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泰州大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江北解家庄内,北洋军第二军的指挥部设立在一栋不起眼的宅院之内,之所以没有选择富丽堂皇的大宅院,一方面是因为这解家庄里就没什么富豪之家的大宅院,再者国民军的空军猖狂,时不时的就会找一些明显的北洋军目标进行轰炸,之前第五师的师指挥部就受到过国民军空军的轰炸,虽然没有太大的损失但是也死伤了好几人。所以冯国璋的军指挥部也就选择了较为隐秘的地方。

    此时已经是上午时分,窗外的阳光透过了窗户照进来,让里面的会议室充满了阳光,而不会和下午和傍晚时分一样显得昏暗,会议室中有着冯国璋以及一大群的北洋将领,而他们此时都是听着一个少校正在回报着前线军

    “根据前线第七师回报,加上我军从其他方面探知的消息,已经可以判定昨从靖江渡江的乃是敌军第三师徐离善部!”

    国字脸少校继续说着:“该部从数天前就已经进驻江地区,并做着渡江的准备,我军为了避免在滩头和敌军交战而遭到敌舰炮的轰炸而选择放弃了滩头阻击。第七师已经在扬州到泰州一线做好了迎头阻击的准备,并与今凌晨时分和敌军前锋部队交火,我军第七师英勇奋战给予敌军重大杀伤,据不完全统计杀伤敌军五百余众!”

    少校说道这里后停下,而一边的冯国璋开口了:“南边的国民军终于是等不住要动手了,他们在安徽久攻不下,现在是终于忍不住在苏南动手了,现在我们就是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回击!”

    “不但第七师要做好泰州到扬州一线的防御,第五师也要加强防备,防备敌军从其他地方发起渡江,也要防备敌军从安徽方向突进!”冯国璋继续说着:“另外给第八师张勋去电,把这边的况给他通报一下,再让他做好准备,防备敌军绕过我军突袭淮安和盐城。”

    此时,靳云鹏道:“你看是不是让唐兄的第十师和于兄的第二混成旅抽一部分回来。”

    冯国璋却道:“第十师和第二混成旅的正面有着敌军至少两个师的部队,正面压力很大不能轻易抽调。不过嘛,滁州持续空虚也不是办法,得再给老头子发个电报告急,让第十一师早南下,要不来让二十师和二十三师来也成啊!”

    冯国璋话虽然如此说,但是下面的那些第二军的军官们听到这话却是面露忧虑之色,冯国璋向后方求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几个月前就希望徐树铮的第十一师南下了,可是后方的段祺瑞迟迟扣着不放,而袁世凯也是默认了段祺瑞的做法,直到巢湖失守后才出口让段祺瑞把第十一师往前移了一段到达了蚌埠。后来第十一师迟迟不来,冯国璋就说第十一师不来也可以,但第二十师和第二十三师至少也得来一个师,这样段祺瑞倒是准许了,但是人家第二十师的师长潘矩楹和第二十三师的师长孟恩远也不傻啊,自然不肯乖乖的听从段祺瑞的话就上江北前线和国民军拼死拼活,都是抱着能拖一天是一天,在后方坐看前线大戏的心思,反正不管是徐树铮还是潘矩楹还是孟恩远都是不想当第二个张勋。

    这让前线的北洋第二军上下都颇为担心,自从八月份国民军主动发起渡江战役后,虽然战场都集中在安徽地区,但是几乎从巢湖战役开始北洋第二军就已经开始参战,唐天喜的第十师和第二混成旅现在还在武岗一带和国民军打着呢,他们的压力很大,伤亡也不小。长久以往如果得不到后方增援的话,包括冯国璋等人在内可没有信心守住江北。

    果不其然,等冯国璋的告急电报发到了袁世凯那里的时候,袁世凯看着电报沉思了好久:“国民军又在靖江渡江,现在江北那边只剩下一个第七师和第五师可以调用,而第五师又要防守江北重地不能轻易调离!”

    他心里自然是不愿意让冯国璋的第二军继续膨胀扩大的,但是江北地区可不能不增援,说到底冯国璋还是他的下属,他要做的是平衡控制,而不是丢弃不管。袁世凯想了半天后,最后对一边的段祺瑞道:“再给潘矩楹去电,命令他即刻奔赴滁州增援第二军,不得延误!”

    段祺瑞听到袁世凯说出如此强硬口气的话,当即有些迟疑道:“大总统,这是直接说?还有,这第二十师是掉入第二军还是?”

    袁世凯自然知道段祺瑞话里头的潜意思是什么,当即摆了摆手道:“第二十师和第十一师一样独立作战,不归属第二军指挥,另外任命他为滁州守备司令!”

    段祺瑞听罢后也是赞同袁世凯的决定:“明白,卑职这就去办。”

    这时候,袁世凯道:“还有,第二十师既然南下了,那么第二十三师的孟恩远也让他继续南下接替徐州防务!”

    袁世凯指挥手下那些将领的时候,一般都是恩惠并施,而且也是极少的公然用强硬语气去发布命令,而这一次袁世凯命令潘矩楹南下滁州的时候,确实少有的用了极为强硬的语气,让潘矩楹接到了语气强硬的电报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头子这么多年来还是把我当外人看啊!”心里如此嘀咕着的潘矩楹虽然不爽,但是袁世凯发出了如此强硬措辞的电报,他也不得不离开徐州继续南下了,当然免不了的走之前那把徐州搜刮了一番,而且还用强硬手段把一批运给徐树铮第十一师的弹药给截为己用,而且路过蚌埠的时候连车都没下,说是受了风寒不能见人,只在蚌埠的火车站上待了一晚后就是继续往滁州去了,让前来迎接的徐树铮脸上极为难看。

    “这个潘矩楹,迟早我得让他把吃掉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徐树铮刚回去后就是甩掉了手中的白色手,然后气哼哼的公然在手下发泄心中的怒火。本来就因为潘矩楹死扣了第十一师的补给弹药就让徐树铮极为不满了,正打算找他理论的时候没想到他连人都不见,而且还说他年老体衰受了风寒,不比他徐树铮这样的年轻人体好。

    这就是明摆着讽刺他徐树铮年纪小,更是暗喻他徐树铮是依靠段祺瑞才能上位。

    徐树铮不过三十就当上了中将师长,在北洋军这个早已经形成了体系,升迁除了军工就是靠资历的军队里受到很多风凉话,说的最多的就是徐树铮是依靠段祺瑞才上位的,所以一有人跟他徐树铮说起年纪的时候就容易让徐树铮反感,何况潘矩楹还是摆明了讽刺他。

    在潘矩楹和徐树铮的恩怨中,北洋军面对国民军在靖江发起的渡江也是做出了一连串的反应,最大的效果就是第二十师前往滁州了。

    不得不说这大大出乎了国民军参谋部那些参谋官们的预料之外,原本按照沈纲等人的预料,自己在苏南发动渡江的话,敌军肯定是要从后方增派援军的,但是最可能的应该是徐树铮的第十一师才是,这样一来蚌埠和淮南方向也就没了敌军,合肥方向也就短时间内得不到增援了。如此一来合肥方向的第二军拿下合肥的把握就更大了,但是没想到北洋内部的冲突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江北危急的况下第十一师竟然还能按兵不动,舍近求远的从徐州调动第二十师来增援。

    当然了,北洋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沈纲等人还不知道,国民军还按照自己制定的作战计划进行着战争。

    第三师渡江后迅速对泰州发动了猛攻,防守泰州和扬州一线的王汝贤第七师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由于兵力分散到泰州和扬州两地,泰州内不过一个旅兵力而已,当面对着第三师全部兵力发动的猛攻时,很快就是守不住,王汝贤见势不妙短短二十四小时不到就是下令泰州守军后撤,准备向西方撤退到扬州城东部的江都,依靠京杭运河为阻碍加上原先修筑的众多工事抵挡国民军的进攻。

    最后是准备以扬州为桥头堡,和国民军打一场防御战。

    如此一来,实际上也就不难理解王汝贤为什么如此快速的从泰州撤退了,主要原因还是泰州缺乏防守的地形,如果国民军少量兵力来攻的话还可以守,如果是这里倾巢而攻击,那么第七师撤退是必然的。

    不过战争嘛,有时候永远是充满着意外的,王汝贤是打的好算盘,泰州能守就守,守不住就退往江都,可是对面的国民军第三师的徐离善却是同样看到了机会,更加知道等敌军撤回扬州后就很难打了,所以命令下属之第32团连夜急行军,最后在江都以西二十里拦住了从泰州匆匆撤退的第七师一旅,而数个小时后第三师主力过泰州而不入,直接追击敌军而来。

    这一仗打的极为干脆,第三师以轻装部队穿插阻击,再以优势兵力正面突破,还不等扬州的王汝贤反应过来,从泰州撤退的一旅四千余人就宣告被灭,尽管是在平原地区上没能够做到全歼,但是也只让北洋军逃走了不足千人。

    而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加起来十二个小时还不到,从十月三号国民军渡江,四号抵达泰州交战,而五号夜晚泰州守军主动撤退,中午时分泰州守军就已经被第三师追击而来并包围,两者的交战时间只有短短的三五个小时不到。

    ---------------

    又是人节这个伤感的节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