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江北大捷(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解家庄内,原本就忙绿无比人头涌涌的北洋军第二军指挥部此时就是更显得忙绿了,大批的北洋军军官进进出出,还有部分的北洋军士兵正在销毁一大批的各种资料,文件纸片铺满了地板而无人理睬。

    “都已经准备好了!冯国璋的副官走到冯国璋的跟前低声说着。

    冯国璋看着后这个自己待了一年多的第二军指挥部,眼神中满是感慨:“我冯国璋纵横国内军界多年,手下第二军汇集了北洋军近半精锐。怎么就变成了现今模样呢?”

    内心自嘲着自己:“自己何曾想到过会从江北狼狈而逃!”

    见冯国璋待在原地久久不动,副官露出担心神色道:“军长,时间已经不早了!”

    似乎为了印证他的话一样,话语刚落下不远处就是落下了一发炮弹,冯国璋扭头朝着炸弹落地的方向看去,投军旅多年的他只听声音就听出来应该是七十五公厘炮弹的声音。

    “看来比想象的还快一些!”冯国璋此时深深的叹了口气:“兵败如山倒也不过如此了!”

    江北战事从国民军切断沙河镇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判定了双方的输赢,当时冯国璋就已经预见到了江北局势会转化为不可收拾的局面,但是江北重地怎可轻易放弃,所以不管是冯国璋还是袁世凯或者是段祺瑞,都把希望放在了徐树铮的第十一师能够重新打通津浦线,拿下沙河镇后为滁州解围。只要滁州不失,保住了津浦线的畅通,那么江北地区的北洋军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从蚌埠一刻都没有停歇紧急南下的徐树铮虽然在前期中有保存实力的想法,导致了他的第十一师迟迟没有前往合肥增援,从而导致合肥被国民军拿下进而改变了整个津浦线战事的,直接导致国民军能够腾出主力来进攻滁州,为此徐树铮是受到了众多指责,袁世凯措辞严厉的电报已经是发了好几封,就连段祺瑞也说徐树铮这一次做的太过。

    所以在得到了滁州被进攻后,徐树铮可是没有敢继续拖延,甚至在陆军部还没有命令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南下了,当段祺瑞的命令一来他立马就是率领第十一师主力南下,并且在前期一举击溃了国民军第五混成旅取得了极为难得的开门红。

    原本以为一路横扫而下尽管会遇到阻力,但是和滁州方向的潘矩楹相配合应该能够重新打通津浦线的。但是那里想到会在沙河镇里被一挡就是十天之久。这十天里徐树铮可是没有保存实力的想法了,而是指挥着部队对沙河镇发起了猛攻,十天内就已经伤亡了近千人,伤亡可不谓不惨重,然而却是寸步未进,对面的国民军就跟钉子一样钉在了沙河镇,而且还是无法绕过去的一个钉子。

    这让他极其败坏的同时也无可奈何。

    他可不知道,国民军为了在沙河镇挡住北洋军第十一师这上万人的主力,可是投入了第五混成旅残部两千余人,第八师的六千余人,后续又得到了第五师增援而来的一个团,在沙河镇方向已经汇集一万人以上的部队。而这个兵力已经不比徐树铮的第十一师主力少多少,两者的兵力对比相当,武器装备也是半斤八两,如此况下国民军要反攻自然是缺乏足够兵力的,但是要防守的话还是可以办到的。

    徐树铮拿不下沙河镇,解不了滁州的围。而江北方向的其他北洋军也被各自方方向的国民军所纠缠无法分兵支援。潘矩楹得不到兵力增援,甚至连弹药补给都欠缺的时候被国民军主力击败是理之中的事

    而这滁州一失,几乎就是立刻宣告了江北战事的胜负,冯国璋也是毫不犹豫的准备指挥部队向北面突围,意图保存第二军主力。

    北洋军要跑,对面的国民军肯定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逃跑的,相反各个方向还加大了攻势,其中的**方向更是集合了第二师、第七师两个师的部队发起猛攻,王汝贤的第七师根本和第五师一团根本就没有机会北撤,只能是边打边退往解家庄方向撤退,准备汇集了第二军的其他部队后再撤退。

    于此同时冯国璋也是在其他方向收缩兵力,第二混成旅逐渐向东北方向靠拢,而第五师主力也放弃了江北地区的防御,甚至撤出了泰山镇,转道北上往解家庄靠拢,武岗的唐天喜第十师也开始向乌衣镇撤退。

    尽管北洋军的各部队撤退时都留下有断后的部队,但是如此规模庞大的撤退自然是会让国民军察觉的,如此况陈敬云除了让前线部队加大攻势外,又命令警卫师在海军的掩护下直接从南京渡江,渡江一天后就是占据了已经被北洋军遗弃的泰山镇。

    而看着有着众多防御工事的泰山镇,警卫师师长俞若飞感叹无比,一年多的军事对持时期双方隔着长江进行了大量的工事修筑,国民军在南京、镇江一线修筑了众多工事,而北洋军也在泰山镇,解家庄,**乃至扬州一带修筑了大量的工事。可是这些防御工事用上的只有一部分,充其量也只有**方向的工事被北洋军完整的利用了一次,不然第七师残部就算得到了第五师一团的增援,也不可能在国民军第二师、第七师两个主力师的进攻下支撑太久。

    而随着北洋军一步一步的主动撤退,那些完好的工事还没有用过一次就是被遗弃了。

    警卫师占领泰山镇后持续向北方进,和东部从**进攻的国民军第二师、第七师形成了一个夹角,加上国民军在西部和东北方向的进攻,北洋军几乎已经是四面受敌。

    听着爆炸声,冯国璋就知道敌军距离解家庄已经不远了,而出现这种况,那么已经说明南部进行断后作战的第五师一个团已经被击溃了。

    再看一眼第二军指挥部,冯国璋转就是朝着东北方向大步踏去。

    十一月三号,国民军攻占解家庄,北洋守军三千余人投降,并缴获了北洋军重炮团的众多火炮,这些重炮机动不便,北洋军走的那么急根本就无法带走,虽然破坏了一部分倒是好歹给国民军留下了半数之多!

    冯国璋率领部分残兵直接向东北方向突围。得知冯国璋向东北方向突围后,国民军的第二师和第七师转道北上。警卫师也是加速北上。

    十一月五号,国民军和北洋军在乌衣镇爆发激烈战斗,乌衣镇的北洋军潘矩楹第二十师残部三千余人和唐天喜的第十一师一万多人遭到来自北面国民军第九师的进攻。纠缠了一天后,国民军第一军在武岗方向的第一师和第十七混成旅追击而来。

    唐天喜见势不妙之下,在十一月六号夜在没有通知潘矩楹的况下连夜向东北方向撤退,导致潘矩楹所属残部在次凌晨的战事遭遇惨败,在国民军绝对优势兵力的进攻下潘矩楹很干脆的对国民军投降。

    潘矩楹的主动投降让远在南京之外的陈敬云喜出望外,这倒不是他有着收集将领的好,更加没打算拉拢潘矩楹投入国民军中,而是因为潘矩楹的主动投降乃是双方交战中的最高级别的将领,这可是北洋军里头为数不多的中将师长啊,还不是那些地方省军的旁系师长,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北洋嫡系将领啊。

    之前国民军和北洋军的交战中,国民军可是没杀伤或者俘虏到多少北洋军将领,也就是当初在南京战役时张勋的第八师手下的一个旅长被俘虏,但是那个旅长可不是北洋嫡系。而后续的巢湖战事中,第三师独立旅的旅长王承斌少将虽然被国民军宣扬为击毙,但是实际上是生死不明,好几个月过去了都没有明确消息,这不是逃出去后隐姓埋名估计就是死在了乱军之中,但是不管如何国民军和北洋军都没能证实他的死讯,当然按照惯例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加上国民军的刻意宣扬,大多是已经是把王承斌认定为击毙在巢湖。除了这两个人外,就没有击毙或者俘虏其他北洋军将领了,至于中将级别的将领更是一个都没有过。

    历次战役中,那些高级将领一个跑的比兔子都快,就算跑不了也是把军装一脱就是躲了起来,比如胡万涛在合肥城破后没能和倪嗣冲一样带着少量亲兵突围,但是国民军却也没能找到他,不知道是混进了普通士兵里头还是脱下了军装躲起来了。

    这满打满算国民军才俘虏了一个少将,可能击毙了一个少将。然而今天潘矩楹被重重包围之后却是投降了,这让陈敬云大感意外,当即就是让前线部队善待投降的北洋军将领,并让他们把人给带回南京来。带回来干嘛呢,自然是为了造势。

    甚至人还没到南京,也不管潘矩楹愿不愿意,南京共和政府就已经公开宣称任命其为南京共和政府的高级军事顾问,按照潘矩楹原有的军衔重新授予中将军衔

    如此高调的宣扬,打的自然是收拢人心的心思。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