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琳娜的思念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浩瀚太平洋上,海星号正以匀速十六节的速度向着遥远的西方驶去,宽大的船体在海面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痕迹,从船尾一直延伸到远处天边,很远很远。

    头等舱甲板上,一个穿白色纱裙的少女正半躺在一趟长长的硬木沙发上,手里还有一本亨利柏格森的生命与意识,不过她并没有看,而就是把书放在肚子上,然后双手覆盖在书的封面上,就这么微闭着眼半躺着,夕阳的阳光斜照在她的脸上,泛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夕阳的阳光似乎没有了,少女似乎也感觉到了遂轻轻的睁开了一只眼睛,没有完全睁开,只是露出了一条细小的缝隙而已,而透过缝隙少女看到了一个影挡在自己和阳光之间。

    “妈妈!”琳娜再把双眼睁开了瞧,才发现是自己的母亲伯爵夫人,当即是连忙撑着想要起来,动作大了些以至于把怀中的书本都掉到了地上。

    伯爵夫人略微皱眉:“怎么跑到甲板上来睡午觉啊!”

    琳娜没有解释,直接慎道:“妈妈!”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之余还抱住了伯爵夫人的手臂。

    “跟我回去房间吧!再换衣服,等会就是船长邀请的晚餐了,到时候可别这个样子了!”伯爵夫人没有露出生气的表,反而是摇头苦笑着,然后拉着她的手就是往里面走去。

    琳娜略微挣扎了下:“书还在地上呢!”

    然后是轻快的弯,把地上的书捡起来后就是跟在伯爵夫人后头回去了。

    晚上,照例是船长邀请的晚宴,来的人不多,但都是头等舱的旅客,而且是清一色的洋人,连两个头等舱的`本旅客都没有被邀请在内。这里面有着商人,官员,也有伯爵夫人母女这样的贵族人士。

    如此晚宴对于琳娜而言是相当无聊的,她只是闷闷的吃着自己的晚餐,而她的旁边还有着一个相貌英俊的金发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显得极为健谈,可桌上的一群人说说笑笑,并数次的引起了众人的朗朗笑声。

    这个年轻人是个美国富豪的次子叫威廉,在纽约的一次舞会上就对琳娜一见倾,先是借口跑到了洛杉矶去看她,然后又是跟着琳娜一起坐上了这条前往远东的游轮,途中自然是对琳娜大显殷勤,而琳娜的母亲伯爵夫人对这个威廉极为满意的,虽然家世差了点,听说曾祖父只是个地道的农民,祖父也不过个小小的律师,知道他父亲经商后才一举成为富豪,和贵族乃是家族传承都站不上边,算得上是现今美国上流社会里的标准爆发富家庭。不过威廉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英俊帅气,加上口才极好很是能讨长辈的欢心,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是,这个威廉真的有钱啊……

    伯爵夫人是满意了,但是琳娜却是一直没这个英俊年轻人没什么好感,只是母亲让他跟着来,她纵然是心理不愿意但是也是没有反驳的理由的。

    如果在认识陈敬云之前就认识了威廉这样的年轻人,或许她会对他很好好感,但是在认识了陈敬云后,这个少女的心思兴许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却已经是把那张面孔记在了心理,甚至她常常回忆两人在圣诞夜时的场景,她甚至能够清晰的记得当时陈敬云所说的每一句话。

    长时间频繁的通信也是让陈敬云这个名字更是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尽管很多时候她搞不清楚陈敬云在信中说的那些中国局势,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陈敬云笔下的孙文是谁,但是不影响她对陈敬云的认知,即便是在美国也能够偶尔在报纸上看见关于陈敬云的信息,报纸上甚至还登着陈敬云穿军装手持指挥刀侧而立的照片。

    尽管中国对于她来说毫无意义,更加不在乎陈敬云口中的华夏复兴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她知道的是,陈敬云正在做着一件很大的事,他正在努力带领一个国家走向富强。

    实际上,这些对她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她有时候更想陈敬云在信中写一些琐事,更愿意他对自己说读书后的感悟,更愿意听他说对生活的点点滴滴。

    只是陈敬云的生活和军国大事纠缠在一起,对于陈敬云来说指挥战争和外交谈判处理政务就是他的常生活,以至于两人的信件中,多多少少都会夹杂一些时局看法之类的军事政治事务。

    想念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脑海里经常出现这名字,如此复一,然后你就会发现想念他就会成为习惯,遇上另外的人也会拿来和他作比较。

    很显然,把威廉和陈敬云拿出来一比较,琳娜就觉得这个威廉就跟小白脸没什么两样了,只是她有时候也会忘了,现在的地球上能够在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就能成为一支数十万军队的统帅,并即将统治一个有几亿人口的国家的人真的只有陈敬云一个而已。

    就快到上海了,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他,听说他现在他住在南京,现在没有在上海呢,到时候如果他没能来上海的话,自己要不要去南京找他呢,但是自己贸然去找他的话,会不会被被人耻笑呢,他可是结婚了的人。

    琳娜想起这些,然后很自然的就想起了陈敬云已经结婚了的事实,那一瞬间就让她心里堵得慌,刚巧这时候威廉正带着微笑坐过来对她说话,心里郁闷的她见了就更加郁闷了,然后好不容易熬完晚餐时间就是快步离开了餐厅回房间去了,让伯爵夫人苦笑不已。

    虽然琳娜什么都没有说过,但是伯爵夫人那么精明的人如何看不出来自己的女人对威廉没有好感,但是好感这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如果能够结婚的话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慢慢培养感呢。

    “就知道这小妮子喜欢上了那个陈敬云!”伯爵夫人早在去年在上海的时候就看出来自己的女儿似乎喜欢上了那个陈敬云,先不提他的肤色和种族问题,单单是他已经结婚就已经可以判定两个人不可能了。假如陈敬云能够离婚的话,把女儿嫁给一个中国的统治者自然是很好的,但是她又不傻,肯定知道陈敬云这样的政治人物绝不会抛弃妻子去取一个外族女人。

    伯爵夫人这样的洋人都知道,假如陈敬云真娶了琳娜当正妻的话,那么对于他的政治生命而言是严重的打击,这个就好比英国国王娶了一个黑人或者黄种人为王妃,然后和英国国王一起接受大不列颠帝国的亿万臣民膜拜一样滑稽可笑。

    所以从现实的考虑,琳娜和那个中国的风云人物陈敬云是不可能结婚的,顶多也就是成为妇一样的存在,这是伯爵夫人所不能接受的。

    察觉到不妥的她很快就带着女儿到了美国,但是到了美国也大半年了,却是没有物色到好的女婿人选,好不容易有个威廉能够看一看,但是琳娜依旧对他没有好感。

    本来这次回伦敦她是打算直接从纽约从大西洋回去的,但是琳娜极力要求从太平洋回去,说是要经过上海后再到印度去看望叔叔,琳娜的小心思在想什么她自然知道,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阻拦。

    只是这一次去上海,她不是为了鼓励琳娜去喜欢陈敬云,而是为了让她知道,那个男人不是属于他的,他属于他的国家和人民。

    死了心后就老老实实的嫁给威廉吧,要不然她为什么要邀请威廉一起来呢,当琳娜伤心失望之际,就是威廉出现的好时候啊。

    远在南京的陈敬云还不知道琳娜已经在太平洋上,更不知道伯爵夫人心里的心思,这会的他依旧心着国内战事。

    自从国民军攻克合肥之后,整个津浦线上的局势变得对国民军极为有利,国民军的第二军和第一军主力正在朝滁州汇集,准备攻克这个津浦线上的重要据点,彻底切断江北地区冯国璋第二军的退路。另外一方面,第三军也在苏南地区持续北上,第十八混成旅已经攻克盐城,正在继续北上中,第三师主力已经在淮安和张勋第八师交战,并且连接取得胜利,张勋的第八师只有一个旅兵力,而且之前还得分兵驻守盐城等地,留在淮安的不过三千多人,面对徐离善的国民军第三师主力来袭,他根本就没有顽抗的打算,抱的是边打边退的心思等第二十师第十九旅的增援。

    十月十二号,国民军第十七混成旅乌江镇,正式加入第一军的作战序列,增援第四师参与到对敌军的进攻行动,第十六混成旅也抵达了第一师侧后,担任预备队。

    国民军第一军长江北部的兵力得到这两个旅的增援后,实力大增并迅速的对敌军北洋第二混成旅和北洋军第十师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北洋军处于兵力上的劣势,尤其是第二混成旅不得不退缩到乌江镇以东十公里之外,在北洋军第五师的支援下才堪堪挡住了国民军第一军的进攻。北边的武岗地区的唐天喜第十师也不好过,面对国民军第一军两师两旅的兵力优势,饶是唐天喜的第十师战斗力强悍也是不得不占比锋芒,转而进入了防守状态。

    滁州战役,已经宣告正式大规模爆发!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