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爆发(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1,国民党要学欧洲那边的革命家搞罢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当狠的招数,如果国民党是搞其他模式的叛乱,比如直接拉起一支好几万人的军队,又或者是策划其他部队叛变之类的对于陈敬云而言都不算是什么威胁,顶多就是下的命令让军队进行围剿,顶多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功夫就能平息事态,然后以陈敬云一贯以来的心狠手辣,这些叛乱者百分之百都是会被送去见阎罗王的。レsiluke思路客レ

    在陈敬云的观念里,从来就没有政治囚犯这个词汇,因为陈敬云对于这些政见异见者,尤其是想要推翻自己统治的异见者,比如国民党人,向来是抓到了直接枪毙了事。陈敬云手里头可没有那么多钱建那么多监狱再养他们几十年。

    如果国民党直接来明的,陈敬云不怕,但是现在人家国民党不给他来明的啊,而是来谋啊。而且这谋还是有着阳谋的成分在里头。

    为什么?

    因为国民党将要发动的是罢工,而罢工的人是什么?是各大工厂的工人!

    而这里就出现问题了,如果陈敬云狠起心来对罢工进行残酷无比的镇压,虽然他个人没什么心理压力,杀一个人恶心,杀十个人会内疚,杀上一百个人,甚至成千上百好几万人的时候,那就会演变为一个个纸面数字而已。但是陈敬云杀起来容易,但是如果把这些工人都杀光了,也就等于陈敬云这些年来花费了无数心血建立起来的工业体系也就差不多崩溃了。

    为什么说国民党策动工人发动罢工是个阳谋呢,就是这里了,他们是算准了陈敬云不敢大规模捕杀工人。

    这种况和当年的土改不一样,这些年陈敬云要推行土改的时候,可是遇到了诸多的麻烦,一些农村地区的地主进行暴力抵抗也是常有的事,甚至还出现了好几次数千上万人规模的大规模暴`乱,统一之初的1916年湖南那边就是爆发了大规模的暴力反抗活动,那些地主乡绅们竟然在短时间内就拉起了上万人的乱军,而且还攻克了两个县城,虽然大部分是被蛊惑的农民,但是这人数是多到了让当时的陈敬云都觉得心惊的。

    不过陈敬云手底下的军队也不是养来吃白饭的,驻扎湖南的部队很快就是出动,不用几天功夫就把这场事变给彻底镇压,然后杀了个血流成河。

    当年的这种暴~动陈敬云敢大规模杀人,但是面对罢工,陈敬云却是不敢的,或者说不愿意的。

    培养出这几百万的产业工人可不是个容易的事。

    面对这种棘手的况,陈敬云除了吩咐陈彩的调查局从国民党上入手解决问题外,他还得准备从根本上缓解目前的这个问题。

    是的,是缓解,而不是解决。

    因为工人和资本方的矛盾永远是不可调和的,资本家想要工人工作更长的时间,支付更低的工资,而工人想要更短的工作时间,更好的薪资待遇。这两方的要求是相反而矛盾的,根本就无法彻底解决。

    心里头有着这个心思的陈敬云很快就是叫来了唐绍仪和洪子泰等几个人。

    “罢工?这事如果真的发生,那么对我国的工商业发展怕是要造成严重打击啊!”老迈的洪子泰听到陈敬云说国民党要策划进行罢工的时候,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现在的各地工业大多都是集中在各省的工业区里头,如果有一家罢工的话,怕是很快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到时候甚至可能瘫痪整个工业区的!”

    旁边的经济发展司司长马寅初也是面露忧色:“今年我们的经济形势刚刚好转,怎么就要出这事啊?”

    看见这两个人都是露出担忧的神色,一边的唐绍仪道:“不着急,现在不还是没发生吗?现在既然我们提前得到了消息,那么就要把事态控制在我们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

    一边的洪子泰却道:“这怎么掌控,人家国民党的人可不听我们的!”

    唐绍仪道:“国民党那群人自然有调查局那边去应付,我们的主要工作还是集中在工人这一边,国民党听不听我们的没所谓,但是工人听从的话就可以了,只要把工人们安抚好,工人不乱来的话,国民党就算在蹦跶也是不可能把罢工发动起来的!”

    民政部的岑煊也是道:“我看也是这个理,现今问题的关键是要把工人先稳住了!”

    上头的陈敬云听着他们如此说,也是点点头:“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这里了,我们要把工人稳住,但是要怎么稳住呢?这才是我找你们来的原因!”

    要稳住工人很简答,第一是提高工资,第二是缩短工作时间。只要这两点得到了提高,那么罢工也就闹不起来,毕竟工人们闹罢工也只是为了这两样而已,可和主义、国家和民族都没什么关系。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就牵扯到了资本家这一方,要提高工人的薪资待遇,要缩短工作时间,那就是要让资本家们吐出来一部分利润,而这种事自然是那些资本家们所不愿意的。

    “这事做起来怕是很难,这事一家两家提高待遇也是没什么作用,是需要整个工业体系都大幅度提升待遇,如此怕是有很大困难啊!”唐绍仪担忧着:“就算总统您名下的华夏银行控制的各企业都能够提升相应的待遇,但是国内的其他企业怕是不会跟进啊!如果他们不跟进的话,单单是和政府关系密切的重工业部门的数家企业提升了待遇,但是对于解决目前的危机而言还是严重不够的。”

    “这事我是知道的!”陈敬云对于自家事自然知道的清楚,他虽然掌控着华夏银行,而华夏银行又掌控者中国的绝大部分重工业企业。

    但是这些年来华夏银行一直都是试图进行转型,从直接投资改为贷款的发展模式,所以很多企业都是被陆续转让了出去,而就算一些没转让的企业也是出售了一部分的股份,除了少数几个重要企业外,其他的大部分已经不是全资控股了。

    而且华夏银行旗下控制的各企业主要以重工业为主,旗下的企业虽然一个个都是规模庞大并且能够影响经济走势,比如数大钢铁企业,比如福乐电气这些都是超大规模的企业,然而这些企业规模虽然大,但是总的企业数量却是不多啊,旗下的工人数量对于整个中国的工人群体而言也不算太多。

    这些年来中国工业发展迅速,很多行业都是有着大量的工厂,而这些民营或者外资的工厂里的工人才是中国现今工人群体的代表。

    所以单靠华夏银行一家也是无法解决这个事,必须还得和国内的其他资本家们一起解决这个事

    “工商部这边先拿出来一个可行的方案来,既要安抚工人的绪,也要照顾到国内企业的存亡!”陈敬云说到这里,又是想了想后道:“这两天我要成立一个工会,到时候让工会去和资方谈具体的方案!政府部门的工作就是要对两者进行协商!”

    工业发展到了一定规模,工人群体有了一个庞大数量后,工会这东西迟早会诞生,如此让工人们自发组织或者是让国民党控成立工会,还不如直接由国社党出面成立工会,陈敬云可不想让工会成为其他党派的工具。

    而且一个受控制的工会对于现今的中国工业发展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事,如果工会不受掌控的话,三天两头就挑起罢工,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边的洪子泰道:“这些年也有着不少的行业工会成立了,不过大多都是那些工人们自己搞出来的,这一次正好可以一起拉进来!”

    而当这个基调定下来后,由国社党出面组织的中国总工会很快就是挂牌成立了,这个中国总工会严格来说并不是政府的行政部门,而是一个民间组织,但是如果考虑到里面的工作人员是有十有仈jiu都是国社党成员的时候那么就很难说这个组织是民间组织了。

    筹备工会的同时,陈敬云也是和华夏银行的的数位高管见了面,说了可能会有一场大规模的罢工,希望华夏银行旗下的各企业要做好应对的准备,而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罢工波及到华夏银行旗下那些关系到国防和经济命脉的大型企业,陈敬云要求华夏银行短时间内拿出一个具体的行动方案来,方案要包括给工人提高薪资待遇,要保证工人的工作时间在一定的可行范围之内。

    陈敬云不但是总统,而且还是华夏银行的最大股东,所以陈敬云说的话,要求做的事是不容置疑的,尽管华夏银行的诸多高层管理人员不赞同提高工人的薪资待遇,认为这一措施哪怕是提高少许的工人工资比例,但是扩大到整个华夏银行的时候,恐怕到时候一年都会给华夏银行造成高达数亿元的额外支出。

    面对陈氏兄弟的疑惑,陈敬云直接道:“难道你们就看不到现在技术在不断的发展进步吗?给工人增加了工资,那么你们难道就不会提高设备的技术水平,提高生产效率,让工人们生产出来更多的产品吗?”

    陈敬云说的简单,但是这么浅显的道理陈氏兄弟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提高技术水平?说的简单,但是每一次的技术革新都是需要大量资本投进去的,而且生产效率要能再提高的话,那些资本家们早就干了,何必等到现在。

    比如中国早就在倡导的流水线生产,这个名词早就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了,各大企业也都实行了一定的流水线生产,但是对于整个工业体系来说,流水线生产所涉及到的可不是简单的一条流水线的事,而是涉及到了整个工业的标准规范流程。

    要实行流水线生产模式,最简单的就是例子就是,那螺丝和螺母的标准得统一吧,而这个统一说的并不是单单一个工厂,一个行业,而是整个工业。只有把这个标准在全国工业体系内施行起来,那么才能谈得上流水线生产,让一个个工厂制造不同的标准零部件,然后这些不同工厂的零部件组装成为一件成品。

    这才是广义上的涉及到全部工业部门的流水线生产。那些单个工厂里一个工人只做一件事的只是狭义上的流水线生产而已。

    “提升生产效率固然是困难,但这却是发展进步的毕竟阶段,这些年来我国的工业虽然发展的还算不错,工人们的待遇也有所提高,但是我不说你们自己也知道,这些年来为国防工业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工人群体并没有享受到相应的经济发展福利。前几年还可以,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必然是会问题越来越多的!”陈敬云再一次如此说着。

    而陈敬海却是依旧苦着脸色道:“三哥,你也是知道的,这两年战后经济危机一直都是没停下来过,虽然去年因为两场大战的缘故而片面刺激了经济发展,但是这只是一个短暂的繁荣,这种况下各企业的利润都不高,甚至不少行业都还有着亏损,如果这种危机况下还提高工人薪资福利,怕是很困难啊!我这里有份经济研究室的经济预测,您也可以看看!”

    陈敬云听罢后直接拿过来看,写这份报告的是华夏银行下属的经济研究室。华夏银行由于规模庞大,也是需要对中国乃至对世界经济进行研究,这样才能够给华夏银行的决策层提供最好的投资方法和避免损失。

    这个智囊团和政府里的经济发展司有些相似,都是智囊团的产物,实际上,华夏银行的这个经济研究室里所聘请的研究人员超过半数都是外国的经济学家,他们的人才储备比经济发展司的人才库要好的多。

    而且经济发展司的目的也不是说研究经济,经济研究知识经济发展司的一小部分业务,经济发展司的最主要任务是为中国制定整体的工业经济发展规划,根本目的是要让中国进行最优化,最合理,最快速的完成工业化。

    政府部门的思维和银行机构的思维是不一样的,所以观点看法也很不同,这一点陈敬云看到这份华夏银行经济研究室的世界经济预测报告后就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怎么可能还要持续这么多年?”陈敬云看到上面这份报告说这场世界的经济危机还远远没有结束,并且可能还会持续多年的时候,就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一边的陈敬海道:“这两世界各国都深受战后经济危机的影响,不但是我们和`本经济发展停缓,而在美国更是影响甚大,那边的失业率是年年提高,而经济危机又是让各国都采取了提高关税制造贸易壁垒用以保护本国的工商业,但是一定程度上也是加剧了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所以对于整个世界经济而言,这场经济危机是远远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虽然我国的经济形势已经发生了好转,但这也是建立在提高了贸易关税和加大国内需求的程度上,而好转的企业大多数也都是产品面向国内市场的企业,对于一些外贸型,尤其是生丝产业来说依旧是面临着困难重重!”陈敬海继续说着。

    “我们华夏银行旗下的企业主要是面对国内,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大,但是其他的部分行业尤其是东南银行那边怕是要面临很大的困难了,这种况下如果还要提升工人的薪资待遇,东南银行怕也是很难撑得下去!”

    东南银行作为中国第二大银行,也是和华夏银行一样是个超级托拉斯企业,不同的是华夏银行掌控的是钢铁、电气等重工业,而东南银行则是以纺织业尤其是生丝行业为主要业务。

    东南银行已经控股了国内至少八成以上的生丝企业,占据了出口额九成以上。

    中国的生丝出口近些年虽然不断增加,但是所面临的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来自`本的生丝压力更是让国内生丝企业受到了庞大的压力。除了有本生丝的直接竞争之外,还有美国等国家对生丝进口也是提高了一定的关税,更是让国内生丝企业的利润被压低了空间。

    而这种况下如果还让这些生丝企业增加工人薪资待遇的话,说不准破产都有可能。

    面对着这些棘手的况,陈敬云也是感到相当为难。

    但是不管事再怎么难也必须得做啊!

    “其他银行的的你们不用担心,现在是华夏银行这边要把旗下企业的工人稳住,说句不好听的话,其他产业毁掉了也就毁掉了,大不了重头再来,但是华夏银行下面的都是关系国家存亡的国防相关工业。我们可以不要金钱,但是不能不要大炮!”陈敬云不想再听陈敬海说下去了,陈敬海说的麻烦他都知道,但是知道又如何?

    尽管华夏银行的一群高管们心里不愿意,但是直接面对陈敬云的要求,华夏银行还是不得不按照陈敬云的要求去做,于是乎,华夏银行企业的各大企业很快就是相继出台了提高工人工资以及缩短工作时间的政策。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都是潜伏在影里的国民党终于是浮出了水面,四月五号,上海的一家纺织厂发生了罢工,然后罢工迅速波及到了周边的工厂!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罢工终于是在各种谋和经济危机之下而爆发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