈清只用了一年就从三等秘书升到了二等秘书他从政不过两年,就已经到了秘书处二等秘书的位置,是别人二十年都无法触及的位置

    韩愈清知道,他的成功并不是倚靠运气,而是坚持和勤奋,当别人看到他年纪轻轻就是秘书处二等秘书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了他背后的努力有谁知道他求学时为了争夺全额奖学金,有多少个无眠夜,有谁知道,他在民政部工作时没有休息过哪怕一天,上班时间他在考虑工作,下了班他脑子里还是工作,要不然他凭什么让民政部的次长亲自举荐呢

    当然了,他之所以有这个成就也同样说明了他并不是一个不知道变通的人,工作出色非常重要,但是要让上级看到你的成绩也同样重要韩愈清知道这些,并且办到了,所以他成功了

    不浪费一点时间的韩愈清快速的审核着手中的文件,然后分类并批示上自己的意见,然后这些分类好的文件就会分别送往几个一等秘书的办公室中

    钢笔快刷刷的写着,他的眼角余光也是看着远处的大门,当他看到了一个剃着光头的中将迈着步伐从陈敬云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他就是快速起然后到了陪在那个中将的一等秘书跟在:“安秘书,福乐电气的严先生已经候着了!”

    秘书处的前任副处长去年因病住院后,拖了一年也没见好,上个月传来消息说再一次病危,现在秘书处里的人都知道,那副处长已经是快要咽气了,也就是说副处长的位置实际上已经空缺,不过陈敬云一直都没说要提上来什么人,弄的现在的那几个一等秘书都是眼睁睁盯着呢,这段都在积极无比的表现而秘书处处长燕井邝不再,能够理事的也就这几个一等秘书了

    安秘书的年纪并不算小了,可是四十多岁了,这个年龄在秘书处里算是比较大的了,他在秘书处傲了十多年,而且做到一等秘书后,他也是不想外放到地方,而是想着在秘书处里更进一步,要是能当上这个副处长,给他一个省长的位置都不换君不见燕井邝,权势滔天不下于各部总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之

    安秘书听到福乐电气的严傲云到了,作为一等秘书,陈敬云的随行秘书他自然是知道陈敬云是要召见严傲云的,而且还是昨天亲口吩咐燕井邝去办的,当即他道:“知道了!”

    说道这里,他看了韩愈清一眼,他对这个年轻人也是感觉很不错,觉得有必要栽培一二,当即道:“等会我还要去参谋部一趟,等会你自个领了严先生去见总统!”

    说完拍了下韩愈清的肩膀:“好好干!”

    如其让另外一个值班的一等秘书带严傲云去见陈敬云,还不如给这韩愈清送一个人要知道这秘书处里几个一等秘书之间也是相互较劲呢,而且他们之间的竞争一直以来都比较大,历年来出问题的三等秘书,二等秘书很少,但是出问题的一等秘书却是有不少,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些一等秘书之间的竞争,大家相互拆台这没事也弄出事来了

    韩愈清听到这,欣喜无比,他很明显安秘书这是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在秘书处工作两年多了,见过陈敬云的次数是多了,说过的话也有一些,但是工作上的接触还从来没有过,向陈敬云汇报工作或者领人进去这种事一直以来不是燕井邝办就是一等秘书在做,二等秘书是没有这种机会的,三等秘书就更不用说了

    怀着欣喜和期待,他带着同样心中激动的严傲云推开了陈敬云办公室的大门,然后严傲云就是看到了一个普通的中年人正坐在办工桌后面,低着头,拿着钢笔正在写着什么

    他,就是陈敬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