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战前会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父亲,是不是要打仗了?”陈华天站在陈敬云面前,递上了自己的考卷后偷偷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然后才低声问着。

    陈敬云没有抬头,接过了这个长子的考卷然后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道:“怎么,学校那边有这些流言?”

    “嗯,昨天在学校的时候听同学们说起旅顺那边的事!”陈华天面对父亲陈敬云的时候,总是有些拘谨,这些年来陈敬云所扮演的严父形象是非常成功的,不但长子陈华天见了他害怕,次子陈华俊见了他也是说话不利索。这让陈敬云相当无奈,他的本意不过是既然这两个儿子都有着他们的母亲宠着了,那么自己要是在不严厉些,这两个小子还不得把尾巴翘上天去啊。更何况自己这个家庭太过特殊,虽然说是共和了,但是陈敬云自己掌权多年,只要陈敬云不倒台那么陈家就永远是中国的第一家庭,而以后等陈敬云死了,谁去继承陈敬云名字那庞大的财富遗产和政治遗产呢?虽然陈敬云才三十几岁,但是这些问题已经是成为了现实,要不然的话政府里那么多军政要员的嫡系子弟也不会挤破头也要挤到陈氏子弟就读的志诚学校去了。自认为眼光长远把视线放在这两兄弟上的谋家们可不少,稍微疏忽些就会可能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只是自己严厉了这些年后,搞的父子三个连和气说话的时候都很少,说实话这让为父亲的陈敬云也是很无奈。

    陈敬云并没有在意志诚学校里的流言,也没在意陈华天口中的所谓打仗,这些事乃是国家大事,开不开战关系到中两国的国运,在陈敬云以及国家军事委员会以及政务院的军政要员们没有彻底决定之前,陈敬云对自己的儿子也是不会乱说的。

    “这文章做的还是不错的!”陈敬云把陈华天的考卷放下,这话虽然是夸赞但是陈华天却是可以看见自己的父亲脸上那闪过不经意的皱眉。

    陈敬云继续道:“不过以你现在的年龄去探讨所谓共和和民`主这种命题还是太早了些,以后把功课专注到实用的学业来!”

    这孩子其实才十岁呢,虽然营养好长的高大一些看起来有十三四岁了,但是终究是个十岁的孩子,如果不是胜在陈敬云这种特殊家庭里,别说应答得体,也更别说去探讨什么共和民`主了,估计都还在野地里玩泥巴呢。不得不说环节对于人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等陈华天出去了后,他弟弟陈俊华也是近来了,同样是让父亲陈敬云考察功课,而当陈敬云看罢这个次子的国文考卷最后的文章时,把右手的手指已经是习惯的在桌面上敲击了起来,哪怕是只有九岁的陈华俊都知道自己父亲考虑事的时候会有这个习惯。

    陈敬并没有沉思太久,而是点了点头后道:“嗯,做的不错,前头不是说想要学钢琴吗,嗯,和你母亲说一声,就说我准了,不过前提这功课还是要保持好!”

    陈华俊听罢大喜,小脸蛋上展了开来:“谢谢爸爸……”

    陈敬云点头就是让他出去了,陈华俊想要学钢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去年的时候就在学校里见到了钢琴,然后学上了瘾。而多才多艺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而言兴许是好事,不过为陈敬云的儿子,这些所谓的才艺实际上就是浪费他们宝贵的青为陈敬云的儿子,以后注定是要继承陈敬云名下那庞大的财富遗产和政治遗产的,不管他们愿不愿意。这现在不好好学,跑去画画弹琴的话等长大了还不得被政治对手一口给吞了。

    女儿的话受限于现今观念,长大了就嫁人,所以只要过的开心就可以了,而对于儿子的学业始终是非常重视的,刚开始的时候陈敬云还想过让他们一边上学一边待在自己边,从小开始学习处理政务,不过后来觉得这种想法实在太过偏激,加上影响也不好,所以干脆就自己专门办了个志诚学校,然后从全国乃至外国请来了诸多大师级的人物任教,为了给这两个儿子找同学,所以也在一些心腹手下的家庭里选了部分人也进去就读,这说起来其实就跟古代的大臣子弟给皇子伴读的模式。尽管不知道以后陈敬云会不会把政治遗产交给自己的后代,但是先做了总是没错的,于是乎一大群军政要员都是拼命为自己的儿子或者侄子之类的争夺那只有三十几个的陪读名额。

    只是现在看自己两个儿子上的文章都谈及了民`主这个问题,陈敬云就是心理不舒服了,当即就是叫来了于世峰:“志诚学校那边的国文课换老师了吗?”

    于世峰开始是一愣,然后想到刚才的陈家两兄弟来过就以为学校出了什么问题当即是小心翼翼的道:“没换呢,还是余老!”

    陈敬云手指略敲击了会桌面,然后道:“把他辞了,国文课是教人子弟写文章的,不是教人学习什么叫做民`主和共和的!不但是他,学校里其他所有的老师全都给我审查一遍,任何有政治倾向的人都必须辞掉!”

    于世峰听罢更有些愣住了,半晌后小心翼翼的问:“那几个加了我们国社党的?”

    “辞掉!”陈敬云丝毫都没有考虑继续道:“把这些人都辞了,然后重新找老师!”

    于世峰听到陈敬云这么说,心中暗道恐怕志诚学校里那二十几个老师得辞掉一大半啊,不过这重新找的老师要怎么样的,于世峰也是不敢专断,随即问:“那新老师的标准?”

    “要有学问,不要有思想!”陈敬云直接道出了这句话,自己儿子是不需要什么思想的,所谓的思想和政党只是陈敬云手里的工具,全中国人都可以是国社党的信徒,但是他陈敬云不可以是。就跟那些宗教一样,信徒们信奉上帝,但是谁见过上帝信仰上帝的?其实儿子们真要信了国社党也没什么大碍,但是陈敬云最怕的就是自己的某个儿子那天信了社工党那一

    如果真这样的话,中国第一独裁者的儿子是个社工党,那不得笑掉斯大林的门牙啊!

    所以,陈敬云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们有什么政治上的信仰的!玩政治玩的就是**的利益,利益才是政治家的最好信仰,做不到这一点就谈不上接陈敬云的班,不敢是财富还是政治都不行。

    于世峰记下了陈敬云的话,尽管他理解不了陈敬云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要是能理解陈敬云全部做法的话,那么今天坐在陈敬云位置上的就不是陈敬云而是他于世峰了。

    “总统,联合会议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您看!”

    陈敬云看了看怀表,见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知道会议时间已经到了当即道:“人都来齐了?”

    于世峰点头:“嗯,都在会议室候着呢了!”

    陈敬云站起来:“那就过去吧!”

    不多时陈敬云就是出现在了总统府办公楼的那间巨大会议室里头,会议室里的人并没有太多,穿着西装的有七八个,穿着军装的也有五六个,然而这十几个人却是无一例外都是当今中国最具权势的人。

    军方的来人都是国家军事委员会的中央委员们,包括参谋部总长沈纲、海军部总长萨镇冰、参谋部作战次长左玉刚等军方高层。

    而对面的政府官员以唐绍仪为首,下面是财务部总长庄楠,经济发展司的马寅初,工商部的洪子泰等人。

    这些人也都是老面孔了,见了陈敬云进来后唐绍仪首先开口:“总统,您来了!”

    陈敬云过去直接坐下:“让诸位久等了,都坐下吧!”

    陈敬云发了话后,这群人才是相继坐下,随同陈敬云一起进来的于世峰也是极为难得的担任起了书记员的工作,拿起纸笔在一进行会议记录。今天这场会议要讨论的事可是对开战等相关事项,这种关系到国家战略层面的绝密会议自然不能让普通人进来,会议室里头除了这些大佬外没有其他人在,就连端茶倒水都是资历和年纪最轻的经济发展司马寅初来做,而会议记录这种事也是只能让于世峰这个秘书处处长来亲自做了。

    话说马寅初因为年纪和资历的关系,每当进行战略会议的时候他都得担任这淡茶倒水的工作,这仔细算起来已经是有七八年的时间了,而这也可以说明,在座的这群人已经掌权多年,下面的人在这七八年里都没能够爬上来。

    众人坐定了后,陈敬云环视一圈然后道:“唐院长,你先介绍介绍况!”

    唐绍仪点头道:“是!”然后才是朗声对众人道:“众所周知,我国前清时代和俄国签署的旅大租借条约以及续约到今年5月7号,也就是三天后会到期。当年因为俄战争俄国把旅顺租借地以及部分铁路收益转给了`本方面,而四月份我国政府已经向`本提出了按照旅大租借地条约收回旅顺,但是遭到了`本方面的拒绝!”

    “`本方面不但拒绝了我国收回旅顺的的要求,而且还向朝鲜、旅顺持续增兵,其中妄图长久霸占旅顺的心思已经是路人皆知。受此影响,四月份开始我国各大城市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游行,不但有学生参与,也有的工人和大量的普通民众参与。各地爆发反游行后看,造成了累计一百多人的国人伤亡,另外还有三百多人的`本人伤亡,两国的进出口贸易也是受到了重大影响,工商业上的事还是请洪老来说一说!”

    洪子泰这么些年过去了,不但头发发白而精力早已经是不复当年了,满是皱皮的手拿起了面前的一叠文件,然后是先咳了声,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后才道:“从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度的况来看,受第四期工业发展计划中加大对基础设施投入的影响,各地企业尤其是钢铁行业发展尚可,避免了战后经济危机的影响,去年全国的钢产量再创新高,达到了一百三十万吨,并且首次超过了`本的钢产量(非钢铁产量,只指单纯的钢产量)。

    今年的第一季度钢产量对比去年有所增长达到了五十万吨,不过同比增长幅度比去年第一季度略有下降。四月份的大游行对重工企业影响不大。不过对轻工业尤其是纺织业刺激极大,虽然暂时没有详细的数据,不过已经可以预测抵`制货的行动让我国产布匹迅速挤占了大量市场,预测我国产布匹的市场占有率将会从60%提高到70%左右。”说到这里,洪子泰呵呵的笑了声:“其实这场游行对于我国工商业,尤其是轻工业而言是好处多多的!”

    这个时候,陈敬云把目光投向了庄楠,问道:“财政部这边况如何,这临时战费能够拿出来多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