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安南阮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中国在印度支那半岛扶持了多支民族du li武装的事实际上也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这些扶持都是暗中的,毕竟中国可没有正式和这些du li武装建立关系,更加没有再外交上支持,反而在正式外交场合上,陈敬云也是偶尔指责两句,英法两国也是找不到证据因为也不可能采取什么实际xing的报复举动,不满之余也只能抗议一二了事。

    南京总统府两侧耸立着十余栋小楼,这些小楼并不高,大多是三层或五层的水泥建筑,这一片建筑群是建国之前就已经建起来了的,这些小楼虽然其貌不扬,但是这里却是中国的军政核心地带,中国的军政部门全都设立在这里,包括军方的五大部,政务院的众多部院都是在这里办公。

    此时,一个穿黑sè西服的矮个子年轻人在一个陆军少校的带领下通过了外围门卫的检查,随即进入了参谋部旁边的一栋小楼里。这栋三层的小楼占地不过三百余平方,但是这里却是中国两大报部门之一的军处总部。

    军处的正式名称为:中**事报处,嫡属于国家军事委员会,只比军方五大部低半级,建立之初军处的职能还是非常单纯的,那就是为军方获取军事报,统一之后陈敬云重新划分两大报部门的职能,规定军事调查局的职能只限于国内,主要执行反间谍,维护国家安全。而军事报处的职能则是只限于国外,为军方获取外**事报以及在国外地区执行反间谍,维护国家安全。所以那时候开始,军处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军方报部门,而是一个综合的报机构,在世界上各国主要国家和地区都设立了秘密分支机构,每年的经费比国内的调查局多多了。

    而和调查局还有一个不同的是,调查局在二十年代后期的一次重大改革中,为了避免给国人带去负面印象,调查局里的办公人员都已经正式退出了军队现役,调查局头子陈彩也正式以陆军中将的军衔退出现役,从而让调查局变成一个类似监察部、jing察部这种zhèng fu机构,并嫡属于总统府。而军事报处则是继续披着军方的外衣,里头的办公人员以及驻外特工都是现役军人,比如林昌丈就是挂着名副其实的陆军中将衔。

    现任报处处长林昌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手中一份军阿富汗站发回来的报告,看着这些报告的他略微皱眉:“这些阿富汗人也是不甘寂寞了!”

    军处在阿富汗地区的活动早就已经开始了,并且暗中扶持阿富汗对抗英国的渗透,而在中国大规模和波斯进行军事合作后,阿富汗那边也是不甘寂寞,想要从中国上争取获得更多的支持,不过对于中亚地区的外交战略中国一直都是非常谨慎的,扶持阿富汗对抗英国的渗透是一回事,但是中国也没有想过把阿富汗培养的太过强大,到时候那些恶心的绿教分子喊着圣战的名义挑动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权威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要知道中国目前在西北地区的统治实际上有些薄弱的,一战时期和二十年代都是发生过了多起的du li事件,不过西北地区乃是中国的军事重镇,部署的兵力众多,而且还有众多的军队建设兵团、铁道兵团,如果说陈敬云在中国的东部发达地区实施的du cái统治的话,那么陈敬云在西北地区实施的就是**的军事du cái了,基本上每年都会逮捕枪毙大量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华夏人的伊斯兰异族分子。

    而且阿富汗也和波斯不同,波斯的巴列维王朝正在努力的实施世俗化进程,而这一点是陈敬云个人极为赞同的,但是阿富汗依旧顽固的事实宗教政治,而伊斯兰的宗教国家向来都是比较‘独特’的,如果哪天等陈敬云有生之年彻底统治了中东,他少不得要学学华盛顿行那大屠杀之事的,中东的所有绿教分子都灭光了,然后移民过去几千万的华夏人。

    当然个人的喜好不会影响陈敬云对国家战略的选择,尽管不太喜欢阿富汗这个宗教国家,但是陈敬云依旧扶持他们对抗英国,只不过这个扶持是有限度的,陈敬云可没打算过让阿富汗真正强大起来、

    为军处的处长,林昌丈自然是非常清楚陈敬云对阿富汗的政策。

    正在考虑阿富汗那方面的事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处长,阮家的人到了!”进来的中校如此道。

    林昌丈道:“哦,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矮个子的年轻人就是走进了林昌丈的办公室,一番粗浅的交谈后,那年轻人就是拿出了一封书信:“这是敝国国王亲手书写的书信!”

    林昌丈点头接过了书信:“嗯,我会转交给我国总统的!”

    等那年轻人出去后,林昌丈沉思了起来,刚才的那个人是越南安南王国国王的秘密特使,姓甚名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这一次来是希望能够获得中国对安南王室的支持。

    这些秘密特使自然是不能轻易见到陈敬云的,陈敬云那么忙可没时间见这些人,而安南方面的秘密事务都是军处负责,所以自然也就转到了他头上,他并没有去把这封信送给陈敬云,因为去找陈敬云回报此事的时候,陈敬云势必会问他一些况,所以林昌丈还得准备一二。

    他知道,自己和陈彩不一样,虽然说两个人都是中国的两大报部门头子,但是陈彩坐着那调查局局长的位置已经二十年之久,中间从来没有调换过。

    而林昌丈呢,坐上这军处处长的位置只有四年时间,在他之前还有两任的军处处长,所以他并不是和陈彩一样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撤下来。

    沉思了许久,随后又是把越南方面的报汇总看过后,林昌丈才是拿着那封安南国王的书信去了总统府。、

    不过到了总统府后,秘书处的燕井邝却是对他说总统现在陪着家人喝茶,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最好是不要打扰陈敬云陪家人的时间了。

    林昌丈知道自己今天过来也不算什么重要的事,也就不好直接去打扰了了,于是乎耐心的等了起来。

    于此同时,总统府后院,陈敬云正在陪着家人,几个女人和几个年龄较小的儿女都待在一起。

    闲聊之余,董白氏走到了陈敬云边,然后低声道:“昨天洪家的人来了,还带了她的女儿一起过来的!”

    陈敬云自然知道董白氏口中的洪家指的是什么,那就是洪子泰的家族,洪子泰二十年代退出政界后一直都是处于隐居的状态,不过他家族的影响里并没有衰退,他的三弟目前在监察部任职,是监察部的次长,此外洪子泰的次子在陆军十八军任职,乃是少将的军衔。这样的家族在目前的中国里头也是十足十的豪门了。

    而早年跟在陈敬云起家的数大家族和陈家的关系一直都比较密切,这后宅的走动也就多了些,按照道理来说,洪家的几个女子来走动,应该是不算什么大事的,董白氏完全没有必要对陈敬云说,而既然说起了,那肯定是有事。

    夫妻多年的陈敬云自然知道这里头肯定有事,当即道:“哦,她们过来了啊!”

    “嗯,那洪家的女孩长的很俊,xing也乖巧,见了人喊的也甜!”董白氏的话头一下子就是转道了这里来。

    陈敬云玩政治也有二十几年里,成天就是和人玩勾心斗角猜测别人的心思,这听董白氏的话头转道那洪家的女娃上,当即有些疑惑:“我记得洪子泰的女儿最小的年纪也有四十了吧!”

    陈敬云自然不会是认为董白氏要给他找女人,听董白氏说起洪家的女孩,立即就是明白过来估计是为了长子陈华天的婚事而说的。

    董白氏道:“是洪家长子的三女,今年十七岁,现在正在南京女子师范上学呢!她这人家世也好,xing也好,我觉得是不是让华天去见一见!”

    董白氏说的轻巧,但是陈敬云考虑的确实非常多,洪家那边想要和自己联姻是非常正常的事,偌大一个中国里,无数人都想要和陈敬云联姻,自从长子陈华天十五六岁之后,基本上每年都会有人拐弯抹角的问陈华天的婚事问题。

    但是这种问题和陈敬云自己找女人是不同的,陈敬云找女人大多不会管什么背景,人漂亮了,合乎他自己的心思了就勾搭,反正陈敬云也不会娶她们,蔡凝、林韵的表妹都是如此,跟在陈敬云边可是没有名份的。

    但是自己儿子的话,如果只是谈个恋养几个人之类的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次子陈华俊在武汉上军校的那几天就是养了个女人嘛。但是取妻的话那么就得慎重多了,他们自的感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女方的背景会不会给他们带去负面影响。

    所以几个儿女的婚姻问题陈敬云也一直都是比较谨慎的,他既不希望强行让自己的儿子娶什么人,也不愿意儿子随便娶个女人回家。

    今天董白氏这么说起,陈敬云也是知道董白氏应该是希望和洪家联姻的,毕竟洪家也是个大家族了,和洪家联姻的话能够给陈华天带来有利的外戚援助,这是董白氏所希望看到的。

    陈敬云没说答应也没说反对,而是道:“既然你看过了喜欢,改天我和洪老再见一见,看看他的意见!”

    两个家族的联姻,绝对不是董白氏或者陈华天自己能够决定的,最重要的是需要陈敬云点头。

    说罢这些,再转头看看不远处的长女陈薇,这个早年很腻着自己的女儿如今也是长大了,以前倒是没觉得,但是今天突然发现,这时间过的真快啊,算算时间,自己到这个时代也有二十多年了,彷佛一个眨眼间,儿女们都已经长大了。

    既然今天董白氏说起了长子陈华天的婚事,陈敬云也是觉得,是时候给自己那几个年龄较大的儿女安排婚事了,总不能一直拖着,而没有自己的默许点头,估计他们的母亲都是不敢行动的。

    这心里头挂着家事的陈敬云出来后,那林昌丈已经是等陈敬云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