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伯爵夫人(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陈彩听罢一愣,联合行动处?看来少爷是铁了心要把国民党给灭了,当即小心的试探问道:“那孙黄宋三人怎么处理?”

    陈敬云听罢无名火就上来了:“当了这么多年的调查局局长这还用我教你?”

    说实话陈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孙文和黄兴以及宋教仁这三个人份太特殊,要是陈彩敢杀的话,当年就给暗杀掉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只是看陈敬云的脸色不太好,陈彩也就不敢继续问,只能是退了出去后暗自猜着陈敬云的想法:这次国民党那群人是惹火了少爷的,虽然没说但是少爷估计也是不想继续看到那群人聒噪!

    想到这里,陈彩心一狠:“妈的,杀光了事!”

    调查局和报处破天荒的展开联合合作,成立了联合行动处后,两家报机构的报资料一整合起来后就是迅速展开了行动,仅仅一个月里就是在国内逮捕了高达两百余人的国民党党员以及上千人和国民党有所牵连的人员,紧接着以报处人手为主的联合行动处在`本对国民党高层展开了刺杀行动,孙文和黄兴以及宋教仁几乎同时遭到了来自联合行动处的刺杀,孙文手臂受伤后成功逃走,而刺杀黄兴的人扑了一个空,但宋教仁却是被成功刺杀,这宋教仁没死在袁世凯和赵秉钧的手里,倒是死在了陈彩和陈敬云的手里,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讽刺。

    当这两家报部门针对国民党展开联合行动的时候,国内局势也是慢慢平稳下来,宣传部那边加大了对时事报道的管制力度,把一些能够撩拨起民众绪的时间和新闻一律掉,替换为人畜无害的三大新闻,那就是:国外民众都生活在水深火之中,国内形势一片大好,领导天天视察开会很忙。至于鄂木斯克前线的战事以及外交部和各国进行的外交事务等敏感事件一律止登报。

    实际上这年头的民众消息来源是非常单一的,只要控制了电报、报纸等两个舆论宣传的源头,基本上就能够掌控舆论的走向了了。

    如此加大了力度后,这次波及了多个城市的大游行乱才算是给平息了下去。当然了除了宣传部的舆论引导外,更离不开调查局的配合,当调查局以煽动群众等罪名带走了众多记者和编辑后,国社党宣传部的舆论引导工作才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总统,现在事态已经控制下来了!”赵毕秋和以往一样带着敬仰的眼神看向陈敬云,国社党那么多人里头,也许就赵毕秋才是真正的把陈敬云当成了神一样的领导者,要不然赵毕秋也不会费劲了心思要把陈敬云神化。

    “这次做的不错!”陈敬云的脸皮有些疲惫,这说了话后就是挥了挥手让赵毕秋出去了。

    不多时,办公室的门又是被打开,随之蔡凝进来了,这小两个月过去后蔡凝的腰已经有些丰满,虽然还看不出明显的怀孕迹象,但是细心人还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怎么了,今天看你一天精神都不好!”蔡凝走了上前来,轻声细语的问着。

    陈敬云笑了笑:“昨晚和沈纲他们开会晚了些!”

    “你要多注意体!”蔡凝说着:“不但我们几个指望着你,整个国家好几亿的人都指望着你呢!”

    陈敬云听罢笑了笑:“不碍事,等下睡个午觉就好了!”

    站起来看着蔡凝已经丰满起来的腰,但是道:“工作都交接好了吧!”

    蔡凝点头:“嗯,都弄好了,明天我就不来上班了!”

    陈敬云拉着蔡凝的手到了沙发做下:“都差不多三个月的子了,回去要好好养着子!”

    “知道的!”蔡凝说道这里,然后抬起头道:“我哥哥说我一个人怕不方便,想要回南京照顾我!”

    陈敬云一听这也是没立即说话,蔡凝和蔡诞两兄妹是父母早亡,这几年蔡诞被陈敬云调到了广州任职广州经济开发区的区长后,蔡凝一直都是孤一人。怀孕了后蔡凝的三婶才是特地从上海过来照顾她,当然了蔡凝说没人照顾是假的,那蔡诞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调回南京来才是真的。

    当初蔡诞是因为陈敬云不爽,所以才一脚给提到了广州去,本来是打算让他一辈子都待在哪里的,但是既然蔡凝都跟了他,陈敬云也总不好一直硬着心肠,就算是为了让怀孕期间的蔡凝心好些,他都得把那个不太识趣的蔡诞给调回来。

    “嗯,这个我会看着安排!”虽然没明确说,但也算是答应了下来,蔡凝欢喜的想要亲了下他的脸,可陈敬云一转头就是对上了嘴。

    在广州的蔡诞接到了妹妹蔡凝的电报后,看着广州那沉的天空恨不得大吼一声:“老子终于能回南京了!”

    蔡诞对广州是真的很没有好感,一开始的时候他被调任到广州来就是因为不太好的事,后来蔡凝真的和陈敬云好上的时候蔡诞还以为自己当年的决定是正确,自己苦了这两年终于是能够飞黄腾达了,但是陈敬云虽然和蔡凝好上了,但是陈敬云对蔡诞的厌恶没有减低反而是增加了,所以就一直没给蔡诞挪窝,按照陈敬云的打算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他是不准备再见蔡诞这人了。

    所以窝在广州这么多年后蔡诞是做梦都想着回南京去,而这一次得知妹妹怀孕之后,又是拉下脸面求到了妹妹那边。不管陈敬云怎么看待蔡诞这个哥哥,但是蔡凝和蔡诞两人是兄妹,感也是很深的,这几年蔡凝也想过求陈敬云把自己的哥哥给调回来,但是和陈敬云一起的时间越久就越知道陈敬云极为反感家人尤其是自己的女人对他提出各种政治上的要求。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自己想给了才会给,别人主动去要的话就会让他反感。

    这一次也是因为怀孕了,加上蔡诞那边已经说了好多次,这蔡凝才是说了出来,陈敬云为了让怀孕期间的蔡凝保持一个良好的心体状况,也是准许把蔡诞给调回南京来,陈敬云对蔡诞只是印象不太好,有些厌恶而已,也没打算过把他怎么样。

    蔡凝回去了后,陈敬云又是埋头处理气起公务来,等夜幕时分后才算是整理的七七八八,这个时候燕井邝也是走了进来:“总统,沈园那边的已经打电话问了几次了!”

    陈敬云看来看时间,发现已经是六点多了当即道:“嗯,走吧!”

    随后陈敬云就是往了沈园方向而去,前几天他就是答应了琳娜今晚陪她吃晚饭的。

    不多时,陈敬云就是出现在了琳娜面前,看着眼前的琳娜,他就知道琳娜今晚是精心打扮过了的,不但穿着一漂亮的宝蓝色长裙,上的香水也是陈敬云喜欢的淡茉莉味,不但是她,就连一边的伯爵夫人也是穿着白色长裙等着呢。

    本来陈敬云是看多了伯爵夫人穿着暗色调的服饰,一般而来大多时候都是她的女儿琳娜喜欢穿白色。粉红之类的颜色,而如今看见伯爵夫人极少穿的白色长裙,也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得不说伯爵夫人不愧是早年名动伦敦上流社会的大美女,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容貌不减,要不然这几年也不会引来众多外国驻华洋人的窥视了。

    “今天我们吃意大利菜,前些时候我们找了个意大利的厨师!”琳娜挽着陈敬云的手走进餐厅。

    琳娜是比陈敬云还能享受生活的人,有着私人设计师专门为她设计制作服饰,哪怕是战争期间她都要派人去巴黎购买香水,女仆也是伦敦招聘后带过来的,而老态龙钟的男管家是伦敦的某个公爵的前任管家。厨房里有好几个主厨,法国人。意大利,俄罗斯人都有,单单是为了养这个厨房的人员每年的花销就是一大批。

    说实话,琳娜和她母亲伯爵夫人两个人的生活花销是陈敬云的其他女人全部加起来都是比不过的,不过陈敬云也不在乎,反正他的钱多的花不完,只要琳娜开心了花多少钱也是不碍事的。

    晚饭的时候也就是陈敬云和琳娜和伯爵夫人,一顿漫长的晚饭后陈敬云也说了今晚不回去就歇息在这里。

    琳娜的房间里,当陈敬云驰骋在琳娜上的时候,琳娜发出了比往常更大的叫声,这房子的房门和枪毙虽然厚实,但是也是挡不住这声音往外传啊,隔了不远处的伯爵夫人房间里,伯爵夫人听着那若隐若现的声音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由得重新起来,披上了外后下楼到酒柜上拿了支威士忌和酒杯后给自己倒了杯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楼上的呻吟还在继续,伯爵夫人也是继续喝酒,等了好久楼上没了声息的时候,伯爵夫人才是把杯中的酒喝完准备上楼。此时已经喝了小半瓶的她脚步有些不稳了,扶着楼梯慢慢上楼,而这时候抬头却是看见陈敬云出来,这时候的陈敬云没穿多少,就一个短裤,而伯爵夫人上虽然披着外,但是喝酒喝多了的她也没顾得上拉扯的多严实,而里头的丝绸睡衣再陈敬云看来更是若隐若现。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