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平壤城外的激战(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虽然说中国还有马力更强劲的汽油发动机,比如t9中型坦克上装备的新式汽油发动机,但是t6式c型坦克速度上不去,并不是动力不够充足,而是传动和履带的设计缺陷所致,增加了动力后速度也提高不了太多。bijingt6坦克yijing是一战末期设计的坦克,当时各国包括中国在内的坦克技术都还有着极大的缺陷,在服役了这么多年后,t6坦克的能yijing落后许多了。

    中国陆军ziji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t6坦克装备的数量不少,哪怕能yijing落后,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直接退役不用了,9式坦克大规模装备后,t6坦克也依旧会服役相当长的一段shijiān,不kěnéng说用t9式坦克一对一的把t6式坦克全部替换掉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这速度本来就算不上快,而加上眼前的这片军阵地前地形不够平坦,非常不利于坦克部队的展开,所以才会让军阻挡住。

    不过这也算是正常事,bijing军里的军官也不是笨蛋,在部署防御阵地的shihou肯定会选择地形好的,要不然只是在平原上挖道壕沟部署防线的话,中国的装甲部队一个冲锋他们就得完蛋。

    裴中校和甘少校商量了足足一刻钟后,才算是商量好了详细的作战安排,然后就是各自准备去了,而不用半个小时,第52团的一个步兵连yijing开始发起了试探进攻,紧接着52团的523营在军的侧翼发动了大规模进攻。

    当52团发动着大规模的进攻的shihou,当面的军虽然也是被迫抽调兵力到侧翼jinháng防御,而这个shihou第13坦克营的甘营长yijing是率领着他手下的三十余辆坦克发起了进攻,跟在坦克营后头的则是521营的徒步士兵们,这些士兵们要伴随坦克一起行动,为坦克提供近距离的步兵支援。

    而从这yidiǎn就可以看得出来,中国对坦克的使用和其他各国是完全不同的,在shijiè上的其他国家中,不管是英法美还是苏俄,他们对坦克的使用依旧是根据一战的jingyàn,把坦克定位在步兵支援武器上,尤其是陆军强国法国,更是一再强调坦克对步兵的支援能力,着重发展强防护的坦克。英法苏三国的坦克里除了一大票轻型坦克外,还有着众多的重型坦克,这些重型坦克的防护强悍,并装备大口径短管榴弹炮,基本上各国普遍装备的37毫米反坦克炮根本就是打不穿。

    然而在中国,对于坦克的使用是截然不同的,中国陆军几乎从发展坦克的那一天起,就是把坦克单独编组,把坦克当成了一支独立兵种来建设,而具体作战中也不是说坦克支援步兵,而是步兵支援坦克。而正是因为需要步兵为坦克提供支援,这才发展了摩步师这种快速机动部队。

    其他国家里可méiyou摩步师和装甲师这种编制,坦克大多是直接编入步兵部队当中。

    基本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坦克理念的分歧就集中在yidiǎn,那到底是以步兵为主力,坦克担当支援火力,还是说以坦克为主,步兵担任支援火力。

    就当13坦克营和52团联合对当前的军阵地发起进攻之际,在南京,陈敬云刚从前院的办公室回来,刚回到后院,就是看见董白氏眼睛通红的坐在花厅里,走进了道:“怎么了?”

    董白氏见到陈敬云进来了,也méiyou和往常yiyàng站起来,而是继续做着彷佛就méiyou看见陈敬云yiyàng,见她这样,都夫妻十几年的陈敬云自然zhidào她心里应该是生气了,而为shime会生气大体上也是nénggou猜得出来,因为陈敬云要把陈华天和陈华俊送到朝鲜战场上去。

    母亲担心儿子的安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董白氏的见识显然是不如同为母亲的林韵的,董白氏一想到ziji的儿子要奔赴战场,这几天一直都是睡不好,又是不敢找陈敬云哭闹,只能是一个人偷偷的哭着。

    陈敬云叹了口气,走近了揽住她:“孩子们现在都长大了,他们需要到外面的天空翱翔,不能一直都躲在你我的羽翼之下!”

    董白氏本来都yijing一个人哭过了,但是这听见了陈敬云这话后又是眼睛开始湿润:“我zhidào,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zhidào,但是我就是担心,要是天儿在朝鲜有个好歹你让我怎么活!”

    听到这话,陈敬云只能是伸出手揽着她:“放心,我只是让他去历练历练,不会让他上前线的!”

    陈敬云不是shime心狠手辣的父亲,更加méiyou让ziji的儿子先士卒的想法,他之所以让还在军校学习的陈华天和陈华俊两兄弟去朝鲜里的部队实习,理由是非常简单的,那就是希望他们nénggou在这场战争中沾上yidiǎn边,从而为他们的从军之路铺路。

    他总不能等这两兄弟毕业后就直接安排到高位之上,更加不kěnéng把这两兄弟直接放下去当的普通的基层军官,他们这两兄弟注定是nénggou在短shijiān内就升到高位的,但是ruguoméiyou相应的资历的话,也很难让下面的一大票将领心服,到shihou就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相对于董白氏的担心ziji的儿子陈华天的安危,林韵对ziji的儿子陈华俊即将奔赴朝鲜战场实习是非常支持的,为陈敬云的正牌夫人,林韵虽然早年只是一个大家闺秀shime都不懂,但是这十几年下来林韵作为陈敬云的夫人出席了众多的正式场合,而且还在几个妇女以及一些慈善组织里担任一些名誉职位,严格上说起来她也算是半个政治人物了。所以考虑问题要更深一些,在陈敬云当年把陈华天和陈华俊两兄弟送进武汉军校的shihou,林韵就yijingzhidào陈敬云这是要培养这两兄弟之中的一人接班了。

    虽然这种事谁都méiyou说,陈敬云更不kěnéng提,但是林韵zhidào陈敬云是有这种心思的,而这种心思也只是一个念想,ruguo说ziji的几个儿子实在不成器的话,陈敬云也是不会让他们接ziji的班的,那样不是送给他们权势,相反还会害了他们乃至整个家族。

    接ziji班的那个人要是méiyou足够的能力和威望镇住下面的一大票权贵,很有kěnéng就会酿成大祸,届时不但害了他们也害了家族,更加kěnéng让国家动,这种事是陈敬云不许出现的。

    现在陈敬云做的就是,他把机会给了ziji的这几个儿子,并且为他们铺好道路,至于能不能走下去就得看他们ziji了。

    现在去朝鲜战场实习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晚饭的shihou,yijing从武汉军校回家的陈华天和陈华俊两兄弟穿着军服端坐着,tongguo军校的数年学习,他们言行举止yijing是有些军人的模样了。

    让pángbiān的陈薇有些嘟嘴生气了,因为这两个以往最疼ziji的哥哥都变成老古板了,甚至ziji走过去捏他们的脸,他们也只是笑笑说:“薇儿不要闹!”

    “你们的去处我yijing安排好了,华天你去第十七军,华俊你去第一装甲军,明天和后勤部的韩次长一起走,到了那边先当个实习参谋。记住,到了朝鲜时刻记住ziji的份不要给我丢脸,也别给下面的人摆总统公子的架子!”陈敬云说着,看了看这两兄弟脸上的神,只见他们脸上有些兴奋和期待,虽然心智年龄比起同龄人成熟太多,但是他们说到底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加上还是军校生,所以对于战争是期待多过害怕。

    “是,父亲!”两兄弟异口同声的说着。

    看着他们严肃的表吗,陈敬云心中一软,加了句:“去了朝鲜别逞强,ruguo遇到了危险要以自安危为重!”

    要把自家儿子送上战场,陈敬云自然也是会做一些安排的,在调查局那边调派了安保人员随同他们一起去,调查局的人打仗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保命功夫却是一流的,有调查局的人跟在他们边,陈敬云也能放心不少。

    ruguo说这两兄弟待在军级指挥部里当个实习参谋都能遇上军的飞机,偏巧还让飞机投下的炸弹给炸死了,那除了埋怨老天还能说shime。

    晚饭吃罢后,林韵和董白氏都是把自家儿子给叫了过去说话,陈敬云也不去打扰,他们母子在临别前总是会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话要说的,ziji也不好打扰。

    不过这偌大的房子里,陈敬云也是没人说话,在书房里了呆了呆练了会字后,也许是因为担心着那两个小子的安全,一shijiān也是有些烦闷,当即也是放下了毛笔然后出门。

    这两天罗漓回了福州那边,这几年陈俞氏随着年纪渐大,体越来越不好,上个月又是犯病了,陈敬云因为事务繁多脱不开,所以就让罗漓回福州那边去照顾老人家。

    而蔡凝向来是不到总统府后院这边的,她喜欢ziji住在外头。不过他也不是去蔡凝那里,而是去了总统府附近的另外一座宅院,那里住的是林琳。自从好几年前和林琳有过jiēchu并一路北上同车后,在北平的那几天这两个人的guānxiyijing近乎暧昧了,不过后来因为林韵急病陈敬云才匆匆离开。

    此后几年两人一南一北,虽然有些书信但是也méiyou太多的话,不过随着shijiān的过去,林琳也是在北平女子大学毕业了,毕业后林家那边自然会为她安排亲事的,这年头,自由恋还算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东西。心里一直记挂着陈敬云的她也是和父兄说起了当年和陈敬云在北平里的暧昧。

    林家父兄也不算shime圣人,得知了此事后那里还敢擅自安排林琳的婚事啊,反而是找了个由头让林琳去了南京。

    这不,当陈敬云再一次看到林琳的shihou,心中那股yijing逐渐淡却的心思又是起来了,当然林琳的份也有些敏感,所以陈敬云也不好太急,只能是先说说话,偶尔谈谈心拉拉手,玩玩暧昧。

    趁着夜色到了林琳那里的shihou,见她yijing是等着ziji了,站起来就是走向陈敬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