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紧急军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唐继尧看着陆荣廷,沉默了会后道:“国民军一旦拿下山西后,主力南下之时再打就更难了!”

    陆荣廷听罢沉思许久后也是点头:“山西那边肯定是守不住的,而且也应该守不久,顶多一个来月的时间国民军的主力就能够腾出手来南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唐继尧道:“这次我们两家就拼一把,你广西留下一部分必要的留守兵力,然后主力汇集湖南,我这边除了第六军外,我再从第七军那边把十八师、十九师和第十二混成旅也调过来。务必集中十八万以上的兵力,到时候就算国民军再能打,面临三四倍的兵力进攻,他们也是抗不下来的!”

    陆荣廷听到唐继尧这么说,就知道他是下了决心要在湖南和国民军打一场决战了,因为这个第十九师和第十二混成旅还好,但是第十八师不但是第七军的当家部队,更是和第十六师一起为滇军的两大主力师,相对于其他师旅只有七八门多不过十余门火炮的部队,这两个师可是编有和国民军主力师一样的三十六门火炮。

    当即咬了咬牙道:“既然唐兄有着这等魄力,陆某岂能退宿,大不了那梧州不要,也要在湖南集中兵力把林成坤的第四军给啃下来”

    当两人都作出了如此决定后,接下来的事就已经水到渠成,很快就是商定了大致的任务划分和作战范围后,按照两个人的战略谋划,那就是在国民军主力尚未抵达西南地区之前,滇军和桂军集中大量的优势兵力对湖南地区的林成坤第四军进行突袭,争取以数倍的兵力优势最短时间内攻占湖南。

    唐继尧和陆荣廷并没有签署任何的同盟协定等书面文件,两人见面之后所定下的一切承诺都只是口头约定而已,在这种战略合作的层面上,区区一个纸面文件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这个联盟的合作基础不在于任何纸面文件,而在于国民军的庞大威胁,只要国民军一天要削藩,那么唐继饶和陆荣廷相互合作的基础就存在。

    双方作出了口头约定后,唐继尧返回贵州的贵阳,而陆荣廷则是返回了桂林,而滇军和桂军两者部队的调动在两人见面之后就已经开始,无线电这种东西让近代军队的远距离指挥变的快捷无比。

    “他们倒是算盘打的够响的!”军事报处的办公大楼内,一名戴着眼睛、穿将官军服、肩膀上两颗将星闪闪发亮的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报告书,然后就是合上了文件夹并随手带上。

    两刻钟后,陈敬云的总统办公室外,燕井邝看着门外走进来的这位军事报处的陆军中将,当即也是站了起来迎了上去:“赖处长,您来了!”

    他口中的赖处长,正是国民军体系内两大报部门之一军事报处的处长赖章星中将。赖章星早年乃是第三十八标的一名文书,名声是远不如马成、以及当年的冯勤等人那么显赫,甚至也是远不如当年同出于三十八标司令部的装备部总长孙广亮中将和欧阳天中将。他当时因为正好管着一些搜集军事报的业务,所以就被当时的福建国民军参谋长冯勤任命为军事报处处长,当时报处不过几十个人,而为处长的赖章星也不过是个上尉而已。

    而随着国民军快速膨胀的时候,他手下的军事报处也在快速膨胀着,在陈彩手下的军事调查局还没有成立的时候,赖章星手下报处已经是把发展了数百人的规模,触角已经延伸到了苏南等东南其他省份,而这里面自然离不开军队提供的大量经费支持。

    在国民军体系中,不管是显赫无比的军政要员还是普通的军官官员,大多数都是知道国民军体系里头有着两大报部门,但是天天口头上挂着的却是调查局居多,一说起陈彩就是狗腿子狗腿子的骂,然而同为国民军两大报部门的负责人之一赖章星,却是很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了解他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军队高层,这个主要是因为报处的工作主要是收集敌军的军事报,活动于国民军的控制区之外,比如现在的西南诸省,比如国外的`本,甚至欧洲美国。而调查局的业务范围是在内部,除了斩除其他势力派来国民军控制区当中的报间谍人员外,调查局更为那些官员们所熟知的业务却是监视调查内部人员的违法违纪行为。

    然而平心而论,调查局的规模还不及报处的一半,而调查局的经费主要是来之于陈敬云的总统办公室拨付,而报处的经费却是来之于陆军军费,报处每个月获得的经费几乎数倍于调查局。

    随着报处的规模不断扩张,一手建立起来报处的赖章星的军衔也是水涨船高,从上尉一路快速升迁,几乎陈敬云的每一次大规模授衔中都少不了他的名字,由于军事报处在青岛战役中提前埋伏了报人员,并及时的把当时佩斯中将下令德奥远东舰队自沉的消息传了回来,最后虽然没能阻止那三艘轻巡洋舰的自沉,但是却是成功阻止了沙恩霍斯特号装甲巡洋舰的自沉,并对另外一艘装甲巡洋舰冲滩避免了沉没。

    再加上军事报处在北京策反了段祺瑞和黎元洪,让数万北洋军主动投降使得北京避免了战火。虽然这些事平时说出去的时候都是那些将领们的功劳,但是那些游走在暗处的报人员的功劳也是不容抹杀的,所以在青岛战役后的授衔仪式上,赖章星和其余部分少将一起得到了陈敬云的晋升,由此成为中将。

    不过即便是升为了中将,但是他的头衔始终没变过依旧是报处的处长,赖章星走了过来倒:“我有要事求见总统!”

    燕井邝听罢眉头一皱,当即道:“现在总统他正在和郑院长和安总长他们几个开会呢,而且这没预约的话不太好安排时间!”

    赖章星却是脸色一沉:“我这是有紧急军禀报!”

    燕井邝却是没看赖章星的脸色,对赖章星的话也不屑,来见陈敬云的人哪一个是没有重大事项的,如果每一个人想见陈敬云都能见到的话那陈敬云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也不够用的,所以对于没有预约的人燕井邝可是要挡驾的,至于赖章星此刻沉着脸色他燕井邝还不放在眼里。他在秘书处任职也不短时间了,早年任职二等秘书的时候他在国民军体系的文官体系里就已经不算低了,等他升职为一等秘书成为陈敬云的随行秘书的时候,哪怕是沈纲见了他都得和声和气的说一声“燕秘书!”

    给陈敬云当随行秘书,见的全都是国民军体系的军政要员,在燕井邝的心里头除了对陈敬云保持恭敬态度外,也就顶头上司于世峰能够让他恭敬说话了,至于其他人大多是保持客气,谁要是敢给他脸色看,他燕井邝可也不是普通人,真要把他当成了可有可无的秘书可就会犯下严重的政治错误了。

    这赖章星来的急,说话的语气不是太好,而燕井邝今天心也不算太好,听到了这话后本想说:“总统正在开会,赖处长现在偏厅候着吧!”可是这话还没有说出口,燕井邝想起了刚才赖章星说是要紧急军,心里头虽然不太爽但是万一这赖章星真要什么要紧事而自己给耽误了话,恐怕总统那边要责骂自己,所以压下了心中的不爽,当即问:“哦,这样赖处长你先候着,我先进去看看况!”

    赖章星听罢这话后脸色也是缓和了些,他对燕井邝这个人向来没什么好感,当下不再说话就是原地等着了。

    燕井邝走进了办公室内,不过却是没胆子直接推开会议室的门去打扰陈敬云和郑祖荫等人的会议,他虽然对陈敬云和郑祖荫等人今天的会议内容不太清楚,但是他却是知道来参加会议的可都是政务院里的核心角色,除了政务院院长郑祖荫外,还有财政部总长安华林、工商部总长洪子泰和经济发展司马寅初。能够当上陈敬云随行秘书的人自然不笨,单单是从这参加会议的人就能够猜得出来陈敬云他们这一次应该是谈第二轮工业发展计划。对于这个第二轮工业发展计划燕井邝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这计划还是经济发展司那边提出来的,听说是要利用欧洲战争来发展工商业,至于详细的内容他暂时也还不知道。

    燕井邝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找到了秘书处的处长于世峰,当下就是把赖章星的话说了给于世峰听,于世峰听了后皱眉:“紧急军?”

    燕井邝点头道:“他是这么说的!”

    于世峰沉思了会后又是那种怀表看了看:“这事交给我了,你出去吧!”

    燕井邝听罢自然是出去了,而于世峰又是等了五六分钟后,再看看手中的怀表到了十一点整时,他就是侧耳听了听会议室里面讨论声已经停了下来后,他才是慢慢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走进去一看,会议室的长圆桌坐着陈敬云和郑祖荫等人,这会陈敬云和郑祖荫数人的会议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的时间,这会正是中场休息的时间,这个时候诸人中官位最低的马寅初正在端着茶壶给诸位添茶水呢。

    于世峰推开门走进去后,在场的诸人抬头看了看他,不过也没有太多的关注,于世峰走到陈敬云边,然后俯下来轻声道:“赖处长说有紧急军汇报!”

    一听是紧急军,陈敬云眉毛一挑然后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让他在先候着,我等会就过去!”

    于世峰出去了后,陈敬云喝了口茶道:“对纺织业的规划还是存在着严重的不足,你们先讨论着,我先出去一会,等我回来了再接着谈!”

    等陈敬云出去后,洪子泰看了眼郑祖荫:“郑兄,给纺织业继续提供优惠政策是应该的,但是却也不能让纺织业脱离于管制之外,一味的追求企业利润而忽视纺织业的整体安全是不现实的,资企业企图收购南通纺织公司的事,如果不是我工商部出面阻拦,恐怕整个苏北地区的生丝都要被资企业全部控制了。”

    郑祖荫却道:“我南京政府历来奉行的是资本自由,再者我们正在大力吸引外资进入,如果不拿出切切实实的利益来,难道那些`本人,美国人的钱就会凭空掉下来吗,再者你如何知道让资注入南通纺织公司不是一件好事,本来他们已经谈好资一旦注入,那么就同时引进`本生丝行业的蚕种、缫丝厂管理等先进技术和经验,有了这些那些蚕农才能够有更大的收益,工厂的盈利也才更多,工人们的况才会好。一旦引进了`本先进的生丝行业的经验和技术,这对于我国的整个生丝行业来说都是一个有利的大好事,生丝行业好了,出口量增加了才有足够的外汇去换取机器设备,这对于国家民族而言是大好事,怎么到了你口中就变成了出卖国家利益的事了!”

    洪子泰却是道:“`本人真的会提供他们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吗?是人都知道我国生丝行业的最大敌手是`本生丝业,一旦我国生丝业被商插手,难保他们不会为了本国生丝的发展而压制我国的生丝发展!”

    郑祖荫丝毫不避让:“哼,华夏复兴的道路上本来就是充满了荆棘的,这也怕,那也怕怎么才能我国的生丝行业发展起来,难道要这样慢吞吞的发展二十年,五十年才能赶上`本的生丝行业吗?现在正值特殊时期,为了`本生丝行业的先进技术和经验,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也是无可厚非。”

    洪子泰一听,深吸一口气后不再说话,他们两个人在引进资进入生丝行业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完全相反,继续谈也谈不拢,还不如埋头想办法在等会的正式会议中,说服陈敬云阻止资财团收购南通纺织公司来的更实际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