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封尘的记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主席,根据行程,大约明天早上九点就能够到达天津了!”燕井邝走进了陈敬云的办公车厢后,轻声的说着。

    陈敬云听罢抬起头,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嗯,时间上也快!”

    陈敬云的这一次全国巡视在时间上还是比较快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停靠在各地方,真正花在路上的时间并不多。这主要得益于铁路技术的发展。在辛亥年左右,也即使当年陈敬云第一次从抵达杭州乘坐火车的时候,那时候国内火车可是只能在白天行驶,讲究的是朝发暮至。至于不在夜间行车,主要是因为但是的铁路技术还不过关,火车上使用的还是煤油灯,晚间行车得不到安全上的保障,再者国内的一些迷信说法认为夜间行车容易惊动鬼神。

    自从当年的东南宣抚使府接管了宁杭铁路后,得益于中国的电力工业发展迅速,福乐电气所制造的电力设备已经可以初步解决火车上的照明问题,加上军事需求,所以当年的交通部铁路司就是对主张开始夜间行车,极大的提高了铁路的运输量。

    而随着这些年过去后,随着铁路技术的提升,铁路真正的24小时运营已经成为了现实,而为了提高繁荣地区的铁路运营量,国内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对一些重要铁路进行了复线建设,比如全国范围里最繁忙的铁路长三角铁路网中的京沪段就是已经在去年完成了双线建设,以提高客运和货运的运输量。

    在个京沪铁路并不是说北京到上海,而是指南京到上海,现今南京作为中国首都,之前的沪宁铁路自然也就改称为京沪铁路了,而原来的北京已经是被改名为北平。

    要知道京沪铁路可是全国最繁忙的铁路段,不单单是因为南京是中国现今的首都,更因为是这条铁路连接了芜湖、南京、上海这国内三个最重要的城市。不但客运量极大,货运量也是庞大无比,随着京沪铁路的复线建设完成,来往于南京和上海之间的特快豪华客运列车的可以将两地的旅程时间缩短到5个小时,最高行车速度高达上百公里以上。

    国内的其他铁路段虽然没有能够和京沪线一线做到(ps:后文中凡是带‘京’一字的皆特指南京,北平为‘北’字)复线,行车速度也没有提高到上百公里每小时,不过由于夜间连续行车以及铁路技术的进步,速度也是不慢的,至少不会出现影视剧里跑步都能追上火车这种荒唐事。

    得益于火车速度的提升,让全程都坐铁路进行巡视的陈敬云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路上,基本上都是傍晚离开一个城市,然后第二天上午就会到达另外一个城市进行巡视,有时候只是带一个白天,有时候会待两天,然后又开始下一站的行程。

    陈敬云的巡视并不是说只去几个特定的大城市,基本上路过中型城市的时候他都会停一停,甚至是遇过小城市的时候,也会停半个小时一小时,一方面是让火车进行煤炭以及其他补给,另外一方面也是可以直接在专列上接见当地的官员。陈敬云的这次巡视,除了通过自己亲自去走了解到全国各地的具体况外,也是利用这一次机会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此外嘛,他也有些小小的私心,也打算利用这一次的机会带着家人出来游玩一二。

    平时的时候他可没有时间和机会能够带着家人去旅游之类的,别说国外了就连国内也不方便走。这次有着难得的机会,他就是把林韵、罗漓、蔡凝都带了出来,本来他也想带着琳娜和董白氏也出来的,但是琳娜一月份就是怀孕了,而陈敬云的这一次的形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而是会持续好几个月的旅程,自然不可能让她一直陪着自己奔波,加上琳娜真对中国的其他地方没兴趣,在她心里,中国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呆的下去,一个是上海,一个是南京。可以呆在上海是因为上海很像西方的大城市,让她有种呆在伦敦家乡的感觉,而南京,纯粹因为是因为有陈敬云在,至于其他地方,琳娜真没什么好感,所以也就懒得去了。

    董白氏则是因为担心家里的两个孩子,陈敬云的几个女人里头,就她生了一对儿女,长子陈华天和此女陈雨琳,陈华天和他的小兄弟陈华俊都因为进学,虽然一开始跟着陈敬云在长三角转了一圈,但是陈敬云的专列继续北上的时候他们也就在南京下车回去继续上学了。董白氏是个传统的女人,但这自己家里大人全都走了后家里那几个孩子闹翻天,所以就是留了下来照顾几个孩子。

    除了陈敬云带来林韵和罗漓以及蔡凝外,长女陈雨薇和幼子陈华标也是跟着一起来了。

    虽然人没有来齐,但也算是家庭旅行了,如此也算是陈敬云的一次假公济私,借着巡视的名头带着一大家子出来玩。

    由于没有时间限制,所以陈敬云的专列走的是有些随意,昨天刚在沧州那边停留了一天,也是参观了沧州里唯一的一家大型企业,刘氏棉纺公司。之所以去参观这家刘氏棉纺公司,是因为这家刘氏棉纺公司也算有些特殊,这家公司并不是那些大型银行所掌控的企业,而是一家家族中型企业。

    刘氏家主在1916年创办的这家棉纺企业,竟然能够在国内众多财团大鳄的排挤下杀出一条血路来,从十余万的资本扩张到四百余万的资本,在国内竞争jiliè的纺织业中取得立足之地,就足以说明这个刘氏棉纺公司不简单。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地的沧州官员会安排陈敬云去观察这家棉纺企业了。

    参观完了这刘氏棉纺企业后,陈敬云并没有在沧州停留太久,很快就是专列北上并直奔天津而去。

    “到了天津,也就离北平很近了吧!”一想到到了北平后,自己就能够把那个林琳送下火车,就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当初在青岛的时候,林耀光带着这一对儿女来见陈敬云,见完了后他自己回去威海继续工作,而那个林汉方则是拿着数封推荐书去了南京,希望能够在地质部里谋取一份差事,凭借他的学历和手中的好几份推荐书,要在地质部里谋取一个职位并非难事,毕竟当初陈敬云组建这个地质部的目的就一个,那就是为了寻扎国内的各种矿产,毕竟寻找矿产这种事单单靠那些企业自是比较困难的,以国家为主导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寻矿要相对容易一些。这种官方学术机构是很适合这种技术出,又希望进入仕途的人就职。

    然后林耀光回去了威海,林汉方去了南京,林琳却是坐上了陈敬云的这辆专列要回北平。因为林琳现在还在北平女子大学读书,原本只是和兄长一起去威海看望父亲的,这看完了自然是要回去上学的。

    得知她要回北平,为堂姐的林韵就是邀请她一同坐专列北上,说是还可以路上给她作伴。林韵这心思也是简单的,对北平的娘家生气了那么多年,如今也算是平淡了,而没有亲姐妹的她对这林琳这个堂妹也是感到亲切,有她陪着的话心也好一些。

    别看专列里还有好多女人,但是另外几个就是罗漓和蔡凝了,林韵表面上虽然对她们也和言和气,但是真正放下心思里说说笑笑那是不可能的,而还有几个女人则是随行权贵的妻女,比如陈彩的妻子、燕井邝的妻子。这些人说到底还是地位矮上了那么一截,让林韵生不出来亲近感。

    如今有个堂妹陪着,可是要好的多,所以这才邀请了林琳一同北上。

    而林韵的这个举动让陈敬云却是相当郁闷,以至于让陈敬云连续好几天在列车上都是躲着那些个女人。

    至于为什么要躲着她,这是连燕井邝也猜不到的,理由也简单,这个林琳有些像他前世认识的一个朋友,尤其是那双眼睛,陈敬云看着她那双眼睛的时候,彷佛有那么一瞬间就认为那女子又是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尘封了许久的记忆就是开始连续不断的出现在脑海里,这几天里陈敬云总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失去了自己这个儿子后,老年丧子的他们能不能承受得住那种伤疼。

    也是想起了前世里的那几个纠缠不清的女人,直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他都是没能理清和那几个女人的复杂关系,笑过,哭过,骂过,然后最终都没能解决这些问题。陈敬云一直都是知道对不起她们的,前世里避着躲着不愿意解决这些问题,到了这个世界后,他就更是把这些悲痛的记忆给封掉了,可是他没想到现在那些记忆又是浮现了出来,这让他很无奈。

    说起来,林琳并不是想和他纠缠不清的女人,而是另外一个普通的女朋友,一个可以一起看完电影后一起去泡吧喝到大醉后各回各家的朋友。不过男女之间是不可能出现单纯的友谊的,陈敬云很清楚当年两人间彼此是有些意的,不过喜欢归喜欢,但是感问题已经够麻烦的陈敬云和边也有着一大群男友追在股后头的她始终都是保持了难得的朋友关系,也算极为难得了。

    这一起喝醉的时候多了,说话就多了,两人间几乎什么话题都说过,而这些话题大多都尘封到了陈敬云的记忆里。而如今见到了林琳,让他再一次看到那双眼睛之后,就彷佛一个小小的引子yiyàng掀出了陈敬云封尘已久的记忆。

    不想见林琳,只因为不想看见她那双眼睛,不想从她的眼睛里想起那些原本该埋葬的记忆,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的他有着成功事业,有着一个大家庭,还有着前世里没有的儿女,他可不愿意继续回忆起前世里的种种。

    所以这几天陈敬云一直都是躲着这个女人,可是火车上就这么大,两人相见的机会总是有的,而每当看见她的时候,两人目光对视的时候,总是让陈敬云感觉到很不自在。

    就和现在这种,当陈敬云看向她的时候,林琳刚好也是抬起头,然后望向了陈敬云,目光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陈敬云依旧看见了她眼神中的那丝羞涩。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