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民族主义失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1917年7月中俄苏三方围绕着鄂木斯克、卡拉钦斯克这片方圆百多公里的地方进行着反复争夺,俄罗斯临时政府国防军的主力部队集中在了鄂木斯克,而他们的正面是同样高达三十四万兵力的苏军,而苏军的兵力还在不断持续增加中,俄罗斯国防军在历尽了六月下旬的大规模进攻后,后因补给线被断,弹药开始缺乏,导致兵力和武装都不少的俄罗斯国防军因为弹药紧缺而被迫进入战略防御装备,并且被正面的苏军牢牢牵制而无法分兵向后反攻卡拉钦斯克,只能是把重新打通补给线的希望放到了中国陆军之上。

    而在鄂木斯克的背后,则是五万余人的苏军攻占了卡拉钦斯克,并切断了鄂木斯克和后方的补给线,在卡拉钦斯克东边,则是中国陆军的第十八师和第七师以及还在陆续增援而来的其他中国部队,中方的第十二军正在准备汇集主力反攻卡拉钦斯克。

    原先被包围的1812步兵营和第26侦查中队虽然在最后阶段被第十八师主力接应了出来避免了全军覆没的悲剧,但是依旧损伤过半,千余人最后只逃出来了四百人不到。

    当近二十万的部队驻扎在俄国,近十万人正在奔赴鄂木斯克前线的时候,中国国内依旧一片祥和,街头上闹闹的,工商业依旧一片繁荣,来自欧洲的订单和俄罗斯的乃至中**方的订单让这个还没有完成工业基础建设的国家获得了充足的发展资金和时间。

    就当中国出兵俄国和苏军打生打死的时候,为了建立两国俄国而奋斗的时候,经过多年谈判的租借地一事也是得到了部分解决,1919年7月15号中国和英国签订协议,为了重视协约国成员国之间的友谊,为了让中英之间的合作更加紧密,英国同意提前归还威海卫租借地。

    要知道这个租借地可不是普通的租界,通常而言租界一般都是指天津、上海、武汉等城市内的各国租界,而租借地则是指广州湾、青岛、旅顺、威海卫、香港新界这几个地区,以上的租界又或者是租借地都是有期限的,短的25年,长的99年,但是不管时间长短都是有期限的,不要脸的说这租借地还是中国的,以后是可以收回的。而香港岛、九龙半岛这些地区则是永久的割让,就跟前清时代俄国所占领的大量领土一样,从条约本而言是永久的,没有特殊况之下两国又不爆发战争的况下,基本是不可能拿回来了。

    而俄罗斯临时政府之所以痛快的交回这些被割让的领土,那是因为俄罗斯临时政府需要来自协约国的支持,更需要来自中国的支持,别的不说现在只要中国一撤军,那么鄂木斯克的四十多万俄罗斯临时政府国防军就得崩溃,那么到时候西伯利亚的这个俄罗斯临时政府也就化为须有了。

    在前两年的一系列谈判当中,英国已经陆续交还了大多数租界,英国老大都这么做了,其他国家自然也是不得不这么做,以至于到目前中国只有剩下上海租界还没有收回。其他的包括在天津、武汉等城市的租界都已经收回。而在1916年的中英两国协议中就已经许了中英两国对威海卫进行共管,而共管了三年后英国终于是答应把威海卫交还给中国了。

    在这样的一片况大好之下,中国外交人员再接再厉,又是和法国签订了协议,以加大劳工供应数量的代价换取法国提前归还广州湾(今湛江市)。

    威海卫和广州湾的收回又是给中国民众的信心和士气注入了一注强心针,消息相继传扬开来后,民族主义的口号几乎是被点燃了起来,随着大部分租界和租借地的收回,国内民众的口号也是越来越激进,收回上海租界以及香港和旅顺的呼声不断出现,甚至一度爆发了动乱,杭州里游行的学生和当地警察爆发了冲突,死伤多人,而这又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以至于在上海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游行,以至于让陈敬云不得不出动当地驻军平息事态。

    这种况让陈敬云感到相当无奈!

    “难道他们以为收回这些租借地真是难么简单的事吗?”陈敬云听着陈彩说上海又是爆发游行说要收回上海租界的时候皱着眉头说。

    要知道陈敬云为了收回青岛可是和德国干了一仗,为了收回这些租界和关税自主权向德国宣战并向英法两国提供了高达百万人的劳务工输出,为了收回俄国占领土向俄国派兵高达二十余万,而现在中国的士兵们还在俄国前线和苏军战斗着。

    为了收回这些领土,中国可谓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绝对不是张张口就能拿回来的,尤其是对于英国而言最为重要的香港和上海租界,上海租界还好说,磨磨蹭蹭几年拿回来的问题不大,但是香港嘛,陈敬云自问还没有为了香港有和英国开战的勇气。

    香港是英国立足远东的根基,和新加坡一起是英国远东舰队的根据地之一,除非它想要完全放弃在中国的利益,不然的话别想让英国人把香港给还回来。

    至于旅顺一事就更难了,想要让`本人松手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通过战争打赢`本,不然的话即便是根据中俄旅大租地条约、续约25年后也就是1923年到期后,`本也不会乖乖的归还旅顺。

    而以现今中国国内高涨的民族主义绪,到时候陈敬云要是不做点什么的话估计会迎来极大的**,而这种事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眼看着民众的绪被挑拨了起来,为了避免失控陈敬云及时的找来了国社党宣传部部长赵毕秋,这人可是国社党的喉舌,陈敬云神化运动的主持者。

    “民众的绪要时刻关注,既然要让他们保持激,又要避免大动乱!这中间的分寸你要把握好!”陈敬云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就是把这事给赵毕秋给挑明了说。

    赵毕秋也是皱着眉头道:“这一次事态的失控我自己也是注意到了,宣传部开始有所宣传,但是后续更多的是民间自发的宣传,嗯背后也有些国民党人的踪迹!”

    陈敬云一听国民党,当即就是皱眉道:“国民党那群人?这怎么回事?”

    赵毕秋道:“很多消息和文章都是从`本那边传回来的!”

    陈敬云不傻,一听这话就是道:“难道这事是他们鼓动的?”

    赵毕秋道:“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不离十了!”

    陈敬云冷哼了一声:“想要挑动国内绪好插手国内局势,那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是这么说,但是陈敬云也是不得不佩服孙文这一次的招数出的有些狠,如果按照国民党那群人这么挑拨下去,估计不用多久国内民众就能被挑拨起来要求政府收复上海租界和香港以及旅顺,上海租界好说,但是香港和旅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到时候这些脑子都被烧坏了的血年轻人就会认为中央**,继而认为国社党丧权误国之类,最后就把矛盾集中到了陈敬云上来。

    当然这是国民党等所畅想的理想况,然而理想总归是理想,和实际是有很大差别的,民族主义这玩意就是一把双刃剑,陈敬云用的好对自己很有利,但是用得不好就会把自己割让了,现在为了避免这把双刃剑把自己给割伤了,陈敬云是决定暂时把这把剑收回来。

    “你宣传部那边要加大对时事报道的管制,这些撩拨人心的报道先给了!”现在不是统一战争时期,当年他陈敬云拼命的撩拨民众,给自己制造舆论上的支持,但是现在可不需要什么国内舆论的支持他在俄国的战争,他要的是国内稳定,至于和外国交涉乃至出兵俄国这种事,他陈敬云一个人头痛就可以了,那些民众们就乖乖的上班工作生活给国家创造出更多的税收来就足够了,别掺和到国家大事来!

    真正等陈敬云再一次举起民族主义这面大旗的时候,那肯定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战了,而现在,远没到那个地步。

    “那国民党那边?”赵毕秋有些头疼,单靠他一个宣传部可阻止不了国民党的渗透。

    “这事你不用管了!”陈敬云让赵毕秋出去了后,又是把陈彩给找了来。

    “这段时间国民党那边很活跃?”陈敬云直接问道。

    陈彩道:“少爷说的对,近一年来国民党那群人活跃的很,单单是这半年调查局这边已经是捕杀了二十余名国社党的骨干分子!现在这群国民党的人不但有了`本人的支持,而且还和苏俄那边给联系上了。”

    听到这话,陈敬云面色是越来越冷了:“那群吃里扒外的家伙,看来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他们!”

    说到这里,陈敬云的手指又是习惯的敲击其了桌面,半晌后才再一次开口道:“孙文那群人都在`本,而他们在国内也是潜伏了不少骨干,这一事单靠你们调查局一家也不好办,报处那边一家也不好搞!”

    调查局和报处这几年虽然有着诸多冲突,但是双方的职责划分已经是相当明确,那就是调查局管国内,报处管国外。虽然双方都有时不时的越界,办案的时候报处的人有时候也会在国内四处搬走,调查局的人偶尔也会出国,但是总体而言双方都不会有着明面上的越界。

    “这样,调查局这边抽调一批人手出来,然后我会让报处那边也出一部分人,你调查局和报处一起成立一个联合行动处,统筹国内外的力量,专门办这国民党一事!”陈敬云说道这里,然后停顿了声后:“这事尽快办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