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陈氏聚会(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南京总统府,陈敬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冬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撒在客厅里的波斯羊毛地毯上。<-》

    难得悠闲的陈敬云手中捧着一本书看着,虽然说在前世里就已经看过周树人的书,不过在这个年代里还能看着他刚写出来不久的文章,感觉总是很不同的。以鲁迅为笔名的周树人写出来的文章还是和前世yiyang犀利,字里行间直指社会现状里的种种不堪,虽然没有直接骂陈敬云是独裁者,但是含沙影,指桑骂槐这种词句并不少,饶是陈敬云定力那么好的人都偶尔会皱眉。

    不过陈敬云倒是没有迁怒这些文人,虽然陈敬云对新闻管制的非常严格,非常注重舆论的引导,但是他并没有说直接封住所有人的嘴巴的伟大心思,封口甚于防川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再者,有这些文人拿起笔来骂骂社会的不公,骂骂政府的严酷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够让政府里的诸公保持一丝的清明。

    不过让人含沙影的骂自己总是会不太舒服的,看了一阵后就是把书放下,坐在另外一边的陈彩放下茶杯,见陈敬云捧着手中的那本书,心里头也是嘀咕着,少爷他别不是要生气了吧。

    那些个文人也太不收敛了,如果让陈敬云不快了,他陈彩少不得要做些什么的。灵域

    见陈敬云放下书后,陈彩试探道:“少爷,这段时间的舆论引导工作有些宽松,您看是不是加强一些!”

    陈敬云抬头看了陈彩一眼,不用去猜陈敬云都知道陈彩心里头想的什么,肯定是又想着有什么激进的手段来强行打压了。这陈彩跟着自己也算是跟了大半辈子了,即便不算是福州起义之前的那段时间,就是福州起义以后,陈彩跟在陈敬云都已经有差不多二十年了,两个人从当初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都已经变成了今天的四十岁中年人,那胡须都不用刻意去留。

    陈敬云道:“若是国内的声音都是上下一致,那也是太假了,任何事到了极致就会反常!”

    陈彩听着陈敬云这话也是知道陈敬云不打算管那些文人的指责了。

    “福州那边的况怎么样了,李院长说!”陈敬云把书放下后,也是不管那些文人的指责了,问了福州陈俞氏的况来。

    陈彩道:“老夫人的况有些不太好,李院长汇报过来的话说是这个冬天有些难熬!”

    福州陈俞氏的体状况这几年一直都不算太好,一年里头有大半年时间都是处于服药治疗的状态,福州新医院里的李院长因为陈俞氏的病,更是在柳河巷那边派驻了数个医生常年看护。

    然而人的生老病死是人力所无法阻挡了,现今陈俞氏的年岁已经将近七十,哪怕是有着最好的医疗条件,但是依旧无法彻底改变她的体不断衰弱的事实。

    陈敬云叹了口气:“现在事也稍缓了些,我会在这段时间里抽个时间回福州一趟!

    “嗯,那我近期里会安排的!”陈彩知道这才是陈敬云今天叫他过来的主要原因。

    陈敬云由于出行不便,根本不能经常回福州,在1929年临近总统大选之前,陈敬云回了福州住了大约两个月,算是陈敬云起兵后陪着陈俞氏最长的一段时间了,随后1930年重新回到南京总统府后,各种事务繁忙根本就脱不开,经济危机,中大战让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根本不是他说想要回去福州就能回去的。

    陈敬云如果要离开南京去外地的话,举动太大,去芜湖或者上海又或者滁州这些南京周边的地方还好,但是稍远一些就需要大量的前期安排了,比如回去福州的话以前就只能通过海路走,现在还好,从南昌到福州的战备铁路开通后,陈敬云也能够乘坐火车抵达福州了。

    “现在南福铁路已经开通,虽然是单线的铁路,但是总比走海路方便一些!”陈彩如此道:“沿途的话要不要安排一些视察?”

    陈敬云摇头:“不用了,直接去福州,看了母亲就回来!”

    陈彩也就不再说话,心里头已经是开始考虑着如何安排此行了。

    等陈彩喝完了茶出去后,林韵也是下楼来,她也是知道陈敬云准备近期回福州的,当即道:“现在华天和华俊还在武汉那边,是不是也让他们一起回去?”

    陈华天和陈华俊两兄弟参加了中战争后,又随同谈判代表团一起参加了中上海谈判,等谈判结束后才又回到武汉军官学校就读。说到底,他们的年龄不过十七八岁,用常人的观念来说,他们还只是一个正处于上学时期的孩子而已。

    陈敬云道:“不用了,他们回去的也勤一些,现在又是刚回武汉那边上学,功课原本就落下很多,再外头走的话怕是要落下更多功课影响毕业了!”

    陈敬云自己不方便回福州,不过陈家的其他人却是没有这个限制的,他的几个孩子隔一段时间就会回福州一趟,他的几个女人也经常回去,算是代替他到老人膝下尽孝了。灵域

    中战争结束后,又把伦敦海军条约的事给了结,这段时间也算是把海军第七期发展计划给确定了下来,陈敬云也算是难得略微空闲了下来。所以他才是乘着这个空闲时间段回福州看看陈俞氏。

    中国人对孝道看的还是非常重的,陈敬云虽然是半途占据了陈俞氏儿子的体,一开始还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时间久了,在这个时代里的归属感也就越来越强,除了自己的几个女人和儿女外,对陈家的亲人感也是渐增加,二十年的时间足够让陌生人变成亲人了。所以他这些年也算是把陈俞氏当成了母亲看待,眼见着陈俞氏体越来越差,他这个儿子总的回去看看老人家。

    

    陈敬云要回福州,虽然只是回去几天看望老人,但是必要的安排还是不能少,秘书处、政务院办公厅、调查局、国家军事委员会那边都要进行大量的人事安排。

    本来空军部的伍世钟是建议陈敬云乘坐空军的专机回福州,如此的话能够节约大量的时间,而且掩护的护送也方便很多,不过陈敬云实在对空军的运输机没什么信心。

    这个年代的民航客机的安全性还是比较低的,出事几率比较大,而他陈敬云向来是个怕死的人,他连军舰都不愿意坐,更别说空军的飞机了,他宁愿坐火车慢腾腾的过去。

    和以往陈敬云出行yīyàng,警卫师也是出动了一个团的部队进行全程护送,加上总统府武官侍从室里的卫队官兵们,大量的安保人员将会一同随同陈敬云回福州。不过其他的政府官员就是不多了,因为这也不是长时间的视察,没必要带着一整个政府一同出去。

    1931年的11月,各方面准备妥当后陈敬云就是乘坐专列回了福州。

    看到陈俞氏的时候,陈敬云行了跪拜大礼:“儿子不孝,多日未能回到母亲大人膝下尽孝!”

    这世界上,能够让陈敬云如此低声下气行跪拜大礼的,也只有陈俞氏了。

    已经明显衰弱很多,连睁着眼皮都吃力的陈俞氏看着自己日思夜盼的儿子回到了膝下,苍老的面孔露出了满脸的笑容:“我儿快起来,快起来,我儿国事繁忙,这么大一个国家的胆子都压在你身上我知道你也难!”

    跟随回来的长女陈薇和三子陈华标也是走到了陈俞氏身边,一个个问候着:“见过祖母!”

    而更小一些只有四岁的四子陈华岩和才三岁的三女陈渝也是被她们的母亲抱了过来,小孩子也不甚懂事,只能在她们母亲的教导下用着奶声奶气的话喊着:“祖母!”

    此女陈琳前两个月就呆在福州,这个时候也是跑到董白氏身边不知道说些什么样的母女悄悄话。

    老人看着儿女满堂的场面,也是笑容满面,虽然里头没看见陈华天和陈华俊兄弟让她有些失望,不过她也知道这两兄弟也是忙得很,作为被陈敬云重点培养的两个儿子,实际上他们丝毫不比他们的父亲轻松多少,整天也是忙忙碌碌的,而且中日上海谈判结束后,他们两兄弟一起去了一趟福州,住了三天后才去的武汉。

    这一大家子轻轻的说话,小女儿陈渝和她的哥哥陈华岩又是再地上打闹了起来,妹妹陈渝一个不小心就是把哥哥陈华岩给推到了地上,受疼的陈华岩自然是顾不上一大家子在这里,当即就是大声哭了起来,让身为母亲的林韵连忙过去抱上哄着,妹妹陈渝见哥哥哭了,自己也是大哭了起来。

    看着这一对小儿女的哭闹,陈俞氏非但没有气恼,反而是满脸的笑容,这才是像个家的样子,那老头子如果能够看到今天的这场面,怕是也会和自己yīyàng开怀大笑吧。

    一大家子陪着陈俞氏说了会话后,陈敬云看到陈俞氏的精神也是开始劳累,当即就是让她们出去了,他一个人就坐在边上陪着陈俞氏轻声说话,陈敬云这个时候就和一个普通人的儿子yīyàng,挑着各种琐事和陈俞氏说,一直说道陈俞氏打瞌睡后才是悄然的退了出来。

    出来了到了偏厅,林韵走上来说:“三房和大房家里的几个都在旁边候着呢!”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