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第一届国会选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南京沈园后花园的草地上,陈敬云躺在躺椅上,头顶上的是冬里难得的阳光,闭着眼的他忽然感到脸上有什么东西再爬一样,伸手一摸感觉软软的,睁开眼睛看就是看见了琳娜就站在他前,挡住了阳光。

    “你到底是在睡呢还是只闭上了眼睛?”琳娜蹲下了子,手心依旧停留在陈敬云的脸上,手背则是覆盖着陈敬云的大手。

    陈敬云的眼珠子随着琳娜的下蹲而下移,视线始终停留在她的脸上的眼睛,琳娜有一对很漂亮的蓝眼睛,每当注视着她的时候,陈敬云都不自的看向她的眼睛,然后是心甘愿的沉沦在她的蓝色视线里。

    “如果不睡的话,一起喝茶吧,我让她们准备了下午茶!”琳娜是知道陈敬云喝茶的,虽然也同样知道陈敬云喜欢喝的是中式泡茶,喜欢的是那种淡淡的茶叶清香,不过琳娜在陈敬云来这里的时候却是从来都不会给他准备中式茶水,而是每次都用英式花茶招待陈敬云。

    说实话,陈敬云真的很不喜欢喝英式花茶,喝起来感觉有些腻,茶叶里的那种特有清香味道都不知道消失到那里去了,然而琳娜依旧是每次都用英式花茶招待陈敬云,用琳娜的话说就是:“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你来了就得接受!”

    对于琳娜的这种小固执,陈敬云也只能是苦笑无语了,不过那英式花茶喝开始那几次的时候还觉得很难喝,但是喝多了几次后陈敬云虽然依旧不喜欢,但是总算是可以咽得下去,而琳娜每次看见陈敬云皱着眉头喝茶的时候都会轻轻的笑。

    她喜欢看见他喝英式花茶时的那种表,她保证这种表只有她一个人才能看到,其他人估计是永远都不会看见陈敬云的这种表了。

    有时候,她就觉得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表

    陈敬云起了,然后接过了琳娜手里的水晶,杯中的茶水淡黄,阳光透过茶水和水晶杯壁,折出夺目的光芒,不得不说这茶水的卖相真的很不错,只是陈敬云细细的喝了口后,一如既往的周围皱眉,尽管这个表很轻微,但是琳娜依旧清晰的看在眼里,于是她就和以往一样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喝吗?”

    陈敬云点头:“还好!”

    琳娜轻笑了起来:“其实真的比你常喝的那些要好喝呢!”

    陈敬云也不反驳而是说:“也许!”

    小半个小时后。格兰瑟伯爵夫人摇晃着子走了过来,然后对陈敬云道:“陈先生,你的秘书已经在等着你呢!”

    陈敬云听罢后,掏出了怀表看了看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当即道:“我还有些事,今天就先走了,过两天我再过来!”

    琳娜微点头:“嗯!”

    等陈敬云迈着步伐离开后,伯爵夫人坐了下来,看了眼琳娜:“你就这么开心?”

    琳娜笑着点头:“嗯!”

    “你是知道他什么都无法给你,甚至都不能和他其他几个夫人一样!”伯爵夫人叹着气,来中国也有些时候,对中国的一些风俗已经了解很多,知道中国现状中有很多人都是三妻四妾的,尽管南京共和政府已经颁布了新民法,其中的婚姻法规定眼里规定一夫一妻制,不准以娶姨太太、纳妾的名义搞三妻四妾,否则会被重婚罪判刑。不过对新民法施行之前的已经娶的妾、姨太太表示默认,但是为姨太太的女方可以随时无条件提出离婚,男方必须支付赡养费用直到女方改嫁或者去世为止。

    换句话说就是鼓励现有的姨太太提出离婚改嫁,同时立法止娶姨太太。

    作为中华共和国的临时总统,国社党的主席,中国的实际统治者,陈敬云自然不可能首先违反这新民法,所以从法律上来说他已经不可能娶姨太太,到目前为止他的合法妻子就是三个分别林韵、罗漓、董白氏。

    陈敬云除非和这三个女人都离婚,不然他是不可能再娶琳娜的,除了不能给她合法的妻子份外,陈敬云甚至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她是自己的女人,这倒不是因为法律问题,而是因为琳娜是个白种女人,是个英国人。

    陈敬云偷偷摸摸的和琳娜在一起没问题,只要不公开宣扬的话影响并不大,但是如果公开宣扬的话,那么造成的后果就是相当麻烦的。这年头种族歧视是普遍纯在的,白人歧视黑人和黄种人,但是同样的中国人一样歧视黑种人和白种人。尤其是国社党宣扬了那么多年的种族优越后,广大国社党员们已经对自的华夏炎黄血统感到了自豪,而这个时候陈敬云这个领导人如果公然和一个洋女人在一起的话,几乎就是**的打国社党的种族优越的脸,这对陈敬云的政治印象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那些激进的国社党党员们是绝不可能接受一个外国女人成为中国的第一夫人的!

    陈敬云的婚姻乃至私生活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了,而是都演变成为了政治事件。

    所以这就注定了陈敬云几乎是没有可能给琳娜一个正式的名分,甚至都不太可能和她一起出席什么公开的正式场合。然而琳娜依旧留在了南京,她就是喜欢他了,至于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伯爵夫人知道自己无法说服这个虽然年轻,但是却固执无比的女儿,只能是叹了口气后道:“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选择我也无法阻拦你,我只是不想你以后后悔!”

    琳娜笑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恋中的女人都是失去了理智的!

    见了燕井邝,陈敬云道:“况如何了!”

    燕井邝道:“已经快完成了,统计数据预计两个小时后就能够出来,不过钱翰朗秘书长已经带来了口信,他保证这一次我们国社党至少能够占据百分之七十的国会席位!”

    中华共和国的正式国会选举已经正在进行中,由于这一次是全国范围内的选举,而国社党在西南和西部乃至北部的一些省份影响力都不足,在这些省份中国社党和同盟党以及国民进步会的争夺非常激烈,国民进步会在北方的势力发展迅速,而同盟党也是把触角延伸了西南诸省当中,这使得国社党在各省的议会选举争夺中面着另外两大党派的有力竞争。

    尽管目前来说同盟党和国民进步会加起来都无法和国社党比较,但是在正式国会选举前,陈敬云已经听闻郑祖荫打算和林长明联手,而郑祖荫乃是国民进步会的会长,林长明则是同盟党的总理事长,换句话说就是国民进步会和同盟党打算联手在国会选举进行争夺,到时候这两党一联合就算无法和国社党对抗,但是联合起来后也能够在国会对国社党的诸多议案进行阻击。

    郑祖荫和林长明的打算很简单,那即使在国内中保持一部分席位,用以争取联合组阁。现在的中华共和国临时内阁中乃是国社党、同盟党、国民进步会联合组阁的模式,政务院院长郑祖荫、工商部总长洪子泰都是国民进步会的党员,而教育部总长林长明、司法部总长邵志波都是同盟党的党员。而剩下的内阁成员中,多数都是国社党人员,比如财政部安华林、民政部岑煊,外交部的伍廷芳。也有部分是无党派人员,比如监察部的韩辰旭。

    这种联合内阁模式是从福州起义后的福建军政府时代一直延续下来的,福建军政府时代,陈敬云虽然强力掌控了军队,但当时的政务却是被郑祖荫等人所把控,这几年来陈敬云虽然通过国社党逐步发展了政府内的嫡系力量,但是依旧有所不足,不然的话也不会形成现在的三家联合内阁模式了。

    随着国民军掌控中国,实际上完成统一中国之后,国社党内的很多人就是对现状的联合内阁模式极为不满,在他们看来,统一中国的是国民军,而国民军却是国社党的武装力量。这一点是连郑祖荫等人都得承认的。

    国民军并不是单单的国家军队那么简单,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华共和国的武装力量是国家军事委员会下属的所有武装,包括国民军、滇军、桂军以及晋绥军、川军在内。而之前的一系列战争中国民军把滇军和桂军等其他派系的军队给一锅端了,那些国家军事委员会下属就只剩下了国民军一家。

    但这不能是说国民军就是国家军队了,实际上国民军依旧是国社党的武装力量,和国家并没有嫡属关系,尽管他现在事实上承担了国防军的角色,但他却不是国防军。

    正是因为这种观念,导致了一大群国社党的人对现今的三党联合内阁模式极为不满,所以在西南战事还没有彻底结束的时候,国社党的一大群人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活动了起来,企图在正式国会选举中,把国民进步会和同盟党彻底踩在脚下,然后实现一党组阁的愿望!

    对于一党组阁,陈敬云也是支持的,虽然现在的三党联合内阁办事也不错,但是依旧存在了诸多问题,行政效率依旧不高,很多行政命令执行的不彻底,这种时候陈敬云想要用国社党彻底掌控中国的想法也就是顺理成章的。

    不过国社党想要一党组阁,国民进步会和同盟党的人自然是不会答应了,他们不妄想能够单独组阁,他们现在要力争的就是联合组阁。

    而要达成联合组阁,那么就得在国会选举上争一把,只要两党联合起来能够占据一部分的席位,那么才能有联合组阁的办法。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场中华共和国的第一次国会选举就是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