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唐陆会面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在陈敬云撤销阎锡山第十军军长一职之前,国社党就已经为了削藩而进行了大范围的舆论宣传,国社党所控制的报纸上几乎天天都说着西大军阀怎么坏,怎么祸国殃民。然而如果还有人记得北洋和国民军爆发全面内战之前的形时就会发现,当时的况和现在的况几乎是如出一辙。只不过当是为军阀之一的陈敬云现在已经摇一变变成了中央政府的总统,并且已经代替了北洋的角色继续削藩。

    国社党的舆论控制能力可比当年的北洋强得多,当年的北洋内阁好说好歹还是披着民`主的外衣呢,对于各地报纸以及一些学者的讨论是可以容忍的,但是国社党实行的却是新闻管制制度,所有公开刊发的报纸都必须经过审核才能开办,新闻内容也必须以正面为主,任何喊着民`主的口号反对南京中央政府、反对陈敬云的媒体都会被冠以反动媒体进行整顿处理,勒令整改新闻报道内容,而一些和孙文领导的国`民`党有所接触的媒体,并为孙文进行摇旗呐喊的报纸更是被直接冠以叛国罪关闭,不管记者还是编辑一律以叛国罪逮捕后枪毙。对于国社党而言,从来就没有政治囚犯这个词汇,因为一旦被冠上了叛国罪这类罪名,基本上逮捕后就是被枪毙,监狱牢房太紧张,关不了那么多人。

    对于反对者,陈敬云向来是心狠手辣的!

    这一点国社党体系内的人清楚无比,而外人同样也清楚。

    “他娘的,他陈敬云这是要着我们反!”陆荣廷深沉的脸上那双眼睛闪烁着丝丝狠色,不过尽管脸上有着狠色,但是他却是没有和往常一样大发脾气给别人摆脸色看,因为此刻和他同坐一堂的可不是他的下属,而是唐继尧。

    自从十月初国社党大范围宣扬削藩的必要后,唐继尧和陆荣廷等人一面备战静待局势发展,另外也是积极联络其他几家军阀,试图达成共进退的协议。

    其中山西的阎锡山太远,中间还隔了一个国民军占据的湖北,所以要联络的话也不可能亲自会面,而唐继尧和段芝贵在不久前还在为了争夺程度发动了一场大规模战役呢,如此况下双方能够很默契的同时退兵并抽调兵力到川东地区就已经是很难得了,想要让这两者达成实际上的同盟并协同作战的话,基本是不太可能的事

    所以说,真正有可能达成实际同盟,并协同作战的也只有滇军和桂军这两家了,这两家虽然从辛亥起义后也矛盾不断,在去年的南方三大军阀联盟达成之前滇军甚至还试探进攻过广西呢,两家也爆发过不止一次的小规模军事冲突,当时唐继尧和陈敬云达成一起对抗北洋的协议时,唐继尧就是准备联合陈敬云一起把陆荣廷给灭了,可惜陆荣廷也是反应了过来主动加入了联盟,这才缓和了滇军和桂军之间的矛盾。

    如此面临着国民军大军压境,虽然没有准确的报但是唐继尧和陆荣廷也已经是得知国民军往广东和湖南以及湖北方向增派了大量的兵力,再联合其国社党这段时间的舆论攻势,唐继尧和陆荣廷就知道,陈敬云这是要动手了!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如果国民军要进攻西南诸军阀的话,大体上就只有个进攻的方向,一个是从广东向广西进攻,第二个就是湖南地区,而第三个就是国民军从湖北西部向四川方向进攻。这些国民军的进攻方向中,四川也就是川东那边被段芝贵占着,所以基本没滇军和桂军什么事,而广西那是桂军的老家,同样也没有滇军什么事。所以对于滇军来说,和国民军交战的主战场会是在湖南。

    湖南现在被国民军、桂军、滇军分别占领,大体上国民军是占领了湖南衡阳、长沙、岳阳一线的以东地区。而桂军占据的是怀化、邵阳、长沙以南的西南部地区。而怀化、邵阳以北、长沙、岳阳以西的湖南东北部地区则是被滇军所占领。

    正是因为湖南处于三家交汇之地,同时也是国民军唯一可以依托铁路进行汇集大量兵力的省份,可以预见的是将来的主要战场就是在湖南了。如此况下,唐继尧和陆荣廷都是觉得有必要在湖南地区进行联合作战了,当这两人都有了这个心思后,才有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会谈。

    “陈敬云这个人说到底和袁世凯也没有什么两样,现在国民军已经进军山西了,阎锡山他这两天可是给我发了十几封密电,要我等和他共进退!”唐继尧道:“只是共进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四川那边我虽然和段芝贵暂时停了下来,但是段芝贵还是防着我呢,他的两个主力师一个还在成都,另外一个还在重庆,派往川东的只有那些杂牌部队和那个第一混成旅!”

    陆荣廷听罢也是点头道:“段芝贵这人难道还看不明白如今这局势?等国民军汇集主力占据了湖南后,他以为就靠他一家还能守得住偌大的四川?”

    陆荣廷骂着段芝贵不知死活,他可是知道段芝贵手下虽然号称有十万兵力,但是主力也就是那两个北洋旧军,表面臣服了南京中央政府后,原先的北洋旧部就被他改编为第三十一师、第三十二师,除了这两个中央师的番号外,段芝贵首先还有一个混成旅,这个混成旅也就是原来的第六师之第十一旅、后来的北洋中央陆军第七混成旅,乃是段芝贵的旧部,段芝贵进入四川后这支混成旅就被他改称为四川第一混成旅,至于收编的那些杂牌部队虽然也编成了四川第一师到四川第四师,但是这些杂牌部队战斗力实在有限。段芝贵要想在川东地区挡住国民军从湖北地区的进攻,那么只靠一个四川第一混成旅加上若干杂牌部队肯定是不够的。

    不过虽然口里虽然这么说,但是也能理解段芝贵的想法,国民军是敌人,但是对于段芝贵而言滇军同样是敌人,滇军虽然抽调了部队从贵州、湖南而去,但是同样在四川保持了不少兵力,这样的况下段芝贵也是不可能放弃地盘而主动前出千里以外的川东去抵抗国民军的。

    “不说他也罢,到时候就算他在川东挡不住,但是他只要在重庆一线把国民军主力给挡下来也就足够了。现在的问题是,湖南那边,你我两家在湖南的兵力虽然众多,数量上稳压国民军一头不是问题,但是大家都是明白人,这国民军和我们这几家的部队不一样,装备的数量和质量都没法子和他们比!所以到时候怕湖南那边要打的很辛苦啊!”唐继尧道:“前两天我也得到了消息,曹锟的第三十师已经抵达了岳阳和长沙一带,这个曹锟你我虽然没交手过,但是多少也听说了一些,此人虽然败于国民军手中,但是去年的安徽一战中,他的第三师可是打的相当不错,硬抗了国民军主力数万兵力长达月余的进攻。如今他投到了陈敬云那边去,据说手下的第三十师待遇和装备都是国民军主力师的标准,如此一来可就不太好对付啊!”

    陆荣廷道:“如果只是来一个曹锟的话问题其实不大,关键的是国民军兵力众多,现在他们的主力也许都还在北方和东南各省,但是虽然时间的过去,尤其是他们拿下山西后,到时候我们面对的可就不是单单一个第四军和一个第三十师了,而是国民军的主力部队了,那时候才是头疼的事!”

    陆荣廷继续说着:“湖南那边你我两家联手还好,但是广东那边我第五军可是要单独对抗国民军的一个第十一师和两个混成旅,到时候怕是很难守住!”

    第十一师去广东也不是什么秘密,超过一万五千人的兵力调动,而且还是从上海装船海运到广州,这种事根本就是等同于公开化,瞒不住陆荣廷。

    唐继尧沉默了会后道:“这样,我再往湖南增派一个师!”

    这话里的潜意思就是我再湖南增兵,然后你自己腾出部分力量把你自己的广西老家收好了,不然就算在湖南打赢了,但是陆荣廷的广西老家被国民军给端了的话到时候不但湖南三面受敌,而且滇军的老家云南就会直接面临国民军的兵锋,从这些层面考虑唐继尧是希望桂军能够在广西守住的。

    “如此是最好了,到时候你我两家在湖南的兵力加起来就是超过十万了,而现在国民军在湖南那边也不过五万人,如果我们继续增兵的话,是不是可能先打一场,把长沙给占了,然后以长沙为依托进行防守作战?”陆荣廷很快就是提出了战略构想。

    唐继尧沉思了会后道:“就算现在国民军在湖南只有五万人,但是真正要打的话,我们的十万人怕还是不够的!”

    唐继尧已经是把国民军和去年的北洋军等同了起来,去年进攻湖南的时候滇军也是当时的扬善德手下的北洋第四师交过手,当时一个师被北洋军一个团就打败的况还历历在目,当年的北洋就是如此了,而打败了北洋军的国民军难道还能比北洋差唐继尧是绝对不相信的。

    所以他道:“陆兄,湖南的重要你我都知道,只要把长沙给占了,守住了,那么国民军就无法进军西南,只要湖南不失,西南诸省就没有危险!如果我们能够趁着国民军反应过来之前,抽调更多的主力部队,然后一举在湖南把林成坤的第四军给灭了,到时候不管是和南京那边和谈还是继续打起来,都能有着不小的优势!”

    陆荣廷惊道:“你这是说要先主动打?”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