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1932年的春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陈氏家族开始对家族内部的产业进行整顿,并趁着这一次的整顿的机会对家族内部进行了大量的人事调整,一改之前陈氏家族产业分散的状况。<-》

    新成立的控股基金名为柳河基金,名称出自陈氏家族在福州的家宅所在巷,柳河基金是一个纯控股投资集团企业,集团拥有华夏银行的65股份,拥有东南钢铁55%个股份,拥有福乐电气45%的股份以及一大批国内重要企业集团的股份。至于总资产额却是没有一个详细的数据,因为柳河基金所控股的这些企业部分已经是上市,但是这些企业绝大部分也是有着大量的贷款等负债,但是哪怕是除开这些负债额,只大概的计算净资产的话,那么也能够达到五十亿以上的规模。

    柳河基金内部的股份全部为陈氏家族内部的核心成员所分配,陈敬云占据了65%的股份,陈敬声拥有10%的股份,陈敬海拥有10%的股份,陈敬安拥有5%、陈敬凯为5%、陈敬尚为5%;这六个陈氏家族的堂兄弟分割了柳河基金的全部股份。

    陈氏家族的柳河基金成立后,对于几个堂兄弟会怎么分配自己所属的股份陈敬云不在意也管不了,而陈敬云自己嘛,则是给自己的四个儿子一人划出了1%的股份,不论年纪大小,统一分配。至于几个女儿的财产分配,陈氏家族的几个堂兄弟都一致劝说陈敬云要保障家族财富的集中,避免家族女成员外嫁后让柳河基金的股份落入外人家族手中,所以取消了女成员的股份分配权,只适当的给予其他质资产的补偿,不过陈敬云也不会亏待自己的那几个女儿,相继为几个女儿设立成长基金,才十六岁的长女陈薇的成长基金都已经有着高达上千万之巨,等她二十四岁之后就能够领取这一批数额庞大的资产。

    这是一次对陈氏家族内部的一次利益划分,而经过这一次的股票分配,也让陈氏家族从之前的长房、二房、三房这三大家变成了目前的六大支。灵域

    当然利益分配并不是陈立柳河基金的主要目标,成立柳河基金的最重要目标是让陈氏家族从各大企业的台前退下来,从而在幕后掌控各大企业,避免成为国民们的愤怒目标。

    柳河基金的成立尽管只是陈氏家族内部的一次产业整合,但是由于陈氏家族涉及的产业之多,依旧对国民经济产生了一定的波动,不过这种影响是可控的,陈氏家族也没有说对名下产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动,所以柳河基金的成立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到上海政权交易所里面各支股票的波动。

    从福州回来后,时间很快就是跨过了1932年的元旦,元旦后,圣诞节前就已经回英国探亲的琳娜在英国度过了圣诞和元旦后,在一月中旬才回到了南京,然而琳娜的母亲格兰瑟伯爵夫人却是没回来。

    “妈妈说她想在伦敦住!”琳娜此时也不是当年的那个少女了,这些年里她多少也是发现了陈敬云和她母亲早年的一些龌蹉事,只是大家都没有说出来,她私下里和她母亲关系却是变的极为冷淡,那收取了母女后就让母女俩在同一张上伺候人事是不可能发生在陈敬云和琳娜两个人上的,这一次琳娜的母亲决定不回南京,多少也和这个有关系。

    陈敬云听罢后,心里头也没有多想,实际上他也没有多大在意,他和伯爵夫人早些年的那些事只算是`当头,没什么感在里头,为了照顾琳娜的感受,他已经是有几年没碰过那伯爵夫人了。

    “嗯,这些年我知道是委屈了你!”陈敬云怀着心里的愧疚,怀抱着这个和自己有着普通恋人关系的女人,抚摸着她的头发:“如果一个人住的不习惯,就领养一个孩子吧!”

    琳娜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生下孩子,看过了医生说是不孕,对此陈敬云也是没有办法。

    琳娜抬头微笑:“不用,一个人也好的,你常来看我就好了!”

    怀着心里头的种种愧疚,陈敬云紧紧的抱紧了她,这个时候走进来的燕井邝看到这一幕,又是不动声息的退了出来,但是他面色有些着急,想了想后又是重新走了进去,不过这一次故意加重了脚步声。

    “总统!”燕井邝走了上来。

    陈敬云道:“哦,怎么过来这里了!”

    此地可不是总统府,而是琳娜居住的沈园,这个沈园在早年的时候就是琳娜母女所住的地方,之后经过了数次的扩建。陈敬云一般过来这里的时候也不会带太多人过来,再说燕井邝如今也不是普通的秘书了,现在已经是秘书处处长的他实际上也是非常忙的,甚至要比陈敬云都要忙得多,已经不能和以前yiyang天天跟在陈敬云边了。

    燕井邝道:“是福州那边来消息了!”

    陈敬云一听,眉宇皱起:“哦?”

    燕井邝面露悲痛之色:“老夫人她,归天了!”

    一听到这话,让陈敬云是愣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旁边的琳娜抓紧了陈敬云的手。

    尽管陈敬云早就已经知道陈俞氏的体不好,上次回福州的时候看她也是体衰弱到极致了,福州新医院的李院长也是忐忑的对他说过,陈俞氏的体估计是熬不过一年了。但是事到临头了依旧让陈敬云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对陈俞氏的感是有些复杂的,从心底里来说他很清楚自己对陈俞氏并没有那种母亲的感,但是敬却是有的,时间长了陈敬云也就是慢慢把她当成了母亲对待。如今听到老人辞世也是让他悲痛。

    陈俞氏去世了,刚从福州回来不久的陈敬云再一次奔赴福州为陈俞氏举行丧礼,陈氏家族的其他子弟也是赶到了福州,陈华俊和陈华天两兄弟也是从武汉赶到了福州参加丧礼。灵域

    等这些事忙完下来回到南京,时间已经是临近节了,不过陈俞氏新丧,陈家自然不能大张旗鼓表现出欢天喜地,南京总统府里的节过的有些冷清。

    陈敬云家里的节过的冷清,但是他也不能因为私事就影响了公事,每年都会进行的节国宴依旧照常举行,参加国宴的都是共和国的权贵高层,甚至很多在外头的军方高层为了回来参加这个节国宴,是早早就准备着回来了。

    

    程璧光走到了陈敬云的面前:“主席请节哀!”

    军方和政府两个体系的人对陈敬云的称呼也不是都yīyàng的,大多数政府方面的人都会叫陈敬云为总统,而军方的人习惯喊陈敬云为主席。而少数福州军校早期的学生则是习惯喊陈敬云为校长,至于少数私密一些的人比如陈彩就会喊陈敬云为少爷。每个人都根据自己所属的位置不同对着陈敬云有着不同的称呼。

    陈敬云点头,表示自己接受了程璧光的安慰,不过今天是国宴,陈敬云又是向来把公事和私事分的极为清楚的人,为了避免手下人继续陈俞氏的话题,当即主动开口道:“海军那边的第七期发展计划进行的如何了?”

    程璧光虽然说已经从海军部总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但是他依旧是对海军现役上将,国家军事委员会的中央委员,和萨镇冰两个人都还是同属于海军大佬,对于海军极为重要的第七期发展计划自然是清楚的很。

    “目前进行的很顺利,泰山号如今也服役,三大航空舰队已经初具规模,第七期计划里的大量辅助军舰的建造计划也已经提上了日程!”程璧光如此道:“少昊号的建造工作也已经正式展开,预计春节后就能够正式动工了!”

    陈敬云点头:“嗯,这就好,海军那边的少昊号虽然很重要,不过其他方面的军舰也应该侧重!”

    海军的第七期发展计划中,少昊号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造舰工程,但是第七期的其他计划也是非常重要的,新式雷击轻巡和新式驱逐舰的设计建造计划都会影响到中国海军在三十年代里的整个战略规划,丝毫轻忽不得。

    “温庭和对此也是明白的,新式雷击轻巡的设计工作已经完稿,预计今年上半年就会开工一艘,驱逐舰方面的设计工作也在紧张进行中!”程璧光对海军的发展计划是了如指掌。

    海军的新式雷击轻巡的设计他还亲自过问了,中国的雷击轻巡是作为驱逐舰队的旗舰使用,和日`本海军中的水雷战队的轻型巡洋舰的任务目标是大体相同的,和英法美等国的驱逐舰领舰也是同一个概念。新式雷击轻巡的标准排水量为五千吨,而这个吨位要比中国海军配属巡洋舰队的舰队型轻型巡洋舰要少一些,目前中国海军的主力舰队轻型巡洋舰是和字级和和界字级,而这两者的吨位前者是六千吨,而后者更是达到了六千五百吨,吨位上逼雷击轻型巡洋舰要大上一圈。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