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商务酒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上海黄浦江边的某栋公馆内,琳娜站在玻璃窗户前眺视远方,手中还拿着已经展开的信纸。

    “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去南京呢?”琳娜有些忧愁了,原本以为到达了上海后就能够见到陈敬云了,但是陈敬云如今在中国的地位比她想象的还有敏感一些,非但没能在上海见到陈敬云,而且看样子陈敬云似乎也不能来上海见他了。

    对于琳娜来说既然都来了上海,那么再去南京见他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少女的心思早已经被陈敬云撩拨了起来,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冲动,而到现在冲动依旧持续着,她脑海里只是想要见到陈敬云,而其他一切都已经不在她的考虑之中。

    公馆的一楼,伯爵夫人正在陪着个人说话呢,而这个客人也不是普通人而是英国驻沪公使法磊斯爵士。

    这个人的鼻子比狗还灵呢,伯爵夫人一行人刚下船还没安顿好,他就已经是找上门来了,这人对伯爵夫人的一番慕可谓是**的表现了出来,没有任何的阻拦。

    “夫人,我也已经接到了南京政府陈敬云总统的邀请,预备前往南京参加商务酒会呢,不知夫人什么时候动,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同行!”法磊斯爵士面带恭维的说着。

    伯爵夫人笑了笑道:“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法磊斯爵士笑道:“哦,刚巧我也是打算明天早上去呢!”

    对于法磊斯爵士口中的巧合,伯爵夫人没有多说,只是笑了笑而已。

    第二天,伯爵夫人和琳娜一行人已经和法磊斯爵士一行人共同乘坐火车前往南京,当然通行的还有略显郁闷的威廉。

    威廉原本还不知道事的详细,之前也不知道琳娜和陈敬云之间的那种暧昧关系,弄的他还一值兴冲冲的从纽约追来上海,想要用自己的诚意去感动琳娜呢,但是到了上海后他也是逐渐看出了一丝不拖。虽然伯爵夫人等人一直没说让他们和陈敬云是什么关系,但是从他们一下船就接到了来自陈敬云派遣的官员安排的时候,再笨的威廉也察觉出来一丝不妥,尤其是听到琳娜毫无避讳的说起陈敬云名字的时候并得知琳娜竟然一直把陈敬云保持了密切的通信联络的他再联想起一路来琳娜的怪异,当即就是猜出来了那个陈敬云和琳娜关系不简单。只是他也只是一个普通富豪子弟,对远东中国可不敢什么兴趣,对陈敬云自然就更加没有什么了解了,到了上海这两天通过报纸等途径也是略微了解了陈敬云,然后他就郁闷了。

    因为陈敬云这个敌的份太过于特别,和自己根本就无法比较。

    对方可是一国政府的领袖,尽管这个国家是一个极度落后的国家,但是这无法掩饰陈敬云份远超他的事实。

    一想到自己的这个敌还邀请琳娜去南京的时候,他就是更郁闷了。

    陈敬云办个这个外交舞会的最大目的虽然是为了琳娜,但是随便处理一些其他的事还是可以的,所以他让外交部近期准备一个舞会时,外交部那些人直接把筹备中的一个舞会提前举行了。

    这个舞会乃是为了经济发展司专门举行的,主题自然也就是商务一事,外交部除了邀请各国外交官外,还邀请诸多在华洋商前来参加,当然本国的民间富豪们也是一一发去了请柬。邀请这些人就是为了让经济发展司向在人大体的说一说经济发展司筹划中的工业规划。

    虽然说经济发展司规划中的工业规划是以美方资本为主要来源,但是其他国家乃至民间资本都是要争取的,毕竟那么多工业规划,那么多的大项目美国一家也不可能全部吃下来,美国资本不是没有那么多钱,而是他们现在肯定是不敢投那么多钱来。毕竟这个工业规划中的投资可就是普通的商业投资了,而不是政府之间的贷款。政府之间的贷款往往带有极大的外交倾向,之前的两轮军事援助计划美国那是为了扶持陈敬云统治中国的,出资的也是美国政府。而现在计划的这些工业规划可是普通的商业投资,是要从各国的资本家手中获得资金的。这个和政府扶持是两码事。

    对于外资,陈敬云的态度向来是多多益善的,甭管什么美国还是英国还是说德国,甚至是说`本的都无所谓,只要他们把钱投了进来那么他们就是老板,陈敬云就把他们当成财神爷供着。

    对于很多人担心的外资过多而导致外国资本掌控国家经济命脉的担忧陈敬云是嗤嗤以鼻的,现在中国一穷二白,让他们能掌控什么经济命脉啊。

    再者现在关系到国家命脉的无非就是军工业,也就是重工业了,可是这些产业都是被华夏银行所控股,换句话说就是被陈敬云控股。这些产业外资想要插足进来就得和华夏银行合作,不然是别想获得投资的批准了。

    再者,陈敬云很有一种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感觉,反正现在手中什么都没有,只要外资投进来了他可不管其他那么多了,用极端点的说法,哪怕是全国的铁路都让外国资本修了去,甚至连运营权都永久的让给他们又有何妨。别说战争期间有着没收敌国资产的手段,就算是和平时期要回收铁路的话,还不是陈敬云一句话的事,至于什么国际信誉,等中国建立起一支庞大军队,数百万军队威慑整个亚洲的时候,还用得着讲个的国际信誉啊。

    诸君什么时候见过二战后的美国讲过国际信誉了。

    所以当家里面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先别顾虑着别人会对你家里的东西产生什么贪念,而是要想着先把别人家的东西引进来再说。

    然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资本进出自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现金还好可以带走但是他们把钱换成了设备投在了中国的土地上,难不成到时候他们还能把工厂设备和铁路都搬走不成。

    陈敬云的这个想法也是得到了经济发展司的诸多人赞同,马寅初也是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吸引外资进驻,除了这个外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为了大规模吸引外资,外交部才专门为经济发展司举办了这一次舞会,如此舞会自然不可能让陈敬云或者马寅初拿着一份厚厚的报告在台上讲的,但是会中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宣传小册子,上面简单的叙说了南京共和政府准备施行的工业规划,另外经济发展司也是派出了不少官员前来,端着酒杯游走在会场中,时不时的轻声向外商解释着工业规划的某些项目,同时不忘大谈特谈未来的美好前景。

    当然了,虽然招商引资才是这次舞会的真正目标,但是从表面看上去这个舞会和商务以及政务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穿着盛装的男男女女们穿插在会场之中,至少在琳娜看来,这个舞会是和普通的圣诞节舞会没什么区别的。

    琳娜穿着白色的晚礼服,带着红色手的手端着一杯兰斯泡泡酒,黄金色的酒液随着红手的轻轻摇晃而晃动着,威廉就站在她的边,同样是端着一杯酒正面带微笑的和一个尔兰人说着什么,尔兰商人应该是在华商人的一员,根据他自己说在上海有不少的产业,新近更是在上海经济开发区内投资建设了一个工厂。威廉为富商之子,但是他人还年轻自然是没有插足家族生意的,所以能说的不说。

    琳娜对这些则是更不感兴趣了,只是碍于面子不是的说几句,但是那个尔兰商人一听说琳娜的格兰瑟贵族姓氏后就是直接道:“住在伦敦的艾琳?格兰瑟小姐应该是小姐的家人吧!”

    琳娜说:“那是我堂姐!”

    “哦我听说艾琳小姐可是在伦敦报上发表了数片文章,赞成并支持我们尔兰人取得独立呢,不知道琳娜小姐是不是也有这个想法!”尔兰商人饶有兴趣的等着琳娜的回答。

    琳娜听罢后却是黛眉轻皱,她可不喜欢这些政治话题。再说了现在英国国内对于尔兰独立的问题很敏感,一不小心就会招来舆论上的麻烦。尽管为英国传统贵族的琳娜对于尔兰独立是嗤之以鼻的,但她还是保持了极为谨慎的态度:“我想议会的议员们会对尔兰问题作出正确判断的!”

    刚说完,那个尔兰商人似乎还想问几句,但是琳娜却是已经眼光看向了大门口的方向,而后就是朝着大门方向去了。

    威廉此时也是看着那边去,这才发现很多人都一样看向了大门口方向去。

    琳娜的个子不高,站在后面看不太清楚,所以就想前挤去,好在在场的人都是有份的绅士们和女士,一个个自持份都不会做出人挤人的事,所以让琳娜沿着空袭就是走到了前边。

    刚到前边,琳娜就是看见了陈敬云。

    此时的陈敬云和他出席其他正式场合一样,穿着他的那元帅礼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的他留着的八字胡子已经成型多时,让外人看起来他就显得年纪更大一些。毕竟陈敬云的年纪过小是个事实,为一个国家领袖只有二十五岁这多少有些让人有偏见,所以平时陈敬云可是尽量把自己装扮的更老成一些,此时的陈敬云看上去就和普通的三十余岁的将军差不多了。

    走在前边的陈敬云眼神并不差,进来的第一眼他就是发现了人群中的琳娜,以至于让他走着的步伐都是停了下来,然后视线毫无遮拦的落在了她的上,她的脸上,在众人的注视主动,两道目光在空中交叉碰撞,视线彷佛缠绕了起来,在空气中摩擦,最后让空气中的温度升高,彷佛轻轻的爆裂声响起,空气中凭空闪现了火花。

    琳娜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彷佛把把思念了一年的那个影和眼前的他就是重合了起来,不再是自己想念出来的幻影,而是事实存在的人。那一瞬间里,她是觉得周围的人彷佛消失了,只剩下了自己和他一样,彷佛连自己也消失了,整个世界里彷佛只有他一个人了。

    陈敬云后的于世峰一见前边的陈敬云有些失态,当即上前一步不动声色的碰了陈敬云一下,如此才让陈敬云醒悟过来。

    现在这种场合,这么多人的况下自然是不能够光明正大的盯着琳娜不放,甚至连说上几句亲密一些的话都是不能的,陈敬云只能是继续呆着微笑向前走,然后开始和一些人打起了招呼。

    小半圈走了下来,陈敬云就是走到了琳娜边,只是现在琳娜的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伯爵夫人,陈敬云看着眼前的这个伯爵夫人,这个贵妇人依旧保持着以往的艳,只是现在的他对这个艳的伯爵夫人没什么心思了。

    “夫人,一路辛苦了!”陈敬云话是对伯爵夫人说的,但是眼角里的余光早已经是放在了琳娜上,甚至还没有等伯爵夫人回答,他就是对着琳娜道:“琳娜小姐,欢迎来到南京,不知道南京给你的感觉如何。”

    琳娜面带喜色:“嗯,来的路上看了,南京很漂亮呢!我很喜欢!”

    骗人的话,边的伯爵夫人心里嘀咕着,她们一行人那里来得及看什么南京是什么样子的啊,下了火车后就是随着法磊斯爵士下榻英国驻南京办事处了,然后第二天就是直接来参加晚会了,虽然路过了一些南京的街道,但是根本没有仔细看,但是只是在街道上匆匆一看,也是察觉出来了这个南京几乎除了总统府附近的政府办公区域外,其他地方都是极为落后的,和上海是没有比较,更不要说和伦敦和纽约等大城市了,也就更谈不是什么喜欢了。

    伯爵夫人不喜欢这个城市,她也是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也对这个城市谈不上什么喜欢的,之所以在陈敬云面前说喜欢,那也是假的。

    只是对于琳娜来说,尽管她现在还不知道南京是个什么样子的,甚至都没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概念,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在这里,自己喜欢这个城市又有何妨。

    对一个城市的感觉,大多是会受到来自某个人的影响,倘若那人在这里了,自然的便喜欢这里了。哪怕是厌恶的,那也是特殊的感觉。对一个地方拥有的特殊感觉,总是离不开一些外在因素的影响。

    “喜欢就好,其实南京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琳娜小姐不应该错过的!”陈敬云轻声说着。

    琳娜点头:“我也想好好的在南京玩一玩呢!”

    陈敬云还想继续说几句,但是边的于世峰已经是再一次传来暗示的眼神,当即就是至于略微的歉意道:“希望琳娜小姐在南京玩的开心!”

    然后就是转过去和道尔清交谈了起来,不过陈敬云走了,陈敬云后跟着的随行秘书燕井邝却是悄然留了下来,然后走到琳娜边道:“总统请小姐一叙!”

    琳娜虽然年轻,但是个聪明的女子,也是知道现在这个场合陈敬云是不适合和自己说话的,但是也知道陈敬云特地把自己邀请而来,绝不止只为了说刚才的那几句话而已,琳娜已经从刚才陈敬云的目光中知道他也是想念着自己,也是有着许多话想要对自己说的。

    随着燕井邝的脚步,琳娜离开了宴会厅,上了二楼,一边的伯爵夫人虽然想要说什么,但是看见女儿的期盼神,她还是忍住了,就连等会威廉过来问琳娜去那里的时候也是装作说不知道。

    上了二楼后没有了众多的宾客,就显得清净了许多,进入了一个大房间后,燕井邝看着这个长得就跟娃娃一样的金发女人,一边暗叹陈敬云口味特别的同时,一边也是恭敬道:“总统过一会就会过来,小姐有其他吩咐吗?”

    燕井邝虽然搞不懂陈敬云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养女人,按照燕井邝传统中国男人的目光来看,眼前的这个金发碧眼的英国贵族女人是怎么也无法和那些中国世家出的那些大家闺秀相提并论的,虽然近些年中国在列国里手中吃了不少苦头,但是在普通人心中天朝上国的自傲还是有的,喊洋人一个个都是说洋鬼子、西夷。特别是国社党这两年来大肆宣扬华夏民族的优越,这说自己优越自然就免不了把其他民族贬低的,所以让很多自认为留着高贵炎黄血脉的人越发看不起金发碧眼的人。

    但是燕井邝为陈敬云的随行秘书,可是非常清楚陈敬云和这个英国女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虽然有些不懂,但是说不好眼前的这个养女人就成为了陈敬云的妇了,所以对琳娜保持充足的恭敬还是必要的。

    “不用了,我这里等着就好了!”琳娜悄悄打量着这个房间,这应该是一个会客室,铺设的很富丽堂化。

    燕井邝听罢不敢过多停留,当即就是转出去了。

    琳娜自己坐了下来,然后自顾自的想起了事来,想起自己去年来上海后认识陈敬云的过程,想起了去年圣诞节舞会的时候他给自己披衣的形,想起了两人仰头看着烟花绽放时的形,两人的相遇尽管不多,但是相遇的点点滴滴却彷佛都还是甜蜜的。

    没有等太久,房间的门就是被打了开来,琳娜偏转头去看,就见陈敬云正稳步而来。

    “让你等久了!”陈敬云走了过去,原本准备好的很多话却是无法说出。

    琳娜轻摇头:“没有很久呢!”

    然后站起来看着陈敬云,没等陈敬云开口她就是借着说:“看见你真好!”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