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战时经济(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福乐电气如果说早年只是一家电力供应企业,但是自从福乐电气的电力业务因为反垄断法被强行拆分为北方电力公司和南方电力公司后,让福乐电气的核心业务之一也就是电力这一块受到了重创,当时只能依靠另外一块的核心业务,也就是电气化包括家用电器、无线电设备以及其他电气产品支撑,那时候开始福乐电气为了打破僵局,利用其强悍的技术优势和资金迅速向其他行业扩张,先后投资了大连造船厂,广州大洋造船厂,在中国澎湃发展的海军扩张和民间航运扩张中获利颇丰。随后又是响应农林部的号召,大规矩投资化肥产业,其下属的福乐化工已经是国内第三大化肥企业。在中国石油产量井喷的时候,又是投资建设了好几个炼油厂,并开始涉足汽车产业,和国内的几个汽车巨头直接对抗,尽管福乐汽车的市场份额只有十几个百分点,但这依旧为福乐电气带来了可观的利润,更重要的是通过民间汽车的开发,让福乐电气首次获得了向军方供应军用卡车的订单,并且通过下属的特种机械分公司开始接受芜湖特种机械公司的坦克订单。福乐电气自虽然没有坦克设计的能力,但是他的技术底蕴雄厚,国内第一大国防承包商的名头也不是白来的,原本芜湖特种机械公司生产的坦克中,也用了一部分福乐电气的汽油发动机,所以仅仅是技术授权制造的话,对于福乐电气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

    而在福乐电气的诸多下属分公司和事业部门中,发展最为迅速的还是航空部门,自从福乐电气投入巨资研发喷气式发动机开始,他们就把航空业作为了下一步的集团业务增加重点,甚至不惜巨资收购了上海动力公司的航空发动机部门,整合为国内最大的航空发动机供应商,现在中国海空军的扩张,未来可以预见的数以十万台计的发动机订单足以让航空部成为福乐电气最核心的部门。

    实际上,从表面来说,福乐电气并没有太多直接向军方提供成品,军舰没有多少,飞机一架没有,坦克也只是贴牌生产,军用卡车就那么几千辆订单而已,福乐电气直接提供的军械也就只有无线电设备了。

    但是依旧为什么说福乐电气是中国的第一大国防承包商呢,因为福乐电气虽然很少提供成品,但是几乎所有的中**械产品里头,都或多或少的有着福乐电气所生产的核心零部件。

    而福乐电气几乎和海空军三军都有着广泛的合作,为军方研究各种技术,提供各种技术解决方案,海军筹备使用的蒸汽弹shè计划中,就是由福乐电气下属的实验室和企业负责方案设计研发以及具体技术解决,甚至连旧有的四艘战列舰高速改装计划,具体的改装计划中所涉及的技术方案也是由福乐电气提供的,船厂只是负责施工而已。单单是军方提供的研发合同所涉及的资金,就足以让国内其他的国防承包企业眼红了。但是眼红也没用,福乐电气的这些研发合同是建立在福乐电气雄厚无比的技术底蕴上的,在全国范围内数十间福乐电气和各所大学联合设立的实验室,研究所就是他们的根基所在,垄断了国内二十多年几乎近半的专利就是他们的底蕴。

    国内任何一家从事制造行业的企业几乎都很难绕过福乐电气的存在,不是要用到他们的产品就是需要涉及到他们的专利。

    如果说华夏银行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影响中国经济体系的话,那么福乐电气的一次技术进步就能够带动国内某种行业的一次产业升级。

    福乐电气没有那种迪生的那种天才科学家,但是福乐电气却是世界上拥有最多私营实验室的企业。

    这样的一家企业,如果说中国和其他国家爆发战争了,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是属于绝对的好事。

    会议室了,这些福乐电气的高官们听着新一任福乐电气公司总裁严傲云说着:“昨晚我已经得到了来自国家军事委员会的通报,并亲自求见了海空的温庭和上将,已经从他的口中得到了准确消息,国家军事委员会已经批准了今年的军费预算,虽然具体金额是绝密数据,但是从表面判断,这个数字至少是去年的两倍!”

    “我想这意味着什么你们也都清楚,这意味着广阔的市场,意味着我们需要扩大产能来满足即将到来的大量订单。而从各方面角度来看,我国的参战已经近在眼前了,在这场大战中对于我们福乐电气而已,就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机会,只要把握好了,总产值翻一倍都是有可能的!”

    他的话让下面的一大群高官们个个都是脸上充满了喜sè,赚钱谁不喜欢啊。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会道:“而且我来这里之前,早上的时候我接到了来自总统府的电话!”

    为了加强长江三角的联系,为了增加首都南京和上海之间的联系,这里开通了中国第一条远距离电话线路。

    严傲云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了,按照道理来说能够被董事会任命为福乐电气这家国内第一大企业的总裁,这为人沉稳是最基本的了,但是说起这个的时候依旧忍不住脸上露出一丝喜sè:“总统府秘书处的燕处长打电话过来说,让我准备准备,明rì去南京一趟觐见总统!”

    他这话一落下,下边的人果然一个个都是面sè露出羡慕或者惊叹,陈敬云是谁,那可是中国总统,在中国的威望和地位无人能及,除了少数军政要员能够经常看见陈敬云外,其他人可没什么机会能够看见陈敬云,严傲云在国内商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企业家了,但是他也只是见了陈敬云三次而已,第一次是他上任福乐电气总裁的时候受到了邀请和其他国内几个重要企业家参加chūn节国宴,那也是他这辈子中第一次和那么多权贵共处,入眼都是中将、上将、总长,次长,开国元老,也那是那次的国宴让严傲云获得了进入了共和国的核心阶层的门票,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才能够频繁接触一些共和国核心阶层的人。第二次是去南京工商部办事的时候偶然看见了陈敬云,并且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次和陈敬云握手的机会,严傲云几乎都还记得那时候陈敬云微笑着喊出他的名字,然后亲切的和他握手时,让他差些流下了眼泪,那份激动比他当上了福乐电气总裁更为激动,而第三次见陈敬云,是在去年底陈敬云来上海视察海军的时候,他当时作为嘉宾和上海的十几个商界领袖参加了上海特别市zhèng fǔ为陈敬云举行的欢迎宴会。

    这一代的中国人,尤其是四五十岁的那一代中国人,也就是中国目前军政工商各界的绝对中坚人士,对于陈敬云的感是非常复杂的,他们从青年时代开始就一路跟着陈敬云,看着陈敬云带领这个国家,带领这个民族崛起,是他们最早把陈敬云当成了人生偶像来崇拜,是他们在国家内外交困的时候因为陈敬云口中的那句‘华夏复兴’而义无反顾的聚集到陈敬云边,然后共同开创了这个国家的繁荣局面,是他们在1929年末的时候,高喊着让陈敬云为了国家和民族重新执政。

    而随着年纪的逐渐增大,年轻时候的那种崇拜和激已经逐渐消失,而有些脑子的人也都知道陈敬云正在玩dú cái,但是他们依旧不愿意去看,甚至都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因为在他们心中甚至潜意识里,陈敬云这个名字本就已经代表了国家和民族,很多时候他们已经是不把陈敬云当成了人,而是一个象征,一个符号。

    如此也就不难想象严傲云见到陈敬云的时候,会如此激动!其实不但是他,很多中层将领和官员第一次见到陈敬云的时候,表现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我今晚就得去南京,而今天里,我需要各位一个详细的报告,尤其是航空部和无线电部的报告!”严傲云非常清楚陈敬云为什么要见他,福乐电气作为国内最大的国防承包商,中国要扩军甚至参战,那么就离不开福乐电气的大力配合,所以陈敬云需要了解福乐电气方面的况也是理所在。

    他这一次去就是向陈敬云回报福乐电气的相关事务的,而要汇报这些他自然也需要获得下属各部门的详细业务报告。

    福乐电气的高层会议结束的相当快,而之后就是一片异常的忙碌,到了晚间九点,严傲云乘坐高速火车离开上海前往南京。

    中国的扩军备战行为不但体现在福乐电气这里,几乎所有相关企业都是收到了或大或小的消息,然后一个个都准备着进一步扩大产能,以迎接即将到来的这些庞大国防订单。

    中国虽然没有宣布进入了战时经济,但是国内的工业实际上已经是提前进行了战时经济,扩大产能,扩大生产,一些重要企业甚至有军方代表进驻协助企业转产。而部分重要工厂的安全也是受到了各地军jǐng的高度重视,滁州飞机公司,广安飞机公司、芜湖特种机械公司等已经是进驻了不少现役军人执行安保工作。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