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扩军再扩军(6K大章求月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雨天下雨 书名:辛亥大军阀
    月初了,各位手里头有着月票的同学们就不要犹豫了,赶紧给军阀投上一票啊!

    ============================

    随着巢湖战役的结束,国民军虽然比先前预料的要晚的一段时间才攻占巢湖,但是毕竟是把巢湖给拿下来了,而巢湖拿下来后也就让国民军在渡江之后有了一个稳固的立足点和后勤基地。通过溪河这条小河,国民军的河运补给线能够进一步延伸到巢湖中,国民军的后勤运输船先是抵达裕溪口,然后通过溪河以及陆路再把众多的后勤物资源源不断的往北运输,为此国民军还在裕溪口建立了众多临时码头,并且在这里建立了一个临时的大型后勤基地,专门用于后期物资的转运。

    裕溪口的这个临时后勤基地将会分成两条路形成补给线,一部分是用陆路交通,对西进的第四师、北上的第五师以及第一师进行补给,而另外一部分则是通过小型船只利用溪河运往巢湖,然后以巢湖为临时集散中心分别对第五混成旅、第九师、第八师等部队进行补给。

    为了能够更高效的利用河道运输,同时考虑到苏南、皖南以及其他长江沿岸地区水网密布,国民军很早就开始发展小型船只,后勤部早就订购了一大批的百吨以下低吃水线的运输船只,并且都为这些船只加装了重机枪,后勤部就利用这些小型运输船组建了两个水上运输团,一个派往了江西进驻潘阳湖水系那边,而另外一个则是准备进驻巢湖水系。另外还有大型运输船队组成的水上运输团两个,负责长江航道、珠江航道的河道运输。

    后勤部为了支撑前线各部队的作战,可谓是花费了极大心思,后勤部的孙广亮几乎是整天忙得不见人影。

    而在后勤部的鼎力支持下,巢湖方面的部队很快就是得到了大批量的物资补给,参谋部调遣的新兵也是来了一千多人,然后被补充到了各部队中,短短两天内就是让巢湖内的略有损失的第九师和第八师恢复了绝大部分的战斗力,然后按照命令大举北上。

    攻下巢湖后,第九师和第八师以及第五混成旅获得了极为宝贵的短暂休整时间,而这段时间内,国民军和北洋军的战事却没有停下来,仙踪地区的双方交战已经进入白炽化,唐天喜第十师主力已经抵达对仙踪地区发动了猛攻,第五师和第一师双方合并后,兵力和火力都占据了优势,一时间仙踪地区也是没有多大威胁。

    在这短短两天内,国民军统帅部就已经重新制定了新一轮的全面计划,刚上任的沈纲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刚上任就召集了参谋部的各部门主管召开会议,然后又是没有停歇的和后勤部、海军、空军的人多次的召开了联合会议。结合了多方况和意见后,沈纲很快就拿出了新一轮的全面作战计划。

    “本计划依旧以攻占滁州以及蚌埠切断津浦线为战略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军就有必要发起一连串的作战,包括攻占合肥,击败唐天喜第十师。”沈纲的面色虽然有些疲惫,但是掩饰不住他的神采飞扬的神,以前他虽然参与了不少国民军的战略规划,但是以前他都是一个次要的角色,只能是出意见而已,而现在却是由他来全盘统筹,这把握全局的滋味很让沈纲受用。

    “现在我军第一师和第五师已经在仙踪地区和唐天喜第十师交战,根据前线之回报,这个唐天喜第十师的部队并不比曹锟第三师的差到哪里去,现在我军两个师驻防仙踪虽然没什么危险,甚至击败唐天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要重创乃至全歼的话却是很难,唐天喜随时都能够撤回滁州而坚守。”

    沈纲继续说道:“为此,参谋部计划派遣第四师往东北方向而去,直扑滁州。如此况下,唐天喜势必会分兵回师滁州,届时第四师再掉头西进,打一个阻击战。配合第五师以及第一师对其重创!”

    任何军事计划的核心都是以己方优势兵力对敌人的劣势兵力进行包围并重创。沈纲的计划也同样如此,就是想要集合三个师的兵力重创唐天喜第十师,不过沈纲也极为谨慎的指出:“至于全歼的可能极小,我军要想在开阔平原地区全歼唐天喜的这一万多人,至少要投入五倍以上兵力才可能办到,现在我军缺乏这个兵力。”

    “对唐天喜的作战计划是其一,其二是对唐天喜实施打击的时候,第二军之主力部队第九师、第八师、第五混成旅继续北上攻占合肥。”沈纲继续对陈敬云解释着他的作战计划:“现在合肥中曹锟的兵力已经所剩不多,应该只有万余人而已。

    前期作战中,我军已经消灭北洋军第三师之独立旅,安徽省陆军第三师全部。另外我军第六师在舒城地区已经和敌军北洋军第六旅、安徽省陆军第二师交战,初步预计那边的敌军兵力应该在一万三千人以上,现在正在拉锯当中。

    在我军第九师之正面肥东地区乃是吴佩孚所部五千人,按照战前对安徽地区敌军兵力的判断,合肥内剩余兵力应该只剩余安徽省陆军第一师的一个旅,北洋军第三师第五旅的剩余兵力三千余以及第三师的其余直属兵力。总数大约在一万人左右。

    届时我军以第九师为主力,第八师配合,第五混成旅掩护,足以拿下合肥。并且那时候我军在仙踪地区汇集优势兵力后应该能够取得对唐天喜第十师的胜利,那时候即便不能够重创唐天喜的第十师,但是也能够把他回滁州避免对我们后路的威胁,届时我军还能够从先仙踪地区抽调一个师的兵力北上合肥增援。”

    沈纲的一连串解说中,陈敬云是一边听着一边看着沈纲在墙上的地图上指示着,等沈纲大体说完后点头道:“不错,你这计划做的不错!”

    陈敬云这么说显然是同意沈纲的计划了,这也让沈纲放下心来,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主持国民军的整体战略计划,要是没能通过的话多少会影响到他在参谋部内的声誉。

    “安徽这边的计划应该是没有问题了,等会参谋部就按照这个计划下令吧,不过空军那边不是上报说在九江以及安庆西部都发现了北洋军的踪迹吗,参谋部对此有没有实现的准备和安排!”陈敬云一边说着一边让沈纲坐下。

    沈纲坐下后道:“我也得到空军的消息了,不过大帅放心参谋部早已经预料到北洋军对从湖北方向对九江以及安庆方向进军的,事先已经做好了安排!九江那边有第四混成旅,还有海军的炮舰支持,北洋军不来一个主力师的话是讨不了好的。安庆那边我军虽然没有主力部队留守,但是还有一个地方守备团在,七月份初步制定渡江作战计划后,参谋部就已经计划对这个守备团进行加强,补充了一部分参谋部训练的新兵和轻重武器。要反攻或许很难,但是要守住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陈敬云皱眉道:“怎么参谋部没有打算派遣援军过去吗?湖北那边的段芝贵手下可是有不少部队,万一真要派遣的大军的话那该如何?”

    沈纲道:“大帅,我军兵力有限,苏南和皖南地区又是重要之极,事关我国民军生死,乃是我军和北洋军决战之地,不能轻易调离部队的。只要在津浦线上和北洋分出了胜负,区区湖北也不足为虑。”

    见陈敬云面色似乎不好,当即沈纲又道:“另外军事报处也查探得知,段芝贵派遣了一部分主力部队南下湖南,要去增援扬善德。虽然也派遣了两部东进九江和安庆,但是来的兵力不多,也都是湖北省地方部队,所以参谋部诸位同僚都以为威胁不大!”

    陈敬云听罢后在地图上瞄了瞄,虽然知道沈纲说的对,但是心里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国民军和北洋军的主要决战方向是津浦线不假,但是万一段芝贵那边真派了主力东进的话,凭借九江和安庆两地的部队要守住还是比较困哪的,只是沈纲所说的兵力欠缺也是一个问题。

    国民军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扩军,但是这样的扩军速度任旧不能满足国民军的兵力缺口,开战之前如果只是守的话兵力是够了,但是要主动进攻的话并且却是开始紧张了起来。

    而且一个巢湖战役就打了半个月,陈敬云琢磨着要拿下合肥的话少说也是要一个月的,再要切断津浦线的话估计得好几个以后去了,而要奠定胜局把江北的拿下来,消灭冯国璋的第二军,至少也得是半年以上的时间。如此漫长的战争时间随着地盘越来越大,国民军所需要的部队也是越来越多的,不然凭借现在的兵力恐怕是很难支撑下去的。

    想到这里,陈敬云就觉得扩军的步子必须加大了。

    其实现在国民军的扩军步子并没有停下,而是一直在进行着,第十一师虽然进驻了上海,但是还处于训练期间,连炮兵团都还不见影子,另外为了填补第三师抽离广州后的防御空白,陈敬云又在广州组建了一个第十四混成旅,现在这支混成旅也是属于草创阶段,远不到成军的时候。

    不过陈敬云还是觉得太慢了,必须加快扩军的步伐!

    不过要扩军就牵扯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军费、军械。这兵员很好解决,国民军参谋部训练司下属的各地新兵营里头有着大批的新兵,军械方面步枪很好解决,国民军里库存了大量的步枪、汉阳造、88式可都不少,另外福州兵工厂的12式步枪产量也越来越多,现在已经高达每月将近四千支的产量。步枪库存量越来越多,不但国民军各支主力部队装备了三大步枪,就连一部分的地方守备团也开始换转汉阳造或者88式步枪。其中的南京守备团、上海守备团、浙江守备团、福州守备团、安庆守备团不但完成了步枪的统一换装,另外还少量装备了轻重机枪以及迫击炮,进一步加强这些重要地区守备团的作战能力。

    轻重机枪则是有些困难,国民军的库存量并不多,而且现在部队处于作战期间损失不小,又得补充,同时国民军的火力扩编计划中,加强的主要就是机枪和迫击炮,所以导致这两样武器现在很紧缺。此刻作为第二个火力扩编的部队第二师现在还等着大量的机枪和迫击炮呢,抽调不出来太多装备用来扩充新部队。

    至于火炮就更没有了,现在连第十一师的炮兵团都还是空的,还等着向美国那边购买的火炮回国呢,纵然之前陈敬云和美国签订的第二轮援助条约中有一批军械的采购,其中也包含了数十门的火炮,不过这些火炮要回国还得等上几个月以后。

    只是现在兵力实在太紧张,陈敬云觉得就算是武器装备差了些,但是也得先弄出来再说,他也不指望大规模的新建和那些主力师同等武器装备规模的部队,他只是想要继续建几个混成旅而已。

    国民军的扩军步伐当中,已经先后组建了六个混成旅,而混成旅的组建模式是从主力部队中成建制的抽调一部分部队,然后以此为骨干补充新兵成立混成旅,被抽调兵力后的主力部队也同时补充新兵恢复战斗力。而这样的模式短时间内虽然降低了主力师的战斗力,但是也能够让新组建的混成旅快速形成战斗力,皖赣战役以及现在正在进行的湖南战役、安徽战役中已经证明了国民军的混成旅模式是堪用的。

    心中大体上的想了一边后,陈敬云已经是有了计划当即对沈纲道:“既然兵力不足,那么参谋部这边再做出一个规划来,再成立四个混成旅,具体模式就是根据以前那些混成旅的模式,从驻防苏南的主力师抽调骨干,然后成立新的混成旅!”

    沈纲一听陈敬云的话,脸色略变然后就是大喜:“大帅,这真的要新组建四个混成旅?”

    沈纲可是正儿八经的陆军将领,心里头自然是希望陆军越来越强大,编制越来越多的,是不是的就会和一群陆军将领们谋划着给陆军扩大编制,只不过扩军这事向来都是陈敬云独断的,那些将领们也只能是心理想想,偶尔对陈敬云说几句而已,然而现在陈敬云竟然是主动提了出来。

    陈敬云这么主动说扩军,也是让沈纲有些意外,当即说出了往绝对不会说出的话来:“那这军费的压力会不会太大了?”

    陈敬云不以为意:“军费的事参谋部不用担心,多了不敢说,但是这两万多人还是能够养的起来的!”

    陈敬云手里的钱其实不少,除了国民军的传统财政收入以及烟司的鸦片税、香烟税外,他还有着美国第二轮援助条约的三千万美元呢,第二轮总数五千万美元的金额里头,海军占了一千万,然后的四千万里头有一千万是要来购买美国的武器或者设备的,剩下的三千万则是被陈敬云极力要求而当成了军费,所以说现在陈敬云手头上钱还是不少,纵然养着现在的近二十万大军有些吃力了,但是挤一挤还是能够挤出几百万来的。

    反正他打算新成立的是混成旅,四个混成旅总兵力两万多人,但是绝对比两个主力师的花销要小的多,顶多只有五分之三的样子,因为里头没有了主力师的炮兵团。新建一个主力师,前期花销中,炮兵团和骑兵营的费用就占据了一半,单纯的步兵团并不怎么花钱,至于人员的薪资费用那也不是一次拿出,而是长期支出,是不会让陈敬云一下子拿出几百万来的,至于以后怎么养,那是以后的事了,要么那时候陈敬云已经统一中国,要么就是已经被击败,不管是那一种选择到时候他都不用担心怎么养军一事。

    实际上,按照国民军现在的传统财政,供养目前规模的部队都是力不从心的,所以陈敬云想着是债多不愁,养二十万也是养,三十万也是养,至于一年后没钱养不起了怎么办那是以后的事,以后再考虑。

    陈敬云一张嘴,就给定下了四个混成旅的扩军目标,并且还是短期目标,陈敬云要求参谋部在一个月内完成这四个混成旅的编练,两个月内就能让这些部队出发奔赴战区。

    为此参谋部在安排了安徽的下一步战事之后,又是马不停蹄的继续忙碌起来,参谋部以苏南地区的第警卫师、第二师、第七师、第三师为基础,从这些主力部队从各自抽调骨干部队,然后以此为基础补充进入大批那些已经在新兵营完成三个月训练的新兵,匆匆一番磨合训练后就是正式宣布成军了,分别为第十五混成旅、第十六混成旅、第十七混成旅。

    而那些被抽调了骨干部队的主力师虽然短时间内战斗力受损,但是由于这些部队是和江北地区的冯国璋第二军进行军事对持,并没有爆发实际的作战,所以影响也不大,毕竟参谋部训练司很快就会给各部队补充足够的新兵。这些经过三个月新兵营训练的新兵们进入部队后,很快就能够融合进来。

    当国民军进行新一轮紧急扩军的时候,安徽地区再一次爆发了大规模战事,八月二十四号,经过休整的国民军第九师对正面的吴佩孚部队进行大规模进攻,吴佩孚虽然能打,但是无奈兵力以及火力都处于极大的劣势,不得不继续北退,这个时候,曹锟在合肥也是坐不住了,亲自率领了第三师剩余之兵力接应吴佩孚北撤,然后是准备据城而守,试图凭借城内建筑来进行坚守。

    面对合肥这个城市,第九师并没有轻易进攻,而是发起了数场试探进攻后就是停下了进攻步伐,等待增援的第八师前来。

    于此同时,仙踪地区也再一次爆发大规模激战,第五师和第一师主动对唐天喜的第十师发起了进攻,不过唐天喜并没有硬撑着,很快就是往东撤退,原来唐天喜此时已经是知道了国民军第四师正在进攻武岗,害怕被断了后路,而冯国璋更是害怕第四师继续北上攻占滁州,所以是命令唐天喜第十师回撤,同时冯国璋也派遣了第二混成旅从江北西进威胁第四师的侧后。

    一时间,安徽战事是处处激战,双方加起来十余万大军在这片方圆一百公里左右的地区厮杀,围绕着合肥、滁州等重要地区进行着争夺。

    由于双方都已经投入了主要兵力,使得这一地区的战事已经成为了双方的生死决战,败的那一方不但会丢失数万这里部队,更会因此而陷入整体战略的全面被动,失败那几乎是肯定的。

    这样规模的一场生死决战,个人所能够起到的因素已经很小,双方的战争机器已经运转,每个人都不过是其中一个零件而已,而且这场决战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分出胜负的,至少也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陈敬云在巢湖战役那几天紧张了好几天之后也算是看开了,多少放下了心中的那份紧张,平里没有什么重要军务的时候,他已经是不太天天都问着前线战事呢。

    九月初,董白氏母子悄然来到了南京,这让陈敬云的生活更正常了几分!

重要声明:小说《辛亥大军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