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于世峰的小心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自从那天和陈敬云见了并说了两句话后,先是于世峰对她好了很多,然后秘书处里的其他同事对她的话也多了几句,并且有一些讨好的话语在里头,更关键的是以往那些看见他连头都不会点的军政要员们偶尔见了她之后,有些人也会略微微笑,或者是干脆上来说几句话,就跟刚才的沈纲一个样。

    蔡凝虽然知道自己长的漂亮,但是也没花痴到认为自己的容貌足以让那么多的军政要员都迷恋她了,那些军政要员们一个个都是有着权势的,想要漂亮女人的话大把女人排着队往上扑过去。别说是他们了,就连秘书处里那些秘书们对她的容貌开始的时候也就是略微惊讶,后来就抛之脑后了,她可不认为这群满脑子都是往上爬的官员会对她犯花痴。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态度转变的那么快?

    慢慢地蔡凝也是发现了一丝疑惑,他们这么对自己,似乎是因为陈敬云?而且还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和陈敬云有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可是天地良心,为当事人的蔡凝自己可是清楚的很,自己前后也没见过陈敬云几次,除了头一回和陈敬云说了几句话后,后面几次的见面都是连话都没说的,这怎么可能有关系嘛!

    难道说是总统他喜欢自己并告诉了外人,所以那些人才对她如此态度?但是也不像,要是真喜欢自己,他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啊,更不会连话都不说几句,路过都不拿正眼瞧她!

    蔡凝困惑不已,但实际上这本来没什么,只是于世峰的一个好心安排而已,他猜到了蔡诞的心思,然后就利用了小小职权把蔡凝升为了二等秘书,如此一来能够让她和陈敬云见面的次数多一些,至于她能不能像蔡诞希望的那样成功爬上陈敬云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可是他的这个举动就让很多外人误会了,误认为蔡凝已经和陈敬云有了关系,而于世峰也没刻意去解释其中的误会,所以就造成了今天蔡凝的困惑。

    当然这也免不了有他于世峰的小心思在里头,如果蔡凝没能让陈敬云看重的话不外乎就是一个二等秘书的职位而已,等一段时间后他就会把蔡凝调出秘书处,该干嘛干嘛去。但是真要是被陈敬云看中了,这表面上似乎和于世峰没什么关系,但是不管怎么说这蔡凝可是他秘书处的人,加上自己现在帮了她一把以后也不会不记着他的,期待她对陈敬云帮自己吹枕头风那是不可能的了,实际上也没这个必要,于世峰虽然只是一个秘书处的处长,但是在现在的政府构架上级别可不比那些部长们差,而且基于和陈敬云的亲密私人关系,他在政府里的地位比起普通的部长还要高上一些,要不然那些讨厌他的人怎么会骂他是陈敬云门前狗呢。

    当然了,被同样受到了类似‘荣誉’的还是陈彩,被骂成了是陈敬云的疯狗,逮谁咬谁!

    一路跟着陈敬云走到今天,于世峰对于所谓的仕途已经是很满足了,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美多少往上爬的空间了,现在他的地位就是不下于那些部长了,真要往上爬那可就是郑祖荫的那个政务院院长位置又或者唐继尧担任的副总统,又或者是陈敬云这个大总统了。

    也许未来真的有那样的一天,不过少说也得几十年以后了,现在嘛他就是安心坐着秘书处处长的位置,其他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秘书处处长这个位置和陈彩的调查局局长一样,最重要的就是陈敬云的信任,而且是私人信任。有没有本事是其次的,关键是要忠诚,并且要让陈敬云信任你。

    要不然现今南京政府中人才济济,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比他于世峰有背景有学历,哪怕是秘书处里的那些秘术们绝大部分的能力也比于世峰强得多,那些外国名牌大学出的并不在少数,可是为什么他们只能是混迹于三等秘书和二等秘书当中苦苦的熬资历等升迁呢,而不是和他于世峰一样高高在上当上了处长了,很简单,陈敬云对他们缺乏信任。

    鉴于自己的职位和陈敬云的私人关系联系密切,这要是自己的秘书处里出去了一个陈敬云的屋里人,那么后的信任自然也就更多了。

    “他陈彩能够送上一个三夫人,难道就不许我送去一个四夫人?”于世峰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晃悠悠着想着:“至于夫人和二夫人那边,反正对我的印象也不好了,也不差这一会了!”

    说起来于世峰还是郁闷的,因为林韵和罗漓因为董白氏的事一直都对跟在陈敬云边的陈彩和于世峰没好脸色看。本来嘛,那董白氏的事从头到尾都是陈彩安排的,他于世峰顶多就是知不报而已,可是林韵又不会听他解释什么,这让于世峰觉得有些冤枉,要是不给陈敬云送个四夫人的话,自己受的那些冤枉气不就白受了。

    他还没发现他自己还是一个小气的人,明着恭恭敬敬,但是找着机会了就要恶心恶心陈敬云屋内的那两位夫人。

    于世峰的这些小心思却是让蔡凝困惑不已,尽管知道事不对劲但是也找不到什么很好的解释,只能是心里嘀咕着继续埋头工作了。

    时间慢慢过去,临近傍晚时分陈敬云手下手中的工作后,叫进了燕井邝:“把这文件转交过交通部,另外让交通部的施总长来一趟,嗯,再让铁路司的叶司长也一起过来,就说明我会和他们重新讨论粤汉铁路和浙赣铁路一事”

    燕井邝接过陈敬云手中的文件道:“明白!”

    然后燕井邝抬头后继续道:“总统,今天是俞师长的大婚!您看?”

    陈敬云听罢后问:“这自然是要过去的,礼物和其他事务都准备好了吧!”

    燕井邝道:“都已经准备好了!”

    陈敬云看了看怀表后道:“等一会,现在去的太早怕是要冷场!”说罢还是露出一丝苦笑,听到陈敬云这么说,燕井邝接话道:“哪能啊,总统要是去的早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陈敬云自然知道这燕井邝的话就是恭维话,俞若飞今天大婚他是知道的,也是准备去喝喝喜酒的,不过却没打算去的太早。他的份有些特殊,外出都带着一大票的人而且去了后估计那些宾客们也都不敢大口喝酒大声欢笑了,这样的喜庆子他可不想要去冷场,这等时间晚一些悄悄的过去后,和几个老部下喝几杯也就可以了,也避免和那些普通宾客见面。

    燕井邝拿着文件出去了后,就是吩咐手下的秘书把文件送到交通部去,并让他把陈敬云的口信带到,让交通部总长施肇基和铁路司司长叶恭绰明天上午来见陈敬云。那办事的三等秘书也不敢怠慢,当即就是当了交通部那边,一进去刚好见交通部总长施肇基和叶恭绰都在,当即就是把陈敬云的口信转告了他们。

    施肇基听罢后对叶恭绰道:“看来总统是下决心要续建粤汉铁路和办浙赣铁路了!”

    叶恭绰也是面露微笑道:“总统的魄力是有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们两个月前就起草浙赣铁路的相关规划了。”

    施肇基叹了口气道:“不过这办铁路耗费众多,单靠我们自己办难以成行,可是这借款国民又说我们丧权辱国把路权拱手外送!”

    叶恭绰道:“施公说的是,这路权一词过于敏感,一个搞不好就是败名裂啊!现在政府主持路权国有化,反对的人不知凡几,要不是有总统的强力手段镇着怕是沪杭甬铁路都收不回来啊!”

    沪杭甬铁路即使上海到杭州再到宁波的铁路线,不过现在正常运营的只有杭州到上海段,杭州到宁波段的因为江河钱塘江和曹娥江所阻隔,修筑难度较大,现在正在修筑当中还没有完全通车。而这段铁路原本是前清和英国怡和洋行签订的合同的,但是当时浙江和江苏两省极为抵触,拒不承认该合同,后两省士绅商人自筹资金组建商业铁路公司修筑沪杭甬铁路,而两省官方也是给予了支持,并在辛亥前沪杭段就已经通车。

    陈敬云占据浙江后,是想要把这一段铁路收归的,铁路国有化是很多人都关注的,而且基于整个国家发展规划还是更重要的军事目的,陈敬云都有必要把铁路收归国有。

    但是因为当时上海还不在国民军控制下就没动,等国民军攻占上海、南京又成立了东南宣抚使府后,才把这一事重新提上了程。不过一直拖着没办成,直到了今年七月份陈敬云正式宣布北伐后,才把这段铁路收归国有,原浙路公司各股东的股份由政府偿还。这个偿还也不可能是拿出现金来,而是以国家债券为主,另外给予一部分的政府所掌控的其他工矿企业的股票,国民军在攻占苏南、江西、安徽的过程中可是接受了不少一些官办企业,对于这些接受的官方产业,国民军自然有一成熟的处理方式,中小和轻功企业直接对外展开股票招标变换现金,同时也可以让这些企业改成商办模式后重新焕发活力。

    不过有一些股本极大,涉及重工业方面的就有些不好办了那些商人们大多数不愿意涉及这些产业,而且也缺乏足够的能力,只能是由福州兵工厂或者华夏银行下属的其他几家重工企业接受,而所需资金则是由华夏银行提供。

    ==============

    好歹来张月票啊,不然真零蛋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