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俞府婚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在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普及型教育之前,花费并不多,所以对财政压力也不算大。

    但是工业建设和基础建设就麻烦了,工业方面轻工行业是不用太多担心的,只要陈敬云给出一良好的投资环境,那些国内商人自然会发展起来,但是重工业方面民间资本就立不从心了,这方面陈敬云现在只能是依托华夏银行下属的各控股公司进行发展,以军事工业为引导,然后带动整个重工业体系的发展。

    不管是重工还是轻工的发展,大多数是不用陈敬云心的!工商业的洪子泰以及华夏银行的下属个企业的总经理们自然会用心去做。

    但是基础建设上就是麻烦大了,这年头的基础建设其实也就一个,那就是铁路,没把铁路修出来,那些的什么发展工业都是虚的。

    但是修铁路可不是一般的贵啊,轻轻松松的一公里铁路哪怕是在平原地区也要四五万,比如沪宁铁路,途径山地丘陵江河,要打隧道架桥的话造价随时翻倍,比如京张铁路造价高达七万多。修一个浙赣铁路的话,这上千公里的铁路线花费至少也是好几千万以上。

    这让共和政府拿出那么多钱来修是不可能的,商办也是不太现实的。不是陈敬云贬低那些民营资本家,而是他们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也没那个魄力,要是真商办的话磨磨蹭蹭就会拖延好几年,当初清末可就试过了,那些商人们说要商办,不借外款,清廷就让他们商办了,结果好几年过去了,粤汉铁路和川汉铁路迟迟不见踪影,清廷见商人们修不出来一想得了,你们别办了,还是国有化后借外国人的钱来办,结果就引发了所谓的保路运动。这里不是想讨论保路运动的对错以及孰是孰非,只是想要,这个年代由国人民间资本进行大难度的铁路干线建设基本就是妄想。

    而陈敬云也是和北洋政府一样,也提出来了铁路国有化!

    自己没钱,商办不现实,那么就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借款修路了!

    不过就算是借款呢,也是要分很多种的,比如想东北地区的铁路沿线驻兵,开发矿产之类的权力是绝地不能再给的,至于其他条件嘛,都可以谈的!

    “也不知道了总统那边谈的如何了,但愿一切顺利吧!”叶恭绰一边审核着浙赣铁路的计划,一边心里暗思着。

    而如此同时,晚上时分陈敬云就是带着少数随从悄然抵达了总统府不远的俞府。

    今天俞府里闹非凡,不但大大的红灯笼高高挂着,而且亮起了众多的电灯,宾客的欢笑吃喝的声音一直传到了街头,而那些吹吹打打的声音更是一整天里就没停下过。

    今天可是俞府大公子俞若飞成亲的子,虽然是二婚续弦,但是办的比当初大婚时更盛大,参加宴请的宾客足有数百人之多,而且这些宾客里头军政高层众多,而这些自然和俞若飞的份地位分不开的。

    俞若飞如今为少将,就任警卫师师长一职,警卫师是什么部队人们很清楚,那可是名副其实的陈敬云私人保卫部队,而警卫师师长这么重要的职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担任的,如果他不是陈俞氏的亲侄子,陈敬云的表兄,俞若飞也是坐不这个位置。

    俞若飞在国民军中红的发紫,加上原先帝大才子的份,让他在国民军当中素来有儒将之称,加上为人也豪爽,所以朋友不少,今天来的人可谓不少。但碍于军政分离,陈敬云向来不喜欢那些将领们和文官打交道,所以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保持着这么一个度,所以今天来的宾客里头除亲戚以及其他人士外,重要的军政要员里头大部分都是军方的人,只有那么一小部分才是文官系统里的,而这一小部分大多数也是中层以下的,那些部门总长、次长是一个都没来。

    陈敬云这次没有光明正大的走前门,而是走了偏门后进了大厅,里头虽然还有些客人,但都是共和政府中较为上层的人,所以也不会和走前门的时候一样会引起太大的轰动。陈敬云走前花厅,很快里头的人也都是发现了陈敬云,然后一个个连忙站起来准备行礼,陈敬云连忙压手道:“都不用起来客气!都不是外人了平时也没少见,不用客!”

    陈敬云这么说着,里头的二三十号人也知道陈敬云不是说客话而是真不像他们客,所以这才重新坐下。

    这会,沈纲等少数几个军方的重要将领也是过来了!

    “总统您来了!”沈纲说着。

    陈敬云点头:“嗯,听他们说你也才来!”

    沈纲笑了笑道:“嗯,先头在部里,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才过来!”

    “参谋部里的事很多,这段时间你算是辛苦了,改天我再把参谋部的结构改一改,免的你这个参谋部总长天天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陈敬云随口说着,他本意只是想着参谋部总长的事务繁忙,前头的冯勤就已经病亡在任上了,第二任的袁方也是天天忙的脚不沾地,所以他想着这参谋部总长的事务太多,也不想让沈纲被那些繁杂事务纠缠着,他把沈纲提上来当参谋部总长可不是让他当管家处理杂务的,而是想要让他做出全局规划,把握整体方向的。所以就想着把参谋部改一改,然后安排多几个参谋部次长,让这些次长多分担一些沈纲的工作。

    陈敬云只是随口说一说,而且这心思也算的上是好意的,但是他这话却是让一边的沈纲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陈敬云话里面的意思,还在心里猜测着,总统要对参谋部进行改动,而且还和我有关系,难道是他对我这段时间的工作不满意?

    陈敬云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好意让沈纲担心了起来,他依旧面带微笑,然后又见了几个人后,大家伙就在里面的一个小偏厅重新摆了一桌。

    这五六个人也都是跟着陈敬云一起起家的老人了,警卫师师长俞若飞,参谋部总长沈纲,第二师师长萧奇斌、谋略司司长陈卫华等人,虽然刚开始众人还有些拘谨,但是大伙都是军人,几杯酒下去后也就放开了,各种话头也是说了出来,有成年往事,也有秦淮勾栏里的事,天南地北的交谈。

    陈敬云是不太喝酒的,这次同样不例外,只是应景的喝了两杯后就是放下了酒杯,偶尔吃几口菜,然后也和这些老部下们说说话,时间倒也过的飞快。这没两小时候功夫,桌上的五六人就已经喝醉了半数,虽然这些将领知道陈敬云不喝酒,也没敢硬灌陈敬云酒,但也让陈敬云喝了不少,此时已经是有些头晕。而其他人对同僚则是更灌了,一杯一杯的灌下去,尤其是新郎俞若飞更是一个小时前就被灌趴下了,然后是伏在桌上睡觉,其他人也不管他,继续喝着,吃着,聊着。

    一直两小时后吃饱喝足的陈敬云才是站了起来,而那酒桌上一个已经睡着,剩下一个在发酒疯喊着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还有两个迷迷糊糊的状态继续喝着,就连平稳重的沈纲这个时候也是和萧奇斌大喊小叫着拼酒,说着谁先认输谁就给对方当干儿子!看着这帮老部下失态的模样陈敬云嘴角挂着微笑,这样的融合气氛估计也只有自己在场,并且大家都喝多了的时候才会出现了吧,不然平里都是勾心斗角的。

    见陈敬云站了起来,外头的于世峰走了进来,看了眼酒席上这群失态的将军们燕井邝也是面色微变,显然是不太敢相信平里这些群高高在上,手握大军的将军们也会有如此是态度一天。

    陈敬云站起来后觉得脚步有些漂,边上的于世峰赶紧上来扶着,不过此时陈敬云却是清醒的,当即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现在时间已经晚了,俞府里的酒宴虽然还在持续,但是人已经散了大半,饶是如此,外头的喧哗声却比方才还来的闹,显然都是喝多了后话语更多了。

    站起来走了两步,出了偏厅的门后被夜风一吹,凉爽之余也是让人清醒了数分,接着这一群人才是趁着月色匆匆返回。

    等回到了总统府里头,由于满的酒气加上时间略晚,陈敬云也不好去林韵屋里,所以就转到去了罗漓屋里,罗漓见陈敬云满酒气,自然是又张罗着让他洗澡,给他洗澡之际又是免不了让陈敬云吃一顿豆腐,等洗完了后罗漓方才的一小衣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然后陈敬云也是不回上去,就直接和罗漓一起做起了惊天动地的造人伟业。

    这一番大战持续了小半夜,让陈敬云在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这睡得晚了,次起来的自然也就晚一些,等到达南区的办公楼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这个时间点里总统办公楼里已经是人人都忙碌着了。

    等陈敬云刚到,那边于世峰就是连忙上来:“总统,交通部的施总长和叶司长已经候着了!”

    陈敬云点头道:“哦,他们来很久了吧!”

    按照共和政府的最新公务员上班时间规定是早上七点上班,那施肇基和叶恭绰处理完了他们自己部门的事务后就是匆匆赶到了总统府办公楼,来的时候是八点,在这里可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于世峰见陈敬云问起,自然也只好实话说:“已经侯了一个小时了!”

    陈敬云道:“嗯,我先处理其他的,半个小时后带他们来我办公室!”

    说罢就是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先是处理了其他一些急事后,陈敬云才在半个小时后见到了施肇基和叶恭绰两人。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