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李上士和裴中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李上士,你在这里呢?”李上士刚把那上野贞浩的东西当成了战利品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头,就听得后头有人在喊,转头一看却是自家顶头上司裴中尉。

    当即转小跑了过来:“裴中尉,那rì`本军官还是个上尉呢!我琢磨着至少也应该是个中队长!”

    rì军编制和以往的北洋差不多,因为北洋的编制就是学的rì`本陆军,rì军编制是一师两旅四团,团辖三大队,一大队下有四中队。而这个大队也就是相当于中国陆军的营,中队就是相当于连,而小队则是对应中国陆军的排了。

    按照rì军的军衔制和军职制度,能够挂上上尉衔的至少也是个中队长了,这一点和中国陆军也差不多,陆军里的连长也是上尉。

    裴中尉看起来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三四岁,比起李上士来要年轻的多,虽然军衔比李上士高而且还是他的顶头上司,不过裴中尉也没摆出军官的架子,当即道:“看你在那边蹲了半天,应该是捞到了好货sè吧!”

    李上士听罢后一笑:“那是,你看!”说着就是把背着的那把rì`本军刀给拿了出来:“拔出来,看刀!”

    裴中尉听了后也是拨出了刀,带着寒芒的刀上那清晰的铭文一下子就是出现在了裴中尉眼前,当即也是点点头:“不错,好刀,比那些机器钢刀强多了!”

    现在中rì两军的军官都有佩刀,只不过中国陆军的佩刀更多是装饰品,军官们大多是用来当成装饰品用,基本上没有拿着军刀上阵拼杀的。而rì`本陆军中军刀极为普遍,不但军官配发,就连曹长、军曹这些士官也配发,而实战中rì`本的低级军官也喜欢拿着军刀进行冲锋。这不是说谁好谁差,而是两者的习惯不同而已,实际上等军官都亲自上阵杀敌的时候,不管是用军刀还是用手枪都是没什么区别了。

    rì`本陆军中的军刀虽然统一了制式,不过武士道jīng神横行的rì`本很多军官都有着祖上传下来或者自购的好刀,所以少量军官会把自家的好刀配上制式的刀柄后当作军刀带在上,这种况在上层军官中尤为流行,而没钱的那些下级军官就只能用那些机器钢造出来的普通军刀了。

    装甲集群从古楼子渡江至今开战也有两天了,第一装甲师前后也是打了好几仗,只不过打死打伤的的rì`本士兵虽然不少,但是军官却是不多,而上尉这种军官的就更少了,所以士兵们缴获的战利品里头虽然有不少军刀,但是基本上都是劣质的普通军刀。

    看见裴中尉脸上露出欣赏的神,那李上士就道:“如果中尉你喜欢就拿去了,反正这刀我拿了也没甚用处!”

    陆军的相关条例里头,只有军官才能佩刀,士官以及士兵只能配一把短剑,不过这等战利品哪怕是自己不能佩带着,但是也可摆在自家墙上不是,裴中尉自然是不相信李上士会白白送给自己,他们的交还没好到这种地步,不过看了看李上士的神,裴中尉到底是没舍得把刀给还回去,于是开口道:“说吧,要多少?开价别太狠了!”

    李上士嘿嘿一笑后伸出两根手指:“一口价两百!”

    裴中尉道:“两百?你也敢想!!”

    那李上士却道:“反正你有钱,能够上得了军校的你们家也不缺钱,花两百块买一把好刀不算贵,不算贵!”

    裴中尉的家里面还算是富裕,其实这年头能够上得了军校的都不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这并不是说国内数大军校不许平民子弟报名,也不是这些军校要收多昂贵的学费,而是要报考这些军校的话首先得是国内初等中学的毕业生,然后要想从那些多竞争者中杀出一条血路来,还得有其他优势,比如优良的成绩,家庭背景,推荐书等等。后面这些背景和推荐书只是增加录取的机会,所以就先不说了,但是单单是初等中学毕业这一条就绝对可以把90%以上的平民子弟拒绝在军校大门之外。

    这年头上学可是要钱的,陈敬云可没什么余钱去搞什么义务教育,不管是公办学校还是私立学校都是要收学费的。小学还好,初等小学和高等小学都不算贵,普通的农民家庭咬咬牙也能供一个孩子去读这六年书,而一般人读了这六年后大多数都会进入社会工作了,而且因为有文化知识也能够找到较为体面的工作,这年代的高等小学文凭比后世的本科有用多了!

    而这六年基础教育之后的中学阶段,那就是一个分水岭了。十余年过去了,虽然中国的教育发展迅速,但是除了浙江、江苏、广东以及皖南等少数几个地区可以做一县一所初等中学外,其他地区大多数没能做到这个标准,一般都是两三个县才有一所初等中学。

    因为中学教育师资紧张,耗费也大,所以这中学的学费是非常高昂的,仅仅是公立初等中学的学费每年就要二三十元,这还不算就学的其他花销呢,这说起来也就是一枚75毫米炮弹的钱,但是这钱依旧不是那些农民家庭可以拿出来的,农村子弟能够上中学的,只有极少数学业极其优秀能够获得奖学金的那部分人。就算对于城市家庭而已,以上海普通城市居民为例子,拉黄包车、码头扛包以及在缫丝厂工作的这些低收入家庭单人单月收入不会超过十元,多数在五元到八元之间,其中至少半数需要花在购买粮食上,两夫妻如果同时工作,一年下来能够存下来二三十块就是顶天了,这样的家庭就算全力支持,也没法供一个孩子上中学。更上一层的家庭,比如男主人是公司职员又或者是学校老师的话,家庭月收入大概在三十到四十之间,除去花销外大概能省一半,供应一个孩子上学倒不是大问题,但是如果两个以上的话也会很吃力。

    初等中学的学费虽然也贵,但是普通家庭咬咬牙还能撑下来,而要想继续上一步就读高等中学的话,高昂的学费是普通家庭所无非承受的,至于大学那就更贵了,月收入百元以上的中产阶层都得jīng打细算才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

    不过高等中学和大学在现今中国已经是属于高等教育,为了让更多寒门子弟上得起高中和大学,教育部在高中和大学都是施行了高昂学费的措施。这听起来有些奇怪,不过事实如此,高中在进行招生的时候,会招收至少半数以上优异成绩入学的学生,这些人都是能够获取高额奖学金,而这些奖学金那么来呢,自然就是从那些自费学生上来。

    这种况在私利学校里更是如此,私利中学里只有两种学生,一种是天才,一种是官二代/富二代。

    简单点说就是在教育成本无法降低的况下,让部分家庭富裕的自费学生承担起寒门学生的教育成本。

    教育制度的欠缺使得绝大部分的孩子都是无法获取初等中学教育的,而国内军校的招生条件是从初等中学招收的,所以也就变相的把绝大部分平民弟子拒绝在门外了。

    关闭<广告>

    裴中尉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他父亲是杭州高等中学的老师,整个家庭的收入不算低,所以他毕业服役后也不用承担家庭的开支,所以手头上还是比较宽裕的,所以开口就是问多少。

    李上士也是个老油条了,当即道:“一口价两百!”

    说罢后又是压低了声音到:“我保证不对外头说这刀是我的!”

    裴中尉到底是个年轻人,加上他为中尉的他月薪可不低,虽然陆军施行了义务兵制度,把募兵改为了义务兵,但是军官和士官的福利制度却是没减太多,因为义务兵就是当三年兵后就可以退役了,而军官和士官都是职业军人,大多数是一辈子从军的,,虽然不如前清时代,现在依旧收入不菲,一个少校军衔的军官每个月就能够拿五百多块,战时的话有战时津贴还能拿的更多,裴中尉的话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排长,但是每个月的收入也有一百多,随部队参战后加上战时津贴,一个月下来也有差不多两百块,这个收入放在当时社会里头绝对是高收入人群,比他父亲这个当了十几年老师的中学校长都多。军官高薪也是有传统的,清末新军月俸定制里马队带队官薪水银100两,公费银80两,合计180两,和前清对比并且考虑到通货膨胀以及中国整体的居民收入水平有所增长,实际上现在军官的薪资水平还不如前清。

    不过只要当上军官,基本上就是把一只脚迈进了中产阶层,如果当上了校官,那就已经是步入了上流社会,平rì里就和县长市长们称兄道弟了,能够祖宗坟头冒了烟让你混出一个将军来,那么共和国的权贵阶层里又一个显赫家族从你手里诞生了,你儿子以后出去了就不单单能够喊:“我爸是李刚!”而是可以随便勾勾手,那李刚就得爬到你面前如同狗一样说:“太子爷?有何吩咐?”。

    如果军官的福利不够高,又怎么能够吸引全国各地无数初中毕业生挤破头都要去报考军校呢,虽然华夏复兴,保家卫国这些理想很美好,但是人也得吃饭不是,也得生活不是。既能够保家卫国复兴华夏,又能够让家族显赫,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裴中尉手里还真有不少钱,看着手里的这把太鱼刀是越看越喜欢,当即就是点了点头道:“那我这刀就手下了,等到了营部我让邮政局把钱转给你!”

    虽然裴中尉有钱,但也不是天天把几百块钱放兜里,军人的薪资以前是由华夏银行代发,等华夏银行被分拆重组后就变成公务员和军人的薪资由zhōng yāng银行直接发放,为了让军人收现金方便,zhōng yāng银行也是和军方的邮政局合作,让军方的邮政局代理存款和取款业务。

    李上士这么一听,嘿嘿了又是笑了声:“中尉够爽快!”兴许是觉得自己喊价贵了点,李上士又是掏出了那把二十六年式的左右手枪:“这枪就算是附带吧!”

    反正李上士也看不上这六项的左轮手枪,现在中国已经是全部装备1912年式手枪,也就是之前的元年式手枪,美国M1911,元年式手枪的xìng能相当不错,基本上现在中国的士官和军官以及炮手,机枪手手里是人手一把,普通士兵虽然不配发手枪,但是很多手头比较宽松的士兵也会自费购买了一把带着上战场,反正军部内部自购价也便宜,多一把枪战时就多一点活命的机会,至于左轮手枪早就被淘汰了。

    既然是附带的,裴中尉也没客气,于是就是拿了过来,不过显然他还是对手里的刀更有兴趣。把这刀也挂在腰间后,裴中尉道:“走吧,我们也耽误一会了,老潘他们都已经走远了!”

    这两人现在可都还是在战场上,不远处的爆炸声和枪声可都还在持续着呢,当即裴中尉就是和李上士走快了两步追上了部队。

    半个小时后裴中尉就是带着他所属的那个排跟着一辆T6坦克后头,再一次冲上了一处rì`本阵地,为军官的他也没有和那些顽固的rì`本军官一样拿着军刀砍杀,也不拿手枪,而是拿了一支步枪,这步枪甚至都不是中国的制式步枪1916年式,而是rì本人的三八步枪,也就是所谓的三八大盖。这枪也是裴中尉临时捡来用的,端着枪的他瞄准了个rì军开了枪后,打偏了,然后又是连续开了两枪,都打偏了,气的他一把扔下那三八步枪,然后把边的一个一等兵的1916年式步枪给拿了过来,然后瞄准,扣下扳机,一声枪响后远处的那个rì`本士兵就是一头栽了下来。

    “中尉好枪法!”李上士从一边也是弯着腰过来,他手里也是抱着步枪。

    裴中尉对李上士这个属下还是很不错的,当即把枪给回了边的士兵后道:“那rì本人的枪打不惯!”

    中国的1916年式步枪和rì`本的三十八年式步枪可是不一样的步枪,三八步枪是6.5毫米,而中国的1916年式用的是6.8毫米,两者的外观虽然差不多,实际xìng能也相差不大,但是用起来还是有些差别的。不是说捡起rì`本人的枪就能够用的,没有专门训练过的中国士兵根本不可能在远距离上使用缴获的三八步枪击中目标。

    李上士这个时候脸上也是有些尘土,因为趴在地上的缘故上的军服也是脏兮兮的,不过李上士依旧是笑呵呵的:“这rì`本人的枪是不好用!”说了这句后李上士又道:“接下来怎么搞?”

    裴中尉又是趴在了阵地上,然后拿出了望远镜往外头观察,不过这刚探出头去一发子弹就是打在了边上,让裴中尉一下子就是缩了回来,然后背靠着战壕轻骂了声:“狗rì的眼神真准,差点就吃枪子了!”

    战壕里只能是坐在地上,裴中尉拿出了包烟后抽出一支给李上士,吸了口后才道:“对面估计也没几个rì`本人了,不过枪法很准,刚才二班就被他们撂倒了两个人,那边的地形又不适合迫击炮,只能从侧面摸过去!”

    深吸了一口把这烟抽到了半截后:“李上士,等下你带你们一班从南面绕过去,我这边正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争取尽快搞定这里!后头连部催得很急!”

    李上士也是点了点头,把手中的烟吸了口后一边吐着烟雾一边道:“没问题!”

    然后就是咬着剩下的半截烟就是猫着腰回到了一班的阵地上,然后招一招手就是带着他手下的十几个人从南面绕了过去,这个绕自然不是大大咧咧的走路,而是小心翼翼的猫着腰小跑着。

    紧接着又是路过一小片空地,而这个时候裴中尉虽然调动了包括一门六十毫米迫击炮在内的火力进行正面攻击并吸引rì军的注意力,但是rì军还是发现了李上士他们,紧接着李上士等人的脚下就是冒出了点点慧尘,那是被子弹击中后扬起的灰尘。

    李上士口中低骂一声:“这狗rì的!”

    然后是连跑带爬终于是在枪林弹雨中穿越了那五六米的空地,回头一看,还好没人受伤。靠着小土坡的他招了招手然后道:“一组先上,二组后,三组跟我来,机枪组掩护。”

    安排下去后,李上士就是带着一班的十几个人朝着rì军阵地冲了过去,李上士的枪法很准甚至在跑动中的时候抬手就是一枪,枪声过后不远处的一个rì`本士兵就是倒了下来。

    就当李上士准备再接再厉直接冲上去的时候,忽然远处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传来,没多久就看见了一辆T6坦克高速冲了上来,坦克上也没开炮,就用机枪扫shè着,不用一会就是冲上了rì军阵地。

    李上士见此又是骂了声:“这些坦克不又他妈来抢功了!”

    不过骂归骂,但是既然有坦克来支援了,他们这些步兵也就不用冒着风险去强攻rì`本阵地了。

    如此的况几乎发生在整条战线上,第一装甲师突破了rì军第23联队的拦截后,一百多辆坦克以及近千辆的摩托车和卡车直奔新义州而去,随后跟上的是第一师的13团,也就是裴中尉所属的那个团,这个团在第一师坦克营的部分坦克支援下,很快就是肃清了残余之敌,并且是紧跟在第一装甲师的后头直奔新义州。

    而此时义州郡里虽然还有一万多rì军,但是明显不是装甲集群的进攻目标,第一师只是留下了一个11团牵制他们并等待九连城的部队连夜渡江,等第八军的步兵部队渡江后,11团也会撤回并跟上第一装甲师的步伐,而进攻义州郡的任务则是会交给第八军的步兵部队。

    装甲集群绕过了义州郡后,看似直奔新义州而去,但是实际上装甲集群的攻击目标也不是重兵集结的新义州,而是新义州南部地区。其战略目的就是突破rì军的防御纵深,深入到rì军后方打乱其交通、指挥、后勤体系,配合第八军对新义州展开全面反攻。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