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段芝贵入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在北京待了十天之后,陈敬云的总统专列开始南返,这一次陈敬云并没有在沿途各站做过多的停留,只在济南停留了一晚并再一次召见了徐离善以及其他几个部队将领,和多位将领的密谈当谈明言要求驻扎山东的第三军加强训练,随时备战,并且要求第三军做好武力进攻青岛之准备,其中除了部队加强适应训练和加强思想动员等工作外,更要收集山东地区的详细地形和其他地方况,要做到了如指掌,另外也要对青岛的德军况展开前期侦查。

    除了陆军方向外,陈敬云同样要求空军和海军方面做好前期准备,比如海军的舰队到时候要配合陆军,利用战舰上的重炮给予陆军进攻青岛及时的支援,而空军方面也要在山东地区部署更多的兵力,对青岛真开全方面的空中侦查,并在战争爆发时对陆军进行支援。

    陈敬云现在是下了决心要在青岛打上一场,不管到时候是和德国人打还是和`本人,他都是要准备打一场,如果到时候陈敬云的态度有所退让的话,那就是会危及自己在国内的统治基础,而这点是陈敬云绝不许发生的。

    陈敬云这一次的态度要比上次为严肃,而那些将领们大多也是知道陈敬云抵达北京后并不单单接见了军政要员和视察,更是和那些外国的驻华公使们一一进行了交谈,而从陈敬云在济南所表现的态度上来看,很明显和各国的谈判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要不然陈敬云是不会明确指出让山东方面的部队加强战备的。

    严令山东的第三军加强战备后,陈敬云一回到南京后,就是指示华夏银行的下属个军工企业加快搬迁工作,尤其是福州兵工厂。目前国民军体系当中兵工厂很多,有福州兵工厂,有广州兵工厂、上海兵工厂、南昌兵工厂、南京轻武器兵工厂、芜湖重武器兵工厂。其他地区比如安庆、北京乃至东北这些地方虽然也有着一些小型的兵工厂,但是这些地方的产量加起来也没有多少,主要是维修武器和生产少量的弹药为主。

    在国民军所拥有的诸多兵工厂中,南昌兵工厂产量较少,主要也是集中在弹药生产方面。广州兵工厂的产量略高一些,和南京兵工厂一样,也是集中在弹药上的产量,这两家并没有大规模的武器生产线,只具备了武器维修的能力。而上海兵工厂主要倾向于海军方面,主要生产海军所用的炮弹,鱼雷,舰炮等武器,以前清末时期所拥有的其他一些武器生产设备已经提前转移到了南京兵工厂,也就是现在的南京轻武器兵工厂。南京轻武器兵工厂乃是陈敬云最新规划的超大型兵工厂,设计用途可是用来供应整个国内军队的,建造目的就是为了取代福州兵工厂的,不过目前虽然接受了上海兵工厂的一些设备,再者也从福州兵工厂那边接受了部分设备和人员,也外购了大量的机器设备,但是目前来说依旧不堪大用,目前的产量依旧有限。

    而芜湖重武器兵工厂完全就是新建的,前期依靠的同样是福州兵工厂下属的火炮厂支援的技术设备。

    其实南京轻武器兵工厂和芜湖重武器兵工厂除了后期的投入外,根子上还是从福州兵工厂分拆而来,等这两个兵工厂建成后,那福州兵工厂基本也就会人去楼空了。

    陈敬云之所以大力打造南京轻武器兵工厂和芜湖重武器兵工厂,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福州兵工厂给福州搬过来,不然将来一旦和敌国爆发战争的话,敌国的海军只要一封锁福州港,那么国民军的数十万大军都得没有枪弹可用了。毕竟单单靠陆路的话可没有办法把如此海量的弹药给运输出来,至于铁路,至少一二十年内是别想了,就算在福建铁路也会修建那种简单的战备铁路。

    尽管搬迁福州兵工厂和福州飞机厂、福州钢铁厂这些大型军工厂的难度很大,而且花费也不小,但是为了后的战略安全考虑陈敬云依旧是要把他们给搬到长江和铁路沿线上来。

    一开始的搬迁只是慢慢来,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紧迫,陈敬云是不想要等太久,当即是亲自给福州兵工厂等数家兵工厂下达了指示,要求他们在三个月内就完成搬迁工作,而搬迁期间的导致军品产量降低也可以忍受的,现在的国民军数量虽然多,而且还在河南以及湖北里打着,同时还得准备青岛战争,但是这会国民军的军械供应压力已经远远没有去年那么多,缴获自北洋的大量武器弹药不少,这大半年来各大兵工厂生产出来的军械也不少,目前来说国民军的弹药储备还是比较充足的。

    陈敬云为了青岛战争而进行着准备的时候,国民军在国内的其他方向进军也是按照计划一直在走,第二军再得到了第七师和第一师的增援后,很快就攻占了郑州,北洋军第九师残部投降,紧接着大军继续南下威信阳。

    六月十号,曹锟接到了段祺瑞的劝降亲笔信,并代表南京共和政府提出了招降条件:保留中将军衔和一个师的番号。曹锟接到段祺瑞的劝降信后也是不得不陷入了沉思,曹锟对段祺瑞等人投诚于陈敬云是相当不满的,甚至他也是怀疑袁世凯就是被段祺瑞给害死的,紧接着段祺瑞的死对头冯国璋也是从天津租界秘密来到了信阳,然后以北洋继承人自居,而且竟然还得到了段芝贵以及曹锟的支持以及北洋第九师的支持。

    尽管这几个人心思诡异,然而有着冯国璋剧中联络的时候也是拒绝了国民军的招降,并一直抵挡到现在,然而随着郑州的陷落,眼看着国民军的大军就要从郑州一路压下来,固守信阳的曹锟第三师以及段芝贵派遣的那个旅到时候肯定是守不住的。他们现在面的国民军在信阳方向的第六师和第十九混成旅就已经有着相当大的压力了,如果国民军第二军的那几万大军再来的话,曹锟可没有信心守住。

    就当曹锟认真考虑着要不要投降的话,和他并肩作战的北洋第六师第十二旅吴鸿昌却是先一步接受了南京方面的招降投降,和招降其他北洋军将领一样,陈敬云大方的开出了保留少将军衔,其所部第十二旅则给予第二十六混成旅的番号,有着段祺瑞、徐树铮这样人的前例在,加上信阳是真的守不住,所以吴鸿昌是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这个条件。

    并且很快就调转了枪口在信阳发动了兵变,曹锟在如此局势下一咬牙也是接受了段祺瑞的招降。

    曹锟和吴鸿昌接受了投降后,陈敬云立马就是给他们颁发了第二十六混成旅以及第三十师的番号,并让这两个部队加入第八军所辖。

    第八军军长李继民可没有其他什么顾忌,立即就是下令这两支部队掉头南下湖北,而在这两支部队的后头则是第八军的第六师和第十九混成旅,更后头则是第二军的主力部队。

    不管曹锟和吴鸿昌愿不愿意,他们既然已经是投在了国民军里头,而且后面还是国民军主力尾随而来,也就不得不出力了,刚进入湖北境内就是出了大力气攻克了多个城市,然后犹如破竹之势一路南下。

    而这个时候,湖北武汉的段芝贵看着冯国璋面色深沉!

    “冯兄,当初你可是拍着口保证河南那边不会出问题的,可是现在!”段芝贵脸色有些不善,而一边的冯国璋也是叹着气:“是到如今说再多也是枉然的了,现在河南没有守住,`本那边就更不会拿出什么真金白银来支持了!”

    段芝贵道:“`本人那边我向来就没有指望过!不过冯兄,事到如今,你说我们到底该如何?难道就这么降了吗?”

    冯国璋此时站起来道:“投降,如果段兄你想要头衔的话恐怕早就投降了吧,也不用苦苦支撑到现在!不过在武汉这里硬撑肯定也是不行的,等河南那边的国民军主力一到,到时候我们这点部队肯定是挡不住的。”

    段芝贵深吸了口气道:“看来现在只剩下入川这一条路可走了!”

    冯国璋道:“四川那边的局势复杂,不但有着唐继尧在,而且四川内部也是军头繁多,到时候过去了怕也是压不住局势!”

    段芝贵却是摇头道:“现在重庆马继增是我的旧部,他手下的第七混成旅还算可以,现在控制了重庆那边的局势。”

    他口中的马继增和第七混成旅指着的是原先第六师第十一旅,去年上半年他就派了马继增率领第十一旅进驻重庆,随后马继增和联合其他四川军阀部队,把唐继尧压制住了,甚至夺回了一部分川东地区。目前的四川的两大地区重庆和成都都还控制了北洋以及四川军阀手中,唐继尧的滇军虽然控制了四川不少地区,但是却始终没能攻克这两个大城市。

    冯国璋听到段芝贵如此说,知道段芝贵已经是心中打定了入川的心思,他也就不再打算继续劝了。但是心理面却是清楚,段芝贵如果能够在湖北挡住还好,如果挡不住哪怕是投降的话至少也能够捞到一个军长的职位,然而段芝贵是不敢居于人下一心想要保住手下的这点军队和权势,甚至不惜入川。而他一旦入川的话,就算以他手下第二师以及第六师残部的强势,怕也是压不住四川的众多地头蛇,更不用说还有唐继尧在那里了。

    未来的结局顶天了也就是控制四川而已,而反观国民军呢,现在已经手握大半个中国,假如再夺取湖北的话,那么国民军几乎是掌控了整个中国命脉了,到时候要扫平西南诸军阀的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段芝贵不是这样想,在他看来夺取四川的可能是非常大的,而到时候控制了四川后自己的实力将不会低于唐继尧,到时候再来和陈敬云讲条件,至少也要保住一个省自治的权力。而且到时候陈敬云如果要来强的话,唐继尧和陆荣廷以及阎锡山他们岂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敬云进军四川?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