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安州战役(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平壤外围,第五师的52团裴中校正率领部队奋战着,抵挡数以万计的ri军从南方向他们发起的进攻。

    而在第五师的西面,第一装甲师和第九师联合组成的突击部队已经正在快速向西方推进,他们的目标就是朝鲜西海岸,一路打到海边去,从而彻底切断安州到平壤的路上交通线。

    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实际上双方的战略意图都已经被暴露,ri军看出来了中国陆军想要切断安州到平壤的交通线,所以平壤方向大力向第一装甲军反攻的同时,安州方面的第一军也是开始逐渐撤退,其第五师团已经从安州前线撤离并抵达了肃川。这摆明了就是要从安州前线撤离出来。

    ri军想要走,中国方面也是察觉到了,自然是想尽了办法想要把他们给留下来,于是乎就是发生了第一装甲军想要拦下他们,后面的第十四军和第十七军以及第八军的部队也是加大了对安州ri军的压力。

    战局进行到这个时候,双方的战略意图都已经暴露,而接下来双方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的战略部署,中国陆军的第十七军所属部队已经南下并掩护第一装甲军,同时还从东北方向向安州到肃川一带的ri军发动打击,而在安州正面,第十四军已经得到了来自第八军的增援,在安州的正面战场上汇集了六个步兵师以及若干du li炮兵旅、团的部队,试图对安州的正面之敌发动强攻。

    如果加上平壤到肃川一带的第一装甲军,那么就可以大体看成是中国的第一集团军已经在清川江到平壤一带对ri军在安州的部队形成了三面进攻的态势。

    此时ri军在安州的部队已经形成了一个突出部,而这个突出部随时都有着被拦腰而断的危险。

    而如果有人能够回忆起1923年中ri战争的话,就会发现,现在的这种局面和当年是何其相像。

    当年也是中国的装甲集群强行渡江,并突破了ri军在芥川的防线并一路南下攻下了平壤,从而绕开了安州防线,而最后迫使安州防线的ri军进行战略大撤退,并在平壤外围包围歼灭了ri军近十万的部队。

    现在的况和当年虽然不同,比如芥川目前任旧被ri军所掌控,而平壤也没有拿下,双方参战的兵力也比上一次战争要多的多,然而总体局面上依旧保持了大致相同。

    都是绕过了安州这个ri军重点防御地区,并利用装甲部队从安州东部突破,从而达到迫使安州ri军并歼灭大量ri军有生力量。

    上一次的战争教训ri军不是没有吸引到,为了防止上一次的的况重现,ri军极大的加强了步兵反坦克火力,并一定程度上对中国的装甲部队造成了较大的打击。上一次战争中中国的装甲部队中的坦克等装甲车辆并没有被ri军击毁多少,但是这一次战争中,短短一个月内中国就已经损失了高达七八十辆坦克,如果不是得到了国内的补充及时,恐怕装甲部队里坦克都要不足了。而这也可以看出来,一个工业国家的战争实力远远不是非工业国家能够比较的,已经对国防工业进行动员,国内的各大工厂都开始全力生产各项军事物资的中国能够及时的补充前线的各种损失,并用这些新生产的装备及时装备前线部队以补充战争损耗。

    ri军除了加强反坦克火力外,还极度重视了芥川和平壤防线,导致中国装甲部队不得避开了芥川而选择了安州到芥川的结合部进行突破,甚至为了打开这个缺口,动用了高达十余万的部队一起发动进攻。而到达了平壤外围后,在平城和ri军进行了苦战,不但装甲部队继续南下的战略被阻拦,甚至装甲部队已经失去了攻克平壤的实力,这才被迫在没有攻克平壤的况下,转道西进直接拦截安州到平壤的交通线。

    这种事,装甲部队就会面临比上一次战争中更加严重的压力,方大山所指挥下的装甲部队不但要继续西进,并且还要挡住平壤方向ri军的反攻,同时还得拦截从肃川方向的ri军反攻。

    安州方向的ri军受到三面进攻的同时,方大山指挥下的第一装甲军何尝面临着和ri军的三线作战。

    在平城,为第一装甲军中第一装甲师和第九师担任掩护任务的第五师已经是连续两天内遭到了平壤方向ri军的猛烈进攻,平壤方向的ri`本第三军在撤退平城后,很快就是发动了大规模的反攻,至少两个师团的兵力已经向第五师发动了进攻。

    第五师以一己之力抵挡了至少两倍兵力的进攻,而这种况随着平壤内ri军得到增援还会进一步加剧。

    平壤和安州前线的局势恶化让ri军迅速抽调了朝鲜南部的部队北上驰援,而等这些部队抵达平壤后,平壤内的ri军兵力将会超过十万之数,而到时候这些兵力就绝对不是第五师能够抵挡的。

    看着chao水般向着自己阵地进攻的ri军,裴中校所为能够期盼的就是友军第一装甲师和第九师能够快速突破ri军的拦截,并抵达朝鲜西部海岸。争取在平壤方向的ri`本第三军汇集更多兵力突破第五师防线之前对安州内的ri军进行全面行的歼灭打击。

    而是否能够成行,已经远远不是裴中校所能够左右并评判的,这场战役已经不单单是52团自己的事,也不是第五师的事,甚至都不是第一装甲军能够决定的,而是整个第一集团军的事

    第十七军司令部内,徐镜清看着陈华天,和对着其他下属整天都板着脸不同,他对陈华天却是一脸和蔼的神:“华天,你刚来,先在军参谋部里熟悉熟悉!”

    陈华天来之前就已经得到过陈敬云的教导了,很清楚自己来朝鲜是干嘛的,自己来就是涨涨见识的,所以也不不会说不懂事的主要要求去基层部队。再者他也是知道自己的份纵然有些特殊,但是在徐镜清这种军方实权将领面前还是有保持必要的恭敬。

    军方的那些中将以上的将领一个个都是战功显赫的开国功臣,平时就算是陈敬云接见他们的时候,也是和言和气的。而那几个现役的上将,陈华天见了他们更是时刻都保持着晚辈的态度,见了他们都得恭敬的喊一句叔伯。

    这个徐镜清也是国内资格较老的中将了,统一战争的时候就是中将军长的高级将领了,其后这些年虽然没有进一步往上升,但是也是陆军里排名算得上前二十的将领了。

    “来之前父亲就说过了,到了前线一切听从徐叔叔的安排!”陈华天的年纪喊他徐镜清一句叔叔也不为过,尽管徐镜清的的孙子都有二十多了,但是国内的将领可没人敢自称比陈敬云大一辈,他徐镜清以及国内的其他军方大佬和陈敬云以同辈相称,陈华天喊他一句叔叔也刚刚红啊。

    陈华天说起来也不过十七岁而已,哪怕是算上虚岁也才十八。这种年龄放在国内社会里,也算是初入社会中的年龄,而在军方中,士兵们的年龄有些也是十七八岁,但是军官群体中的年龄却是普遍偏大,基本上军官从军校毕业的时候,一般都是二十岁左右。按照正常的流程,陈华天还需要在军校学习一年,明年才能以少尉的军衔进入部队服役。

    而他弟弟陈华俊年龄更小,今年不过十六岁,刚上军校不过一年多,而像他们这样还在军校学习的阶段就以实习的名义直接到一线部队中参战的例子也是独一份。

    对于陈华天的恭敬态度,徐镜清也是暗自点头,这个总统大公子虽然看上去年轻稚嫩,但是说起话来却是和三四十岁的人一样老,不愧是那人的儿子。自己彷佛都能够在他上看到昔年陈敬云的影子。

    为陈敬云的儿子,尤其陈敬云还是一个中国统治者的时候,陈敬云不但是国内众多年轻人的神话偶像,同样也是在自己的几个儿子心中有着一种十分复杂的印象,有着些许的崇拜,有些些许的畏惧,然而不管是什么心态,都让陈敬云的几个儿子有意无意的学陈敬云的一举一动。

    陈华天还好写,而他的弟弟陈华俊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刻意学着陈敬云的举止,表面里待人和善,但是暗地里心狠手辣,去上军校不过一年多,就已经把无意间用言语得罪了他的军校生给踢掉了两个,怎么看都不像是善人。不但在xing格行事上学着,而且还在女人问题上也喜欢学陈敬云。

    这才十六岁呢,就在武汉那边勾搭了好几个女孩子,而且还把当地的武汉师范女校的一个女学生给金屋藏桥养了起来。这种事不论是他还是他母亲林韵自然都是不敢让陈敬云知道的,所以花了不少功夫遮掩。

    不过他们即便是遮掩了,但是怎么能够瞒过陈敬云呢,陈华俊的那点烂事陈敬云早就知道了,甚至连那个武汉师范女校的女学生的照片他也都看过了,看过后陈敬云也只是笑道:“这小子的眼光还不懒嘛!”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