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海军贪污案(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第七百二十二章海军贪污案(一)

    从陆军的新式武器试验成果展回来后,陈敬云的心也算是非常不错,对于陆军方面提出来的好几个计划都是大笔一挥进行了批准,比如正式筹备机械化师的计划,比如改装六个步兵师为摩托化步兵师的计划,再比如将独立第三装甲团、独立第第五装甲团扩编为独立装甲旅的计划。

    而这些计划却都是陆军所提出的一系列整编计划中的重要计划,也是陆军1934年整编计划中的核心内容,陆军要落实1934年编制计划,以上这些机械化师和扩编摩托化师以及独立装甲团的计划就是重中之重  。

    其实陆军就算不主动提出来,陈敬云也不是会让陆军进行现代化的建设,这年头打仗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陆军的建设必须跟上世界一流地的水平,不然就会在未来的战争中力不从心。现在中国陆军实力虽然说也还可以,但是距离陈敬云记忆里的二战主要参战国的陆军实力还是有些距离的,表面上看中`国陆军已经拥有近两千辆的各式坦克,但是里头绝大部分都是一战末期和二十年代初期水平的坦克了,真正算得上是先进坦克的实际上只有那三百多辆t9坦克。而装甲部队里虽然有着坦克,但是距离时期各国的装甲部队还有着不小的距离,比如自行火炮这一点就是没有达到,而自行反坦克炮也没有,这些都差一些了,而防空力量就更弱了,目前中国陆军的防空火力实际上是比较差的,甚至是低于各国陆军水平的,很多时候防空就是依靠7.92重机枪临时架起来,专门的高机枪非常少,而陆军中装备的高炮就更少了。造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陆军的防空压力一直不大,基本上在东亚地区这一快,只有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轰炸别人的份,陆军自会遭到的轰炸非常少,1931年中战争里,进入朝鲜的陆军部队从头到尾就没遭到过几次轰炸,虽然知道防空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没有压力就没有需求,这自然那就松懈了下来。相对比而来,长期面临着中国庞大空军压力和装甲部队压力的`本陆军的防空火力和反坦克火力就强得多。

    这不是说有没有能力的事,而是一个需求的问题。

    目前的况是中国陆军对防空火力并不大,陆军的那些大佬们自然也就不太重视了。

    不过陈敬云着眼的却是数年后即将爆发的世界大战,到时候中国陆军所面对的就不单单是`本或者苏俄了,一个搞不好就会和英法美这些国家对上,而英法都好说,但是那美国人的工业力量是不容小视的,一旦打起来估计要和美国人争夺制海权和制空权都是比较困难的事,届时陆军方面也就必须重视野战防空作战了。

    “这个装甲师的师属防空火力还是少了些!”陈敬云看着皱眉:“只有十二十二点七毫米的高机枪是无法满足一整个装甲师的防空需求的!”

    来找陈敬云汇报新式编制的人自然是蒋方震,此时他道:“按照以往的jingyàn来说,我们所面临的防空压力并不算大,拥有十二零点五英寸的高平两用机枪,已经足以应对我军的防空wēixié了,这再多的话恐怕会浪费。”

    陈敬云却是道:“现在够用不代表以后够用,区区十二机枪绝对是不够的!”

    说罢后在编制表上一扫,然后又是皱眉:“这个防空炮也不够,才四门怎么够用!”

    蒋方震正想解释,不过陈敬云又是再一次皱眉了:“怎么还用三十毫米的防空炮了,我记得三十毫米的防空炮已经正式撤编了,不是要换装二十毫米和四十毫米的防空炮了吗?”

    面对着陈敬云一大堆的问题问出来,蒋方震脑门也是有些流汗了当即道:“防空火力的编制是沿用旧有的编制,所以数量上才变动不大,而三十毫米防空炮,这一直是我们陆军的标准防空炮,撤装是海军那边的事,他们是为了加大防控的多层次火力打击才换装了四十毫米和二十毫米口径的防空炮。”

    听到他这些说,陈敬云也是记了起来,知道这事还真是海军那一边的事,陆军这边的防空炮却是没变过的,不过如今也是该变一变了。

    中国陆海空三军的地面防空火力早年都是差不多的,早年都是用改装的7.92毫米防空机枪,随后采用一战末期海军研发的1921年式30毫米防空炮,随后海军和空军也采用,成为中**方的标准防空火炮,而更大口径的则是七十五毫米防空炮,而这个口径的防空火炮主要装备海军的军舰以及空军的的防空部队。此外就是口径更大的127毫米舰载防空炮了,而那个也是大型主力舰上的副炮,驱逐舰上的主炮。

    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加上三军对于防空火力的不同要求,因为三军对于防空武器的选择也是出现了变化。从防空任务上来说,海军的重点自然是舰队防空,对于防空火力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在第二次中战争时期就对1921年式三十毫米防空火炮的能极为不满,因此战争一结束就有了升级更换防空系统的心思。

    而海军方面的策略是,大口径防空火炮自然是127毫米高平两用舰炮,而次口径防空炮上,认为七十五毫米的防空火炮威力一般,而速也较低,所以想要把次口径的防空炮口径降低到四十到五十毫米的范围内,一开始也是自己研发了一款四十七毫米的舰载防空炮,但是能却是差强人意,最后得知瑞典那边有一款四十毫米的防空炮很不错,而这款火炮实际上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博福斯四十毫米防空炮,这种好货色面试后别说中国海军引进了,实际上英法美等国都是直接引进了,毕竟好东西是大家都能看见,不会说有好东西不用的况发生。于是乎也就直接引进仿制了,并定名为1934年式40毫米防空炮,现在海军那边已经开始批量装备双联装的。

    有了四十毫米口径的防空炮后,下面直接搭配12.7毫米的高机枪也不好,所以又是专门研发了一款二十毫米的防空炮。

    由此在中国海军的各型军舰上,就能够拥有20毫米到40毫米再到127毫米所组成的防空网了。

    “现在我们的那款老旧三十毫米防空炮也是老旧不堪用了,我看可以换成二十毫米的防空炮和四十毫米的防空炮嘛!”陈敬云也是知道中国海陆军现有装备的30毫米防空炮能已经无法满足现代战争的需求量,虽然直接退役还不至于,但是也需要从一线部队撤下来了,和就和之前海军里大量装备的七十五毫米防空炮一样,可以配属给各独立防空部队,用于要地和城市防空。

    中国陆军的师属防空部队里并没有配属中大口径防空火炮的打算,只是配属了小口径的防空火炮和防空机枪,因为中国的大口径防空炮一般都是配属给独立防空部队。因为防空任务也是有着划分的,有着野地防空,有着要地防空,而普通师属部队所进行的野地防空都是自保为主,而且考虑到部队的机动也不可能给他们装备大口径的高炮,要知道高炮可都是比较重的家伙,别看口径小,但是一个个的管长度都是五六十倍以上的,1934年式四十毫米防空炮就是六十倍的口径,比七十五毫米的野炮都要重,而更大口径的话至少都是好几吨以上的。

    为了更好的配属防空火力,陆军是建立了众多的独立防空编制,专门装备中大口径的防空炮,担负城市防空以及要地防空的任务。就算是配属给一线部队作战,那基本也是和那些独立重炮部队一样,是直接划归给军级指挥部管辖的。

    “现在换装这么多新式防空火炮的话,这成本上恐怕!”蒋方震可是知道,编制不能的一味的考虑火力,还得考虑成本,这增加一门防空炮就得多出好几万的采购成本,而后续的人员以及训练成本每年积累下来也不是个小数目。

    陈敬云却是道:“换装新式防空炮虽然短时间花费大一些,但是总比守着那些老旧防空炮好,而且这些三十毫米的防空炮也不是说一股脑扔掉不用嘛,还可以配属给各地防空团用,继续发挥余力!”

    听着陈敬云这么说,蒋方震道:“嗯,如此的话,防空营的编制和装备我回去再和其他同僚探讨探讨!”

    既然说开了这个编制问题,陈敬云也是继续发表着自己的意见:“还有,装甲部队的防空火力要尽量做到自行化,毕竟装甲部队所需要的是机动力,采用牵引防空炮的话机动力会跟不上来!”

    蒋方震这一听,心中暗算着:自行化防空炮,战斗力和机动能力是上去了,但是这成本?如果和自行火炮一样采用成熟老旧的坦克底盘还好,但是如果采用的是t9系列的底盘,估计造价是得连接往上涨啊!而且数量如果也要比以前多的话,四门,六门主席肯定是不满意的,少说也得八门以上甚至十二门以上,如果用坦克底盘装载,估计能够用双联的,到时候就需要四辆或者六辆的自行防空炮,造价估计比同数量的t9坦克还要贵。

    而中国的装甲部队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非常的多,如果按照1934年编制计划实施的话,未来将会有三个装甲师、两个装甲旅、六个机械化师、六个摩托化师,外还有大约十个独立装甲团。这些部队在未来几年内会给中国陆军带来沉重的军费压力,单单是坦克还好说,更重要的是还需要装备大量的半履带式装甲车,然后还有大量的自行火炮,此外还有一定数量的自行反坦克炮,这些新式的装备基本都是第一次装备,所需要的资金都是海量的,现在如果加上一个自行防空炮的话,这又得增加一大批的开支。蒋方震都有些担心,怎么大规模的新式装甲部队建设能不能够完成了。

    陈敬云组建现代化装甲部队的决心是非常大的,甚至他都不管陆军方面部分人的反对,固执的要求蒋方震在1934年的编制大大加大各种现代化兵器的数量,自行防空炮、战地通讯系统、自行反坦克炮等一系列的新式装备开始从各个工厂中被制造出来然后进入各部队服役,于此同时海量的军费也是被花了出去。

    而这些海量的军事装备采购费用对于国内经济的繁荣也起到了一定的正面影响,毕竟海陆空三军每年拿着那么多的军费,这些军费都最后还是会流入国内经济体系中,,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拉动内需的一种办法。

    而这么庞大的军费支出,有时候总是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的。

    “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少昊号那边的专项资金多支出的那部分已经是找到了去向!”

    陈彩恭恭敬敬的站在陈敬云面前,手中也没有拿着报告书,就直接对陈敬云这么说着。

    陈敬云抬起头来问:“哦,到那里去了?海军那边有多少人涉事其中?”

    陈彩彷佛说着一件很平淡的事一样:“根据我们调查局的初步调查,资金的流向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德国蔡司公司,一个是国内的福乐电气,剩下的是芜湖钢铁公司。三家加起来差不多八百余万的样子。海军那边涉事的人员初步预计有五十余人,其中少将军衔以上有五人,中将军衔两人!”

    陈敬云听着这些眉宇略皱,尽管已经预料到这一次的少昊号贪污案的调查会涉及到不少人,但是他依旧没有想到,涉案的金额会高达八百余万,而且海军那边竟然还有两个中将和五个少将这些高层都参与了进来。而这已经是超过了陈敬云的心理预期和忍受力度。

    上个月海军部审计局的副局长秘密向调查局实名举报,举报中称大批海军高层涉嫌在少昊号的造舰过程中贪污,而且贪污金额巨大。如果是匿名举报也就算了,偏偏这还是实名举报,如果说举报人的份低一些也就算了,偏偏还是海军的审计局副局长,海军上校的军衔。这样就不得不让陈彩极为重视,当初陈敬云知道了这事后并没有太大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底下人贪污几个钱是在所难免的,如果官员一贪污自己就撤掉他的话,估计整个中国的官员都得被撤掉。

    其实陈敬云对手底下的官员的经济问题还是比较宽松的,平时收个几千几万块陈敬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大家都有一大家子要养活,那每个月几百近千块的工资也是不够花的。所以手底下的这些官员弄点小钱补贴生活他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大规模的贪污行为就是他所无法容忍的了,一旦涉案的金额达到几十万上百万,陈敬云少不得要借他们的头颅一用。

    而实际上,目前中国的军政两届中,高层人员的贪污现象是比较少的,这也不是他们不喜欢钱,而是没那个必要,目前中国的相关法律条例当中虽然制官员本人经商,但是却不制他们的家人经商,实际上政府高层相当多一部分都是商人出,至少少数是职业政治家出,基本上这些人虽然不会说和陈敬云这样价几十亿,但是基本也都是不缺钱的主。

    就算一些没有大批家财的,也都是一心想要在政治道路上走的更远的那种,比如经济发展司的刘大均,他这个人就没什么钱,但是他的目光盯着继续往上爬到财政部甚至政务院呢,那里会看得上贪污的那点钱,再说了为政府高层,吃喝住行都是公款,他连工资都花不出去呢。

    所以相对来说,目前的政府高层里,贪污受贿的现象比较少。但是在中下层官员里,这种况就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基本上职位越低就他妈越贪,1932年上海那边就出现了一个轰动全国的大案,上海市特别政府里一个主管工业发展的科长竟然贪污受贿高达一百五十万之巨,要知道那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啊,官场里头见人矮三分,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贪了一百五十万之多,而这个贪污案不但让他自己送了命,更是让上海特别市政府里的好几个上级官员受到了牵连,时任上海市市长的钱勇安原本已经是半只脚踏进了中国的权力核心,按照前几任上海市市长的升迁历程,他是极有可能进一步进入内阁的,但是因为这个事就背上了一个管教无方的处分,接着就是被调任到了广西任副省长,而这种调动可是正儿八经的贬职,因为中国目前有三个直辖市,分别是南京,上海,北平,其中又以上海为最重要之处,至于南京虽然是首都,但那地方官员满地走,当南京市的市长可不是什么好差事,一个不小心就得罪人了,而上海的话,如果能够在任期里做出成绩了,基本上任期结束进入内阁就是稳稳当当的事,就算进不了内阁,但是调动到其他地方的话,基本也是一个省长的wèizhi,而调到其他地方任职副省长,那就是贬职了。

    陈敬云也是知道自己统治下的中国不是什么理想社会,各种不堪入目的事非常多,而陈敬云自问自己就算是神仙估计也无法改变人类的贪,所以他只能在大的方向加以控制,每年都会抓捕枪毙大量的贪污受贿官员,但是这贪官是永远都抓不完,杀不光的,陈敬云对此也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政府官员会贪,这个他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军方里也出现了如此大规模的贪污现象,军队是什么,军队就是他陈敬云的根本,对于陈敬云来说,什么都可以出问题,唯独军队不可以出问题。为了避免出现问题,他可是实施了非常严格的军政分离,别说军队和地方政府相勾结了,就连普通的将领和地方官员进行交谈没多久调查局的人就会对此秘密进行调查了。

    军政分离之余,陈敬云为了稳定军队将领的心思,对于军官阶层尤其是将官阶层可是实施了高薪制度,虽然中国实施义务兵制度后普通士兵每个月只有几块钱的补贴,但是对于军官来说,每个月的薪水却是非常丰厚的,一个普通的尉官每个月都能拿几百,而处于军队顶层的将官就更多了,以陆军少将为例,和平状态下每个月的薪资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军衔薪资每个月有两千多,然后还有职务薪资,根据各职务的不同从一千到两千不等,这加起来每个月的收入可以达到三千多元,比前清新军里的少将薪资还要多。而中将就更多了,一个月拿个五六千不成问题。

    这个普通工人月薪十元zuoyou的年代,月薪五六千已经是属于绝对的超高收入了。

    除了正常的工资外,一般还会有各种名目的补贴,比如住房补贴,公车补贴,等等,而在作战时期就更多了。

    所以中国的军官群体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里而言,是属于绝对的高收入群体,比当文官都还要有钱。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高薪制度,也是无法阻拦他们对金钱的渴望。

    “涉案的人不少,其中有林清熊中将,他去年担任海军兵器总监一职,现任第二海防舰队司令,少昊号一案中,此人是主谋,在少昊号施工过程中,多次子系统招标中为德国蔡司公司说话,导致我方在少昊号上的光学观瞄设备以及另外三艘军舰上的光学观瞄设备的采购价格被抬高众多,而他本人则从德国蔡司公司手中收取了约三十万元的回扣。还有现任海军部舰政司次长曲升少将,其负责的动力系统招标案中,和上海动力公司方面进行了相互勾结,虚报了价格,并从对方手中获取回扣!此外还有海军审计局局长……”

    随着陈彩一个名字一个名字说出来,让陈敬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把这事的详细报告拿上来,还有此事继续挖下去,我倒要看看还有多少人涉案其中!”

    说到这里陈敬云又道:“另外,这两年陆军那边的整编计划在进行,招标也非常多了,你调查局也一起查!”

    如果说政府方面的官员贪污只是让陈敬云叹气的话,那么军方将领的贪污就是让陈敬云愤怒了,而上一次陈敬云生气是什么时候了?是1924年那场大罢工。

    看着陈敬云那愤怒的表,一边的陈彩心里暗道:“这一次,军方那边恐怕是要大地震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