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装甲集 群在行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战前中国陆军有60个步兵师,其中半数为战备满编制,半数为和平编制,另尚有全满编制的4个骑兵师,两个装甲师,2个摩步师以及10个炮兵旅,这些野战部队加起来约一百二十万人左右,除了野战部队外还有各省的地方守备以及边防部队,这部分人数也不少加起来约有三十万人左右。也就是说中战争前中国陆军总兵力大约在一百五十万。

    战争爆发后中国进行了紧急动员后,把那些未满编制的和平编制师也是改为了满编制,到达了一百六十万左右。首先要值得说明的是,现今不管是中国还是`本,他们所进行的动员都仅限于军方,并不是全国范围内的总动员,动员令只体现在了增加部队人数上,而对于远离战区的其他区域而言是继续保持以往的样子,也就使得了大批民众们可以优哉游哉的喝着茶,嗑着瓜子看中大战这场大戏,兴起了还大叫两声吆喝:“打死那些小`本!”

    当不用他们自己上战场拼命的时候,民众总是希望政府能够强硬再强硬恨不得别家子弟组成的军队踏平全世界。

    而那些家底有子弟从军的家庭,也是分成了两部分,军官家属的反应和士兵家属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军官们的家属一个个都在翘首以待自己的儿子能在前线为华夏复兴而贡献自己的力量,更能因此立功晋升,尤其是有着大量弟子参军的军政要员家庭,那个不是等着自己的家中能够再出一个将军啊。可以说这部分人都是支持自家子弟参战的。而和军官们家属们的支持不同,普通士兵们的家属则是一个个都是忧心无比,生怕哪一天就是接到了阵亡通知书,尽管时常能听国社党的人说他们是为了华夏复兴而战,可是这些连字都不认识的农村父母们可不知晓华夏复兴是个什么玩意,他们只知道陈敬云分给了他们土地,而为了保护这些土地自己的儿子们就去当兵打仗,为了陈主席打仗那是应该的,但是谁也不想自己的儿子战死或者受伤。

    为了让前线士兵们保持高昂的士气,军方自然是不能让后方的军属们影响士气,军方的邮政局对于军属和军人的通信一直都是保持着检查制度,当然名义上用的是军保密,但是那些明显会影响军心士气的书信也是会被一律亢,直接扔了到不至于,但是会在战后才送达。

    此刻唐强就是看着手中的父亲寄来的家书,看罢后叹了口气。这几年来唐辉康虽然依旧任职陈敬云的私人工业顾问,但是没了实职后他的影响力不可避免的逐渐降低,尤其是年纪渐大,眼看就没几年活头了,唐辉康不想自己去了后唐家就滑出了权贵家庭这个圈子而沦为二流,所以他这几年来一直都在为自己的儿子唐强铺路,想要让唐强爬的更高,但是唐强虽然历尽了俄国战事,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但是依旧没能跨过将军的那条门槛。俄罗斯的那场战事国内一大票人都盯着,而且中国的军队虽然长时间驻扎在俄国,但是真正参战的也就只有当年的反攻鄂木斯克以及后来在鄂木斯克接应俄罗斯国防军这两场仗,俄国内战数年,大多时候中国的军队都是小打小闹,只在背后撑着俄罗斯国防军的腰,但是很少自己亲自上阵,顶多就是为了练兵而偶尔上去打几场,真正的作战主力始终是 ” 章节更新最快” 俄罗斯国防军。如此况小,在俄罗斯的驻军调动是相当频繁的,参谋部为了练兵,为了让更多不多也感受下大规模战争的气氛,所以两三个月就会轮换一批,这样的况下军官们也就不能很好的在俄罗斯积累资历和军功了。

    唐强在俄罗斯待了大半年时间也没能跨过那门槛,最后还是被迫调回了南京参谋部任职,然而旅顺局势一紧张后,唐辉康再一次动用了自己的影响力,甚至是把书信写到了沈纲案桌上,愣是把唐辉康从参谋部调到了东北装甲集群里头,而这一次不是在后方司令部里任职了,而是直接到了第一摩步师里担任第11团团长,这样的老资格上校去前线当个团长,所图谋的已经很明显,那就是直奔少将的位置而去的。

    唐辉康可是给唐强去了亲笔信:老子这次算是把全部人都给抛出去了,这次你要是再弄不出来一个少将,那么这辈子你就是没机会了!

    唐强知道自己父亲口中的没有机会并不是说唐辉康不能再给他背后活动了,而是因为他的年龄,现在的中**队早已经正规化,各方面的规章制度已经是相当完善,而其中的退役制度让一大群军官们更是感受到了庞大的压力。为了给年轻军官们腾出位置来,军方制定了严格的退役制度。

    退役制度中,普通士兵的自然是没有变化,三年服役期结束后就可以退役得到就业安排,愿意继续服役的申请转为士官继续服役。到了士官这个阶层后,已经是志愿兵质的职业军人了,最长服役到四十岁,当上士官的最高级‘军士长’。

    不过很多士官们都想要当军官,而当军官的路子只有一条,那就是报考军校,为了给士官们提供晋升的机会,军方的各大军校里会给年龄二十五岁以下的士官报考军校给予一定的优待。所以很多年轻士官们头两年大多数都是想要报考军校的,只有超过了年龄后才会老老实实的继续当士官,积累年限资料,等爬到了军士长这一级后工资也不必那些尉官们少多少了。

    士官再上一层就是军官阶层,以前的军官阶层是没有退役制度的,只要不犯错,体条件也许可的话一直当到老也是很正常,以前三四十四岁的尉官多的很,五六十岁的校官也非常多。为了保持军官年轻化,同时也是为了给军校毕业生以及年轻军官们更多的晋升空间,三年前就已经开始施行军官退役制度。

    军官的退役是以年龄来计算的,比如,少尉和中尉都是三十岁,上尉是35岁,少校是四十岁,中校是四十五岁,上校是五十岁,少将则是五十岁。中将为六十五岁,上将为七十岁。超过以上年龄后就是专为预备役。当然也有部分的例外,比如那些技术的军官就可以放宽服役年限,但是这些例外不适用于传统军官上。

    唐强也不年轻了,今年已经是三十七岁了,这个年龄虽然距离上校五十岁的服役最高年龄还有十几年呢,但是陆军中年轻军官一大堆,统一战争时期从福州军校出来年轻军官们全都是十**岁,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而当时唐强从福州军校毕业的时候都是二十七岁了,所以周围的一大群师兄弟们都是比他 ””要年轻,这群人构成了当时国民军的军官主体,有些人爬的快一些,有些人爬的慢一些,而和唐强爬的速度差不多的也有一大群人。陆军里头二十几三十来岁的上校可是一大堆,一个个都是翘首以望等着继续升一步呢,而和这些人比起来,唐辉康的战功和资历都不算出众,甚至年龄上还处于极大的劣势。如此况下,上司考虑提拔的时候,自然会提拔那些年轻人,而他唐强如果这一场战事没有立功,随后又在不太重要的位置上糟蹋几年的话,那么他这辈子就是彻底和将军这个名词无缘了。

    知道自己况的唐强是打定了主意,这一场战事里头无论如何也要打出风采来。

    眼见顶头上司看罢书信后沉思,边的上尉副官也是没有说话,不多时外面却是匆匆走进来一个中尉,手中还拿着一直电文:“团座,师部来命令了!”

    唐强站起来后接过通讯官的电文,上面的电文简单而明了,那就是命令唐强的第11团立即东进抵达凤城。

    左玉刚的装甲集群在开战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奔赴前线,而是集结在沈阳周边地区,随后慢慢运动到了沈阳东部的本溪一带。而东北战区中的第八军和第十军则是部署在鸭绿江前线地区,而主要也是集中到了丹东、新义州一线,至于北部地区双方虽然也有兵力部署,但是并不多,起不来什么重要作用。

    双方的交战之所以集中在丹东和新义州一线,这个自然是和东北以及朝鲜北部的地形以及交通况是分不开的,朝鲜多山,尤其是朝鲜的北部更是多山,这种地形下对于双方大军的运动都是不太便利的。地形因素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交通,简单说就是铁路。

    朝鲜中有一条从釜山到平壤再到丹东的铁路,而东北地区的铁路则是以沈阳为中心,有沈阳到丹东的沈丹铁路,也就是那条俄战争时期`本所修筑的军用铁路。另外还有沈阳到盖州、再到大连湾,再到旅顺的铁路。这些都是原来南满铁路的一部分,战争一爆发后自然是被中国接管,至于`本驻扎在铁路沿线的守备部队,人数太少早在战争爆发当天就已经被全数驱赶或者歼灭。

    在朝鲜和东北地区的这个小型铁路网中,沈阳无疑是中心,而围绕着沈阳,那么就有着数个战略要地,后方的盖州、营口地区。前线的丹东、新义州地区,以及旅顺、大连湾。

    而从战略角度而言,实际上旅顺的战略重要是最低的,中国是要攻克旅顺,但是攻克旅顺并不会给中战略带来根本的改变,攻打旅顺更多的是一种态度,双方的主要交战区还是集中在丹东、新义州一线。对于军而言,只要占领了丹东,那么`本大军跨过鸭绿江后就可以一路北上沈阳,同时还可以往辽东半岛进攻,横穿辽东半岛后攻占盖州、营口,对辽东半岛内的中国部队形成包围。而对于中方而言,攻占了丹东后那么就是彻底稳固东北地区的安全,稳固了辽东半岛的安全,接下来就是自己掌握主动权随时进攻朝鲜了。

    所以丹东从战争一爆发就是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双方”辛亥大军阀 第五百六十七章 装甲集群在行动”从一开始的两三万再到七八万人,现在呢,中国陆军已经在丹东一线投入了整整六个步兵师、1个骑兵师以及四个炮兵旅,这些部队归属第八军管辖。中国的军级编制一直以来都是战役指挥部的存在,中国目前一共也才十二个军的番号,基本上每个大方向都只部署一个军,中国驻俄部队那么大的区域,也才两个军指挥部而已,而国内其他地区基本上是好几个省才有一个军指挥部。

    随着陆军控制区的不断扩大,总兵力的不断增加,实际上陆军中只有十二个军已经是远远不够的了,不断有人提议把军级别的指挥部固定编制,以一个军辖三个师为例子,那么中国现有的陆军就能够编成二十个步兵军,两个骑兵军和一个装甲军。另外成立集团军来代替目前的军级指挥部。以数个集团军组成一个战区来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只不过这样的提议也才这两年才开始说,而本着掌控部队的因素,陈敬云也是不太敢随便动部队的模式,毕竟这一动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二十几个军就得需要二十几个中将军长,然后更上一层的集团军顶多也就只能有五六个,这对于陈敬云掌控部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陈敬云宁愿让十二个军分别掌控部队。

    只不过这样的模式在这一场中战争中已经暴露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一丹东前线的第八军为例子,第八军一开始只辖有四个步兵师参战,而随着丹东战役的扩大,双方慢慢增兵后,丹东周边的部队数量已经达到了六个步兵师和一个骑兵师以及高达四个炮兵旅,而为了指挥便利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些部队一律归属第八军指挥。

    如此一来,第八军所指挥的部队总兵力已经高达十三万之多。比当年第三军进攻青岛的时候兵力还要多。而第八军的指挥部要指挥高达十几个番号的部队,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而为了解决军指挥部没有那么多精力直接指挥这么多番号部队的况下,第八军军长李连阳也是效仿俄国战争时期的例子,以某个重点战役为中心,命令部分资深的师长为战役临时指挥官,然后配属炮兵旅和其他部队,形成一个两三万人左右的战役兵团。换句话说就是原本把该属于军指挥部的指挥工作直接下方到战役指挥官手中,让战役指挥官代替一部分军指挥部的工作。而军指挥部则是把重心放到谋划全局,而不是详细的战术指挥上面。

    实际上,这种临时质的任命已经是和这两年提出的师+军+集团军模式差不多了,不同的是集团军模式下面的军是名正言顺的把编制固定下来,而现在的战役指挥官模式则是临时编制,指挥官也不是固有的军长,而是资深师长兼任。

    第八军在丹东、新义州一线中已经和军激战了大半个月,战事从最开始的丹东小城一直蔓延到丹东为中心方圆五十里地区。

    当沈纲命令全面反攻之际,左玉刚的装甲集群也是得到了命令,准备离开本溪靠近丹东地区,而具体战役目标自然不是唐强这个上校团长能够知道的,他所要做的就是按照命令率领部队南下就是了。

    唐强所率领的11团进军速度极快,作为全军唯一两个摩托化的步兵师,第一师在1919年后继第九师之后”辛亥大军阀”也开始换装,随后1920年开始陆续抽调了数个摩步营进入俄国,并和当时的其他装甲以及摩步部队一起加入了驻俄第一装甲团,第二装甲团参战。而这些被抽调到俄国作战的装甲营和摩步营也就没有回归建制,而是继续保持了**编制,随后参谋部干脆就把这两个装甲团合并后,整编为第二装甲师。

    原本驻扎在河北、内蒙地区的第一装甲师和第一摩步师也就只能自行恢复编制。而这一次装甲集群所辖的就是第一装甲师、第一摩步师以及第九摩步师。

    第一摩步师和第九摩步师可都是有着光辉传统的,已经摩托化的他们番号依旧是陆军第一师以及陆军第九师。而第一师和第九师和都是国内六十几个师里头的功勋王牌部队了,在当年的国内战争中,左玉刚率领下的第九师可一直都是绝对主力,北上南下可谓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而当时的第九师师长左玉刚也是因为这样的赫赫功勋而一路高升到军长、参谋部作战次长等要职,而现在更是被委以重任担任了装甲集群司令。不然的话沈纲怎么可能升的上来,要知道当年左玉刚还只是个第九师师长的时候,那些他的军长上司就没有一个人对左玉刚有好感的,要不是背后有陈敬云撑着以及他那实打实的战功,左玉刚估计早就被赶下去了。

    第一师和第九师一样,同样都是昔的王牌部队,当年换装改变为摩步师的时候也就成为了首选的两个师。

    现今第一师所辖有三个摩托化步兵团,一个摩托化炮兵团,另外其他的辎重团、工程团、等辅助部队全部摩托化。而为了增加摩托化步兵师的作战能力,同时还额外配属了一个坦克营。

    其实现在中国的摩步师其实就是在步兵师的基础上进行摩步化,大量装备汽车和三轮摩托车以及配属部分坦克,强调的是快速机动能力。

    此外火力的配属也是按照1922年的编制标准,轻机枪装备到班,并加强车载机枪火力。实际上摩步师的火力配属和按照1922年编制整编的第三步兵师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双方对阵的话都是差不多。

    但是摩步师的最大优势就是机动能力啊,陆军把第一师和第九师摩托化,为的就是让这两个师能够跟上装甲师的突进速度,伴随装甲师前突,为装甲部队提供步兵掩护,要不然陆军费了那么大劲把这两个师摩托化了做什么。

    唐强指挥下的第11团同样装备了大量的汽车和三轮摩托车,接到命令后他就是率领着11团直接沿着铁路沿线奔赴预定区域,全军都是坐着汽车或者摩托车走,速度之快是那些步兵师们所无法想象的。传统的步兵师要想短时间内奔赴上百公里以外,就只能乘坐火车,而步行的人轻装步兵倒是没什么,但是那些重武器装备却是无法跟上来啊,尤其是炮兵团里的那些火炮根本就无法跟上来,没有重火力支援的轻步兵哪怕是跑着赶到了上百里外也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的。

    然而唐强的第11团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是行动上百公里,而且来的不但有步兵,其他的团属火炮等所有重火力乃是弹药全都是随军一起来的。””这还是道路不好走的况下,如果是平原地区,唐强的一个团一天内甚至能够行军一百五十公里以上乃至更多。

    到了凤城后,唐强没有休息而是立即到了凤城的师部指挥部参加作战会议。

    到了指挥部后,看着相熟又或者是陌生的众多同僚们,唐辉康走上去找了几个自己相熟的人说了几句后他们说这场会议并不是师座主持,而是有装甲集群司令左玉刚中将主持的时候,唐强也是略感惊讶,左中将今天亲自主持会议,怕是装甲集群上前线的时候到了。而自己等了大半个月,不就是等着上战场吗?

    他来个有些早,一直等到了半个小时后门口的卫兵才是大声喊:“司令长官到!”

    此话一出,庞大的会议室内二十几个军官们刷刷的齐齐站了起来,然后目光投向了大门,目光所及之处只见左玉刚迈着大步而入,后跟着的是好几个少将,唐强就看见自家上司第一师的师长郭成东少将也是跟在后头,另外的第一装甲师师长方大山少将以及第九师师长宋俊鹏也都在。

    “都坐下吧!”左玉刚先到主位坐下后,才是挥了挥手让众将们坐下,此时装甲集群里多数团以上的中高级军官都是坐在了这里。

    “众所周知,丹东那边的第八军打的很苦,伤亡也大,开战至今丹东的第八军已经有五千将士殉国!”左玉刚沉着脸色说着了这样的开场白:“丹东那边打的很苦,需要支援!不过!”

    左玉刚环视一圈后继续朗声道:“我们不是去丹东!”随后他站了起来亲自拿起了指挥棒,指着丹东北部数十里外的鸭绿江北岸道:“我们要去这里,然后强渡鸭绿江!”

    网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