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特遣装甲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俄罗斯临时政府控制区内的新西伯利亚火车站,刚抵达新西伯利亚的第七师师长陈卫华少将走下了火车后就是见到了第十二军的参谋长庄先河少将,随即就是面带微笑着走过来:“庄兄,让你久等了!”

    庄先河呵呵笑了声后道:“不碍事,这来了就好,先前听说铁路被游击队破坏后我还以为你们要拖延两天时间呢!”

    “铁路破坏的不严重,抢修了后也就只耽误了半天时间而已!”陈卫华说到这里后冷冷道:“至于那些游击队,哼!我把附近的三个村子全屠了,我倒要看看以后还有谁给那些游击队提供补给。”

    庄先河听到陈卫华的这话,虽然表不变但是内心里也是一阵恶寒,心里说不出的一种厌恶。

    他庄先河算是福建起义时的老人了,说起资历来一点也不比李继民和林肇民这些人差,他那也都是国民军早期的数大师长之一,只不过这些年来一直停滞不前,尤其是北伐战争和青岛战役以及西南战争中他没有捞到什么大功劳,这没有军功自然也就无法升迁,至于说靠资历晋升他虽然足够,但是现在统一也没有几年,要想单纯靠着资历升到中将,估计还得十几年以后呢。要想短时间内晋升除了资历和背景外,还得有可以拿的出手的军功才行。

    所以当沈纲、李继民这些人一个个都当上了上将,就连徐离善这个他们曾经的下属都当上了上将后,他依旧挂着少将的军衔。

    而站在他对面的陈卫华说起来比他更悲剧,要知道当年的苏南战役中,为陈敬云在老二营的四大队官之首,嫡系中的嫡系陈卫华可是当时在国民军的头号王牌第一师中任职师长,然而在镇江一战中陈卫华惨败于唐天喜手下,损失惨重差点导致镇江失守。这事一出,陈敬云立马就将他撤职,并调当时还在广州的沈纲北上接任第一师师长力挽危局。

    换句话说沈纲这些年的路子原本就应该是他陈卫华的路子,如果当年他没有败那么今天之沈纲就是他陈卫华!!每每想到这里陈卫华就是夜不能寐,想起曾击败了他的唐天喜更是恨的咬牙切齿,等唐天喜迫于形势紧随曹锟后投诚陈敬云的时候,陈卫华可是极力反对的。不过陈敬云还算是看重唐天喜这个人的才能的,再者北洋降将那么多他总不能因为唐天喜曾经击溃了自己的第一师就心生不满,站在陈敬云的位置上,这个唐天喜用的好了让他在发挥出当年的那种军事才华来,那么自己手下就又是多出一个将才来,所以就先安排唐天喜和其他人一起去陆军大学就读了一年,后来进入到了参谋部任职,随后又是被调往第五军担任参谋长。算是除了徐树铮、曹锟等少数北洋实权降将外,第一个居要职的北洋降将了,比起吴佩孚的升迁都要来的快,要知道现在的吴佩孚还只是一个参谋部的副司长而已。

    陈卫华虽然心里恨不得把唐天喜给生吞了,但是被陈敬云冷落了几年后也算是明白了人冷暖,好在他还有一个担任总统侍从武官室的弟弟陈卫通少将,他弟弟陈卫通虽然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他从福建军政府时代就接替了陈彩担任陈敬云卫队队长一职,而后卫队改革为侍从武官室他就是成为了陈室长,这几年来为陈敬云挡下了无数次刺杀,统一前在福州更是挡在陈敬云面前为陈敬云挡下了北洋刺客的子弹,就凭着他给陈敬云挡子弹这份功劳,就足以让陈卫通跻陈敬云最为信任的数个手下之一,人们都说陈敬云边有两条狗,一个是调查局陈彩,而另外一个则是秘书处的于世峰。然而在共和政府体系里的高层却是都清楚,这两个人虽然深的得陈敬云的信任,但是在陈敬云心中的地位是远不如陈卫通那么重要的。具体的区别就是陈敬云交代事让陈彩和于世峰去办,而陈卫通呢,陈敬云则是把命都托付给了他。

    向来不出风头的陈卫通在公众乃至官员眼中都不算出名,但是他的份量是不轻的,就连他的哥哥陈卫华也是受到了影响,这些年如果没有陈卫通的缘故,他陈卫华就不会被撤职一年后重新被起复,而且一起复就是战略司司长的位置,随后更是在郭恒思的后头当了半年的作战司司长,虽然当作战司司长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也是给了他东山再起极好的资历,按照数任作战司司长的经历,他和沈纲、梁训勤、陈仪、郭恒思等前任作战司司长一样被直接下放到师中任职师长。这个经历对于陈仪和郭恒思等人来说是一个升迁的必要经历,然而对于陈卫华来说却是浪费了数年青、沉寂多年后才回复到了当年的地位,而更让他受打击的是,当年的师长和现在的师长重要已经天差地别。

    受此影响,他的整个人的格也是有了些转变,尤其是被调任到俄国担任第七师师长后更是暴露出了心底里最邪恶的一面,方面要把这几年来所受的窝囊气都撒出去一样,别的驻俄部队都安安稳稳待在铁路沿线的时候,他却是率领部队在辖区里四处出击,扫着当地的游击队,而且还经常做出屠杀无辜俄罗斯民众的事来,他的行为受到了俄罗斯临时政府的强烈抗议,以至于沈纲都不得不亲自来电训斥他不要做的太过分,但是由于他的第七师是在俄国,屠杀的也是俄国人,沈纲那些大佬们也只是训斥一下就没了下文,陈卫华后来虽然收敛了不少,但是这心底里最邪恶的一面被激发出来后,根本就没有可能完全收回去。

    这不,率领部队向西增援的时候,恰好遇到游击队破坏了铁路,直接导致他的部队被迫耽误了半天时间,大发雷霆的陈卫华没能在附近找到游击队的踪影就再一次干出了屠杀的事来,一下子就把附近的几个村子好几百号民众给一股脑屠杀了。

    对于陈卫华这人,庄先河本来是没什么反感的,但是对于他这种光明正大的说屠杀了多少人之类的话还是觉得厌恶,于是岔开了话题:“对了,那个军部特遣装甲团呢,也是和你们一起来了吧!”

    “都来了,这个特遣团装备太多,区区一个团三千多兵力的装备都快赶上我一个师了!”陈卫华说话的时候指了指远处的一个陆军少将道:“诺,就是他带的队!”

    说到这里,陈卫华觉得有必要提醒庄先河:“你也应该认识他,就是林勇非!”

    庄先河和陈卫华在参谋部里呆了数年不同,他是常年都在外头任职师长,虽然都是军中同僚,但是也不是每个将领都认识的,有些人也只是听过名字但是没机会见过,一听到林勇非这个名字,庄先河立马就是浮现了这个人的一些况,然后压低了声音问:“就是以前警卫师的那个林勇非?”

    陈卫华点点头!

    庄先河听到这里也是心里有些骇然,这个林勇非份有些太特殊,这人和他以及陈卫华又或者是沈纲等普通将领不同,这些将领们的权势大多都是来至于他们自的职位,背后可没有什么大家族支撑着,就算有所谓的家族的话,那他们自己就是家族的顶梁柱了。

    可是这林勇非背后的林家可不是什么普通家族,林勇非的堂妹就是陈敬云的正牌夫人,中国第一夫人林韵。这林家就和陈敬云母亲陈俞氏所出的俞家并称中国的两大外戚家族,而号称中国太子党云集的警卫师中大部分军官除了陈氏子弟外,还有大量陈家亲朋子弟在,其中林家和余家子弟自然也有不少在警卫师任职,警卫师师长俞若飞中将就是陈俞氏的亲侄子,陈敬云的表哥。这群在中**队体系里极为特殊的人群和军队里的其他军官体系向来是泾渭分明的,哪怕是部分警卫师出的军官到了其他部队任职后往往也是很难融入到那些普通军官的群体当中,当然了那些普通军官也是很难融入到警卫师出的军官群体里。

    这个林勇非就是正儿八经的外戚军官了,他先是担任警卫师的第三团团长,随后被调往参谋部历练了一年后就是被调往了刚组建的第一装甲师任职副师长,而第一装甲师的师长最开始是方大山,后来方大山由于装甲科升格为装甲司后就不好继续兼任第一装甲师的师长,所以陈敬云就调任了原第四军参谋长邓潘之少将任职第一装甲师的师长。第一装甲师和已经完成了摩托化的陆军第九摩托化师和正在为了摩托化为换装的第一师驻扎在河北、蒙古一带。

    陈敬云决定对俄国增兵后,参谋部就是把部署在外蒙古库伦的一个装甲营以及两个摩步营组成特遣装甲团配属给十二军,受第十二军李继民上将直接指挥。除了准备参与前线作战外,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实战来检验中国最新式的t6式中型坦克和t7式重型坦克的作战效能,而最最重要的就是系统通过实战来检验陈敬云提出由方大山完善的“混成装甲部队快速突击”战术的有效

    当欧洲战争中坦克朝着龟速厚装甲发展,坦克战术也继续往围绕着如何率领步兵突破战壕而发展的时候,中国的坦克战术从一开始就是和欧洲各国的不太相同,尽管陈敬云对此很有信心,但是实际上就连中国装甲部队的创立者,装甲部队理论的主要提出者方大山也是没有太大信心的,这也是一得知要在俄国爆发大规模战争时,装甲司的人迫不及待的派遣了一个特遣装甲团的部队参战的原因所在,他们需要装甲部队发挥出他们所期待的作用来堵住那些反对者的嘴巴,更希望用这些胜利来提高自己的信心。

    摸着石头过河,而且还在河中央的时候,方大山需要理由来相信自己不会在过河的时候淹死。

    这个时候,林勇非少将也是走了过来,面带微笑看着这两个和自己不同体系的同僚,庄先河首先道:“林兄,我在这边早已经是给的远道而来的兄弟们备好了补给,茶水也都准备好了,走,我们到里面去说!”

    林勇非点了点头道:“那感好,那群王八蛋办事不牢靠,我都喊了小半天,嗓子都快哑了!”

    林勇非虽然是个名副其实的外戚了,但是和那些无所事事的太子党不同的是他早年从军,除了份背景和其他普通将领不一样,其他的都是没有太大差别了,说起话来也是响亮无比。

    路上,庄先河道:“林兄,你这个特遣团不是只有三千多人吗,怎么我看你们的装备装的比第七师的都多啊!”

    林勇非道:“这个我们装甲部队和普通步兵部队不太一样,不但有着坦克还有着大量汽车和摩托车,所以这装备辎重就多了点!”

    说道这里,林勇非呵呵的笑了声后:“这次我带来的只有一个装甲营和两个摩步营,由于来的急很多辎重都没带来,估计要三五天后才能运送过来!”

    坦克这玩意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务了,对于中**方高层将领而言,也能够经常看到坦克的一些内部报道,只不过大部分将领都还是对装甲部队一知半解,就连那些参加过欧洲军官观察团,见识过欧洲坦克大战的人也是无法了解中国混成装甲部队的作战模式的。

    陈卫华也是起了兴趣:“李将军说让我尽量配合特遣团的作战,不过你们的作战方式我也不太了解,听说你们在年初的第二次北方演习里在一天之内突破了两道防线进攻了上百公里?”

    林勇非听罢点了点头:“的确如此!”

    年初的第二次北方演习中,重点实验了装甲部队的作战效能,甲方是第一装甲师和已经完成摩托化的第九师摩托化师,而对手是还没有完成摩托化的第一师以及曹锟的老部队第三十师和第六师以及第一骑兵师。甲方的指挥官是向来以刚猛进攻风格著称、同时也是方大山的快速突击理论支持者的的现役参谋部作战次长左玉刚中将,而乙方指挥官则是驻俄第十二军军长李继民上将,另外第七军军长黄安源中将更是忍耐不住向陈敬云请求了后亲自指挥旧部第一骑兵师作战。

    演习的结果虽然左玉刚指挥下的装甲混成部队迅速连续突破了乙方的两道防线,但是因为后勤补给线被黄安源中将的第一骑兵师截断,失去了油料补给的装甲混成部队在连续突进了将近两百公里后因为失去补给而惨败!

    尽管装甲部队被裁定为失败,但是众人也是不可能没有看到演习的局限,那就是装甲部队只有一个装甲师和一个摩步师,后方没有任何步兵掩护,而乙方除了三个步兵师外还有一个骑兵师,兵力对比一比二。而按照方大山的快速突击理论,混成装甲部队无的撕裂敌军防线后迅速的向敌方纵深进,切断敌军交通、通讯、指挥,而己方的步兵部队紧随其后,掩护巩固并扩大缺口,还有就是接受俘虏。

    所以说没有步兵掩护的装甲部队快速突击是不可能在实战中发生的!

    当然了,这一次混成装甲部队的失败也让装甲司的人反思了以前的战术,提出了装甲部队需要更多快速步兵的伴随掩护要求,也就是说需要建立更多的摩步师,为此第一步兵师也是加速了摩托化换装的步伐,这一点是黄安源等一大批反对装甲部队等将领没有预料到的况。

    而之所以出现装甲部队大败后依旧得到快速发展的原因就是左玉刚指挥装甲部队在一天之内连续突破李继民部署的两道防线,突进高达上百公里的奇迹。当沈纲看到这个数据后几乎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不是轻骑兵师一天突进了上百公里,而是装备了大量机枪火炮的重装装甲部队一天之内突进了上百公里了,如果能够获得充足不断的油料以及弹药补给那么还会持续不断的突进,完全可能一打到敌军的后方为所为,彻底崩溃敌军的体系。

    就连李继民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指挥下的部队虽然击败了装甲部队,但是也是付出了高达两个师全面崩溃的局面,如果不是有黄安源的骑兵师切断了左玉刚的补给线,使得装甲部队里的装甲车以及汽车失去了油料而无法机动后慢慢被汇集了主力的步兵击溃后,那么谁胜谁败还很难说的。

    不管如何,装甲部队一天之内重装突破敌军两道防线并一天之内突进上百公里的事迅速引起了沈纲乃至李继民等一大批陆军大佬的重视,不然单凭一个装甲司的能量怎么可能随意就让陆军中的两大王牌步兵师都相继被改变为摩托化化部队。

    第七步兵师和第十二军特遣装甲团在新西伯利亚停留一夜补充了部分补给后,军列再一次启程奔赴卡拉钦斯克,而此时,181团的团部已经抵达了卡拉钦斯克试图救援被围困的1812营,而第十八师的主力也已经距离卡拉钦斯克只有四百公里之外,不用多久就能够抵达卡拉钦斯克。

    1812营的被围不过是一个开始,等中国第十二军的两个师主力抵达卡拉钦斯克后,这一场中国和苏俄之间的大规模武装冲突才算真正开始!

    哪怕是两**人已经开始生死相搏,但是双方严格上来说还没有处于战争状态,这只是一场双方都没有宣战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