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六月南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现在北洋已倒下,南方三大军阀的同盟实际上已经破裂,南京方面早就停掉了对滇军和桂军的后勤弹药供应,虽然还没有停止军械贸易,不过这军械贸易也是因为滇军和桂军就算不在国民军这里买,也会找其他外国列强买,反正国民军手里也有大批缴获的老旧军械,卖掉了给自己换装新军械也是一个办法。

    眼看着陈敬云就要统一中国了,段芝贵就不信唐继尧和陆荣廷以及阎锡山一点想法都没有,说不准到时候他段芝贵和唐继尧和陆荣廷就能够新组建一个南方三大军阀联盟呢,兴许几年后就能对陈敬云来一场北伐。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

    正是因为有着这种心思,所以段芝贵再一次拒绝了陈敬云提出的招降条件,对于上将军衔和军长之位一屑不顾,随后在率领主力部队对武汉外围的国民军打了一个小反攻后,紧接着就是率领北洋第二师、第六师第十二旅以及其他的湖北省陆军部队从武汉撤离,撤离之前他还是比较聪明的把汉阳兵工厂的一些机械设备给搬走了,库存的子弹和枪炮也拿走了。不过到底是还有良心,没有把整个汉阳厂给一把火给烧了,一些搬不走的大型机器设备还是给留了下来。

    段芝贵的入川计划也不是临时决定的,而是早有谋划,入川的路线和行动方案也是早已经准备好,加上当时武汉外围的只有国民军的几个混成旅,也没有在武汉西部地区部署部队,所以在段芝贵西撤入川的时候,国民军根本无法做到有效的追击,等国民军的主力从河南抵达武汉的时候,段芝贵的部队早已经离开数百里之外了。

    虽然李继民也是派出了部队去追击,但是段芝贵手段也是有一些的,派遣了部队打了回马枪,导致前往追击的第四混成旅兵败,损失过半。如此一来李继民要想追击段芝贵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加上陈敬云现在的心思也没有放在四川上,对于段芝贵放弃湖北入川这种事也没有感到太大的威胁。在他看来既然湖北已经拿下,那么国内的战事就应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就应该腾出心思来准备应对欧战局势以及可能爆发的青岛战争了。至于四川,暂时就先有唐继饶和段芝贵以及那些四川小军阀们斗着去吧,再说唐继尧入川后也能够有效的牵制唐继饶的兵力,自己也就不用在湖北和湖南地区面临太大的压力了。

    当然,后续的表面工作是需要进行的,段芝贵主动进入四川后,派遣了使者和陈敬云谈判,说是愿意服从中央领导。

    尽管知道这只是表面的顺从,比起阎锡山的投诚都要来的假,但是陈敬云现在要的就是一个名义,只要段芝贵表示服从的话,那么从全国范围来说,就已经没有公开反对南京共和政府的军阀了。如此的话陈敬云也就顺手给了一个第十一军和第三十一师和第三十二师的番号,至于四川那边,就先让段芝贵和唐继尧去争夺着吧。

    如此一来,南京共和政府就已经从表面上统一了中国,包括陕西、甘肃、新疆这些省份都已经发表了声明,听从南京政府的领导。

    于是乎在1913年7月1号以后,历尽接近一年的时间后中国再一次回归表面的统一。而国内现在的局势和去年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国民军吞并北洋军的地盘,而当初北洋军所面临的各地军阀横行的问题国民军依旧面临着。

    形成了这个表面统一的形势后,国内战争告一段落,而陈敬云也能够抽调国民军的大部分力量来应对青岛局势了,国民军部署在各地的部队也开战了新一轮的调动,总体而言就是从集中在湖北周边的大量部队调到直隶山东和江苏以及浙江一线,或者说是沿着津浦线进行部署。

    而相对的京汉线以及湖南、广东一线就是兵力薄弱了一些,不过尽管兵力少了很多,但是只防守不进攻的话,应对西南局势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进行兵力调动部署的时候,津浦线上的弹药囤积也在持续进行,各部队也开始进行休整,尤其还在河南和湖北那些刚结束战斗的部队人员和装备损失都比较大,这些也要一一休整,不过国民军下属的部队数量庞大,一时间要把所有部队都补充完整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有选择的对重点部队进行部队,比如山东的第三军,以及东北方向以及南京周边的部队,而其他的就只能先等一等了。

    就在陈敬云全力备战的时候,南京共和政府内部却是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由于段芝贵的臣服,其他西北各省也宣布归属中央所辖,如此一来南京共和政府就是完成了表面上的统一。而一旦统一后,很多人就琢磨着现在的临时政府状态应该结束了,应该正式进行国会选举,然后选举总统了。

    说白了就是很多人看到了统一后,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上位了!

    面对这种况,陈敬云虽然心有不满,但是也不是指示军事调查局一番清洗就能解决的,此事还得用其他手段来解决。

    为了不招致工商阶层的反对,为了获取民心,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布局,他宣布目前统一大业已经初见成效,目前各省也应该展开省议会的选举,并定于明年年初进行正式的国会选举,国会选举后就进行正式总统选举。

    临时政府和临时总统这种模式虽然很不错,但是总不能长久的用下去,正式政府和总统选举总归是要举行的,而陈敬云要做的就是要把控住局势,让事的发展按照自己所希望的方向前进。

    目前的选举虽然国社党而言并不可怕,以国社党的控制区而言,国会第一大党是板上钉钉的,而掌控了国会后要通过各种议案也是轻而易举的,陈敬云已经打定了主意等国会选举完成后,所修订的正式宪法里头取消对总统连任的限制,如果这点实在取消不了的话,那么自己就走后世俄罗斯普京的路子,当了总统当总理,当了总理再当总统。而另外,国家军事委员会主席和国社党主席这两个职位可没有期限限制,他陈敬云完全可以一直做到死的那天为止,而只要自己牢牢的坐稳了国家军事委员会主席这个位置,只要自己始终是国社党的主席,那么自己的权势就不失!

    对于这个路子,陈敬云可是参考了多个独裁寡头的模式而设定的,比如这个国家军事委员会很大程度上就是参考光头所掌控的军事委员会以及天朝中央军事委员会,为的就是让自己始终掌控军权,只要掌控了军权,再辅以总统和总理的轮流模式,那么他有把握继续把控权力。

    虽然当终生大总统、皇帝这些事不敢兴趣,但是他却始终抱着独裁的心思,而一旦这种模式无法通过的话,那些人死活要借着民主这个词汇谋图上位的话,陈敬云就会毫不犹豫的发动清洗。

    为了权力,他不介意让政治对手的鲜血洒满南京城!

    为了权力,哪怕让整个文官集团临时瘫痪,导致国家陷入混乱他也毫无所惜。

    他从来就不自认为是什么圣人,从来也没有统一中国后就隐居逍遥于山水间的心思,当掌控了一个国家的权力,当尝到了控制整个国家在自己的意志下运转的那种滋味后,陈敬云是绝不愿意再放下!

    南京内部爆发的这一场小小关于选举的争论很快就平息下去,而随之而来的是各省开始名义上的选举,不过这一次的选举依旧是精英化的选举,而不是什么普选。女、平民阶层依旧没有选举权,想要拥有选举权的话,要么拥有初等小学以上学历,要么连续纳税三元达到三年以上,要么有着五佰元以上的资产。而这三条的条件只要达到了任何一条就能够自动拥有选举权,然而绝大部分的民众都是无法达到这三者之一。能够获得选举权的都是名副其实的社会中坚和精英阶层,一战前的各国哪怕是各个都叫嚷着共和,其实清一色的精英政治,普通人根本就没有插足的余地,哪怕是那些带头抗议举行游行的所谓平民政治家、革命家,其实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了,都戴上了政治家的头衔了还好意思自称普通民众吗?那些为穷人,为普通人争取福利和权利的政治家那也是精英政治家,可不是乡巴佬、工厂里的工人!

    而这场波及全国,甚至包括云贵广西以及四川、甘肃、陕西、新疆都会进行选举的省议会选举闹闹的展开了,然而在南京共和政府内部除了极少数认不清现实,脑袋还有些发的那些人兴匆匆的去弄选举外,实际上绝大部分军政要员对此的态度有些漠视。

    这些人都很实际,也都明白所谓的选举其实就是一场做给民众看的游戏而已!甚至在国会选举还没有开始,他们都已经知道了结果,毫无疑问到时候会是国社党一手把控国会,而到时候的总统选举时陈敬云也会毫无悬念的当选,这些人就算有所谋图,那也是谋图数年以后,他们谋图的时等陈敬云这两届总统任期过去以后再谋图上位。

    至于现在就和陈敬云去争夺,他们没有那个能力,没有那个胆量,他们现在所祈求的就是在明年的第一届正式内阁中,能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内阁成员谁能入选,那基本就是陈敬云一句话的事,所以不管是国社党的人还是同盟党又或者是国民进步会的人,大多是没把希望放在国会选举上,而是放在了自己的表现能够让陈敬云看重,以期能够在明年的第一届内阁中担任要职!

    这群现实的文官要员现在一个个都是忙碌无比,忙着在陈敬云前表现,而军方的高层将领也是因为陈敬云要应对青岛局势,这些将领们虽然知道实的没有几个,但是大范围的各种调动依旧让他们忙碌无比!

    六月的南京,就在这种忙碌而紧张的气氛下度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