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陈家兄弟(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对于儿子的一些私事,陈敬云也没有太大的反感,年轻人要是没点风流韵事,还不得枉费了青数年啊。

    只要他们不误了正事,陈敬云也是不会在意太多。

    陈敬云的这几个儿子,尤其是陈华天和陈华俊这两个年级较大的儿子,虽然在陈敬云面前是一副恭恭敬敬的乖儿子模样,但是在外头却是名副其实的总统公子,这已经不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可以形容的了,在少数死守君主制的保守老人看来,这两人就是正儿八经的储君。数十年后就是掌权者。

    所以尽管年纪轻轻,但是边已经围着不少人了,帮他们出谋划策的人可不少,尤其是他们的舅家,陈华天背后的董家,陈华俊背后的林家可都是一个个指望着他们能够继承陈敬云的位置呢。

    他们虽然年轻,但是勾心斗角这种事早已经是开始了,而这种事如果放在古代皇朝里,基本上就可以算得上了争夺储君之位了。

    这种事陈敬云也是知道,不过没有放在心上,他自己本来也有着这个心思,不过也不代表着说他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子继承自己的位置,如果那几个儿子实在不成气,他是不会拿着整个国家和家族来冒险的。

    归根到底,还得看他们自己的表现。

    陈华天到了第十七军后,心中可是牢记着陈敬云之前的教导,可没敢丝毫摆总统公子的架子。这要是摆了总统公子的架子兴许能够一时痛快,但是这事一旦被父亲知道,那么对自己以后的路可是会造成重大负面影响的。

    所以他纵然以总统大公子的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在第十七军的参谋部里当了个实习参谋,整天跟在一个潘姓上校参谋的后头跑,由于战事紧急所以军务繁忙,而为实习参谋的他也是天天跑着,纵然有着军校里头打熬出来的体,但是也是把他给累的不轻。

    而由于第十七军深处一线战线,第十七军的军司令部距离前线只有十公里不到,所以经常对能听见炮声隆隆,天空中也是经常能够看见两国空军的战机进行交战。

    当他随着徐镜清去前线视察的时候,虽然没有亲历激战中的战线,但是在壕沟里跟着徐镜清一起走的时候,听着外头的爆炸声隆隆,那些ri`本所发she的巨大150毫米炮弹落在附近的时候,让头一次经历战争的陈华天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就当他以为被击中的时候,他的整个人就是快速被旁边的人扑到。

    巨大的爆炸声在附近响起,让周围的人耳中都响起了嗡嗡的轰鸣声,尽管众人此刻都是在战壕中,而刚才的那发ri军炮弹是落在战壕之外,但是爆炸之后掀起的尘土却是给众人下了一场尘土之雨。

    徐镜清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上的尘土,面露忧se问着:“华天,没事!”

    此时华天被一个人压在了地上,而保护他的乃是那名潘型上校参谋,陈华天的份太过特殊,虽然陈敬云在私人电报中让徐镜清妥善安排,并让陈华天历练一二,要不然徐镜清也不会亲自带着陈华天去前线视察了,来之前徐镜清也吩咐过其他几个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以陈华天的安全为上,其他的少尉参谋可没这种待遇,更加不会遭到敌军炮击的时候,有着一个上校把他扑倒在地,用体为他抵挡可能的伤害。

    有些狼狈的陈华天爬了起来,上的军服已经全部脏兮兮了,而嘴里还沾上了尘土,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刚才的炮击的震动,让陈华天现在的心脏都还在快速挑动着,不过他心理好歹是远超过普通年轻人,强压着心中的惊骇,露出镇静的神se:“还好,没事!”

    看见陈华天没事,徐镜清也是心安一些,点点头道:“那就继续走!这里的阵地我们拿下后,ri军对这里只是进行着零星的炮击,不会有太大危险的!”

    陈华天的死活很重要,如果他死在战场上,不但陈敬云会责怪他徐镜清保护不力,而且还会对军心遭到重大打击。

    陈华天虽然是个军人,但是他的血缘就决定了他不仅仅是个军人,他更是一个政治人物。

    走过了那段战壕,徐镜清见到了一个少将,那少将边还有几个校官,这几个正式第十七军下属的38师的军官。

    “军座,路上可好!”走上来的少将年约五十,头上没有戴军帽而是露出了光秃秃的光头,并留着军方将领很普遍的八字胡须。军方将领中很多都喜欢留光头和八字胡须,留着光头是因为作战的时候,万一头部受伤后头发会妨碍治疗,而早期的治疗手段较少,所以很多军人都是喜欢留着光头,早期的国民军中相当多的军人都是留着光头的。

    而留八字胡须这个习惯则是早年间,中国的陆军由于是学的德国和ri`本,而这两个国家的将领也是喜欢留八字胡须的,所以相当多的中国将领也是喜欢留,再者当年陈敬云因为年龄太轻,统一国内的时候他连三十岁都不到,为了给外界和部下一个成熟稳重的形象,陈敬云也是留着八字胡须,这有样学样下面的将领自然也是学了起来。

    “冯师长,现在况怎么样?”徐镜清走到那个少将师长面前。

    眼前此人名为冯玉祥,这个名字如果是放在后世历史里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不过在这个时空里的冯玉祥在名将闪耀的中国陆军里,却是显得很平淡。他早年出保定军校,并在北洋军中服役,在国内统一的时候就已经是北洋少将了。国内统一后,他和众多北洋系的军官加入了国民军中,成为了共和国陆军的一员。而和当年的大多数北洋高层将领一样,他的从军之路也算不上平坦,在经历了长达两年的政治学习后,才重新被授予上校军衔进入军中服役,并长期在参谋部的总务司任职。

    十几年时间过去了,以前的北洋派系的高级将领一个接着一个退出现役,比如国内战争时大名鼎鼎的段祺瑞、曹锟乃至徐树铮等高级将领一个个陆续退出现役,而冯玉祥虽然没有得到重用,但是好歹是继续从军,熬了十几年后也是终于晋升到了少将,历任多个职位后在1929年被任命为第三十八师的师长。

    这种经历的他军功算不上显赫,在一大票军功显赫的中**方将领中只能算是中下的水平。不过这人总是需要一些运气的,他冯玉祥的运气就算是不错,头一次担任主力野战师的师长就是遇上了这场战争,而且成为了第二批入朝部队。

    战争也许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不算什么好事,但是对于那些急需军功的军方将领而言,战争就代表着军功,军功就代表着晋升。所以冯玉祥很庆幸自己遇上了这场战争,如果发挥出se的话,凭借这场战争让自己继续升一个台阶是大有可能的。

    冯玉祥走到了徐镜清面前道:“我师目前的进展损失,前天的战斗中已经击溃了ri军第五师团的一个联队,目前预计ri军第五师团正在集中部队进行反攻,不过我师和友军的39配合之下,拿下这个第五师团应该不成问题!”

    今天这一问只是个过场而已,为第十七军的军长,属下部队的战略安排可是他徐镜清安排的,他自然也是清楚的知道事进展。

    走近了后,冯玉祥也是看见了徐镜清边的陈华天,冯玉祥长期在南京参谋部任职,自然是见过陈华天的,心中嘀咕着,之前就听说总统把两个儿子送到了朝鲜来,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大公子!”冯玉祥转头问候着。

    陈华天自然是不会托大,当即敬了个军礼后道:“实习参谋陈华天少尉见过冯师长!”

    冯玉祥对陈华天的言语笑了笑,心中暗道,看来这个总统公子比传言中的好相处的多,他之前在南京的时候虽然也见过陈华天,不过大多数是匆匆一见,也没有怎么说过话。对于陈敬云的两个儿子陈华天和陈华俊这两兄弟的印象大多数也是来源于传闻。

    匆匆的问候过后,一群人就是走进了38师的临时师部。

    而在战争的另外一侧,平壤城西北部约十五公里外,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坦克和半履带装甲车辆正在行军。方大山中将看着不远处的爆炸声,眉宇略皱:“这ri军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之前的部队没有把他们清理干净吗?”

    旁边的一个上校道:“我军的前进速度很快,战斗中被击溃的那些ri军虽然一时间退却了,但是经常会重新集结,不过这种况下,敌军兵力一般不大!前方的部队很快就能够把他们清理干净!”

    “哦,华俊是不是也在前边的侦察营里?”方大山突然皱眉问到。

    听到方大山这么一问,那名少校也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当即道:“嗯,是,上午的时候,二公子到了侦察营那边!”

    他们口中的侦察营乃是第一装甲军军部直属的侦察营,说是侦察营呢,但实际上就是第一装甲军的直属jing卫部队,随同第一装甲军的军指挥一起行动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方不远处的第一装甲军军属侦察营的数辆坦克已经和数量半履带式装甲车快速的向前突击,其中的一辆t6装甲指挥车上,陈华俊丝毫不见对战争的惧se,指挥着属下的三辆t6坦克快速突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