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北巡(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山东济南火车站内,往rì旅客众多的火车站今rì显得有些奇怪,虽然今天的人同样很多,但是看上去表面的旅客却是没有多少,而是汇集了大批穿军服的国民军军官,其中不乏将星闪闪的将军们,而这群将军的附近则是汇集一群穿西装皮鞋的zhèng fǔ官员。

    辛亥革命后,共和初立很多人不喜欢再穿马褂这种带有浓厚满清sè彩的服装,而陈敬云控制下的zhèng fǔ官员们也是为了彰显共和新意,一律都改穿新式服装,也就是西服,虽然没有通过任何的法规对服装进行硬xìng要求,但是下面的人总是喜欢迎合上意的,陈敬云讨厌看见马褂,长袍马褂在陈敬云看来是很碍眼的,所以zhèng fǔ高层里现在是没有一个人敢穿长袍马褂来见陈敬云。另外陈敬云也严厉要求军政分离,所以绿sè军装样式的服装虽然也一度流行,但是陈敬云很快就下发指示:“必须确保军装的严肃xìng,除现役以及退役军人外,其余人等一律不得穿军装!”虽然这说的只是正式军装不准普通人穿,但是谁也不会闲的慌是试探下陈敬云是不是准许其他人穿类似军装的服装,所以仿制国民军军装的各种绿sè为基调的服装很快就退出了人们视线之外。

    至于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学生制服,这种仿效rì`本学生制服的服装一开始只是福州中学、杭州等几所中学的学生制服,由于样式好看也简便,所以很快就被各大中小学选为了学生制服,不过这种学生制服穿起来虽然人也显得很jīng神,但是由于是学生制服,也就只局限在年轻人范围内,并没有在成年人普及,毕竟没有几个成年人喜欢和家里的青少年们穿同样的服装。再者现在陈敬云手下的各大zhèng fǔ官员几乎都穿西装,而那些下属们自然也是迎合上意,就导致了公务员的正式着装都变成了西装。

    本章节 狂人 手打)相对于男xìng服装的局限xìng,女xìng服装则是多姿多彩,从林韵手中流传出来的旗袍从一开始只在上层社会中流星也慢慢延伸到中产阶级,而西式洋装也在快速普及,不过这两种服装大多数还都只是中产以及上层社会的人穿着居多,普通女xìng更多的依旧是穿着大襟之类的就是服装。此外同样出自部分女校的女学生制服也开始在年轻女孩子之间流行。

    徐离善穿中将礼服,前带着白银双剑勋章,而他边的几个少将们同样是一正式少将礼服,带着勋章、佩剑几乎是全行头,一大群将军们就呆在火车站里静静的等着。而在这群将军的十几米之外,则是一大群穿西服的高级官员们。这两群人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个群体,除了必要的商谈外,文武两方没有任何攀谈闲聊的迹象。

    陈敬云对军政分离的要求几乎是到了苛刻的地步,军队将领任何试图插手地方zhèng fǔ的举动都会遭到严厉的打击,加上陈敬云在军政两方刻意挑拨起来的各种矛盾,就使得了军方和地方zhèng fǔ的关系变得不那么融洽,就算是私底下可能有些官员和将领关系不错,但是一旦在正式场合里大多数官员和将领都是不会相互盘谈的,除了怕被陈敬云猜忌外,同样是被怕所属的集体所抛弃。

    徐离善拿出了怀表看了看,怀表上的指针已经是上午十点零二十五分了。看着时间即将到达约定的时间,但是火车站内依旧一片安静,陈敬云的专列依旧迟迟不到这让他多少有些担心。

    当即转对副官道:“专列那边可有何什么消息?”

    副官道:“军长放心,二十分钟之前我们还和总统专列上进行了电报联系,专列一切安好!”

    虽然知道沿线上有着大量的己方部队部署着,而陈敬云的总统专列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着jǐng卫师整整一个团的部队随行,安全上是应该没有问题的,不过眼见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还没有抵达,这让他也是忍不住有些担心了。

    边的副官知道徐离善在担心什么:“军长稍安,这迟到一时半刻是预料之内的事!”

    徐离善按耐着心思继续等着,而心中也是想着了陈敬云这一次来会做出何种决定,更想着是不是该建议陈敬云,山东这边的部队太多了,就算不派往河南和湖北地区,也应该抽调一部分部队南下或者北上běi jīng都可以,不然那么多部队留在青岛纯属浪费啊。

    当徐离善盘思着等陈敬云来了后自己该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旁边的一个少校小跑了过来,徐离善一开此人神sè似乎有些紧张,当即心中一沉道:“专列到了吗?”

    那个少校当即就是道:“总统专列在二十里之外停下了!”

    徐离善听罢浓眉一皱,心中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可能xìng:难道是刺杀?为国民军中名副其实的高级将领,徐离善早已经是步入了国民军体系的核心阶层,而越是爬的高他就越是清楚陈敬云对整个国民军体系的重要xìng,别人不说,反正他徐离善就是觉得偌大国民军体系里他就只听陈敬云的,万一陈敬云要是死了或者出现其他什么意外,他徐离善到时候可不会听什么郑祖荫或者沈纲这些人的安排。而他也知道国民军体系内有着和他同样心思的人绝不在少数,所以越是这样他就越是知道陈敬云对整个国民军体系的重要xìng。

    而更知道正是因为陈敬云的重要,所以想要陈敬云xìng命的人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为了这次北巡国民军上下为了陈敬云的安全问题可是花费了大工夫的,除了沿线各站驻扎重兵外,随行的除了陈敬云以及一群军政要员外,还有陈敬云的武官侍从室的数百多卫队队员,另外还有jǐng卫师的一个团也随行。

    即便是这样,依旧有不少人担心着陈敬云的安全,而现今徐离善一听说总统专列竟然无故在济南外头停下了后,冒出陈敬云遭遇不测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当即徐离善深吸了口气后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少校当即把一纸电报递过来,徐离善接过来一看脸sè更是难看了:“专列故障?交通司的那些人都是废物吗?区区连一个专列都无法维护好?”

    他口中的交通司可不是政务院下属的交通部,而是参谋部下属的交通司,交通司就是负责国民军的大规模运输,而这一次陈敬云的北巡,负责总统专列和其他随行专列所需要的火车自然是交通司安排的。

    虽然电报上说是因为火车故障而无法抵达,但是徐离善自然是不放心区区一纸电报的,当即他就是迅速的做出了安排:“传令第三师立即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待命!”

    说完了后,他又道:“再和总统专列那边进行紧急联络,告之本人将亲自前往总统专列!”

    当然徐离善并没有莽莽撞撞的立即率兵前往总统专列,不然的话很容易造成误会,要是总统专列那边没什么事请,而自己就兴兵动众的带了部队过去的话,搞不准就被人诬陷为兵变了。

    所以徐离善很快就带着几个重要部下以及几十个骑兵急速赶往二十里外的总统专列,他得去查探清楚到底是总统专列发生普通的故障还是说出了其他的意外。

    而此时的二十里外总统专列,气氛有些紧张,陈卫通一脸严肃的看着正在忙绿着修理火车的工作人员,然后是yīn沉着脸回到了专列上。

    进去了后发生沈纲和其他几个重要军政要员也在,这几个人见陈卫通走了进来后就相继问道:“况怎么样?”

    陈卫通为武官侍从室的室长,军衔也是少将了,但是在这一群军政要员面前还是不敢摆自己的脸sè的,当即就是回道:“况不太好,随车的技师说损坏严重而且此地缺乏足够的工具零件已经无法修理,而且出问题的又是最前面的列车,所以连后面列车绕行都没有办法绕行!”

    “不过我们已经联系了济南方面,他们已近派出火车头过来准备接应,到时候拉着走!”陈卫通如此解释着。

    沈纲一听,也是脸sèyīn沉,负责组织此次北巡的交通以及安保工作可是参谋部的份内事,如今出了问题参谋部自然也有责任。

    “既然那边派人过来接应了,那么就等着!应该也不用太久时间的!”旁边的郭恒思也是如此说着。

    而俞若飞则是道:“安全上不用太过担心,我jǐng卫师的一团已经全部下车担负jǐng卫了!”

    而不用多久,骑着马一路赶来的徐离善也是抵达了总统专列附近,当看见真的只是专列故障而不是他预料中什么兵变或者刺杀的时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当外头气氛有些紧张的时候,陈敬云却是安稳的在车厢内陪着林韵,这一次北巡林韵也陪着他一起来,到时候少不得要和他一起出席一些正式场合,对于所谓的变故他没有太过于担心,虽然这种意外很少发生,不过他还没有害怕到担心自己真的小命难保了,他边还有着两千多人的jǐng卫师部队呢。

    实际上这的确是一场意外,虽然让诸多人担心不已,甚至消息都隐约传到了南京和以其他地方,不过等济南方面派了人过来后,很快就是解决了问题。于是耽误了将近十个小时后,陈敬云的总统专列才抵达济南火车站。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