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大清洗(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    芜湖钢铁公司里的某个仓库内,十几个年轻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低声说着。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

    “现在的势已经是非常紧张了,昨天我们在铁矿里的几个同志已经是被调查局逮捕了,虽然我坚信同志们是忠于革命的,但是调查局的手段你们是没有经历过,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是撑不住,我们这里暴露也是迟早的事!”一个穿西服的年轻人面带忧sè的说着。

    而另外一个人却是发出不同意见道:“我倒不是这么看的,虽然这段时间调查局的鹰犬们四处活动,但是短时间内要找到我们这里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掉,而且我也坚信我们的同志是不会主动把我们的方位暴露出去的!”

    这人的话音刚落下,突然门外就是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大门就是被推开走进来了一个踉跄的影:“快跑,快跑!”

    里头的十几个人一惊,齐齐向门外看去,当即就是有人问:“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跑进来的人还是继续跑着:“是调查局的人!快跑!”

    此话一出,里面的人个个都是面sè大骇,此时再看向门外,只见门外已经依稀可以看见几个人影了,当下也是齐齐站起来后就是朝着后头跑去。

    于此同时,门外一个带着圆顶黑帽的人一声冷哼:“哼,现在要跑,不觉得太迟了嘛?”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一群穿着黑sè西装,手持C96冲锋手枪的调查局特工们就是冲了进来,随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数个穿着军装的士兵。

    人还没有进屋,这枪已经是先开了起来,啪啪的枪声持续响起后,屋内的那群国民党人发出了一声声惨叫,很快就是倒下了一大半,紧接着调查局的特工们才是冲了进来后又是一阵扫shè,屋内的那群人除了一个翻窗户跳出去了外,剩下的全部被击倒在地。

    同一时间里,芜湖钢铁公司内的高层管理人员别墅住宅区内,同样是一群穿着黑sè西服的调查局特工走进了一栋小楼,敲响了房门后,应声开门的是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这男子一见门外站着这么多的黑衣人,面sè惊骇:“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领头的调查局特工面sè冷峻:“我们是调查局的,!”

    然而也不管那男子回答,就是直接把人推开后大步踏了进去,他后的人也是紧跟了上来,然后这一群人就是快速涌进了屋内,留下那男子站在门口:“你们这是干什么?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芜湖钢铁公司的总经理?你们这些乱来就不怕上头惩治吗?”

    不过他的话却是没人回答,进屋的调查局特工很快就是上楼,不用多久就是押着一个还穿着睡衣的年轻少妇下楼,男子一见立马大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她是我妻子,有什么事你们冲我来,怎么为难女人呢?”

    这个时候,那带头的调查局特工才是杨了杨手中的一纸文件,文件上头有着三个明显无比的大字:“逮捕令!”

    “李经理,你应该还不知道令夫人黄雨菲是个国民党间谍吧?今天我们来就是来逮捕她的!”由于已经抓到了人,所以那领头的调查局特工也是略微放松了些:“这人从三年前就是秘密加入了国民党,嫁给你只是为让他们国民党人在芜湖钢铁公司里更好的进行渗透,这两年来她在芜湖钢铁公司为国民党人提供了秘密藏处和众多的活动经费!”

    李经理一听这话脑袋一片轰然:“国民党,怎么可能,绝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是国民党!”

    而这个时候那个还穿着睡衣被双手反扣着的黄雨菲抬起了头,嘴角有些血迹的她露出了笑容:“他说的没错,我是国民党。不过你要知道,我是真的才嫁给你的!”

    “哼!”旁边的调查局特工听到这话却是一声冷哼:“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

    随后转头对李经理道:“她虽然是个间谍,但是我们已经排除了李经理你的嫌疑,所以您不用有太多的担忧!”

    芜湖钢铁公司的总经理可是真正的高层管理人员了,调查局的人虽然嚣张,但是在已经完成任务的况下对这个芜湖钢铁公司的总经理保持一些必要的尊敬也是可以的!

    而那李经理听到这些话之后,却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一直等调查局的人带着黄雨菲走了后,他都是没回过神来,好半天后看着空的房屋,他的嘴里喃喃着:“你怎么会是国民党?怎么能是国民党?”

    在上海市zhèng fǔ的办公大楼里,里面的的zhèng fǔ工作人员突然发现大楼里的人多了很多不认识的人,而这些不认识的人一个个都是面sè冷峻,不清楚真相的人一打听,就是发现来的人是国社党派来的工作组。

    国社党的工作组出现在市zhèng fǔ大楼里?

    这种事可不是什么寻常事,国社党虽然是国内的第一大党派,同时也是内阁的主要组成,而众多官员里头十有仈jiǔ也是国社党的党员。但是国社党是国社党,zhèng fǔ是zhèng fǔ,这两者可不能混为一谈,之前的中国政治体系里,国社党在各地区的党组织并不会直接参与到zhèng fǔ事务来的,国社党的各地党组织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国社党的政策,管理国社党内部事务。

    而zhèng fǔ事务始终是由zhèng fǔ官员所掌控,尽管由于大多数官员都是国社党员,也就造成了国社党实际管理中国政治事务的局面,但是党政分家的表面功夫始终还是有的,zhèng fǔ里头也还有着部分的国民进步会、同盟党以及无党派人士。

    然而现在国社党的工作组竟然是进驻了zhèng fǔ大楼,这对于一群zhèng fǔ高官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怀着担心再仔细打听,这国社党的工作组进驻zhèng fǔ是为了什么?要干什么?

    结果答案是很普通寻常的,他们为了调查国社党内的部分党员和外部势力相勾结而来?

    但是这完全就是开国际玩笑嘛,在现今中国的官方言论中:国民党可是个叛国组织,任何人和国民党有所牵连都会被遭到严厉的惩罚,而这个调查和惩罚一直都是有,不过这一部分的工作主要是调查局在做,什么时候轮到国社党亲自来做了?

    调查局由于和政务院的严重对立,以至于让众多官员都对调查局极为厌恶,,但是好说好歹调查局还是属于zhèng fǔ体系里的一个机构。但是国社党呢,它只是一个党而已,哪怕陈敬云是国社党的主席,哪怕zhèng fǔ里头大部分高官都是国社党员,哪怕多数的公务员也都是国社党的党员,但是国社党是国社党,zhèng fǔ是zhèng fǔ?

    什么时候党派也具备了调查权?

    在众人的担心疑惑中,国社党的工作组也是迅速展开了行动,两天内就在上海约谈了一大批的国社党党员,而其中的一小部分人被约谈后立即被解除了公职和党籍,紧接着调查局的特工们就以“涉嫌国民党”等理论将他们进行逮捕。

    这一行动更是让诸多人心里惊慌,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种事并非上海里发生,全国各地里都在发生。

    国社党先是对党内的部分和国民党有所联系的党员们逐一清理,随后调查局以及监察部和jǐng察部联手对大批的非国社党党员也进行调查,然后逮捕。

    当上海的罢工已经停息了后,全国的局势并没有平息下来,反而是越演越烈,中国的数大执法部门,包括jǐng察部和调查局在内对大量的人进行排查,这些被调查的人中和国民党有所接触和联系的一律被逮捕,而平时里有反国社党、反陈敬言论的人也是被开除公职甚至被扣押。

    事进行到了这个时候,明眼人已经可以看的出来:陈敬云已经是借着罢工cháo展开了大规模的排除异己清洗活动。

    从四月五号开始爆发的罢工虽然一开始有些局势紧张,况最严重的上海甚至让军方出动了整整两个野战师才算是把罢工镇压下来,而其他城市也是或多或少的出动了当地的驻军进行镇压。

    然而当军方得到了来自陈敬云的镇压命令时,那些手无寸铁的工人们面对全副武装的军队根本就无法对抗,基本上从镇压命令一下达,不用几天功夫就已经是把事态给控制住了,而接下来虽然国民党也是相继组织了其他的罢工,但是军方的行动快速无比,大多数都是刚爆发罢工就是遭到了严酷的镇压,加上陈敬云已经把全国的报纸、电报进行了封锁,所以尽管很多地方都发生了罢工,但是实际上这些罢工都是dú lì的一个点,他们并没能够形成一条一条线并织成网,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舆论。

    比如在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罢工的南京,很多民众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上海和芜湖已经是发生了大规模的罢工和sāo乱。

    从这一点来说,国民党处心积虑发动的全国规模的罢工并没能取得他们预期的效果。更加没找到机会趁乱而起发动叛变,国民党在rì`本囤积的大量弹药和部分的武装人员都找不到机会回到中国发动更大规模的叛乱活动。

    在军方的严酷镇压下,罢工已经是慢慢的平息,全国各地的工厂大多已经是恢复了运转,而那些重要企业,比如南京轻武器公司,芜湖重武器公司以及滁州飞机公司等这些重点国防企业更是在罢工之前就已经进驻了大量的部队,所以是连罢工都没能发动起来。

    然而罢工cháo虽然慢慢平息了下来,但是调查局和jǐng察部抓的人却是越来越多,被国社党的工作组约谈的人也是一天比一天多。

    而这种况连为文官一把手的唐绍仪都是搞不明白陈敬云这是到底要干嘛!

    他这是要干嘛呢?难道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把所有反对自己的人都除掉吗?唐绍仪并不是什么笨人,他看得出来陈敬云是要借着这个机会铲除异己,但是为什么规模要这么大呢?难道就不怕国家动?为什么时间要那么急迫呢?难道就不怕时间太紧而出错?

    然而就在他深思不解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桌上的rì历,上面写着的是1924年4月27号。一看到这个时间,唐绍仪才是恍然大悟!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