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大厦将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十一师不是在沧州吗,怎么跑到保定去了?”北京城内,段祺瑞打大发脾气,而边的几个北洋军将领在这个时候自然是不敢说什么话的,只能是等了小半天后眼见着段祺瑞看上去没有那么生气了,其中一个人才尝试着道:“十一师本来是预定驻扎在沧州的,可是两天前沧州遭遇敌军前锋的进攻,第十一师支撑不住后不得已才向西北方向转进!”

    段祺瑞却是冷哼一声:“你们就不用为徐树铮开解了,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不就是想要保住那几千的残兵吗!”

    段祺瑞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等北洋这颗大树倒了,他徐树铮留着几千残兵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飞上天去不成!

    沉闷了半晌后,段祺瑞突然叹了口气:“唉,济南一战没了十六师,如今十一师也败退沧州,纵观整个京畿地区,我们竟然连数万兵力都凑不出来!”

    北洋军在津浦线上的一败再败,而北洋军的主力早已经在江北战役和徐州战役中被消耗一空,后来段祺瑞把第二军最后的主力部署在了济南,可是济南一战仅仅数天时间内就宣告崩溃,他段祺瑞最后只剩下了万余人而已,而现今连徐树铮的第十一师也是在沧州败退,然后转进保定。

    到了现今,段祺瑞手中能够控制的部队已经不足万人,而这近万人已经没有了完整的编制,全都是前线败退下来的残兵败将,段祺瑞好不容易把他们组成了两旅四团,王士珍也是及时的给这支由残兵败将组成的部队颁布了最新的番号,称之为陆军第十四师。

    而京畿地区,除了段祺瑞手下的这支残兵败将组成的第十四师外,保定那边还有徐树铮的残部五千余人,再者就是袁大公子袁克定手下的第十二师以及没有成军只编练了两个团并且没有重武器的第十三师了。至于其他部队,不是在津浦沿线各个战役中被国民军击败,就是往西方撤退,比如张勋的第八师残部一路从清江浦推撤往山东,然后徐州战役中北洋军大败的时候张勋逃的比兔子还快,立马就穿越了津浦线,甚至都没有在济南停留而是一路直奔河南北部而去。

    而其他的几支部队大多如此,当然,投降的也不在少数,大多数都是一个营,一个团的规模进行投降,当然也有第十六师这样整个师兵变后进行投诚的。

    哪怕是再乐观的人对北洋大局也是很难有着什么信心了,大部分北洋军体系内的军政要员已经是策划着各种各样的退路,不管是带着私财逃入租借还是说准备倒打一耙立下功劳投向陈敬云,各种心思的人都有。

    大厦将倾之下,人人都开始谋划着退路了,就连段祺瑞本人都是想着下一步是不是该和南边接触接触,当然这并不是说代表北洋进行和谈,而是代表他段祺瑞自己进行和谈。

    实际上,自从徐州战败以来,段祺瑞乃至袁世凯都已经通过秘密的渠道给陈敬云传去了和谈的信号,而且条件也是越来越宽松,从一开始的封陈敬云为东南九省宣抚使,再到划江而治的提议都没有得到陈敬云的回复。

    而陈敬云不答应和谈的理由很简单,他要的可不是什么九省宣抚使,更不是什么划江而治,他可是要取代北洋的。在国民军占据了全面优势下,北洋除了全方位的投降外,没有其他路可以走。

    如此况下,实际上袁世凯和段祺瑞谋划的第二次南北和谈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告失败了!袁世凯看着北洋军局势一天比一天坏,在济南也失守之后袁世凯就是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不醒的状态,他的医生说袁世凯的尿毒症恶化的速度大大加快,剩下的子可能连三个月都支撑不了了,尽管去年的时候袁世凯就封锁了自己时无多的消息,但是这一次昏迷不醒后,段祺瑞和王士珍等人终于是从袁世凯的私人医生口中得到了袁世凯时无多的准确消息。

    袁世凯要死了!如果是以前甚至只是一年前的话,那么段祺瑞所考虑的第一件事就是该怎么样才能从诸多的竞争对手当中夺取袁世凯留下的政治遗产,然后登上北洋军领袖的位置。然而现在可不是一年前,现在北洋这颗大树已经到了全面崩溃的最后阶段,之所以到现在还勉强维持着那是因为袁世凯还没有死。

    如果袁世凯一旦死了,消息一传出去后,下面的北洋军各大将领们估计就会立马四分五裂,而且大部分估计都会投入南方联军的怀抱。

    就连段祺瑞自己都是这么想的,袁世凯时无多的消息只有他和王士珍两个人知道,甚至连冯国璋都被他瞒住了,冯国璋自从被袁世凯从前线撤职之后回到了北京就是低调无比,回京半个月后就是带着家人前往了天津租界,一副退出军政两届的模样。

    段祺瑞和王士珍虽然把袁世凯时无多的消息给满足了,但是袁世凯昏迷不醒的消息却是满不足的。

    在湖北武汉,段芝贵沉着脸:“那么多人,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有老头子的准信,而且连面都见不到!”

    王占元也是满脸忧虑:“京城那边消息纷乱,有的说老头子重病不醒,有的说老头子无大碍,更有甚者说老头子已经西去了!陆军部那边也是千篇一律的口吻,除了让我们派遣援军北上外,就没有其他话了。”

    段芝贵和曹锟一样,算得上是北洋军诸多军阀里头第二梯队的人,只不过这两年来段芝贵爬的比曹锟要快得多,当上了第一军军长后权势已经不让与冯国璋,他手中的第一军和掌控的三个湖北省陆军加在一起,总兵力高达六七万人,这可是北洋军体系下除了冯国璋手下第二军外的最大军事力量了。

    江北战役北洋军战败后,冯国璋手下的第二军精锐尽失,冯国璋个人的权势也是从天上跌倒了地上,再徐州战事之后,第二军几乎全军覆没,而冯国璋个人也是被袁世凯彻底一撸到底。

    现今的北洋军体系里头,他段芝贵就是第一号人物了,手底下的北洋军第二师、第六师乃是北洋军起家的六镇之二,嫡系中的嫡系,战斗力非同小可,再者他手中的湖北省陆军三个师也不是其他省份的地方陆军可以相比的,他手中的湖北省陆军可是当年革命党起家的部队,后来被黎元洪所掌控,历尽了幸亥革命和湖北内乱后才被段芝贵一手所掌控,和其他军阀部队相比可是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部队了。

    而段芝贵坐镇湖北后,也的确是让实力不足的国民军止步不前,让湖北至今还牢牢的掌控在北洋军手中。

    然而随着国民军在津浦线上快速北上,现在已经抵达北京城边缘了,这让坐镇湖北的段芝贵是心中着急无比,想要派兵北上增援,但是国民军虽然在湖北的部队不多,但是进入河南的部队却是很多,信阳一带的国民军已经高达两万余人,段芝贵手下的第六师不得不分出一旅去增援曹锟残部。

    加上河南的其他方向,这让段芝贵根本就抽不出兵力来北上。如果硬要派兵北上的话,那么将来可能就是他派了援军入京,但是国民军随后就占据河南,然后彻底分开直隶和湖北之间的联系。到时候实力减弱之后的段芝贵可没有信心来面对国民军的四面围攻。

    段芝贵无法派兵北上,这让实力不足的直隶地区的北洋军根本就无法抵挡国民军优势兵力的推进!沧州失守后不久,国民军又攻占了保定,而天津方面由于和外国的各种协议不得直接派兵,李继民当时是想着让士兵脱下军服,然后换上警察服装成为武装警察入驻天津,但是迎来了各国公使的强烈抗议,就连一直支持陈敬云的美国方面也是传达了不满。这不得不让陈敬云下令李继民停止这种行为,然后通过和各国外交官的紧急商讨后,各国许国民军派遣武装警察入驻,但是绝不能是国民军现役主力部队脱下了军服换上了警察制服后就带着轻重武器拖着大炮进驻。不得已之下陈敬云只能是紧急命令原本驻扎在徐州的徐州守备团即可改装,只装备步枪、手枪等轻武器然后成为国民军体系下的武装警察团驻扎天津。

    保定、沧州、天津陆续进入在国民军的手中,这个时候,北京城已经是直接面临国民军的重兵进攻了。

    尽管手里头还有着一个残兵败将组成的第十四师,而且徐树铮的残部四千多人也是撤退到了北京,另外还有袁大公子手下的一个满编第十二师以及一个还没有成军的第十三师。但是段祺瑞依旧没有守住北京城的信心。

    北京城危急,而其他方向上的北洋军将领们的心思就更乱了,而偏偏这个时候又传来了袁世凯昏迷不醒,甚至传出了已经病亡的消息,这如何能够让外面那么多的北洋军将领安心,而在这种混乱时刻,陈敬云也是派遣了不少的说客前往各个地方,说服那些北洋军将领们投降,虽然国民军有能力直接攻下北京,但是如果能够不战而下的话那自然是更好的。

    段祺瑞为北洋军中仅次于袁世凯的角色,自然也是得到了陈敬云发出亲笔信招揽的待遇!

    段祺瑞在自己的书房里看着陈敬云的这封亲笔信,信上除了赞扬段祺瑞当初支持南北和谈,迫清帝退位的功劳外,同样也是劝段祺瑞以天下苍生为重,以北洋军数十万将领价为重。当然最后是免不了许诺,虽然国民军体系里没有陆军部这种机构,给不了他一个陆军总长的位置,但是段祺瑞如果愿意率领大军投诚于国民军,那么陈敬云就可以给他一个参谋部次长的位置的,授予陆军上将军衔。而且投诚的北洋诸军也可以仿效第十六师的模式,除了部队编制要更换为国民军编制外,高级军官一律留任原部队,中低级军官调任其他国民军部队任职!

    不得不说,陈敬云的这些条件让段祺瑞有些动心了!参谋部次长嘛可以接受,保留上将军衔也好,更重要的是投诚的北洋军会保留编制,而这些投诚的北洋军部队到时候就算被国民军改编,但是那么多北洋军都融合进来的话,怎么也会保留着北洋的存在,而到时候他段祺瑞就会是这一派系的直接领导人,以此为根基在南方国民军里头也许也能够混下去,至少比现在这样兵败要好得多,段祺瑞可不想和冯国璋一样兵败后逃亡天津租界了却残生,更不向学朱瑞那样兵败自杀。

    段祺瑞有着这种心思,其他人同样有着这种心思,而最早宣布的却是不被外人所熟知一直都很低调的山西护军使阎锡山!

    四月十二号,国民军兵锋抵达北京城的时候,山西护军使阎锡山发布通电,宣城山西全境归顺南京共和政府!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